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9章 贫道掐指一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稀里糊涂地就被小丫头拉进了屋,然后就听那丫鬟跟老太太及在座众人道:“紫阳道长来了。[眼快看书新域名..com,首字母,以前注册的账号依然可以使用]”
  
  老太太一愣,众人也是一愣,凤羽珩把紫阳道长这四个字在脑子里过了一遍,依稀想起三年前姚家出事时,就有一位叫做紫阳的老道来到凤家,还指着她说是灾星。
  
  怪不得这小丫头说事情与她有关,这种时候那老道又来,只怕不是好事。
  
  “道长在哪?”老太太对这紫阳道长还是挺恭敬的。
  
  小丫头答:“道长就等在前院儿。”
  
  “怎么不请到牡丹院儿的正堂去坐?”凤沉鱼急忙吩咐那丫头:“紫阳道长是府上的贵客,怎么可以让贵客等在院子里呢。”
  
  老太太也跟着点头,“是啊,凤家多年来多亏了道长庇佑,如今道士不请自来,只怕是……”说到这,老太太赶紧撑着赵嬷嬷起了身,“走走走,老身亲自去迎迎道长。”
  
  一群人便起了身,浩浩荡荡地跟着老太太往前院儿走。
  
  凤羽珩一边走一边想着老太太说的话,“这些年多亏那道长庇佑”,想必有很多主意都是那老道给出的,怕不只说她是灾星,一定还有其它的话出自那紫阳道长之口。
  
  一行人终于来到正院儿,但见那院中间正站着一人,藏蓝色道袍加身,头发利落地挽起发髻,一手执浮尘,一手带着个罗盘正不停地念叨着什么。
  
  老太太快走了两步,扬声道:“不知紫阳道长到府上,有失远迎,还望道长莫怪。”
  
  那紫阳道长一见是老太太,手中浮尘一甩,拱手回道:“老太太客气了。贫道近日刚好游历到京城,隐见凤府似有些异动,便想着这些年与凤家也算有缘,这才匆匆赶来。”
  
  “有异动?”老太太一听这话就害怕了,“道长所说的异动是指什么?可是对凤家不利?”
  
  紫阳点点头,“贫道昨夜夜观星相,但见已经远离凤家多年的灾星竟已悄然回归,随着它的回归,凤家的星盘也生了几许波动,甚至有几颗星相已明显不稳。”
  
  凤羽珩皱了皱眉,灾星,是说她么?
  
  “祖母。”凤沉鱼悠然开了口:“先请道长到正堂去坐吧,有事咱们慢慢说。”
  
  “慢着!”凤沉鱼的话突然被那紫阳打断,只见那老道盯盯地瞅着凤沉鱼,一边看一边琢磨,一边琢磨一边摇头。
  
  沉鱼担忧地问:“道长?”
  
  紫阳突然指着沉鱼道:“凤星渐暗,只怕大小姐的命数正在受灾星影响啊!”
  
  一句话,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惊。
  
  沉鱼多年前也是被这道人指出命里带凤,母仪天下,再加上沉鱼又生成这般模样,凤府中人自然就坚定地认为她一定会有出息。
  
  可现在,这道人又说凤星暗了,那就是说……
  
  “你怎么在这?”紫阳又将目光投向凤羽珩,一看之下大吃一惊,“怪不得凤家的星盘呈现这般模样,果然,灾星回归,四下皆暗哪!”
  
  “妖言惑众!”黄泉冷声开口,“这是御王府未来的王妃,哪里是你口中的灾星?凤二小姐如今已与御王殿下订下亲事,庚贴都已换过,大聘已下,就算是灾星,如今也灾不到凤家。道长为何不到御王府去看看那里的星星暗没暗?”
  
  黄泉一番警告,原本想要说点什么的老太太也没再吱声。凤羽珩是灾星一事她心里早就有准备,如今有御王府在上头顶着,凤家再想把凤羽珩往外赶是万万不行的。好在凤羽珩现在并不与凤家住在一起,虽说开了个小门,但毕竟也算两个府邸,地契都是分开的,应该没事。
  
  “这丫头说得对。”老太太打起圆场,“御王爷已经跟我们家阿珩订好亲事,灾星不灾星的,道长就莫要再提了吧!至于沉鱼……”她看了沉鱼一眼,“回头还请道长为沉鱼起坛作法,保我孙女前途平安。”
  
  紫阳也不是傻子,一听就明白那御王殿下一定是凤家惹不起的人,便也不在这上面纠结,只是想了想,又道:“府中近日可有怪事发生?可有人行为诡异?”
  
  众人想了想,似乎也没什么可诡异的。却见凤沉鱼拧紧眉毛,做出细细思索的模样。
  
  半晌,忽然开口道:“大哥!大哥最近不太正常。”
  
  老太太想起凤子皓那档子事,说心里话,凤子皓在外头养几个小妾这事儿她是信的,但半夜爬庶妹的床,这就应了紫阳的话,怎么想怎么觉得凤子皓行为诡异。
  
  “对。”老太太点头,“子皓是有些不对劲。”
  
  紫阳没再说什么,手托罗盘在院子里转了一大圈,再回到众人面前时,就听他犹自念叨着:“有一个方位存有与大少爷相冲之物,那地方说是凤府又不是凤府,说不是凤府,却又跟凤府一脉相连。只可惜,二十几载相邻不相认,只于近日才现通透之眼。”
  
  他这一番话说得神神叨叨,但凤家人还是听懂了。
  
  特别是最后紫阳伸手一指,直冲着凤羽珩的同生轩方向:“就是那里!”
  
  老太太的脸瞬间就阴了下来。
  
  事关凤家嫡子,她可一点都不能含糊,当下就斥问凤羽珩:“你那园子里到底放了什么?”
  
  凤羽珩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我怎么知道?这位道长若是有心,哪怕我院子里有块石头,他都能给说成是脏物。”
  
  凤沉鱼劝她:“二妹妹快不要这样说,紫阳道长是得道高人,是凤府的贵客。”
  
  姚氏见老太太如此委屈凤羽珩,气不过地插了句嘴:“我们二小姐向来不会主动去招惹谁,躲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住着,怎么还有人无端生事?”
  
  凤子睿也跟着说了句孩子气的话:“大哥哥那晚为什么来我们住的地方?他在玩躲猫猫吗?”
  
  孙嬷嬷这时有了表现,却是一副委屈至极的模样跟姚氏和凤羽珩道:“姨娘,二小姐,既然人家不信,咱就让他们去搜吧!清者自清”
  
  凤羽珩赞同孙嬷嬷的话:“那就搜吧,只是这位道长,咱们丑话说在前头,如果你到时候真给我指着一块破石头说事儿,可别怪我翻脸。”
  
  一时间,凤府出动了无数下人往同生轩那边跑去,一个个脚都拔的飞快,生怕落后一样。
  
  安氏关切的往凤羽珩这边看过来,见凤羽珩冲她微微摇了摇头,这才放下心,看来,二小姐心中有数。
  
  同生轩离得远,一来一回的再加上搜找,足足折腾了一个多时辰。
  
  只是那帮下人再出来时却皆是两手空空,什么也没找到。
  
  孙嬷嬷有点慌了,不由得张口来了一句:“可都找仔细了?别落下某处,到时候又要去搜第二回。二小姐的园子可不是什么人都能随便进的。”
  
  带头的小厮冲着老太太行了个礼,说:“老太太,二小姐的同生轩真的没有什么特别之物啊!我们每一处院落房间都搜过了,什么也没找到。”
  
  老太太点了点头,再跟紫阳道人说:“道长,是不是看错了方向?”
  
  紫阳摇头,“贫道若连这点本事都没有,也不敢让老太太称一声道长了。”
  
  凤羽珩却轻步上前,看着那老道手中的罗盘,研究了一会儿,然后竟突然扭过头问了凤粉黛一句话——“哎?你们为什么会怀疑我?人家随便指个方向就一定是我的园子啊?”
  
  这话像唠家常一样扔出,凤粉黛完全没有准备,下意识地就道:“谁让你跟大哥哥有仇。”
  
  凤羽珩点头,“哦,如果你们是认为我会报复那晚之事,那……”她忽然看向凤沉鱼,“大哥哥可不只进过我一个人的院子。”
  
  她一句话提醒众人,要说凤子皓得罪过的,还真不只凤羽珩一个。
  
  一直都不说话的金珍这时候补了一句:“大小姐那晚哭得有多伤心,妾身到现在都还记得。”
  
  “闭嘴!”老太太喝斥金珍,再对凤羽珩道:“他们是同胞兄妹,一个娘亲肚子里钻出来的,与你自然不同。”
  
  “哦?”凤羽珩挑眉,再去看那紫阳道人手中的罗盘。“你主子给了你多少钱?我付三倍。”这句话用极小的声音说出来,仅够那紫阳和她自己两人听到。
  
  紫阳一愣,下意识就看了凤羽珩一眼。
  
  就在这时,凤羽珩手腕一翻,一颗小吸铁石被她从空间调出放入掌心。再将那吸铁石在罗盘下面移了个方位,只见上头铁制的指针瞬间就偏移了本来的方向,直朝着另一处指了去。
  
  “道长请看!”她惊呼,“你的罗盘又动了!”
  
  一时间,凤府众人也围上来查看,就见那指针牢牢停在一个地方,指着一个方向一动不动。
  
  “呀!”金珍惊讶地道:“那个方向……是大小姐和夫人住的如意院儿!”
  
  凤沉鱼怒了:“胡说!我和母亲怎么可能会害哥哥!”
  
  “会不会害,一查便知。”凤羽珩冷下脸来,转身冲着那一众下人道:“到金玉院儿去继续搜!”
  
  下人们没敢动。
  
  “祖母。”她将目光投向老太太,“对人有偏有向很正常,但若做得太明显,那就不太好看了。”
  
  老太太还能说什么,只得摆摆手:“去搜吧!”然后又跟身边的赵嬷嬷道:“你也跟去看看。”
  
  沉鱼受了极大的委屈,躲到一旁偷偷的摸眼泪。
  
  韩氏装模作样地劝了一阵子,沉鱼却越哭越凶。
  
  偏偏这时候又有人加进来一起捣乱,就见回廊那边,凤子皓正被两个小厮搀扶着往这边走来,一边走还一边问:“我听说有人要害我!到底是谁?祖母你可得给我做主啊!”。.。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