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65章 本郡主与你谈一笔交易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此刻,凤羽珩跟班走二人正趴在都统府斜对面的墙头上,因为她手里握着麻醉枪,让都统府那些暗卫们莫名奇妙地晕厥摔死摔惨,再加上火势越来越大,端木安国果断地选择放弃追击。而这一带的人们躲的躲逃的逃,再加上还有胆大看热闹的,所有的注意力都被都统府所吸引,根本无暇顾及到本来已经远走的二人居然绕了一圈又偷偷地回来了。
  
  凤羽珩双手托着下巴往下看,一边看一边问班走:“你说,我送的这份大礼,不算给玄天冥丢脸吧”
  
  班走挑着唇一脸的邪笑,回答她:“何止是不丢脸,简直是太长脸了。”
  
  凤羽珩很认真地说:“那就好。”说完,又继续去看那座被焚烧的府邸。
  
  都统府内,所有的下人都已经撤了出来,他们已经没有办法去扑灭这场大火了,甚至都没有办法从里面抢救出一些东西。好在主子们都已经撒离,下人到也没伤几个,只是死了不少护卫,此刻尸体就在大火焚烧着,弥漫出一股子特殊的味道来。
  
  因都统府是这松州范围内最高存在的一座府邸,所以在他的四周并没有任何人家,这一整条巷子就只有这一户人家,所以,这场火能烧得到的也就只是都统府而已。再加上天上下着雪,火势在这一堆儿烧得热闹,却是一点都没有扩散到外面。
  
  凤羽珩对自己的放火技术十分满意。
  
  两人又看了会儿热闹,班走劝她:“走吧,想办法出城,咱们先去跟钱里的大军会合再说。”
  
  “出什么城啊”凤羽珩不乐意了,“我好不容易进来的,事儿都还没办完呢,为什么要出去”
  
  “府都烧了,你还要干什么”班走苦口婆心地劝:“主子,祖宗,咱走吧成吗你知道接下来这松州城里该会有多危险你知道端木安国疯狂之下会采取什么样的举动来搜捕你放把火就行了,你也没吃亏,他到是赔了本,这样还不够吗到底还要干什么”
  
  凤羽珩摇摇头,做了个深呼吸,她告诉班走:“我来北界,并不只是想要给都统府放一把火,事实上,在你出现之前我根本也没想过要这么干。放火不过是一时兴起,算是表达一下我对端木安国那个老淫贼的问候,而我来这北界是想要知道这三省跟千周之间是不是真的打断骨头连着筋,这根筋连到了什么程度。还有,端木安国叛出大顺投靠千周,真正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她这样说,班走到也沉下心来仔细想了想,然后没有再催促她出城,只是道:“我是你的暗卫,反正你在哪里我都是要在哪里的。”
  
  凤羽珩收起严肃,笑嘻嘻地拍上班走的肩:“虽然说你的的确确是个累赘,但是总的来说,暗卫还得是自己的好,姐姐估且原谅你。”
  
  班走嘴角一阵抽搐,没再说什么,脑子里却是在合计如果不出城的话应该去哪里比较好。客栈肯定是不能住的,可也总不能露宿街头吧
  
  就在班走算计着接下来的路该如何走下去时,凤羽珩却眯着眼,盯上了那徘徊在都统府门前不肯离去或者说不知道该往哪去的一个人。
  
  她用胳膊肘撞了班走两下,伸手接着下方那人道:“看到没有,就他,不能让他跑了。”
  
  班走顺目看去,表示不认识对方。凤羽珩同他讲:“河天府通判,姓陆,我就是扮成他们家的丫鬟进的北界。”
  
  班走立马明白了,“就是他把你送进了都统府”
  
  凤羽珩点头,“对。为表惩戒,我把他老婆扒光了扔到了端木安国的床上,当时端木安国那个表情呀,哎哟哟”她想想就觉得好笑,“班走你是没看到,那场面可是相当精彩。”
  
  班走磨牙,冷哼一声,“我看到了。从打你往佛堂那边去的时候我就看到了”凤羽珩一哆嗦,就听班走又道:“你要不是我主子,我一定当怪物把你给扔到河里去喂鱼。”
  
  凤羽珩又一哆嗦,两手死抓着班走的胳膊同他商量:“大侠,小女子愿意给你当一辈子主子,只求大侠手下留情,留下小女子一条性命”
  
  班走觉得早晚有一天他得让凤羽珩给整魔怔了,真不知道这么个神经病九殿下到底是怎么忍受下来了。他决定趁自己没疯之前,赶紧把正事给解决掉,于是开口道:“正愁没地方住,到不如跟着那姓陆,借他的地方落个脚。灯下黑,端木安国怎么也想不到,咱们会藏到这位通判大人的住处。”他吸吸鼻子,又说了句:“就是怕他不再留在北界,要跑。”
  
  凤羽珩摇头,“不可能,我可以断定他不会跑。”
  
  “哦”班走问她,“为何如此肯定”
  
  她分析说:“他要想跑,刚才趁乱就已经跑了,现在之所以还站在这,是因为他根本就没有地方去。回大顺,他是给端木安国祝寿之臣,又是端木家旁枝的外戚,大顺不会放过他。可若留,今日出了这样的事,怕是端木安国也容不得他。班走,你猜猜他此时此刻在想些什么”
  
  班走摇头,“我怎么知道。”
  
  凤羽珩笑笑,主动为他解惑:“若我没猜错的话,他此刻应该是在想补救的办法,看看有没有办法让他得到端木安国的原谅,并且能够留在北界任职,甚至成为端木安国的左膀右臂。而他的依仗,我猜,应该就是他原本就打算送给端木安国的那份寿礼。”
  
  班走不明白,“那寿礼很特别”
  
  凤羽珩点头,“是很特别,特别到我这一路都没看到寿礼在哪里。”见班走面露疑惑,她又接着道:“意思就是说,这一路,陆家夫妇并没有带着能够做为礼物的东西,他们的马车里,除去随身衣物之外,是空的。”
  
  班走心里一惊,目光又往人群里那陆通判处投了去,同时道:“主子的意思是,他们带的东西,或许可以贴身携带”
  
  “恩。”凤羽珩点头,直了直身子,“他走了,咱们在后头跟着。”
  
  二人就这样一路跟着陆通判,直接就跟到了凤羽珩之前住过的那家客栈里。陆通判还住在那间房,经了这一场大火,客栈里的人少了一半,她二人是沿房梁走的,从上往下将这店里的一切看得清清楚楚,甚至连掌柜的说的话都收入耳底:“出了点子事就要逃,还说都是大顺的当官儿的,胆子这么小。话又说回来,跑了又能怎么样能跑得出这松州城么我告诉你们,我在这松州开了二十年客栈,就从来没听说一个人能从端木大都统的眼皮子底下逃出去。”
  
  这掌柜一边说着感慨的话,一边张罗着小伙计去多煮些茶,给每间房都送一些。
  
  陆通判上楼时也听到了掌柜的话,他在楼梯间站着听了一会儿,心下变有了合计。他到是很赞同那掌柜的说法,因为家里夫人是端木家的旁枝,他对于北界的事情自然就听说得更多一点。他知道端木安国此人心狠手辣六亲不认,为了达到目的,别说是个亲戚,就是亲生儿女他都肯出卖。那些试图逃出北界的官员们,最多不过半天就都得被抓回来,亦或者就地处死。
  
  他心下一哆嗦,脚步加快,蹬蹬蹬就上了楼。谁知房门一推,还不待他喘口气,突然衣领子就被人往前一拽,整个儿人都往前扑了去。随后便是关门的声音传来,待他终于站稳,一看头,就看到那个原本应该送到都统府的丫头千禧正笑盈盈地端坐在外间的炕上,这种感觉让他生出一阵恍惚,就好像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他的夫人也还在里屋睡觉一样。
  
  可是他知道,发生了就是发生了,他的夫人眼下已经成为端木安国刀下的一缕冤魂,而造成这一切后果的罪魁祸首,就是眼前这个丫头。
  
  陆通判头脑一热,眼里熊熊怒火就腾升起来,抓着他衣领的班走一看这架式就想笑,干脆松开手来任其随意发挥,他到是要看看,一个官,面对他家这个要命的魔头主子,能耍出什么花样来。
  
  陆通判得到自由之后想都没想,直奔着凤羽珩就扑了过来,双手成爪,看那样是要去抓凤羽珩的脖子。结果这一扑,非但没把人抓住,也不怎的这形势就扭转了过来,变成了他的脖子被凤羽珩给抓了住。
  
  这一抓可不是普通的抓,陆通判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儿没背过去。他突然发现自己居然不知何时双脚竟离了地,而掐住他脖子的小丫头因为个子小,此时整个儿人竟然是站到了炕上,只用一直手就把他给提了起来。
  
  意识到这一点后,这陆通判也顾不得喘气的问题了,他额上的冷汗立时就渗了出来。他知道,现在不是他想掐死对方,而是人家只需动动手指头就可以让他死掉。而且,这种力量下,他断没有逃跑的可能。
  
  一想到这,他的脑子也清醒起来,对方去而复返又到这里来找他,肯定不是为了杀他这么简单,若是另有所图,他的命也许还能保上一保。
  
  看着他眼心绪转换,凤羽珩不用猜也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这陆通判就是个胆小怕事的主,没什么主见,一切都靠陆夫人出头。而今陆夫人已经不在了,这男人就相当于失了主心骨,到是好拿捏得很。
  
  她冷笑一声,挑着唇道:“陆大人,本郡主与你谈一笔交易,如何”手机请访问: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