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64章 端木安国,本郡主送你份大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她几乎以为自己是幻听,想问问,可门口那北界的暗卫却已经悄悄的推门进来。背后之人又带着她往另一个角度挪了挪,这才能够保证对方看不见她。
  
  两人就这要在房梁上躲了一会儿,直到确定一面的人又出去之后,凤羽珩吸吸鼻子,突然张开嘴,一口就往环在自己脖子前的那条手臂上咬了去。
  
  身后那人疼得一哆嗦,却不敢发出半点声音,只能咬牙忍着这种折磨,直到凤羽珩咬够了,松开了,他这才长出一口气,“我好心救你,你还要我。”真是要了命了,他怎么就摊上这么个不让人省心的主子。
  
  凤羽珩冲着他挥挥拳头,压低着声音小声道:“班走,你伤成那样,不好好在京养着,往北界折腾什么”早在对方开口说第一句话起,她就已然听出身后之人便是她的暗卫班走,这才老老实实地配合行动。只不过这突然的惊吓,还有这小子不好好养伤的罪,就必须得严惩。
  
  班走闷哼一声,无意与她多说,眼下这房梁上实在不是说话的地说,他将手臂揽凤羽珩的腰身,提醒她:“抓着我,我带你出府。”
  
  不及凤羽珩答应,人就已经腾空而起,直奔着屋顶边沿一处被班走提前破坏的窗子就窜了出去。
  
  凤羽珩对这种被人带着用轻功飞行的事情已经很习惯,她甚至还能腾出心思想想别的,比如说:“班走,你飞慢一些,好不容易来一次都统府,总得视察下府容府貌。”
  
  班走一向都觉得他家主子心特大,这种印象在此刻再度膨胀起来,他咬牙道:“这地方有多危险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带你出去都得加万番小心,你还要看风景,不要命了”
  
  凤羽珩摆摆手,“命肯定是得要的,不过我就想啊,我堂堂大顺朝的济安郡主,既然能屈尊来到北界的都统府一游,怎么说也不能空手来不是”
  
  班走提醒她:“你真没空手来,给人家送了个侄孙女当新娘子,这礼够重了,咱不折腾了行吗你要有点儿什么事,不用殿下扒我皮,我自己就一头撞死算了。”
  
  凤羽珩觉得她这暗卫胆子也忒小了,“班走,好歹你跟着我一年多了,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她不满地说:“你都有胆子偷偷跑到北界来,怎么就没胆子在这都统府里多转几圈呢啧啧”她伸手指往后戳,“小累赘,你若不来,本郡主在这里玩得更开心。”
  
  班走气得头上都直冒青烟,咬牙切齿地道:“真没良心,我大老远的赶着你们,好不容易要赶上了,却听说你给人家当丫鬟去了北界,我追了一路好不容易追到这都统府,却又看到你捅出这么大个篓子来,还说我是累赘,刚才要不是我救你,早被人家发现了。”
  
  凤羽珩撇撇嘴,这磕儿没法唠。不过再低头看看“这偌大都统府来都来了,不留下些什么,我掉不掉价到好说,毁了玄天冥的一世英名就不好了。”
  
  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在班走心腾升起来,他紧张地问凤羽珩:“你要干什么”
  
  “不干什么。”凤羽珩得轻轻松松,右手却已然透过左腕探入空间之内。“你说,最能证明本郡主来过的方式是什么”
  
  “不知道。”班走答得干脆,不带这么欺负人的,人家还要运轻动,还要观察敌情,还要跟这府里数不清的暗卫周旋,你个当主子的居然跟我唠上嗑了,这也太要命了。
  
  凤羽珩也觉得太要命了,不过要的不是班走的命,而是这座都统府的命。
  
  她说:“本郡主代表御王殿下到此一游,临走了留点纪念吧”说完,班走就眼睁睁地看着这女人从袖子里一个一个的火球子往外掏,噼里啪啦地都扔了下去。一刹间,他们掠过之处大火突然而起,带着一股子刺鼻子的味道,迅地燃烧起来。
  
  班走突然想到玄天冥表达不满的方式,似乎就是看谁家不顺眼就给谁家放把火,从前那定安王府都被他烧过两回了,敢情凤羽珩说的“证明方式”就是这个班走挑起唇角,终于由衷地赞了句:“干得漂亮”
  
  都统府突然起火,下方一片混乱,暗卫倾巢而出,终于让班走承不住压力暴露出来。
  
  不过二人却丝毫都没有害怕,班走是典型的欠揍体质,越危险越兴奋。而凤羽珩则是有恃无恐,因为她知道,最后的退路还有药房空间,端木安国的人奈何不了她。
  
  两人一路急窜而逃,凤羽珩手下动作却从未停过,一个一个点燃的酒精棉球往下扔去,一间一间的房屋燃起火来。天上大雪,地面大火,就像在比试较量一般,看谁能压得过谁。
  
  最终,还是雪花败下阵来,哪怕老天爷把再多的雪花洒向人间,都没有办法压制住这突然而来的大火。火势越来越猛,化开了累积一地的冰雪,北界的大地在这样的季节里,难得一见地露出土色来。
  
  都统府乱作一团,端木安国原本封闭了整个府宅,就为了查出那调换新娘的丫头。也正因此,府上一个大门两个侧门三个小门全部都封得严严实实,来祝寿的人挤满了院子,眼瞅着火势从后院儿一点一点地往前院儿逼近,甚至都能感觉得到空气传来的热浪了,然而,却是眼睁睁地出不去这个大门。
  
  一时间,尖叫声四起,撕心裂肺,整个都统府一如炼狱般可怕。凤羽珩被班走带着疾而行,隐约看到端木安国也混在人群,一边大喊着“不要乱”,一边死瞪着府门,似乎在考虑到底要不要打开。
  
  可人们哪里容得他考虑,热浪越来越近,什么官级压制,什么端木安国,什么北界,什么投敌,统统都被抛到了脑后,他们齐心协力地开始撞门,又或者说是后面的人拼了命的去撞前面的人。一下一下,最前面贴着门板的几位已经被挤得神智不清,可求生的意识却依然浓烈。
  
  终于,府门撞开了,人们收不住势,一下子压倒了无数人。纵是端木安国也控制不住这样的乱势,毕竟火在屁股后头烧着,若执意把这些人留住,那就相当于要把他们统统烧死,他知道,如今除了放他们跑,别无他法。好在松州城门紧闭,这些人就算是跑,也跑不出他的手掌心。
  
  没有端木安国的阻拦,人们蜂拥地往门外挤,一出了门立即四散开来,甚至有的人抱着能借此乱逃出北界的想法,已经开始拖家带口子地往城门的方向跑。
  
  而班走与凤羽珩这一路也并不是很顺畅,他二人行踪早就暴露,甚至凤羽珩还跟端木安国对看了一眼。就是这一眼,惹得端木安国勃然大怒,那样子看在凤羽珩眼里就是愤怒的牛魔王,眼珠子瞪得溜圆,那股子气儿撒不出来,像是要把身体给撑暴一样。
  
  无数暗卫冲飞上来劫杀,班走的兴致也彻底被挑了起来,一手揽着凤羽珩,另一手直接把盘在腰间的软剑给抽了出来,几个回合下去便斩了数名北界高手。
  
  凤羽珩也没闲着,麻醉枪一手一只,看到谁就射谁。武林高手们或许躲得了徒手扔出的暗器,但对这种用超出他们理解范围之外的枪射出来的细针,却是无处可躲,很多人才冲飞到一半就了麻醉枪,很倒霉地直接就摔了下去。这一战,都统府的人有一多半都是摔死的。
  
  端木安国气得哇哇大叫,却也知道这次根本留不住那二人,再加上火势越来越猛,有下人已经跟他汇报说火里不知道掺了什么,水不太好灭。后院儿的妾室们都大哭着跑了出来,那千周的大夫人也急匆匆来到前院儿,一家子人围着端木安国,等着他做个决定。
  
  端木安国气归气,面对这样的结果到算是个能抛舍得下的人物,就见他大手一挥,朗声道:“全部撤离”下人们立即训练有地整合起来,暗卫和护卫们在外围,下人在第二层,主子们都在里面,就这样形成了一个包围圈,迅地出了府门。
  
  可惜这火起得急,根本来不及备车,甚至马都烧死了一半,喂马的人只牵了几匹明显是受了慌的马往这边跑来,询问端木安国要不要骑。
  
  端木安国气得一脚把那人给踹出老远,那人手一松,受惊的马嘶鸣声起,而后不受控制地冲入街道,自顾地逃命去了。
  
  没马没车,人们就只能在雪地里步行,那些小妾们跑出来时都没来得及穿上厚衣物,在府里被火追着的时候不觉得有多冷,可这一出来,寒风一扫,一个个便冻得面色惨白。
  
  端木安国这一辈子都没有这样恨过,哪怕当初三皇子出事,端木青出事,他纵然大怒,却也不至于像今日这般狼狈。事到如今,他就是再傻也能猜得到那个丫头是什么人了,大顺的济安郡主,跟九皇子订了婚约的那个丫头,除了她,这天底下再也没有哪个小姑娘胆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使诈,更不可能一把火烧了他的都统府。
  
  他狠狠地握住拳,回过头来死盯着已经无法控制火势、即将被焚烧一空的府邸,心里头的恨意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端木安国在心起誓,他以端木家族的列祖列宗起誓,此生必将亲手斩杀那姓凤的丫头,必将亲手把九皇子砍于刀下手机请访问: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