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96章 千周国君自身难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城墙的变化让凤羽珩的头皮阵阵发麻,包括玄天冥,此刻也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松州城的城墙,是空心的。

无数翻板自地面活动开来,一个接着一个,有将士探头出来,却并不冲上前,而是手举弓箭直朝着他二人所在之处就开射。

凤羽珩虽说早看出那并不是追踪箭法,但对方胜在人多箭多以及城墙机关的巧妙运用,箭雨踏雪迎风而来,瞬间就把她与玄天冥给冲散了开。

两人均抽出长鞭不停挥动隔离箭支,同时也拼了命的想凑到一起,玄天冥甚至将身后斗篷都舞动起来,箭支卷了一捆又一捆,却依然源源不断地冲射过来。

终于,二人离得近了些,凤羽珩听到玄天冥在喊:“想办法跳到城下去。”说完,自己猛地运起轻功,飞身就往城墙下方跳。他选择的方向是城里,飞冲间,身法诡异地旋转扭动,巧妙地避开了所有冲他射去的箭支。

凤羽珩明白,之所以他选择先跳,就是不想拖她后腿,因为玄天冥知道,他二人分散开,她就不能带着他一起躲到空间里。而让凤羽珩不管他自己躲进去,她又绝对不肯。所以他先跳,而凤羽珩便可以利用空间随后跟来。

她也的确是这样做的,玄天冥刚一跳起,她立即左手覆上右腕,意念一动进了空间,然后利用空间距离,一次又一次地出现,终于在玄天冥落地之后不久,也随之落在了他的身边。

二人一见面,立即双手握起,力道大得就好像要把对方揉进自己的掌心,再也不愿放开。

玄天冥带着她迅速后退,往城里大街上冲,以便远离墙上弓箭手的射程。

可跑了一会儿他们就发现,对方并没有从翻板中冲出来继续追射,只是一眨眼的工夫,城墙之上又是一片安静。

然而,安静只是暂时,很快地,冰雪地面翻板再次凸起,无数将士一如从地狱里爬出来的恶鬼般提刀而来,几乎就是眨眼的工夫就把他二人团团围住。与此同时,也不知道是从何处传来的擂鼓声阵阵入耳,随之而来的还有声声号角,大军随着鼓号节奏不停地变换着队形,以诡异的方式排列着,一层叠着一层,就像移动的人墙。

凤羽珩与玄天冥二人背靠着背,警惕地看着这一番变化,半晌,就听玄天冥道:“是千周的千墙阵。”

她不解,“何为千墙阵?”

他说:“至少五千人组成的阵法,以鼓点和狼骨号角为奏,来完成阵型的变换。”

说话间,鼓声更响了,凤羽珩眼瞅着一队将士在那样的鼓点敲击下,突然间就将手中长刀直刺向前,几十把刀尖儿对准了她,纵是她灵巧躲闪,还是被其中一个将衣袍刮开了一个口子。

玄天冥将人护住,沉声道:“要小心,实在不行就进空间去。”

凤羽珩摇头,“不行,太明显了,更何况我们不能待在里面一直不出来。你对这千墙阵了解得多吗?可知道破解的办法?”

二人对话间,敌军再次有所行动,这一次,是第二三排的将士借着前头一排人半弯身之势将兵器探上前来,二排刺,三排拽着二排的脚,也不管刺没刺中,只一下便又将人拽了回去。

号角声再起,队伍再转。

凤羽珩烦躁:“转得我头疼。”

“这也是千墙阵的手段之一。”玄天冥一边说一边四下张望,“这些将士并不可怕,当务之急是要找到控阵之人,鼓手和号手才是关键。”话是这么说,可控阵之人一向藏匿在最隐蔽之处,想要透过这样的暴风雪去寻找,谈何容易。

大阵不断变换,攻击一拨接着一拨地到来,冲击之下,玄天晕不得不暂时放弃寻找控阵之人,全心投入到战斗中来。

凤羽珩深知这样下去没有办法,她亦是制阵高手,只要控阵人还在,大阵就无懈可击,几千将士对他们两个人,不累死他们才怪。

她退到玄天冥身边,借其掩护着自己的身子,玄天冥见状立即把人护好,很快地就看到凤羽珩从袖子里掏了一个奇怪的东西出来戴在眼睛上。他不知道那是什么,但见凤羽珩戴上之后便开始四处张望,便知那定是更有利于寻找控阵人所在之物。

事实上他猜的没错,凤羽珩戴的是一种侦查型的眼镜,不但穿透力更好,还有望远镜的功能,可以看到十里之外的景物。那些对于玄天冥来说目所不及之处,她戴上这个眼镜,不说看得清清楚楚,至少也是影影绰绰。

很快地,东北方向的一处九层高塔引起了她的注意,那是松州城内最高的建筑,此刻,九层高塔每一层都站满了人,围满了鼓,鼓声从那处传来,伴着狼骨号,声声入耳,直控人心。

“在那里!”她直指那高塔方向对玄天冥说:“想办法再靠近一些,我有办法对付他们。”

玄天冥知道,凤羽珩说有办法,那就一定有办法。他邪唇轻挑,将小丫头往怀里一揽,朗声道:“抱紧了,为夫带你冲过去!”

话音刚落,凤羽珩就感觉瞬间脚就离了地,在数千大军的包围下,玄天冥直接就运了轻功将身子窜起,同时长鞭挥动,生生地在半空中打出一个缺口来。

然而,组成千墙阵的将士也早就料到他们会选择轻功,只听号角声一转,千墙阵人墙垒起,一个一个的将士搭肩而立,眨眼间就组成了一道道与之等高的人墙来。玄天冥的鞭子抽得风声水起,人墙禁不起这样的摧毁,一道一道轰然倒塌。

可再怎么倒,对方人多,前仆后继地人马补充上来,渐渐地,玄天冥的鞭子挥得慢了下来,敌人的刀尖儿撩过他的发梢,削了一小绺去。可随即,长鞭直伸成刺,一下就捅进了那持刀之人的左心窝。

凤羽珩直勾勾地盯着那座高塔,沉声道:“可以了,就是这里,高一点,再高一点!”

玄天冥按着她的指示照做,不停地运气、提升高度,终于,凤羽珩抬起右手对准那座高塔最上一层,“砰”地一声一枪而出,子弹划空,惊得组成千墙阵的人都乱了阵脚。

子弹精准无误地打中塔尖儿上一擂鼓之人的眉心,那人毫无征兆地从塔尖儿上直摔下来。

玄天冥正准备喝一声好,及目可见的高塔之上却又有一人从里面走出来,马上填补了那人的空缺,才因少了一名鼓手而渐乱的鼓声很快就恢复了正常。

“打鼓,不能打人!”玄天冥看出门道,急声道:“千墙阵用的鼓是人皮鼓,没有太多储备,打鼓,多打几面。”

凤羽珩在打人失败之后也立即想到要打鼓,玄天冥的话一出,她立即又甩了枪,照着视线内的几面大鼓就打了出去。

“砰砰砰砰!”数声枪响过后,鼓毁,声停,阵乱。

玄天冥运着轻功不停地调换方位,凤羽珩一梭子弹打完,立即又抽了一把枪出来继续射击。

其间,对方换了三轮鼓,最终全部覆没,仅剩下高塔背面仍有微弱的鼓号声传来,却已经支撑不了大阵的开启。数千人的大阵突然没了控阵指挥,溃散之势拦都拦不住。

玄天冥哈哈大笑,一手拉着媳妇儿,一手挥着鞭子,追打得那叫一个畅快淋漓!

凤羽珩亦扬着小下巴嚣张地道:“你说,这算不算痛打落水狗?”说完,又自顾地摇摇头,“千周的人,不如狗。”

此时,就在那九层高塔之内,最上一层的内阁里,端木安国正跳着脚指着一个懒洋洋坐在对面的女人大声叫骂:“你眼瞎是不是?没看到那么多人都死了?你的人呢?你的鼓呢?为可不叫人替换上去?”

那女人一身大红华服,光艳逼人,艳颜盖世。面对端木安国的着急与叫骂,她依然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只反问他:“你当人都是不要命的?你当鼓都是不花钱的?我为什么要用我的人和我的鼓去填你松州的窟窿?端木安国,你算是个什么狗东西?竟也敢对本王指手划脚?”

此女不是别人,正是那个气死人不偿命的莲王。端木安国已经气炸了,她不但不管,甚至手里还捏了颗果子一会儿咬一口一会儿咬一口的。

面对这样的反问,端木安国白眼直翻,总觉得心里有气快要捣不上来,憋闷得很。他告诉莲王:“别忘了,是千周国君命你来助我镇守北界,这松州城若是丢了,我看你如何向国君交待!”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莲王拍拍心口,一副受惊吓的样子表现出来,“国君啊!好大的一个官儿。哈哈哈哈!”她突然大笑起来,狂妄得即便是端木安国也倒退三步避其锋芒,“千周国君,那小子他都快自身难保了,哪里还管得起你。”

“恩?”端木安国一愣,“你这话什么意思?”千周国君自身难保?这莲王是不是疯了?

“也没什么意思。”莲王扯了扯嘴角,冷笑一声站起身来,“端木安国,好好想一想,为何江州那边挖掘龙脉一事暂停了下来?为何除去本王手下之人外,其余所有将士都被撤回千周国境?你好好想想吧,本王要去见见老朋友了!”

她话说完,转身就往塔楼外走了去——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