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14章 护妻狂魔说,那又如何?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有客远道来访,怎的在门外止步?是怪朕招待不周么?”这声音字正腔圆,若一般人听得就感觉像是个儒者,无危无害。但听在凤羽珩三人的耳朵里,却是听得出极强的戾气。
  
  不过她到并不害怕,凤羽珩从不认为真有古人可伤自己,最不济就是躲到空间里逍遥自在,一旦有出手的机会,一枪崩了他的脑袋也就完事。她只是十分好奇,千周国君,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班走上前一步拦了她一下,沉声道:“属下先上去看看。”
  
  凤羽珩没同意,“总不能让人看扁了咱们,班走,你应该相信我。”
  
  班走没再多言,不是相信,他只是知道这女人决定的事就没有人能改变得了,九殿下都不行,更何况是他。
  
  凤羽珩抬步进入凤凰阁,上了一圈圈的楼梯,终于在最顶层处停了下来。班走与莲王二人跟在后头,莲王一边上楼一边说:“凤凰阁从来都不让外人上,我这也是头一次。”
  
  班走冷哼,“那可是要小心些,别再中了机关暗箭。”说话时语带轻松,但班走却是提起了十二分的谨慎小心,一双眼四下观望,生怕发生意思。
  
  凤凰阁并不大,四层的中间也不过一间正常厅堂大小,此刻,正有一皇袍男子坐在椅上,亲手布着一道好茶,茶香四溢,很是宜人。
  
  凤羽珩看着他,就觉得这人若是走在街上,看到的人只会觉得他应该是在书院里教书的先生,亦或是准备进京赶考的学子,怎也不会与一国之君联系起来。特别是这千周的国君!
  
  传闻,千周国君暴虐易躁,心毒手辣,无所不用其极。他待人凶残,六亲不认,连带着千周国政也跟柔和沾不上半点关系,暴政之下,百姓叫苦不迭。
  
  可就是这样的人,却生出这样一副面孔,凤羽珩想,果然,人不可貌相。
  
  “都说冰寒之地的茶没有你们大顺江南的好,前些年朕也得了几斤江南好茶,喝起来却是觉得不如这冰寒之地的茶香。”封昭玉说罢,举起一杯茶递向凤羽珩,“郡主尝尝。”
  
  凤羽珩没吱声,班走却道:“我家主子不渴。”
  
  谁知那封昭玉竟是摇了摇头,很不高兴地看了班走一眼,说了句:“聒噪。”然后广袖一挥,一股子内力猛然而来,竟是生生地把班走给震得退后数步,一直退到了楼梯边。
  
  凤羽珩瞳孔微动,班走亦大惊,到是莲王没有太多惊讶。他这个堂弟的武功奇高,这一点他是知道的。
  
  班走咽不下这口气,站直了身子就还要往上冲,却见凤羽珩一扬手,止住了他的念头。
  
  “本郡主的确不渴。”她又将班走的话重复了一遍,然后扬着笑看向那千周国君,“一挥之下能让远处之人步步后退,这内气再练个十年八年,到是也能赶得上我们九殿下。呵呵!”她又笑了开,“只不过九殿下却不会在原地等你,十年以后,你还是得追。”
  
  千周国君也不生气,只是道:“早就听闻大顺的济安郡主俐齿伶牙,与女人斗嘴,朕甘败下风。”他将手里的茶收回来,一仰脖,自己喝了,而后却道:“济安郡主,你信不信,若朕有心杀他,刚刚那一下,足以将你那暗卫震飞出这凤凰阁。”
  
  “信。”凤羽珩点头,“一国之君打个暗卫,多大的出息。”
  
  “哈哈哈哈!”千周国君终于放下茶盏,认真地向她看来,“女人,耍嘴皮子没用,朕若有心,挥手之下你亦同样被震飞出凤凰阁。”
  
  凤羽珩眨眨眼,“那又如何?你杀不死我,相反的,我若抬手,你瞬间毙命。”
  
  此言一出,一道寒光在封昭玉眼中一闪而过,那双拂开班走的手似乎想要抬起来试一试,终究还是没敢。
  
  数月前,他听说端木安国长子端木聪好好的站在城楼上,突然之间就被不明暗器重伤眉心,一击毙命。事后查明是那济安郡主所为,对方又将端木聪的尸体给送了回来,端木安国请了千周的仵作去查验,依然验不出那属于何种暗器。
  
  封昭玉觉得,他不能冒这个险。
  
  “你敢不敢跟朕比试一场?”他问凤羽珩:“不用兵器,不使暗器,单比拳脚。”说完,又看了其身后莲王一眼,“朕这位堂兄是知道的,朕从不轻易与人比式,济安郡主,这,是你的荣幸。”
  
  莲王“切”了一声,“荣幸个屁!挺大个男人欺负个小姑娘,什么不用兵器不用暗器的,她们不知道老子还不知?你从小就主练内力,内力才是你最强的手段,兵器暗器什么的,你压根儿就不会。”
  
  “哦?”凤羽珩又笑了起来,“原来千周国君打的是这个主意,真没想到,堂堂一国之君,居然这么不要脸。”
  
  封昭玉到也不觉如何,只点了点头道:“没错,朕的确主修内力,但济安郡主也不是平常人家的姑娘。能提得动大顺的后羿弓,说她身上一点内力没有,却也是没人信的。不如这样,朕压制一半内力与之比试,如何?你赢了,千周归你;你输了,滚回大顺去。”
  
  凤羽珩简直是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她一边笑一边看向莲王,“你们兄弟俩说话的方式到还真像,只不过……”目光又转过千周国君处,“只不过,你没这个资格跟本郡主谈这样的条件。即便我输了,外头还有千千万大顺精兵,以你一人之力,又能赢多少人?”
  
  班走也冷笑一声:“不识好歹。”
  
  封昭玉苦叹一声,“罢了,若是那大顺的九殿下以及数万精兵连郡主的死活都不顾,朕也是没有办法。”他站起身,站到凤羽珩的对面,“郡主,你说对吗?”
  
  凤羽珩点头,“说的也是。那就按着国君的意思办吧,这打从进了千周,本来就憋着股子劲儿想要好好打上一架,结果没想到啊没想到,千周根本就不用打,一路走来一路收,本郡主这身筋骨可是好久都没活动过了。”
  
  她笑嘻嘻地让莲王和班走靠后再靠后,就听那千周国君说:“好,君子一言,快马一鞭。朕以半成内力领教济安郡主非凡身手,郡主先请。”
  
  凤羽珩也不跟他客气,封昭玉话音刚落,她身形快如闪电,已然窜至对方近前,右手五指收拢成剑,照着对方的颈动脉就劈了下去。
  
  封昭莲哈哈大笑,亦是展开身形与之战到一处。
  
  班走和莲王二人溜边儿站着,莲王小声问班走:“行不行啊?你就这么放心?要不你出去叫玄天冥快点过来吧!”
  
  班走原本是不放心的,不过就在凤羽珩与千周国君的打斗间,他看到对方投递过来的一个眼神,那眼神里充满了狡猾,就像一只狐狸。于是班走明白了,狗屁的君子一言快马一鞭,这女人压根儿也没拿自己当过君子,她什么时候吃过亏啊!千周国君纵是再厉害,只怕在这女人手里也气得七窍生烟。
  
  然而,这一次凤羽珩到真的是当了一把君子,到不是因为别的,她只是心底的那股子战意被封昭玉给挑了起来。封昭玉武功奇高,两人又是敌对,人家对她出手那可是不留半分情意,说什么只用一半内力,他到底用了几成,谁又能知道?
  
  凤羽珩只觉两人交手时,手臂交错间,自己的胳膊总会被震得发麻,即便她运转起全部硬气功,依然觉得有些力不从心。
  
  战意就是这样被挑起,一个咄咄逼人,一个当仁不让,偏偏又都是个中高手。封昭玉绝世古武,凤羽珩却是后世奇特招式,两人打斗起来到也打了个旗鼓相当。
  
  这一打就是近百个回合过去,渐渐地,凤羽珩的体力开始走下坡路了。封昭莲能明显地感觉到打到自己手臂上的力道越来越小,到最后,那股劲儿就跟棉花似的,完全对他造不成半点影响。
  
  他心中冷笑,招式上有所收敛,看起来却像是逗弄一般,干脆戏耍起凤羽珩来。他乃一国之君,可千周天崩地裂,天灾无法可避,他试图挖掘龙脉以龙脉内的财富开疆拓土,怎奈只凭着三分之一的地图,却是连龙脉的大概方位都定不准确。
  
  千周数百年基业于他手中毁于一旦,他多年夺嫡杀亲,本就无颜于地下面对列祖列宗,如今更是不知究竟该死还是该活。
  
  这种情绪无处发泄,一个又一个的皇室之人被大顺精兵抓了去,凤凰阁他保得一时却保不住一世,若这济安郡主不来,他早晚都是自尽而绝的命。不过现在不同了,济安郡主来了,听说大顺的九皇子护妻如命,他若能将这女人牵制在手里,或许他千周还有一线生机。
  
  封昭玉心中戾气大起,手下动作也更凶毒了几分,凤羽珩简直无处招架。她越战心越冷,越战,这千周国君的武功越是在心中提升高度。这是她来到这个时代之后遇到的最强的一个敌人,单打独斗,她竟不是人家对手。
  
  最要命的是,这封昭玉竟似知道她袖中有乾坤,每当她欲伸手入袖时,对方都有意无意的抵挡过来,她的右手竟无一次能准确地落在左腕那枚凤凰胎记上。
  
  她眯起眼,目露寒光,四目相对时,封昭玉眼中毫不加掩饰的凶残铮铮而来,甚至主攻力道已经往她左腕处集中。
  
  凤羽珩心中大惊,可这惊也不过一下,紧接着,本已严肃许久的脸上突然又扬起一丝诡异的笑来。
  
  封昭玉一怔,这时,就听“砰”地一声,凤凰阁四层楼的窗子被人从外一鞭子抽了开,那长鞭直向前探,精准地卷住凤羽珩的腰身,往后一带,她整个人立即从封昭玉的打斗中脱身而出,跌进了一个熟悉的怀抱。
  
  “我这媳妇儿学艺不精,招惹了你封家之人。但,那又如何?”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