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85章 好大一盘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关州知州府的一介幕僚,将一本册子亲自交到玄天冥手上,待玄天冥把那册子接过之后,他又道:“赵大人说了,上交这本册子不求别的,只求九殿下能够放过他的家人。北界三大州的知州全部被端木安国所控制,这些年没少为端木安国办事,所有罪责赵大人愿一力承担,请殿下放过赵家之人。”
  
  玄天冥把那册子展开,凤羽珩亦凑过去看,但见那册子上一页一页所记载的,全部都是近十年来通过关州进入过北界的大顺官员名单,以及这赵知州所分析的他们跟端木安国之间的关系远年。除去这些,还特别标注了每年都来给端木安国祝寿之人的名单,十分详细,甚至有的还有标注,说明这些人送了什么样的礼,又在端木安国那里得到了哪里实际的好处。
  
  当然,有一些是他不确定的,但凡有猜测之处也会标明,不会让看这册子的人产生混淆。
  
  如此一本东西,即便是凤羽珩也倒吸一口冷气。端木家族百年来在大顺养起的气脉竟如此之足,这些官员名单中,有至少三成都是京官,甚至还有几个他看着似乎跟玄天冥和玄天华二人走得极近的名字。
  
  玄天冥亦深吸口气,将手中册子又握紧了些。可见这本东西于他来说十分重要,那赵天齐这十年间能记录下来这些东西,足以保住他全家人的性命了。
  
  玄天冥将册子揣入怀中,上前一步,亲自把那幕僚给搀扶起来,“老先生,本王不是要命的阎王,只要认我大顺,就是我的子民。关州知州赵天齐被端木安国胁迫多年,却依然能够为大顺朝廷所想,能够冒着生命危险留下如此重要的证据,足以见其忠国之心。你放心,对于被端木安国胁迫并拘禁在松州的赵大人,本王定会尽全力迎救,救回来,他就是这北界都统,他的全家,包括先生你,都是我玄家永不会忘的有功之臣。”
  
  那幕僚看着玄天冥,听着他这话,眼睛一下就湿了。他还想再给玄天冥跪下,胳膊却一直被端着,怎么也跪不下去。老头抹了一把眼泪,颤颤地说:“老朽跟了赵大人十几年,自愿留下等待朝廷大军来此,赵大人说得没错,这天底下,唯有七九两位皇子,与济安郡主可信。求九皇子救赵大人回来,他从来都不愿去给那端木安国祝寿,可是没办法,他是朝廷钦命的知州,又在端木安国管辖范围,不去不行。可自从去了松州,就再也没回来过,殿下,赵大人可是个好官啊!您一定要救救他!”说到情动之处,五旬老者声泪俱下。
  
  知州府成了玄天冥在关州临时的落脚之处,为避免城内动乱,大军分散开,就在城里安营扎寨。那幕僚姓孔名升,一直跟在玄天冥身边,到是给他讲了一些有关于北界的事情。
  
  他说:“郡主烧了都统府,现在,松州的冬宫就是那端木安国的老巢,端木安国为人贪好女色,儿女子孙无数,虽说他对外承认的没有几个,甚至有很多人都说那三皇子的生母是他唯一的女儿。但实则不然!在冬宫里,为他生儿育女的人数不胜数,他甚至把女儿孙女往外头送了不少,具体都嫁到了何处,赵大人查过,但始终不曾得知。”
  
  凤羽珩就坐在玄天冥的身边,二人并肩坐在同一张大椅上,认真听着孙升的话,听着别的着,眉心就紧拧了起来。
  
  其实她早就想到了,端木安国那么多女人,儿女子孙一定众多,可她混到北界来这么些日子,甚至就连大年的百家宴也参加过,可实实在在看到的端木家子孙,却是极少。虽说有一些她也认不得,但能跟那端木聪坐到一处之人,一只手都数不过来。
  
  难怪,难怪见不到家族子孙,原来是送到了外面,要么就秘密的养在冬宫里。养着的到是不怕,怕就怕在,谁也不知道端木安国到底送出了多少血脉,而这些血脉又分布在何处。一切未知总是可怕的,直觉告诉她,端木安国的这一般棋,已经大到了她无法想像的地步,甚至就算端木安国的生命结束,这盘棋也依然不会下完。
  
  玄天冥亦与她有着同样的想法,他沉声问那孔升:“先生既认我为主,但请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孔升点点头,继续道:“至于端木安国究竟有多少子孙,这个没人知道,老朽曾与赵大人分析过,我们都在猜测,只怕就像端木聪这样的长子,他也无法计算得清自己有多少弟弟妹妹侄子侄女。但是这些年来,端木青比较宠爱的就是他那个死在了京城的孙子端木青,不过那也是比较宠爱而已,但其实,最得端木安国欢心的一个孩子,叫做端木离,在十五年前被送到了千周做人质。”
  
  “十五年前?”凤羽珩一愣,难不成端木安国从十五年前就开始谋划起这一切了?
  
  孔升不等她问便继续道:“没错,十五年前,那一年赵大人刚刚到关州上任,老朽也是在那一年跟着赵大人一家一并北迁。千周有三分之一的龙脉在北界三省的地境内,所以,两边为了这个事情不只一次地秘密合作,甚至八年之前北界的那一次雪崩,就是端木安国私自去挖千周龙脉而造成的。”
  
  玄天冥点了点头,“这个本王到是听说过,据说那龙脉所在之处是松州与江州之间。”
  
  “这个老朽就摸不清楚了。”孔升实话实话,“不过那边的确重兵把守,而且从不让大顺朝廷派来的兵将驻守。端木安国有自己的兵,都是北界之人,而且全部有千周血统,他为的就是有昭一日利用这些人的追根寻源之心,来操控他们为自己与大顺兵力对抗。”
  
  凤羽珩冷声道:“这还不是最终目的,我们分析,他这人不过是个药引子,为的是让千周和大顺大动干戈,他从中坐收渔翁之利,反过来吞了千周。”
  
  他们这边正商量着,门外,白泽走了进来,到二人面前一拱手:“主子,端木聪的尸体如何处理?”
  
  玄天冥摆摆手,对那孔升说:“先生先去休息一下,待本王处理完军务,再与先生长谈。”
  
  待那孔升退去之后,凤羽珩抢先道:“我要去看看,那尸体上有我的东西,我得拿回来。”
  
  玄天冥想了想,便道:“之前不是还绑了两个北界将领么,一并带上来。”
  
  白泽应声而去,再回来时,便由四个将士押着两个俘虏上了堂来,后头还跟着担架抬着的端木安国。
  
  凤羽珩起身迎了过去,走动间,自空间里调出副医用口罩戴了起来,再拿了把手术刀和镊子,到了尸体前,二话不说,直接那刀就往端木聪的眉心处划了去。
  
  众人眼睁睁地看着她从里面取了一个东西出来,这才又想起端木聪死亡时的那诡异一幕。如今看来,应该就是那个奇怪的东西至其于死地的吧?可那东西到底是什么?郡主是如何做到把他打到端木聪的脑门儿里的?
  
  然而,这个问题永远不会有答案,就连白泽都是一头雾水。不过好在玄天冥的将士们都把凤羽珩当神明一样信奉着,不管凤羽珩做了什么,他们都觉得是理所当然的,再怪异的东西从他们的郡主手里拿出来,那都是应该应份的。
  
  凤羽珩对这样的效果十分满意,利落地把取出的子弹和刀具放回空间内,再转头看了一眼那两个活捉的将领。其中一个她认识,正是在松州时到客栈去耀武扬威的大胡子。
  
  她笑着问:“怎么,你也跟着端木聪来了?是不是觉得能跟在他身边给端木安国打头阵很是荣幸?是不是还想着回去之后能加官进爵?可是,你们又有没有想过,这一来,就再也回不去了?”
  
  那大胡子一哆嗦,他早就把这女孩给认出来,可也正因为如此,他被生擒才觉得更加可怕。九皇子杀人不眨眼,传说他这个媳妇儿比他下手更狠。
  
  不过,这次玄天冥到是让他比较意外,因为他听到对方正在说:“一会儿吃顿饱饭,本王叫人送你们回松州吧!”
  
  大胡子一愣,正要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然而,后头的话又传了来,听得他头皮阵阵发麻,那依然是玄天冥自己在说:“你们顺便把这端木聪的尸体给他爹送回去,就跟他说,本王的媳妇儿不懂事儿,来一趟北界又赶上大都统过寿,也没说备份儿重礼,就一场烟花实在是太寒酸了。女人嘛,总归小气,还望大都统莫要见怪。如今本王来了,这份厚礼必须补上,也不知道他一个儿子的性命够不够。你去帮本王问问,他要说不够,本王回头再杀几个。”
  
  大胡子和另一人听了这话之后站都站不住,脚一软,扑通扑通坐到地上,那大胡子不停地求饶:“九殿下,求求您放过我们吧,我们也是被逼的!那样的话属下是万万不敢说,万万不敢说呀!”
  
  玄天冥二话没说,一脚就往他心口上踹了去。这一脚力度不小,直接把那大胡子踹飞撞到公堂侧面的武器架上。而就在他踹也这一脚的同时,凤羽珩也没闲着,她与抬起一脚踹向那另外一人,也奔着那边去。两人叠罗汉似地压在一起,下面的大胡子一口血就被撞了出来。
  
  玄天冥则完全不理会那二人,只扭了头问身边这死丫头:“媳妇儿,脚疼不疼?”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