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88章 白家由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前世,凤羽珩深知有一种世界级疑难病症,名为“衰老症”。这种病症的发病缘于一个名叫lmna的基因突变,该基因在正常状况下能够制造核纤层蛋白,可一但人体内缺少该基因,便可直接导致人体提前衰老。
  
  提前衰老很可怕,这种老不仅仅表现在面容,还影响到人体器官、骨骼,心肌减弱,心脏功能下降,骨骼、关节以及骨密度都会发生一定程度的降低。骨头也会跟着变跪,就像老年人一样,摔一下就很容易发生骨折。
  
  对于这种病症的起源,已经无从考究,后世能有,古时就也不会踪迹全无。但白芙蓉若是正常患病,她除了会觉可惜之外,也不会太过意外和悲恸,但眼下,这好好的人,明显是被人下了能导致这种症状突然发生的药物,从而使其现了衰老症的现象。
  
  凤羽珩实在是惊叹于古人对于药物的研究,也惊讶白芙蓉到底是哪方势力的人,又为何会被人折磨成这样。
  
  可是很显然现在不是探讨这个的时候,她当机立断地让白泽把人抬到床榻上放好,然后从空间里将几支针剂和输液用具拿了出来,先给白芙蓉用上了最基础的药物维持生机,这才腾出时间来,听玄天冥和白泽把这一路上白芙蓉的所做所为讲了一遍。
  
  白泽比较激动,这种激动玄天冥心里略有些数,凤羽珩却是较为惊讶。可见人并非都是没有感情的,不管是白泽这样的侍从,还是班走那样的暗卫,无情,不过是没有遇到足以令其动情之人。
  
  白泽说:“属下跟了她好几个月,亲眼看到听到她骗了对方说王妃还在京城,引得对方往返方向去。后来对方又几次相逼,她都以不知道郡主下落为由拒绝提供任何信息。据我们所了解,京城那边有人控制了白巧匠,并以此威胁白家小姐,她不得已,才借三小姐腿伤的机会进了大营,却的的确确是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王妃和大顺之事。”
  
  白泽说话时有些心虚,不时地看向玄天冥。对于白芙蓉,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这种行为应该被灌以什么样的定义。于他们来说,白芙蓉是敌人派来潜伏在军营的细作,按律当诛。可事实上,白芙蓉却并没有做任何一件细作该做的事,反而来帮着他们隐瞒了凤羽珩的行踪。
  
  白泽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起对那个女子有了异样感情的,总之,就是主子让他多盯着,他就多盯着,这盯着盯着就盯出了事儿,那丫头爽朗豪气的性格一旦走进了他的心里,就很难再走出去。可他身为玄天冥的侍从,有这样的感情,应该吗?
  
  玄天冥瞪了白泽一眼,到也没多说什么,毕竟这一路白芙蓉的所作所为他也都看在眼里,有罪,但罪不当诛。而白泽从小跟在他身边,那小子的这点心思,早在其自己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他就已经了然了。
  
  白芙蓉的输液在一个半时辰之后接近结束,凤羽珩却无奈地告诉白泽:“这病,我恐怕治不了。”
  
  “这……”白泽一愣,显然是没想到凤羽珩会这样说。在他看来,凤羽珩就是神医,任何病症都可以医治得好。白芙蓉变成这样,他纵是着急,却也并没有太过绝望,就是因为眼下凤羽珩在。可是,她却告诉他,这病治不好。白泽有些无法接受了,“王妃,怎么可能?”
  
  凤羽珩还是那句话,“我治不了。”一边说一边起了身去给白芙蓉拔针,其实这也不过就是生理盐水和抗生素,能缓得了一时,却救不了一世。“白泽,芙蓉是我的好姐妹,别说她没有背叛于我,即便是真的背叛了,我也要听她醒来亲口对我说。这人但凡能救,我肯定救了,可是这衰老之症,实在无解。”
  
  白泽还想多说些什么,在一旁的玄天冥却突然道:“她动了。”
  
  几人齐齐往白芙蓉身上看去,但见床榻上的老人微微地睁开了眼睛,一脸疲惫,满目迷茫。
  
  玄天冥转了身,对凤羽珩道:“她定是有话想要对你说,你自己小心,我在厢房等你。”说完,拉着不愿离开的白泽一并出了屋子。
  
  就在玄天冥说话的功夫,白芙蓉的目光已然恢复了清明,虽说还是疲惫,但人总也算是清醒起来。
  
  她见玄天冥和白泽离开,不由得面露感激,想伸手去握凤羽珩,手抬起来时,却又心虚地只抓了她的衣袖。
  
  凤羽珩轻叹一声,将输液设备放到一旁的桌上,然后走上前来坐到白芙蓉的床榻边,主动把她的手给握了住,这才道:“你我本是无话不说的姐妹,何时变得这样生份了?”
  
  一句姐妹,将白芙蓉的思绪一下子就拉回到两年前的京城。那一天,是玄天歌介绍她们认识,她与风天玉任惜风几乎是在看到凤羽珩的一瞬间就觉得甚是对脾气。那个时候,一切都是那么好,可是现在……
  
  “阿珩。”苍老的声音响了起来,“是我对不起你。”一瓶抗生素输下去,白芙蓉感觉好了许多,也有了些力气。她控制着自己不要哭,怕本来就已经模糊了的眼睛情况更糟。
  
  凤羽珩听着这样的声音,心里特别不是滋味,她本是想说些姐妹间体己的话,但心里太多疑问,导致她一出口,说出来的话却是:“告诉我,你背后的人,是千周,还是北界?”
  
  对于她直接发问,白芙蓉并没有任何意外。凤羽珩是个很理智的人,这一点她们姐妹人人皆知,她甚至很感谢凤羽珩如此直接了当,那些一直憋在她心里的话,总算有说出来的机会了。
  
  她撑着坐起身,凤羽珩将软垫给她靠在后头,白芙蓉有些着急,还不等坐稳便开口道:“我背后的人,来自千周,她们说我是康颐长公主的女儿,可是我不信,后来,有一个叫小景的人找到我,给了我半块玉佩,那半块玉我手里也有,从小就有,两个半块合到一起,就凑成了一个完整的。”
  
  她说得有些急,急咳了一阵,凤羽珩倒了水给她轻声劝道:“咱们有时间,不急,你慢慢说。”
  
  白芙蓉却摇摇头,水也没接,只是道:“没有,阿珩,我的时日不多了,他们让我杀了你,说你对我不会有太多的防备,还说我只要杀了你,就放了我爹爹。”她说到这似乎想到了什么,急着又道:“京城里有千周的人,我不知道是谁,但来头很大,自打那小景找到我之后我便一直都在琢磨,可始终不得究竟。阿珩,你告诉九殿下,请他一定要多加小心。”
  
  白芙蓉的情绪不是很平稳,健康状况又实在是不好,以至于她的思维就不是很清晰,很多话都是想到哪里就说到哪里,零零散散的,说了半宿,凤羽珩总算是把这事情的前因后果给拼凑起来——
  
  原来,白巧匠在年轻的时候云游天下,也增走到千周国境之内。他那时年轻气盛,心高气傲,不服千周一位皇家巧匠的手艺,与之斗艺,最终不但赢了,还得到了一位美人的芳心。而那美人不是别个,正是当时还是公主的康颐。
  
  白巧匠当时并不知晓康顾身份,康颐也只是与他在都城外的一处山村里过着半隐居的生活,直到二人生出了白芙蓉之后,千周皇室的夺嫡之战正式拉开了序幕。她为了帮助幼弟夺嫡,毅然地离开白巧匠,并在多年以后嫁给了后来的驸马。
  
  白巧匠隐姓埋名地留在那里等了她多年,直到她下嫁那日,抱着白芙蓉默默地离开了千周,来到大顺,从此在大顺京都扎根,再不曾踏足千周半步。
  
  而对于这一切,在白巧匠的不愿提及刻意隐瞒下,白芙蓉并不知情,直到小景找到她,强行将这一段往事灌输给她时,她依然不相信。后来,小景给了她半块玉佩,她这才动了回去问白巧匠的心思,却不想,白巧匠居然真的承认了。
  
  白芙蓉无论如何也无法接受自己有一半千周血统的事实,更无法接受千周国君竟是自己的亲舅舅。当然,这还不是最坏的结果,最终让白芙蓉觉得最可怕的是,对方竟然控制了白巧匠,以其性命威胁白芙蓉为千周做事,利用她跟凤羽珩的熟识,来为千周提供有关于凤羽珩的行踪信息。
  
  可她不愿背叛,凤羽珩也好,大顺也好,她只认这一个国,一个家,几次欺骗和违背千周意愿,终于被对方灌了至其快速衰老的毒药,变成了这副模样。
  
  白芙蓉始终想不明白,她问凤羽珩:“千周的人都没有人性吗?我若真是康颐的女儿,那千周国君就是我的亲舅舅,他又怎么下得去手如此对我?”可说着说着,却又苦笑起来,“是我太天真了,皇家无情,兄弟都能相残,又何况是个外甥女。”白芙蓉说了半宿,早已经累到了极限,她缓缓地闭上眼睛,原本与凤羽珩握在一起的手依依不舍地垂了下来,沉沉睡去。
  
  此时,白泽端了早饭进来,一推门,刚好看到白芙蓉垂下来的那只手,他身子一颤,鼻子猛然发酸。神医嫡女
  
  ———————————————————————————————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