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61章 给你换个新娘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陆夫人自然会跟在千禧身边,只不过不是为了给她压惊,而是为了看着她,省得人跑了。
  
  凤羽珩洗漱打扮,虽然穿的并不是霞披,但头上还是像回事的被蒙了个盖头,满意地被陆夫人死死抓着手走出客栈,在这客栈住客的哀叹声中出了大门,上了都统府派过来的软轿。那来教规矩的婆子与陆夫人一并分站在轿子的两边,跟媒婆似的紧紧跟随。
  
  凤羽珩坐在轿子里闭目养神,对于即将要去的都统府,充满了好奇与期待。
  
  花轿上门时,都统府门口已经挤满了人,人们都是为了端木安国寿宴而来,好生热闹。那些大顺的官员们颇有一部份已经想得很开,左右走不了,左右会没命,不如就安心留在此地,没准儿还能另得一条更好的出路。
  
  花轿在门口停了下来,那婆子与陆夫人一起将凤羽珩搀扶下轿,她听到有人在小声嘀咕着:“听说这个也没及笄,比上一个还要小。”
  
  “端木大人的这番喜好真是越来越甚了。”
  
  那婆子手下加了劲,几乎是拽着凤羽珩快步往府里走,七拐八绕的,渐渐地,前院儿的吵闹声小了起来,直到进了一处小院落,算是彻底地把那片喧哗隔绝在外。那婆子“啧啧”两声,同她说:“都统大人对你也算是宠爱非常了,这处院子据说是从前最受宠爱的第五夫人住过的,只不过那五夫人命短,没活过两个月就死了,从那以后,大都统就把这院子封了起来,以怀念五夫人,还从来没有让其它妾室进来过。”她一边说一边又使劲握了下凤羽珩的手,提醒她:“记得你昨晚说过的话,进了这都统府,若是有了出息,可不能忘了我。”
  
  凤羽珩用带着兴奋与喜悦的声音道:“婆婆大恩,千禧定不会忘。”
  
  “哟!”陆夫人也着急了,“千禧,你可不要只记得婆婆,还有我这个主子,我才是你能进都统府的恩人。”
  
  凤羽珩心中冷笑,但口上却也是感激不尽,突然站住身,握着陆夫人的手说:“夫人,千禧实在是紧张,有些内急,这府里我也不认路,夫人能不能陪我去一趟?”
  
  陆夫人一愣,“内急啊?”然后看了那婆子一眼,很明显是在征询意见。
  
  那婆子想了想,点了点头,“去吧。”一边说一边往一个方向指了指,“就在那边,你跟急了,可千万别让新夫人迷了路。”
  
  陆夫人知道,怕迷路是假,怕她跑了才是真,于是死死地拉住凤羽珩,几乎就像是押解一般往那方向押了去。
  
  凤羽珩双耳微动,仔细留意着盖头外面的动静,直到拐了一个弯,陆夫人脚步停下,突然把她头上盖上掀起了半边,然后对她说:“到了,你自己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她做为一个官家贵妇,是不可能陪一个丫鬟上茅房的,即便这个丫头马上就要成为端木安国的小妾。
  
  凤羽珩唇角挂起一抹奇异的笑来,她已然可以确定,此地除她二人之外再无旁人。
  
  这样的笑看在陆夫人眼里,她也不怎的,心里突然就“咯噔”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直袭而来。这种预感在她心里瞬间演变为“这丫头定是要跑”,于是她条件反射般地将人一把抓住,急声道:“跑?你想都别想。这里是都统府,到处都是侍位,你只要进来了,就插翅难飞!”
  
  凤羽珩的笑还挂在脸上,甚至比之前更强烈了许多,她告诉陆夫人:“我不跑,好不容易进来的,为什么要跑呢?”
  
  “恩?”陆夫人一愣,“好不容易进来的?你什么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凤羽珩说着话,突然一抬手,猛地往陆夫人脑后一敲,对方来还不及再有任何反应,已然晕倒在地。
  
  凤羽珩冷哼一声,只道对付这种没有丝毫战斗力的人,还真是无趣,她只需一抬手就能轻松解决掉的,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哪里来的胆子居然还敢算计旁人。
  
  她蹲下来,直接把陆夫人扔到药房空间里,然后又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算计着时间差不多了,这才按着原路往回返。
  
  那婆子还站在院儿里等她,一见她回来了,先是一愣,随即又往后头瞅了瞅,却没见着陆夫人,不由得皱了眉不满地问:“怎的还把盖头给掀开了?你家那位夫人呢?”
  
  凤羽珩说:“夫人说是有事,从小路回前院儿了,让千禧自己回来。千禧没办法,只能把盖头掀开一点以便看路。”
  
  那婆子摆摆手,一把将她的盖头又给打了开,然后不耐烦地道:“算了算了,没出息的小门小户,现在你跟她还叫声夫人,等你在都统府站稳脚跟,她就得想尽办法巴结你了。”一边说一边拉着凤羽珩往屋里走,有在院中侍候的丫鬟一早就围过来,对凤羽珩说着恭喜的话,然后把门打开,将人请了进去。
  
  那婆子在屋里又坐了一会儿,嘱咐几句便让凤羽珩自己在床榻上坐着,她自己则又到外头去忙活。前脚刚一踏出房门,立即就吩咐外头的人:“把门锁起来,看好了,一只苍蝇都不能往外放!”
  
  外头有嘴灵利的丫头立即回道:“婆婆说得哪里话,这屋子可是收拾得干干净净,更何况大冷天的,哪来的苍蝇。”
  
  那婆子闷哼一声,又留话道:“反正好生看着,我这就去请大都统过来,以大都统的性子,新夫人进门,即便今日是他老人家的寿宴,定也是要先过来看看的。”说完,甩袖走了。
  
  才一走,门口立即就传来了落锁的声音。凤羽珩勾着唇角将头上盖头给掀了开,再一瞅这间屋子,里外两间,中间有扇小屏风隔着,窗门紧闭,透过窗纸,能清楚地看到有许多木条子在外头钉着,简直如牢笼一般。
  
  她冷笑起身,坐着的这张床到是下了点工夫,全部是大红的锻面儿被,上头绣着鸳鸯,就连枕头都是一整块的红玉制成,上头盖着貂毛,极为奢侈。
  
  她不多等,迅速将陆夫人从空间里拽了出来,直接扔到床上,然后七手八脚地将她全身的衣物都褪尽,想了想,干脆又塞回空间里,再把人塞进被子。做完这一切,这才将手又往她一处穴道上伸去,用力一按,那后脑遭受重击下产生的短暂昏迷立时过去,人转而清醒过来。
  
  可刚刚清醒,凤羽珩手下掐着的一根银针又快速落在她的几处穴道之上,这陆夫人就觉身体一麻,瞬间又不能动了。不但不能动,嘴巴也说不出话来,可她的眼睛却是好使的,神智也是清醒的,她就这么愣愣地看着凤羽珩,心头升起无限恐慌。
  
  她很想问问凤羽珩到底是谁,可话不出话来,干着急也是没办法。而凤羽珩此时正低头看着她,一脸笑意,眉眼间那种乾坤在握的情绪毫无保留地宣泄出来,哪里还是那个被主子卖掉跟在她身边的生怯丫头。
  
  陆夫人终于意识到,她被骗了。可是这丫头为何要骗她?这人到底是谁?还有,她这到底是躺在了哪里?为什么感觉自己竟然是光着身子的?
  
  无数的问号在她脑子里划开,可惜,凤羽珩不可能给她任何答案,只是开了口,淡淡地道:“既然这么想巴结端木安国,那就用最直接的方法。送一个丫头有什么意思,这个床要上的话,也是你自己来说。”话说完,手一扬,一张大红的喜帕瞬间覆上陆夫人的双眼,将她的视线完全隔绝在这一片血色之中。
  
  凤羽珩直起身,挑唇轻笑,然后很是悠闲地在这屋子里转了一圈,待确定并没有什么值得发现之物后,便再不耽搁,右手覆上左腕,身形一隐,借用空间快速走了出去。
  
  她的目标地点是那大夫人所在的佛堂,那婆子昨晚立规矩的时候曾同她说过,每一位妾室入府,都要先到佛堂外面去给大夫人磕头,但大夫人根本不见,所以到后来干脆也把这道程序给省了,换成由下人带着妾室的名贴到佛堂去给大夫人一观即可。
  
  凤羽珩被送进的那个院儿里,正好有个丫头奉命要往佛堂去送名贴,她一路跟着,时隐时现,一直走到佛堂前的那条小路,这才突然出手,将那丫头打晕,然后再将人和名贴一并扔进空间。想了想,自己干脆也闪身进去,把那丫头的衣裳给自己换了上来,再出来时,俨然已经成了这都统府上的一名下人。
  
  她快步往佛堂去,穿过回廊,走到一个月亮门前,不出意外地被两个明显有些功夫在身的女卫给拦了下来,其中一个问她:“哪里来的?”
  
  凤羽珩赶紧回话道:“奴婢是奉命来送新夫人的名贴。”
  
  “新夫人?”那女卫一声冷哼,“真是猫猫狗狗都好意思自称为夫人。”说着,向凤羽珩伸出手来:“拿来吧。”
  
  凤羽珩面带为难地道:“这次没有名贴。”
  
  “没有名贴?没有名贴你来这里干什么?”
  
  凤羽珩赶紧解释:“因为这次入府的新夫人身份较为尴尬,所以都统大人有命,不让做名贴,只让奴婢过来跟大夫人口头说一声就好。”
  
  “哦?”两名女卫听说这里面似有文章,二人眼神交汇,其中一人问了句:“新夫人是什么身份?”
  
  凤羽珩轻叹了一声,道:“是都统大人的……侄孙女。”神医嫡女
  
  ———————————————————————————————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