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0章 本王说话,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插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在凤子皓的哭闹中,到金玉院儿去搜查的人回来了。[眼快看书新域名..com,首字母,以前注册的账号依然可以使用]其中有两个小丫头脸上明显挂了彩,一边走还一边哭。
  
  老太太不待见地问了句:“怎么回事?”
  
  赵嬷嬷走到老太太身边,搀了她的胳膊答道:“是让大夫人给打的。见我们去搜院子,大夫人就闹了开,抓着两个丫头不停地打。”
  
  老太太气得直哼哼:“这种恶妇怎么配做我凤府的主母!”
  
  赵嬷嬷扯了扯老太太的袖子,将手里的东西递上前:“这是在大小姐的枕头底下发现的。”
  
  这话所有人都听见了,一个个皆抻长了脖子往这边看,凤子皓更是一瘸一拐地凑上前。
  
  老太太将那东西拿到手里时,双手都是颤抖的。人活到这个岁数什么没见过,一个行巫蛊之术用的娃娃居然在凤沉鱼的枕头底下给翻了出来。
  
  她看向娃娃的背面,明晃晃的写着凤子皓三个字,还有他的生辰。老太太就觉心里一寒,为何这些孙男弟女的一个也不让她省心啊!
  
  “凤沉鱼!”凤子皓一见这东西瞬间就翻脸了,“凤沉鱼!你个毒蝎心肠的女人!竟敢如此诅咒于我!”
  
  凤沉鱼简直比窦娥还冤,她枕头底下什么时候有过那种东西?就算凤子皓不是个正经的,可到底是她亲哥哥,她怎么可能害他至此?
  
  “祖母!”她两眼含泪,整个儿身子都瑟瑟地轻抖着,“沉鱼没有害哥哥,那小人不是沉鱼扎的!”
  
  “那为何会在你的枕头底下搜出来?”凤子皓指着沉鱼骂道:“我不过在你枕头边儿趴过一次,你这女人竟然想把我诅咒死!”
  
  “我没诅咒你!”
  
  兄妹俩就当着众人的面吵了起来,凤羽珩将子睿拉到一边,两人坐在花坛上一边看风景一边唠嗑:“子睿以后可不能跟大哥哥学,听到没有?”
  
  凤子睿用力地点头:“姐姐放心,子睿是好孩子,不做坏事。”
  
  院子里一阵闹腾,老太太这阵子身子本就不好,天天不是被这个气就是被那个气,这都连着多少日子了,就没消停过。她就觉着这血脉啊呼呼的往上涌,那天在松园犯病时的那种感觉又找来了。
  
  她吓得赶紧去摸袖袋里凤羽珩给的药,拔开瓶塞就往嘴里倒了一下,过了半晌,总算平稳下来。
  
  不由得又想到凤羽珩的好,再一看,她那二孙女正抱着小孙子在花坛边说话,姐弟两个亲昵贴心,凤子睿虎头虎脑的样子是越看越好看。
  
  再瞅瞅这边的兄妹二人,同样是一个娘生的,此刻却红眉毛绿眼睛地不停大吵。要不是一个身上有伤,一个还能记着要矜持,只怕这会儿都要扭打在一起了。
  
  老太太不由得瞪了姚氏一眼,要不是姚家突生变故,现在凤府的日子该有多好!
  
  院子里正闹着时,凤瑾元下朝回来了。
  
  本来就黑着脸的宰相才一进院儿就听到凤子皓的一声怒骂:“老子当初怎么没睡了你?”
  
  “你是谁的老子?你要睡了谁?”凤瑾元就觉得自己真是作了孽才生出这么个玩意,当下三步并做两步冲到凤子皓面前,照着他的头砰砰就是两巴掌,直把个凤子皓打得是七荤八素。
  
  凤子皓也没看清楚是谁打的,下意识地开口就骂:“哪个王八羔子敢打老子?”
  
  再一看是他自己的老子,瞬间就蔫了。
  
  沉鱼扑通一声跪到地上,抓着凤瑾元的衣袍哭诉:“父亲,沉鱼实在是太冤枉了,沉鱼真的没有做过诅咒哥哥的事啊!”
  
  凤瑾元看了一眼沉鱼,又回头瞅了瞅那紫阳道长,皱着眉问道:“道长怎么来了?”
  
  老太太拉了凤瑾元一把,将之前发生的事与他说了一遍,只见凤瑾元一跺脚——“糊涂!”
  
  老太太不明白,“怎么就糊涂了?当年紫阳道长说的话你不也是深信不疑的?他说阿珩是灾星,说沉鱼是凤命,这些不也都……也都正在应验着。”
  
  凤瑾元原本觉得紫阳这个时候来凤府实在是有些添乱,但一说到灾星,他也不得不想这些日子发生的这些事情,好像自从凤羽珩回了府,凤家就没消停过。难不成这丫头真的与凤府相克?
  
  他刚将疑惑的目光往凤羽珩身上投去,这时,原本在门口站着的管家何忠突然一路狂奔到他面前,俯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凤瑾元面色一凛,赶紧指着紫阳跟何忠道:“快!把他捆起来扔到后院儿柴房!快!”
  
  何忠二话不说,一个手势招呼了一众小厮,三两下就将紫阳给捆了个结实。
  
  众人谁也不明白怎么回事,紫阳嘴巴里被塞了棉布也是一点声音发不出来。
  
  凤瑾元跟本来不及解释,只是警告众人:“今日之事谁也不许再提!”
  
  此时,就听大门口有个透着几分慵懒又带着些许玩意的声音说:“什么事情不许再提?”
  
  紧接着,有个尖细别扭的声音高唱了一句:“御王殿下驾到!”
  
  凤府众人脑子“嗡”地一声就炸了起来!
  
  御王?驾到?
  
  那尊斗战圣佛亲自来了?
  
  凤瑾元腿肚子都直转筋,他做宰相这么些年,与皇子打交道也算是日常行为。可就偏偏这个九皇子,他是从头到尾都沾不上一点边儿,就连当初人家与凤羽珩订了亲,他也听别人说九皇子在外放出话来,订亲是给皇后一个面子,到时候娶不娶还是他自己说了算。
  
  所以这门亲事曾一度的被很多人遗忘,甚至皇上还将那异姓王的女儿又赐给九皇子一次。
  
  之所以他当时兴起了想把沉鱼换过去的念头,无外乎就是想着九皇子大胜归来必定被立为太子。到时候他联手众臣向皇上施加压力,已经换过庚贴的亲事说不定就成了。就凭凤沉鱼的美貌,即便这九皇子当时不干,过不了多久也是要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的。
  
  但是现在,凤瑾元却开始后悔跟这九皇子有沾染。除去他的一身伤疾外,这人越来越难琢磨的性子也让凤瑾元有些避而不及。
  
  就像现在,那人突然来到凤府,他们凤家一点准备都没有。更要命的是,九皇子驾到怎么可能会有好事,只怕又是要掀起一场祸端啊。
  
  一声御王驾到,紧接着,一顶玉制轿撵被四个脚夫抬了进来,在那轿撵之上,懒洋洋地坐着一个紫袍男人。他脸上戴着的黄金面具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晃得人不敢直视。
  
  凤府众人全部跪地迎接,高呼:“御王殿下千岁千岁千千岁。”
  
  凤羽珩微抬头瞪了玄天冥一眼,就见那人的目光刚好也向她投来,四目相对,竟是彼此都给了对方一个白眼。
  
  玄天冥一点儿让轿夫放下玉撵的意思都没有,只慵懒地抬了一下手,就听身边的大太监道:“平身!”
  
  凤家人这才站了起来。
  
  凤瑾元主动上前一步,开了口道:“不知御王殿下驾到,有失远迎,还忘殿下恕罪。”
  
  玄天冥瞅着凤瑾元,好半天都没有说话,只一下一下地摆弄着手里握着的鞭子。
  
  凤瑾元知道,就是这条鞭子,要了皇宫大内几十御林军的性命。
  
  “凤大人还没有回答本王的话。”玄天冥又开了口,明明他就说得慢悠悠的,人像是快要睡着了一样。可那话一出口,声音里却透着致命的清冷,还带着点点魅惑,就跟他眉心绽放的那朵紫莲一样,逼得人不敢直视却又忍不住想去看他。
  
  凤瑾元抹了把额头的汗,无奈地道:“没有什么,没有什么。”
  
  “恩?”玄天冥从玉撵的椅背上直起身子,往前探了去:“凤大人是在质疑本王的耳朵?”
  
  “臣不敢。”凤瑾元心说我哪敢质疑你,“方才不过是家事,说了也怕叨捞殿下清静。”
  
  “哦。”玄天冥点点头,到也不再追问,只是人就坐在玉撵上,也不说话,就那么靠着晒太阳,像是要睡着了一般。
  
  凤瑾元实在无奈,壮着胆子又追问了句:“不知殿下今日到凤府是……”
  
  “你不说本王还差点忘了。”玄天冥终于打开话题,“本王是来给未来的王妃送饭的。”
  
  凤羽珩抚额,忽就想到那天在仙雅楼玄天冥说她瘦,还说凤家直到现在还敢不给她饭吃。她以为就是一说一过,没想到这人就惦记上了。
  
  凤瑾元都没听明白,疑惑地问了句:“送饭?送什么饭?”
  
  玄天冥指指凤羽珩:“我们家珩珩被你们扔到西北深山里喂狼三年,瘦得皮包骨头啊。本王原本想着回到京里,凤家总得好好补偿下吧?谁成想昨日见了她,发现还是这么瘦。既然你们凤府养不起女儿,那没关系,本王来养。左右都是要嫁到御王府的。”
  
  他这一番话简直就是在抽打凤家人的脸,可偏偏没有人胆敢反抗。凤瑾元不敢,老太太也不敢,其它人更是只有低头着的份儿。
  
  可就有一个人犯混——“凤家怎么可能会养不起女儿!”
  
  众回头,说话的人是凤子皓。
  
  玄天冥当然不可能跟凤子皓直接对话,但又没准备不理他。所以,回答凤子皓的是他手中那节长鞭。
  
  只听“啪”地一声,玄天冥一鞭子甩过去,生生抽在凤子皓的身上,抽得对方险些没背过气去。
  
  “本王说话,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插嘴?!”。.。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