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01章 盖棉被纯聊天不带怀孕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对于傅雅,凤羽珩一直都持有怀疑和保留意见,若说世上有相像之人,那肯定是有,但能像到她们这样,却也是不太可能。这傅雅去幻馆应征时登记的年岁是十三,而她今年刚刚十四,笔头上的记录的年龄差一岁,从样貌上却是看不出来什么的。
  
  凤羽珩有意取走了傅雅的指甲,这事儿即便现在不办,将来回到京城也是要落实一下。
  
  三日后,玄天冥举兵出征江州,留一万大国驻守松州城,黄泉忘川被凤羽珩留了下来照顾傅雅。
  
  从松州到江州,大军走了六日,这六日里,却是比从关州到松州时有了极大的差别。
  
  按照北界人的说法,关州和松州还只属于微寒地带,虽说一年四季不分,全部都是冬日,却好歹也有晴天,年中也有艳阳照得街道积雪化开,露出土面。
  
  可一时过了松州,往江州去的路上,却要经过一片松林,那片松林被北界人称之为鬼界,因为一过了那片松林,气温就会骤然下降,再不见艳阳,一年四季大雪纷飞,虽及不上千周国土中心那般地面冰厚数丈,却也是关松二州无法企及的。
  
  玄天冥打从出了鬼界,就把凤羽珩拽到了自己的马上,同时也下令三军将士将储备用的冬衣也拿出来穿在身上。可即便这样,白泽说:“大家还是冷。”
  
  玄天冥下令全军疾行,将士们一路小跑,总算是抵了突然袭来的严寒。
  
  凤羽珩被玄天冥裹在身前的披风里,她琢磨着,那片松林应该是在北边的一条纬线上,这才造成了两边温差如此之大。却不知那被称为更冷的千周,能冷到什么程度,
  
  端木安国沉了冬宫后逃跑,谁也不知他逃向何方,说不知与他一起逃跑的都有些什么人。冬宫里头挖出来的人里,经大家辨认,端木安国的族人一个没有,他的那些生活在松州的儿孙们亦不知现今都在何处。凤羽珩曾想过他们会往江州这边跑,例用江州做最后的防守,可惜才一到江州城外,人们便立即否认了这个想法。
  
  江州城相对于松州来说要小上不少,人们原以为其应该与关州和松州一样,城门紧闭,破城需要费上一番波折。然而,眼下的江州却是城门大开,百姓们来来往往的就如往常一样,有提着扁担挑野味的,有拿着蓝子买菜的,有孩子的哭闹,有男人们的争吵。一切都是那么平常,人们都在过着自己的日子,就好像北界的大乱跟他们没有一点关系一般。
  
  凤羽珩惊讶于此情此景,却听玄天冥道:“江州的知州是个聪明人他人定是还在城里,没有去赴端木安国的寿宴,亦没有被埋入冬中地下。而江州的百姓,因为隔着个鬼界,亦不知那两城的乱事。”
  
  她点了点头,补充说:“既然如此,说明端木安国也没往江州跑。”
  
  “应该是。”玄天冥一扬手,令大军停住脚步,然后对白泽说:“你先进城,叫那江州知州出来见我。”
  
  白泽应声而去,半个时辰后,几匹快马同时冲出城门,直奔着大军所在疾驰而来。
  
  江州知州是个年近五旬的半老之人,玄天冥说,那是跟天武帝一起上过战场的老家伙,也正因如此,他才敢无视端木安国的寿宴,依然守着自己的地界,过着自己的日子。
  
  很快地,白泽带着人来到近前,马匹一停,那老知州立即翻身下马,到了玄天冥的坐骑前单膝跪地,朗声道:“臣鲁商,见过御王殿下。”
  
  凤羽珩赶紧从马上下来,玄天冥亦下了马亲自将那鲁商扶起,开口道:“鲁伯,多年未见,身子骨可好?”
  
  鲁商显得有些激动,双手握着玄天冥的小臂,有些微的颤抖,“好,都好。”可一声好,却是无论如何也掩不住事实忧苦。他无奈地长叹一声,拍了拍玄天冥的肩,“你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再不来,小老儿真怕这江州守不住,辜负了皇上的一番信任啊!”
  
  玄天冥亦道:“鲁伯早年随父皇出征,是为大顺打下万里江山的功臣,父皇不信谁也得信您啊!”
  
  鲁商摆摆手,“不提当年,不提当年!走,咱们进城。”一边说着一边拉着玄天冥就往城里让,侧身时,一眼瞄到凤羽珩,立即站住脚来仔细打量一番。
  
  玄天冥为他介绍:“这是父皇钦封的济安郡主,与本王亦早有婚约。”
  
  “哎呀!”鲁商眼一亮,一跺脚问道:“可是那姚老头儿的外孙女?帮着大顺练出新钢的那个厉害丫头?”
  
  凤羽珩唇角挂笑,冲着其微欠了身礼貌地道:“鲁伯过奖,叫我阿珩就好。”
  
  “阿珩。”鲁商琢磨了一会儿,却是道:“一早就听闻凤家的二女儿与九殿下从小就有婚约,可是说实在的,你那个爹我不待见,所以也从未看好过这桩婚事。不瞒你们说,早些年间,我还偷偷给皇上递过折子,让他重新再考虑考虑这件事,凤瑾元那人的心思实在叫人放不下心去。可这两年,京城那边的消息江州也听说了一些,他们说你是比姚老头儿还厉害的神医,说你用一种叫做新钢的兵器生生断了宗隋的铁精,还说你箭法出众,把后羿弓和凤头金钗全都赢到了自己手里。”他一边说一边难以置信地感叹着,“若天底下真有这样的人,那岂不是仙女了?凤瑾元怎么可能有这么好的命?”
  
  凤羽珩依然挂着淡淡的笑,也不为自己争功,只是告诉鲁商:“我姓凤,闺名羽珩,这名字誉为飞天的美玉,想来凤家原先对我还是有些期望的,只是中途放弃,却是成全了我与九殿下的姻缘。”
  
  玄天冥哈哈大笑,手拥着身边的丫头对鲁商说:“你说她是仙女,她就是仙女,本王的这两条腿要不是珩珩出手救治,怕是此生都没有再站起来的希望。鲁伯,咱们进城再说。”
  
  大军进城,留一多半在城外驻扎,鲁商将玄天冥一行带至知州府内,终于都坐下来时,他面色一沉,终于将话题引入当前局势下——“听说端木安国跑了,可有他的消息?”
  
  玄天冥摇头,“这正是我想与鲁伯相商之事,端木安国从松州逃离,踪迹全无。”
  
  商伯一跺脚,叹气道:“他们端木家上辈子都是耗子,最擅长搬家,东躲西躲,还学会了挖地洞的本事。那松州城被他们挖得都快要空了,谁也不清楚到底有多少条密道,那是他的地盘,他若想逃,任何人都阻止不了。”
  
  “鲁伯这边可有什么消息?”玄天冥问他,“端木安国与千周连联密切,势必要经过江州地界,不知鲁伯对他又了解多少。”
  
  鲁商道:“端木安国一年到头要往江州跑无数次,皆是从江州过千周去,这事儿里里外外能有十几年了。我每天都不停地试图往京城传信,可这北界三省毕竟是归他端木家管辖,他们干别的不行,拦信的工夫可是一流,不下百道折子被他拦截下来,若不是我早年与皇上面前有些军功,怕是那端木安国也留不得我活到今日。”鲁商苦着脸摇了摇头,似乎很是追忆从前那些岁月。可惜,已过经年,年轻不在,山河也换了颜色。
  
  “从江州到千周第一城之间,有一个四色湖,那是千周皇室围养的,专门捕鱼的地方。”鲁商继续给他们说着北界的情况,“四色湖里的鱼据说味道极其鲜美,可惜这么多年了,我却一口都没敢吃。据说那鱼是吃死人肉长大的,千周定期的往湖里沉尸体,用以供养那些肥鱼”
  
  凤羽珩突然一下就干呕起来,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她捂着嘴匆匆往外跑,还没跑几步就吐了出来,路上吃的那点东西都吐得个一干二净,连酸水都没了。
  
  鲁商很是惊讶,下意识地就向已经冲出去的玄天冥,不由得嘟囔了句:“那丫头也不是及笄的样子,没听说他们两个成婚,怎么皇上家的老九也跟端木安国有同样的爱好?”
  
  这话让还留在屋内的班走给听了去,气得直翻白眼,实在没忍住,提醒了一句:“我家主子不是怀孕,是因为你说那个鱼。”
  
  鲁商一愣,看了班走一眼,道:“因为喂了死人肉,她听着就恶心了?”一边说一边摇头,“不应该啊!听说济安郡主也是员武将,上阵杀敌亦是轻松自如,怎么可能像一般的丫头那样恶心这个东西?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四色湖的鱼真是喂死人肉长大的。”
  
  班走也快听不下去了,一想到凤羽珩在冬宫百家宴上的表现,就也跟着阵阵反胃,他不得不告诉鲁商:“大人真的莫要再提这个事了,那四色湖……怕是主子得下令把它给填了。”
  
  鲁商还在认真地道:“那可填不了,湖大着呢。”
  
  凤羽珩做梦也没想到当初吃着那么香的鱼居然是这么养出来的,她有一种想要把自己的胃给掏出来洗一洗的冲动。玄天冥一边帮着她顺背一边问:“这到底是怎么了?”盖棉被纯睡觉可不带怀孕的。
  
  凤羽珩强打起精神来,咬牙切齿地告诉他:“那四色湖里的鱼……姑奶奶吃过!”神医嫡女
  
  ———————————————————————————————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