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599章 祸害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整个生产过程,持续了一个半时辰,女子几次晕厥,都是凤羽珩用针剂吊醒过来。关键时候,一剪刀剪开宫口,终于助这女子顺利产下了一个女婴。
  
  女子十分虚弱,但婴儿到是很健康,出生时的一声啼哭响彻天际,为原本死气沉沉的氛围凭添了一丝生的气息。
  
  有老妇人上来帮忙将婴孩包裹好,也有人上前照顾那刚生产过的女子,凤羽珩为女子进行输液,在众人疑惑的目光中讲解了输液的原理。
  
  有人将她认出,试探地问了句:“你是不是济安郡主?”
  
  北界离京城太远,再加上端木安国的蓄意统制下,百姓生活十分闭塞,人们多半一生的活动范围都在三界之内,最多也就是能到边安县去走走,所以对于中原之地的了解可谓极少。
  
  但总也会有人来人往,比如往来客商,比如前来拜访端木安国的外省官员,一来二去的,神医济安郡主的名声多多少少的就也传来了一些。虽说名气不如松康那般大,但她毕竟是郡主,这个地位听起来就很是压人了。
  
  见有人问了,凤羽珩便点了点头,直言道:“正是。”说话间,手下动作也没有停,不时地看一下输液容器,生怕天气太冷将药液冻住。
  
  人们见她承认了,便也跟着高兴起来,笑着对那刚生产完的女子说:“你真是有福啊!得一国郡主亲自为你接生,这是几世都修不来的福气呢。”
  
  女子并没有多高兴的样子,身子很虚,只是不停地看向那个孩子,眼中透着爱怜。
  
  抱着孩子的老妇人说:“是个很好看的小姑娘,跟你生得很像呢。”
  
  能被选为冬妃之人,又岂能不美,女子在听说是个女儿之后,原本就不太好看的脸色更暗沉了几分,口中不停地呢喃着:“怎么是女儿?为什么会是女儿?在这北界,就不该生女儿出来!”她一边说一边哭,“女孩子最多十三岁光景,十三岁之后,就是入那冬宫,受尽百般凌辱。女儿,不如不生。”
  
  凤羽珩告诉她:“不会的,你放心,端木安国的冬宫已经沉了,从今往后再不会有人去抓女子为妃,以后女子是自由的,自由的长到及笄年龄,然后嫁给心爱的男人。我答应你,你的女儿一定会生活得很好。”
  
  那女子眼中闪过一丝光亮来,显然是凤羽珩的话让她看到了一丝生的希望。可是,随即传来的一句话,却又将她刚刚腾升起来的希望彻底打了回去。
  
  有人说:“快快把这孩子拿去烧死!要么就沉入冰湖,可不能让她活在世上啊!”
  
  这一句话,听得所有人均是一愣,可以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这话是什么意思,于是,之前还一派团结参与救人的百姓中,有一多半都沸腾起来,一改之前悦色,纷纷大声叫着:“对!烧死她!她是端木安国的女儿!绝对不可能让她活在这个世上!”
  
  提起端木安国,大半松州百姓都对其恨之入骨,未及笄的姑娘一个一个往冬宫里头送,赋税是减免了,可太小的女孩禁不起祸害,有很多姑娘送进去不到半年,就是一具尸体再抬出来。死了的冬妃,娘家再没资格享受减免赋税,他们的生活还是跟从前一样艰难,还损失了一个女儿。
  
  并不是所有父母都是贪财之心,卖女求荣的不过少数,大多数人家是不愿让女儿进冬宫的。可是架不住都统府上门抓人。多少女孩不肯从命,一头撞死在家门口,又有多少小伙子眼看着心爱的姑娘被个老头子祸害了去。
  
  人们对端木安国的恨深深地埋在心里,从前不敢表露出来,如今端木安国大败,他沉了冬宫,大顺的将士也冲进城来,人们终于不再怕了。可端木安国已经逃得没了影子,大家没有发泄口,现在突然间出现一个端木安国的孩子,人们又怎能放过?
  
  有人说:“这孩子如果活着,将来以后一定要给她爷报仇的。”
  
  还有人说:“端木安国害了我们的女儿,现在他的女儿就在眼前,咱们把她给烧死,为孩子们报仇!”
  
  一时间,群情激愤,有人甚至当场就要冲上来跟那老妇人抢孩子。老妇人吓得直往凤羽珩身后躲,围着的将士也立即横起长枪将人拦在外面。
  
  人们冲不进来,很快地,一连串的喊声阵阵传来,内容一致:“烧死她!烧死她!”
  
  那孩子像是能听明白一样,哭声越来越响,终于哭哑了嗓子。
  
  凤羽珩站在原地,也是有些无措,好不容易救下来的孩子,这也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虽是端木安国血脉,可一个刚出生的孩子她有什么错?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这孩子被人烧死。
  
  她眺目去寻找玄天冥,想让他拿个主意,却在这时,衣摆被人轻轻地扯了下,她低头去看,是那个刚生产完的女子。那女子指着孩子,向她投去祈求的目光。
  
  凤羽珩明白她意思,立即示意老妇人把孩子抱给女子。原本虚弱的人,一接过孩子后,好像立即回复了生气一般,面上带笑,气色都好了起来。
  
  凤羽珩想,这就是母爱的表现吧?这就是母亲看到自己的孩子时,最正常的反应吧?这样的欣喜她在姚氏那儿也感受到过,只不过是在姚氏搂着子睿时,而对她,更多的则是客客气气,像个外人。
  
  那女子紧紧地抱着孩子,一会儿亲一下,一会儿捏捏小脸,喜欢得不得了。而那小孩也极讨喜,竟然马上就停止了哭声咧开嘴笑了起来,惹得那些之前叫喊着要烧死她的人们都生出了一丝不忍。
  
  凤羽珩轻叹一声,抬头见玄天冥正从人群外围走过来,便抬步往前迎去。两人刚走至一处,这时,就听身后突然“啊”地一声惊叫,紧接着便是人们集体倒吸冷气的声音。
  
  她赶紧回身来看,这一看不要紧,即便是她也不由得大惊起来。但见那女子此时面目狰狞,一手托着孩子,一手死死地掐在孩子的脖子上,手指力道大得关节都泛了白,而那之前还在母亲怀里笑着的女婴此时已然没了声息,小脸发青,双目瞪得溜圆,小嘴巴还半张着,一脸痛苦。
  
  她赶紧上前把孩子抢了过来,却也马上意识到孩子已经死亡。刚出生的婴儿本就极弱,成年女子大力一掐,几乎瞬间就碎了她的颈骨断了她的咽喉。凤羽珩盯盯地看着这个孩子,再看看那女子,完全没有办法将之前还对这孩子尽展母爱的那个人与现在这个疯狂的女子联系到一处。
  
  玄天冥不愿让凤羽珩一直抱着个死婴,立即命人将孩子接了过去,凤羽珩冲着那女子不停地摇头,一脸困惑,他甚至听到她正对那女子说:“我能保得下这孩子的,你这是何苦?”
  
  那女子也同样摇着头,收起狰狞,换上了一脸的痛苦与绝望。她说:“你能保得下又有什么用?你保得了一个,能保得了十个百个吗?冬宫里怀孕的冬妃数不胜数,甚至我总觉着连端木安国自己都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血脉。反正冬妃一个一个地接进宫,孩子一个接一个地出生,就是不知道这一场大灾难,他们到底是死是活。你们养不了的,那么多孩子,别说都救上来,即便只是救上来一半,也是不少。那些都是端木安国的血脉,他们说得对,早晚是个祸害。还是死了好,还是死了的好。”
  
  那女子说着说着就痛哭失声,看着那个孩子,哭得天地动容。
  
  凤羽珩无奈轻叹,这些冬妃,自己都还是个孩子,又如何当得起母亲?年少成婚,这就是时代造成的悲剧。
  
  玄天冥亦有同样感慨,他摆摆手,对将士们吩咐道:“继续挖吧,能救多少算多少。”。
  
  这一场援救进行了三天三夜,关州知州赵天齐在第二天晚上被挖了出来,所幸只是轻伤。傅雅的爹娘在第三天早上露了头,却是断气已久,纵是凤羽珩也救不回来。
  
  三天三夜的施救,活着的人不多,那些怀着端木安国孩子的冬妃也再没一个存活。
  
  第四天一早,留在关州的松康等人赶到,正好帮了凤羽珩的忙。
  
  赵天齐在接受了松康诊治之后,拖着一条伤腿主动治理起战乱过后的松州来。他是本地官员,虽说一直在关州任命,但好在也经常往返于松州,百姓们对他相对熟悉,印象也算不错,接受起来算是比较顺利。
  
  凤羽珩与松康二人带着全体随军医者,以及这松州本地行医之人全心投入到难民的救治中,不管他们曾经是什么身份的人物,不管他们为何会被埋在冬宫之下,也不管他们是敌还是友,但凡是挖救出来的人,都给予了同样待遇的医治。
  
  将士们将营帐搭在原地,换着班的冲进坑里去救人。冬宫之大,埋进去的人据说有两千多,从开始的那天起,玄天冥和凤羽珩二人几乎就没怎么合眼,有的时候人们就眼看着济安郡主坐在病人堆儿里困得耷拉着脑袋,九皇子上前想把人抱起来送到帐里,可才一碰到她她就立即醒来,然后二话不说重新投入救治。
  
  第七天,玄天冥宣布挖救全面终止,这个时候,即便救出来的也是死人,不如就地掩埋。而从冬宫里挖出来的金银财宝,他亦宣布平分给北界三省的每一个百姓。
  
  第八天,所有被救上来的人,包括冬妃,包括那些一心投靠端木安国的官员,包括地牢里的死囚,还有那位陆通判,齐齐跪在了玄天冥和凤羽珩面前,一个头,磕到了雪地上!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