神医嫡女 第559章 该来的,已经都来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松州的风雪终于在端木安国寿宴的前一天晚上停了下来,凤羽珩一个人坐在屋子里顺着窗子往外看,但见街上每家每户都是张灯结彩,都统的寿宴与大年紧临,北界人相当于一起过了两个节日,自然热闹不凡,就连往来的行人彼此见了面都抱拳寒暄,人人皆是一派喜气。
  
  凤羽珩知道,不管这北界是归千周还是归大顺,于百姓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变化,甚至他们更希望能够归千周管辖,毕竟北界三省本就是大顺当年从千周人手里硬抢过来的,这些百姓的骨子里流的到底还是千周的血,大顺待他们再好,总也是断不了根。
  
  陆氏夫妇终于说通了守门的侍卫,由人带着往都统府去了,凤羽珩双目微眯,趴在窗户边,就像一只懒洋洋的猫。可此刻若是有人能看得到她的眼睛便会发现,这双猫眼里射出来的,却是猎豹一样犀利的光。
  
  她知道,陆氏夫妇如果能够顺利地见到瑞木安国,所图谋之事十有八九就应该能成。她虽还不知道这夫妇二人给端木安国带来的寿礼到底是什么,但从这两日那陆通判时不时看向她的那个眼神,这把她送进都统府的事,十有八九就定下了。
  
  今天晚上没饭,陆家夫妇出去了,这屋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客栈的人是不会专门给一个下人也送饭来的,这就是封建制度下的人权。凤羽珩总在想着,如果有一天,如果她有那个能力,她还是希望即便这个时代还是君王制,但至少可以把人权提到一个相对的高度上来,对于奴隶制也能做最大程度上的改变。
  
  凤羽珩始终认为人与人之间应该是平等的,虽说出身和个人能力决定了最终的生活品质,但至少在精神和身体上不应该再加以任何禁锢。只是这个想法对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实在是过于理想化,她即便要做,也没可能一下子就大范围的进行。凤羽珩想,待终有一日千周之事解决,她便想去她在济安郡的那处封地看一看,或许在那里可以有一番试验性的做为。
  
  她暂时抛却脑中不算成型的杂念,起身关好窗门,然后一头钻进空间去吃饭。一碗热汤面吃完再出来时,陆氏夫妇还是没有回来,不过这客栈里却似乎有些异动。
  
  凤羽珩走到门口侧耳倾听,外头凌乱却有力的脚步声噔噔而来,从楼下到楼上,不一会儿的工夫就上了二层楼。上来之后站到楼梯口却并没有动,过了一会儿,就听这客栈掌柜的声音说了句:“官爷,每间屋子里都有人,除了大都统的那房远亲去了都统府,其它人无一外出。”
  
  那官爷“恩”了一声,然后重咳两下,扬声道:“屋子里面的人都听着,明日便是咱们北界三省大都统端木大人的寿辰,大都统说了,感谢诸位大人不远千里来到北界,为避免明日都统府来客过多有招待不周,今日,特派我等前来将诸位大人备下的寿礼预先收走,明日你们轻装出行即可!”
  
  此言一出,屋里的人立即就坐不住了,纷纷将房门打开想要出去问问,可原本就守在各家门口的侍卫立即将手中长刀一横,齐声道:“退回去!”
  
  凤羽珩也把门打了开,却并没有往外走,只是站在门里观望。就见楼梯口站着的那人是个壮年汉子,生得人高马大,一脸的络腮胡子,一双眼睛瞪得跟个铜铃,凶相毕露。说他是来收贺礼的,可这人若是在外头遇上,多半会以为他是个劫道。
  
  事实证明,不只凤羽珩一人有这想法,其它人多半也同她一样,甚至有个嘴快的小姐已经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你是都统府的人?怎么看起来像是山匪?都说北界贼人多,别是个骗子。”
  
  这话一起,人们立即随声附喝。毕竟这寿宴还没到就提前有人来收贺礼,说话又这般的不客气,搁谁谁都得质疑。
  
  可那壮汉一听这话却是凶相更甚,他提起手中长刀直接向方才说话的那位小姐,大声喝道:“我乃大都统座下八员猛将之一,胆敢质疑,小心我割了你的舌头!”
  
  那小姐吓了一跳,可心里到底还是不干,便又道:“我是甘州知州府上的嫡小姐,我父亲是朝廷命官,你有什么资格这样对我说话?”
  
  有人带个头,便算是打这个突破口给打了开,这一层楼的官员、夫人以及小姐立即都七嘴八舌地报起家门。凤羽珩一听,好么,有州府,有府丞,有跟陆家一样的通判,有知事,有知县,有指挥使,甚至还有两个知府。总之,除去在京官员,其它各州府基本都有人来。
  
  据说端木家不只包下这一间客栈,同样规模的还有另外两家,可见此番来北界的人着实不少。这还是在京城知晓动静之后的境况,若是在从前,只怕这北界的大年,比京城还要热闹吧!那些在京官员,即便是有资格进宫参加大年宫宴的,也会另派家里人前往这北界,端木一家每年这个时候的油水可是没少捞。
  
  随着这些官员一个个亮出身份,本以为能将那大胡子给镇住,却没想到反而换了人家一声冷哼——“哼!芝麻绿豆大的官儿,还真拿自己当回事儿了?你们一个个的也不想想,到北界来是干什么来的?要不是存着巴结我们大都统之心,你们大老远的不在家里过年,跑这儿来干什么?来都来了,就别装蒜,北界不吃你们那一套!”
  
  凤羽珩耸肩而笑,人家说得对啊!都到北界来了,就是对自己的现状不满意,想要借此机会跟端木家套上点儿关系,以便能在仕途之上再上一层楼。都当了婊。子还立什么牌坊。
  
  一时间,家家户户都住了口,再不说话。可那大胡子的话却还没完,就听他“唰”地一声把手中长刀收回鞘里,说出一番令所有人都为之震惊的话来——“有个事儿,在大都统寿宴之前,本将来与你们说一说。还都不知道吧?包括关州、松州以及江州在内的北界三省,在数月前已经宣告脱离大顺管辖,如今,咱们是千周国的南三省。”
  
  “什么?”所有人都听傻了眼,大顺的北界三省变成了千周的南界三省?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不可能!”有人提出疑义,“若是北界投了千周,大顺必会出兵镇压,绝不可能让北界如此轻易的就叛出国门。”
  
  “对!”又有人道:“这么大的事,朝廷怎么可能不下告示?我们连听都没听说过,这事儿一定是假的!你们编出这么个谎言来,究竟是有何目的?”
  
  凤羽珩靠在门上,双臂环胸,好像一个看客一般看着眼前这一出闹剧。北界不打自招,显然是不打算再继续假装下去,而他们将时机选在这个时候,刚刚好就在这家客栈的最后一间客房被入住之后。端木安国的寿宴就在明日,到目前为止,该来的,已经都来了。
  
  “我骗你们?”那大胡子冷声三声,“谁吃饱了撑的拿这种投敌叛国的事儿骗人玩儿?你们还一个个的都是官员,脑子怎的还没我一个粗人清楚?”言语间极尽轻蔑,甚至在他身后跟着来的兵将们都一哄而笑,笑得这些大顺官员们一个个面红耳赤。
  
  人们开始小声交流起来,终于意识到一个关键性的问题:北界叛敌,他们居然还来给端木安国祝寿,这叫什么?助纣为虐吗?
  
  大胡子冷眼扫视着这一众官员,面上尽是不屑,待人们议论声音渐大时,他便将手中刀鞘往地上磕上几下,以提醒人们肃静。
  
  半晌,终于有人问到了点子上:“这位将军,你说吧,来此究竟有何目的?绝对不可能只是收寿礼这样简单吧!”
  
  那大胡子满意地点了点头,“还算有个聪明的。既然问了,那本将就与你们直说,此番前来见诸位大人,是替我们大都统向各位传个话。大顺之前将北界重回千周一事压了下来并没有昭告天下,可就在你们进入北界之后,大顺朝廷便已经展开行动。这行动是什么,相信本将不说你们也能猜到一二。没错,就是你们的家人,大顺已经逐一向你们的家人下手,甚至本将在来的时候就已听说,与这里隔着一条街的另一家客栈里,有一位知府大人的全家,已经被抄斩。”
  
  嘶!
  
  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若说之前只是担心,那么,眼下这个消息就彻底的将一种临危之感直灌而来。
  
  有胆子小的夫人小姐已经瘫坐到地上,泣不成声,即便是官员也有嚎啕大哭者,直叫着对不起老母,对不起列祖列宗。
  
  那大胡子现出厌烦之色,大手一挥:“都别嚷!听我说!你们的心情我们都能理解,大都统已经派了无数的精卫去往大顺,为的就是将你们的家人全部都从大顺朝廷手中救回来。你们只要安心的待在北界,端木家可以保证,你们,包括你们的家人绝对性命无忧,北界会尽全力保你们平安。当然,有想要走的,现在也可以走,不过要想想后果,只要你们走出松州城门,北界便再不会对你们的家人负责。即便已经救回来,也会马上再次移交大顺官府。”
  
  这话一出,谁还敢提走?事情逼到这个份儿上,他们只有留在北界才有活命的机会,只有留在北界,才能救下一家人的命。
  
  眼见所有人陷入了极度的恐慌与后悔中,那大胡子到是十分满意这样的效果,竟咧着嘴嘿嘿地傻笑开来。笑着笑着,目光偏移,生生地落在了凤羽珩所在的这个方位……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