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1章 玄天冥,你有眼光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玄天冥这一鞭子抽进了凤家所有人的心里,眼瞅着凤子皓身上瞬间就现了一道血痕,却没有人敢对此多说一句。[眼快看书新域名..com,首字母,以前注册的账号依然可以使用]
  
  凤瑾元明白,御王这尊神他惹不起,更讲不清楚道理。如果儿子吃了这一鞭子真能长点记性,也不算白抽。
  
  凤子皓只是混帐,也不是太傻,玄天冥这一鞭子也把他给抽醒了。不由得暗骂自己白痴,多嘴插那一句话干什么?
  
  于是赶紧跪趴在地上,口中呢喃着:“殿下饶命,殿下饶命。”
  
  玄天冥理都没他理,只挥了挥手,身边有个太监拎着食盒就往凤羽珩那边走去了。
  
  到了近前,却发现凤羽珩跟凤沉鱼并排站着,这太监也不知道哪位是未来的王妃,不由得就愣在了当场。
  
  玄天冥见他犹豫,面上现了不快。
  
  “怎么,连哪个是未来的王妃都分不清楚?”说着便伸出手来,竟是一改之前慵懒却透着阴险的腔调,突然就换成宠溺至极的声音跟凤羽珩说:“珩珩,过来。”
  
  凤羽珩微笑着朝他走去,就觉得这人戴着黄金面具,虽遮住了那张祸国殃民的俊脸,但在这样晴好的阳光下,面具上反射来的光依然照得人无法直视却又忍不住被吸引。
  
  那太监愣了一下,赶忙跟了上去。
  
  待凤羽珩走到他身边,玄天冥这才让人将轿撵放了下来,随后很自然地握住凤羽珩的手,冲着太监道:“记着点儿哪一个才是本王的王妃,至于边上那个……”他将目光投向凤沉鱼。
  
  凤沉鱼有个毛病,她知道自己生得极美,几乎任何一个男人在她面前都没有抵抗力,否则凤子皓当初也不会干出那种事来。这就为她养成了一种变态的自信,不但自信,她还很乐意在男人的目光向她投来时,再用眼波和神情为自己多添几分娇柔。
  
  所以,当玄天冥向她看过来时,她自然而然的就将那种姿态表露出来。
  
  只是她忘了,看她的人,是玄天冥。
  
  “也是凤家的女儿。”玄天冥犹自呢喃着,然后问凤瑾元:“看这岁数应该是你的长女吧?”瞅着就比他家珩珩老。
  
  凤瑾元老老实实地答:“回殿下,正是微臣长女。”而后冲沉鱼道:“还不快给御王殿下行礼!”
  
  沉鱼款款而拜,用尽千娇百媚地说了声:“民女沉鱼,见过御王殿下。”
  
  玄天冥“恩?”了一声,补问了句:“你说你叫什么?”
  
  沉鱼答:“民女凤沉鱼。”
  
  “哦。”他点点头,恍然大悟,“这个名字起得还真是切合实际。”
  
  凤沉鱼的自信心又膨胀开来。
  
  虽说这九皇子如今重伤成这样,但他曾经的辉煌和皇上的宠爱却依然还在,就算不能结秦晋之好,多巴结一下也是不坏的。若这九皇子能为她倾心,日后她想收拾凤羽珩,还不是意如反掌的事。
  
  想到这,沉鱼脸上的笑便又娇媚了几分,竟还大胆地抬起眼,与玄天冥对视起来。
  
  可惜,她忘了,这是玄天冥,从来都不按常理出牌的九皇子玄天冥。
  
  沉鱼的美梦都还没有做完,就听到那人说:“长得这么难看,鱼都吓沉了。”
  
  噗!
  
  凤羽珩没忍住,直接笑喷了。赶紧背过身面向玄天冥,咳嗽了好半天才缓过来。
  
  玄天冥完全不认为自己说的话有多好笑,凤羽珩一边咳他一边帮着顺背,还不停地说:“你小心点儿,喘个气都能把自己呛着,这么笨呢!”言语中哪里有半点责备,尽是娇宠。“女孩子还得是长成我们珩珩这样的才叫好看,你们说呢?”
  
  一众随侍而来的下人齐声答:“殿下说得是。”
  
  凤府人一阵错愕,凤羽珩悄悄冲着玄天冥竖起了大拇指:“有眼光。”
  
  凤沉鱼气得双目含泪,两只手在袖子里紧紧地握成了拳。
  
  奇耻大辱!这真是奇耻大辱!
  
  长这么大还没有人敢说她难看,如果她这模样也能把鱼吓沉的话,干脆旁的女子都别活算了。
  
  凤府其它人多半也跟沉鱼一个心思,不管沈氏如何,沉鱼最起码外在表现还是挺好的,对姨娘们也从来不会不礼貌,对庶妹也算是关心。更何况人家确实生得极美啊,这九皇子不是睁眼说瞎话么?
  
  凤想容却暗自点头,只道这位殿下跟二姐姐还真是般配,就这睁眼说瞎话的本事就各是一绝,气起人来更是天作之合啊!想容觉得自己必须得加油努力了,从小她就喜欢的二姐姐已经这么棒,自己可不以拖后腿。不然二姐姐跑得太远,她可就跟不上了。
  
  而在她身边的粉黛却完全渲染在玄天冥的气场中无法自拔,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瞅着那张戴着黄金面具的脸,明明知道下面的容貌是毁了的,可她就是觉得好看,戴着面具也好看。
  
  特别是玄天冥拉着凤羽珩的手,拍着凤羽珩的背……如果那被呵护的人换成她凤粉黛该有多好。
  
  正沉浸在无边无际的幻想时,粉黛的手臂猛地被人拧了一下。
  
  她一惊,扭头去看,才发现韩氏正狠狠地盯着她,目光中尽是警告的意味。
  
  韩氏太了解自己这个女儿了,只凭粉黛一个眼神她就能看出这丫头的心思。
  
  可是什么事都可以惯着她,唯独这件事情不行。
  
  那九皇子是谁都能招惹得起的吗?还是凤羽珩是粉黛能压得过的?
  
  即便不再是嫡女,可人家还是御王妃,粉黛一个庶女将来是无论如何也讨不到一个王爷正妃的位置的。
  
  更何况自从凤羽珩回来,这座凤府就没有一天是安静的。事情一件接着一件的出,凤羽珩摆明了就是要为当年的事给姚氏讨个公道,摆明了就是回来跟沈氏寻仇的。这淌浑水她可不希望粉黛被搅和进去,只怕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呢。
  
  可惜,凤粉黛从来都不肯听韩氏的话。明明接收到警告的目光,却还是不想将自己的眼珠子从玄天冥身上移开。
  
  韩氏心里凉了半截,粉黛是个心气儿极高的孩子,她从小就不满足于只做个凤府的庶女,但凡凤羽珩和凤沉鱼有的她都想要争来。就算争不来,至少也要吵上一架架解解气。
  
  怕就怕她又动了要跟凤羽珩抢九皇子的心思,若真是这样,可就大事不妙了。
  
  一时间,凤府众人被玄天冥给噎得说不出话来,凤瑾元为了打开尴尬的局面,犹豫着开口道:“殿下还请屋里坐吧。”
  
  玄天冥摇摇头,“外头凉快。”
  
  凉快么?明明上头顶着毒辣的太大阳。
  
  凤羽珩都抹了一把额前的汗,又瞪了玄天冥一眼。
  
  却在这一眼中接收到了一个讯息,他似乎在同她说:别急,还有好戏看呢。
  
  果然,就听玄天冥又道:“今日到府上来,主要有二件事。第一件也是最主要的一件,就是给我们家珩珩送吃的。这第二件呢,本王就是想问问,京城里那间叫做奇宝斋的古董铺子,可是凤家产业?”
  
  听她提起这个,凤羽珩皱了皱眉,小声道:“你问这干啥?铺子是我的。”
  
  他轻拍拍她的手,给了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凤瑾元向来记不清楚自己家有多少铺子,更不知道都叫什么名字,只好将头转向老太太。
  
  老太太赶紧道:“回殿下,奇宝斋是府里姚姨娘名下的铺子,如今阿珩在管着。”
  
  玄天冥点点头,“恩,如今。那过去呢?”他一边问一边把玩着手里的鞭子,看得老太太心里一抽一抽的,生怕这尊神一个不痛快就一鞭子抽她身上。
  
  “过去……”老太太不知道九皇子这么问到底是什么意思,按说奇宝斋跟他不挨着啊?左右寻思不明白,干脆实话实说:“在阿珩没回京之前,是由府中掌管中馈的主母帮着管的。”
  
  凤羽珩琢磨了一会儿,补了句:“就是在雅仙楼遇到殿下的那天,铺子的地契刚刚由母亲交到阿珩手里。奇宝斋还没来得及去看呢。”
  
  “那就对了。”玄天冥坐直了些,冲着凤瑾元道:“凤大人,本王班师回朝的那一天,曾命人到奇宝斋挑了个物件儿送到宫里讨母妃欢喜,谁知道竟买了个假货。”
  
  凤瑾元一怔,赶紧追问:“殿下此话怎讲?”
  
  “恩?本王表达得不够清楚么?”
  
  凤瑾元冷汗都下来了。
  
  “把人带上来。”玄天冥突然沉下声音,冰冷狠厉地喊了一句。
  
  紧接着,就有两名侍卫从府外押过一个人来。
  
  那人被押到玄天冥面前,扑通一下就给按跪到地上,就听那人高声喊道:“殿下饶命啊!我是受人指使的,是凤府的大夫人把店里的东西都换成了假货让我往外卖的呀!殿下饶命!饶命啊!”
  
  凤羽珩挑挑眉,古董铺里的东西也被换了?那可比药材值钱多了。
  
  “这是奇宝斋的掌柜,本王的那幅唐征香的《青山图》就是在他手里得来的。你们自己问问,他给本王的是个什么东西?”
  
  说起这掌柜,老太太到是认得的。于是不等凤瑾元开口,便抢着问道:“说!你到底都干了些什么?”
  
  事到如今,那掌柜哪里还敢隐瞒,跪趴地在上抱着头一五一十全招了:“这些年大夫人陆陆续续将店里值钱的物件儿全都换走了,那幅《青山图》原本是前朝书画大家唐征香先生的传世之作,可是就大概半年前,大夫人不知从何处得来一幅临摹得十分逼真的假《青山图》送了过来,真的那幅就被夫人取走了!小的是真不知道来买《青山图》的人是殿下派来的,不然打死小的也不敢卖呀!”。.。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