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66章 动国本的寿礼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句“本郡主”,陆通判的脑子瞬间“嗡”地一声炸了起来。做为离京城最近的河天府通判,他对于京城官员的人事任免向来会多留几分心思去打听。他知道,大顺朝的郡主原本有一个清乐一个舞阳,可那清乐不过是个异姓王家的女儿,又已经贬为庶民,正经的郡主就只有舞阳一个。后来舞阳加封公主,而郡主的位置就给了一个让大顺提之能够心潮澎湃,千周提起来又恨之入骨的人,凤羽珩。
  
  眼前这丫头自称郡主,再看她这样貌,她这年纪,跟舞阳郡主有些出入,但跟那济安郡主却是无限吻合。
  
  陆通判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如果这个女孩真的是济安郡主,那他到底是借了几头狼的胆子,不但把人家当丫鬟使,居然还送进了都统府做小妾?
  
  “我,我不知道。”陆通判颤着声说,“我不知道你是郡主,你不是说,是右相风大人家里的吗?”这一说话才发现,自己都出气多入气少了,脖子上的这只手跟个铁钳子似的,掐得他快要晕厥。
  
  “姑奶奶要是高兴,说是皇帝的女儿都有可能。”她撇撇嘴,“不过父皇没有女儿,这个谎怕是扯了容易露馅。”
  
  她叫出父亲,陆通判的心彻底就凉了,济安郡主的身份坐实,他还能有什么活命的指望?
  
  陆通判心里阵阵发凉,甚至一股子死意都蔓延开来。可凤羽珩却没再搭理他,只是偏了头自顾地跟班走说:“这种奴隶制度实在是不好,花钱雇人为自己进行生产劳动这是无可厚非的,但若就凭着自己有钱,便可以连劳务者的人生都给买下来,可以婚姻、决定生死,这简直太不人道。”
  
  班走问她:“那你觉得什么样才算好?”
  
  凤羽珩说:“每个人都应该是独立的个体,恋爱自由,婚姻自由,工作自由,人生更得是自由的,任何人没有权力操控,即便是父母,也只是意见供给方,而不是最终决策方。”
  
  这样的话别说陆通判,就连班走听着都觉得挺不可思议的。不过凤羽珩身边的下人就这点好,不管他们主子干了什么,那都是坚决拥护,哪怕凤羽珩今天说要造反,班走都义无返顾地帮她向着大顺砍出第一刀。
  
  “好。”班走点头,“待有一天这天下你说了算,咱们就这样试试。”
  
  凤羽珩美滋滋地也跟着点头,那陆通判却已经听得想要自杀了。
  
  是的,就是想自杀,规矩他懂,看到了不该看的,要死;听到了不该听的,也要死。刚刚说什么要作主天下,这济安郡主到底是要干什么?这种大计被他听到,还有活路吗?
  
  正想着,凤羽珩终于又想起他来,这回到是松了手,“砰”地一下就把人给扔到地上,然后问他:“之前说的要做个交易,你还没答应我,同意是不同意?”
  
  陆通判好一阵咳嗽,总算把那口气给喘上来,却是俯在地上哆哆嗦嗦地不敢搭话。
  
  凤羽珩盘膝坐下,认真是问他:“我只想问你,带到松州来的寿礼,究竟是什么?你的回答如果能令我满意,我保你活命就是。”
  
  陆通判一怔,迅速地在脑子里把这个事转了一遍,然后不确定地问:“郡主所说的保命,是在这北界保,还是……”
  
  “自然是送你回到大顺中土,与家人团聚。有本郡主在,大顺朝廷不会对你陆家进行任何追究。”
  
  陆通判眼睛一亮,可随即又黯淡下去,无奈地道:“郡主说笑了,这北界严防死守,怕是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更何况是人呢。郡主有什么事情就直接吩咐吧,下官根本也没有抗拒的本事。”
  
  凤羽珩摇头,“强迫得不到真话,我只告诉你,这北界三省,我凤羽珩进行,就一定能出得。那都统府,我看不惯,便一把火给烧了去,端木安国又能奈我何?陆大人,端木安国到底能不能留你的命,你还在赌,而我现在就可以明确的给你活命的机会,这两边如何选择,就在你的一念之间。另外,我必须提醒你,陆夫人的事在端木安国心里总归是个疙瘩,你们之间的关系准确来说算是仇人,跟他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
  
  陆通判心下一叹,他知道凤羽珩说的是事实,这也是他之所以并没有马上去找端木安国的原因。而至于为何还能让他住在这里,他想,应该是都统府上出了大事,现在人家还没顾得过来他呢。
  
  终于鼓起勇气抬头看了一眼凤羽珩,这丫头在马车里跟他相处了两个多月,可是这样犀利精明的目光,他却是第一次看到,如陌生人一般,再不是那个怯生生的千禧。
  
  终于,他无奈地点了头,“好,我相信郡主。”
  
  凤羽珩唇边勾起一抹笑来,那笑中带着阴谋得逞的感觉,很残忍,但陆通判却也只能硬着头皮选择答应。与端木安国是与虎谋皮么?他怎么觉着,与这济安郡主合作,就是与狼谋心呢?
  
  “不知郡主想要的交易是什么?”他低下头问凤羽珩,心下也在猜测着,自己有什么东西需要对方交易的,难不成是那个?
  
  正想着,凤羽珩的声音便又传了来,她说:“我用来与你交易的东西,便是你全家人的性命,而要跟你换的那样东西,是你带到北界来,想要送给端木安国的寿礼。虽然昨天晚上已经有都统府的人到这客栈里来,将各家各户的寿礼都收了上去,不过你们夫妇却并没在客栈里,想来,那东西应该还在陆大人手里吧?”
  
  陆通判心里“咯噔”一声,被他猜着了,这位郡主要的果然是那物。那是他最后的保命手段,他都已经想好了,如果端木安国六亲不认想要痛下杀手,他就以那东西为要挟,待出了北界之后再交给他,然后立即报官,拼着坐牢的风险,也要请大顺官员出手保他一命。
  
  可是现在,凤羽珩开口要了。
  
  陆通判又矛盾起来,不过他到也是个痛快之人,这番矛盾不过在心里打了个转,立即就有了决定。他站起身,被过凤羽珩,自行在衣裳里摸索了一阵子,终于拿出一个信封来。再转回凤羽珩面前时,便将那信封往前一递,道:“下官为端木安国备下的寿礼,就是这个,郡主请过目。”
  
  班走抢在凤羽珩前面将那信封接了过来,然后自顾地拆了开,看了一眼之后才递给凤羽珩,同时道:“这东西到真是能在端木安国这里讨个好。”说着,又看了眼陆通判,冷笑道:“姓陆的,区区河天府通判,你却能手握这份名单,我到是很想知道这东西究竟是怎么来的。”
  
  没错,陆通判递上来的东西就是一份名单,凤羽珩在接过那名单之后也有了同班走一样的疑问,“大顺几乎一半的官员行贿受贿名单都在这上面,甚至详细到每件事各收授多少银子,陆大人,这东西你是从哪得到的?”
  
  她几乎可以肯定这东西绝对不可能是这陆通判自己收集到的,名单上人员她只略扫了一下,至少有三十个出头,且其上标明了官阶品级,有不少还是正三品往上,甚至有不下五人还是上得去朝堂的京官,受贿数额之大令她都乍舌。凤羽珩知道,这种东西若是落到端木安国手里,那就相当于这些高品阶官员的命脉被握在了北界。
  
  虽说贪污收受钱财的官员与蛀虫无异,但即便要治也是一步一步治,不可能一下子全部铲除,那是动国本之事。更何况,眼下这名单她是看到了,玄天冥知道吗?天武帝知道吗?恐怕就是知晓一些,也不是全部。这些人天武帝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他们对大顺有功,就可以暂时留着用。但怕就怕这些人被端木安国控制,那样一来,大顺岌岌可危。
  
  凤羽珩深吸一口气,再度将阴寒目光投向陆通判,只一眼,陆通判就觉遍体生寒,好像那双眼睛能看到他骨子里去,让他再守不住半点秘密。
  
  “我说……”他颤着声,腿肚子都哆嗦,要不是班走扶了他一把,差一点就又跪了下去。“这份名单是我偷偷抄录的,记录它的人,是河天府知府郑怀安。”
  
  凤羽珩眉心微皱,河天府知府,正二品官员,以他的地位,若是下点工夫,的确是能够调查并收录出这样一份名单位的。虽说不知道那郑怀安到底出于什么目的做了这份名单,但陆通判偷偷抄录下来要送给端木安国,这样的卖国求荣之人,留他活着,到真是太便宜他了。
  
  她心中冷笑,一个决定悄悄打下,面上却不动声色,又问陆通判:“这名单除了陆夫人知晓之外,还有谁知道?”
  
  陆通判赶紧摇头:“没有了!至少从下官这里并没有给第三个人看过,至于郑怀安以前有没有透露出去,下官便不得知。”
  
  他话刚说到这里,此时,就听客栈大厅里突然起了一阵喧哗。有人大力将门推开,有人蹬蹬上楼,很快地便有个熟悉的声音大喝道:“里头的人都听着!大年初一北界三省的百家宴如期举行,地点就在端木大人的冬宫,届时会有马车来接。另外,给你们一刻工夫,即刻换好衣裳到客栈门外集合,本将带你们去看看那些试图逃跑之人的下场!”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