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3章 遇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瑾元也知道,沈氏一进了宫,无论如何凤家也要表个态了。{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com]
  
  云妃看似圣恩不在,可若皇上心里没她,怎么可能对她生的儿子疼爱成这般。
  
  “罢了!”他一挥手,像是要赶走缠绕在身边的无尽烦恼,“那恶妇若能活着出宫,就送到城外的明月庵吧。”
  
  凤沉鱼绝望地闭上眼,有玉碎的声音在心头响起。
  
  凤家是要放弃她了么?
  
  同生轩内,凤羽珩安排清玉跟着张公公一起审查帐目,并让他二人带着地契去一趟奇宝斋。现在那个掌柜肯定是不能用了,店里的东西也被沈氏换得没剩几样值钱的,她干脆就让奇宝斋跟百草堂一样先关门歇业,待她理完手头的事情再好好斟酌处理。
  
  而她自己,则带着黄泉一起出了府,目的地是京郊的一个村落。
  
  先前她答应那位买了假人参的老头儿会亲自出诊,说过的话总是该兑现的。
  
  地址是由黄泉记下,她们到时,正赶上村子里一户人家嫁女儿。一头小毛驴上面驮着个盖着红盖头的姑娘,身边跟着个喜婆,新娘子自己背了个包袱在肩上,想来就是装了些随身的衣物。凄凄凉凉的,不见半点喜气。有几个送亲的村民一路跟着到了村口,却也是摇头感叹。
  
  凤羽珩让马车靠边停了下来给那毛驴让路,围观村民的对话也飘进耳来:“好端端一个大姑娘去嫁一个傻子,真是可惜了。”
  
  “老陈家这也是没办法,娇儿她娘病成那样,家里欠了一屁股债,她要不嫁那傻子哪来的钱给她娘看病。”
  
  “不是说上次拿了人参续命么?怎么没见好转?”
  
  “人参只是吊着一口气,方子里也不光是人参。抓不起旁的药,再没钱请大夫,我看那,那根老参用完了,娇她娘这口气也就该咽了。”
  
  凤羽珩就琢磨着村民说的老陈家八成就是她要找的那户人家,赶紧让车夫继续前行。
  
  马车驶进村子,七拐八拐的,总算在一个偏僻的角落里停了下来。
  
  黄泉扶着凤羽珩下了车,就见这所谓的一户人家其实就是个茅草棚,四面都有很明显的露风的地方,门口挂着一个布帘子就算是门了。
  
  这样的场景不由得让她想到了西平村里原主住了三年的地方,心下感叹不已。
  
  黄泉率先将门帘子挑起,不大的空间里有一对老夫妻,一坐一卧,坐着的人正是那日在百草堂见到的老头儿。
  
  老头儿见有人来,先是一愣,随即发现竟然是凤羽珩,一时间惊讶得不知该说什么。
  
  老太太病得不轻,挣扎了半天也没能起得来,但嘴里一直在不停地问:“是不是娇儿回来了?”
  
  陈老头鼻子一酸,转过身去往脸上随意抹了一把,这才冲着凤羽珩道:“小姐,您怎么来了。”
  
  “上次答应过要亲自为大娘看诊,我说话从不食言。”她淡笑着走到草榻边,挨着老太太坐了下来。“大娘伸手过来,让我瞧瞧。”
  
  陈老头儿看着凤羽珩一身干净水灵的衣裙坐在自家脏兮兮的草榻上,又是尴尬又是感动。他从未对凤羽珩能亲自来抱什么希望,人家不收钱给了一颗人参已经是大恩,这样的千金大小姐怎么可能到他们这种下等人住的地方来呢。
  
  可凤羽珩真的就来了。
  
  他赶紧跟自家老伴说:“这就是给了我们人参的那位大恩人!是京城里百草堂的东家!”
  
  老太太一听连说要起身给恩人磕头,被凤羽珩给拦了下来,“大娘,看病要紧。”
  
  她悉心掐脉,这老太太的病症果真与她料想的差不多。积劳成疾,再加上人上了年纪,老年病就都找上门来。对现代医学来说并不算太严重,但在这种谈不上任何医疗条件的古代来讲,就是致命的恶疾。
  
  “大娘我问你,是不是经常会觉得心口绞痛,同时伴有憋闷,喘不过气来?”她放下老太太的腕,开始寻问病症。
  
  老太太很惊讶如此小的一个姑娘居然会看病,而且还能把她的病症说得这般准确。不由得点了点头,“恩人说得全对。”
  
  “恩。”凤羽珩再问:“这种绞痛是不是最开始只从心口开始,逐步蔓延到肩、手臂,甚至手指都会疼痛?而且这种疼痛一次比一次来得猛烈,持续时间也一次比一次长?”
  
  “你怎么知道?”老太太彻底被凤羽珩征服了,“以前来看诊的那些老大夫都没有恩人说得这样准过。”
  
  陈老头一听这话,赶紧道:“百草堂的东家,当然是最厉害的人!”
  
  凤羽珩笑笑,也不解释。她心里有数这老太太就是冠心病,但在这种极度缺乏医疗设备的年代,光靠药物维持她也不保证能维持多久。更何况这陈家这般条件,哪里看上去也不像是一个能让病人安心养病的地方。
  
  “马车里放了药箱,我亲自去取,陈伯先去舀碗清水来吧,大娘这边我的丫头会照顾着。”凤羽珩没让黄泉跟着,自己回到了马车。
  
  一进马车立马放下帘子,一边打开里面放着的小药箱,一边用意念在药房空间里翻找了一气,总算是将几种治疗冠心病的药找了出来。再挑捡一番,统统拆了包装放到药箱里备好的空瓷瓶里。
  
  再回到草房时,陈老头的清水也打来了。她喂了老太太吃药,再将那瓷瓶递给陈老头,嘱咐了对方吃药时间和注意事项,这才放心的起身告辞。
  
  陈老头不知该怎么谢她好,直说想要磕头谢恩。
  
  凤羽珩想了想,到是同他说:“你女儿若嫁得不好,现在去追还追得回来。”说着,从袖袋里摸出一张五十两的银票,“不管怎么说,老伯与百草堂也算有缘,若没有老伯,只怕我还没有这么快就揪出里面的猫腻。这些算我给老伯的谢礼,去把娇儿接回来吧。如果她愿意,让她三日后到百草堂来见我。”
  
  该做的做过,该说的也说完,凤羽珩再不多留,带着黄泉回到马车内。车夫一声吆喝,马车驶离村落。
  
  黄泉似乎有些明白凤羽珩要让那陈家的女儿来百草堂的原因,不由得探问了句:“小姐是想多收些人?”
  
  凤羽珩不瞒她,认真地点了点头:“没错。我离开京城的时候还小,什么都不懂,这诺大京城于我来说根本就是个陌生至极的地方。如果身边没有些自己信得着的人,什么时候被人卖掉都还不知道呢。”
  
  黄泉很赞同她的话,“是啊,凤家把三个铺子都搞成那样,如果铺子里有咱们自己人,怎么可能让凤家这样欺负。”
  
  凤羽珩没再言语,培养自己的势力是一方面,她还有一个关于百草堂的想法这些天一直都在脑中盘旋着。
  
  前世职业使然,她看到病人总会有手痒的时候,如果百草堂能发展成一个类似于医院性质的存在,她再重点培养一些这方面的专业人才,那对于这个时代来讲,算不算也是一种造福?
  
  凤羽珩一直耿耿于怀玄天冥的身上的伤,归根结底一句话:医疗条件不允许。她空有一身本事,却没有应手的器械辅助。如果这大顺朝能够将医疗条件逐步完善,便不会有更多的人步此后尘吧。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她知道,在一切都没能平稳之前,什么都是空想。
  
  微闭双目,靠在车厢里养神,黄泉亦学着她的样子也靠在一边。
  
  只是还没靠多一会儿,凤羽珩的耳朵敏感地颤动了一下。
  
  她听到一种声音,好似有东西破空踏风呼啸而来,带着浓烈的杀意急速逼近。
  
  她与黄泉同时睁眼,也同时做出反应——凤羽珩身体后仰,直奔窗口,黄泉则抽出腰间宝剑对着面前的车帘子横着就拦了过去,同时冲那车夫叫了声——“小心!”
  
  就在凤羽珩窜出窗外的同时,黄泉的剑身被一支利箭击中,力道极大,震得她虎口都发麻。
  
  不过好在是躲过这一劫,若不是发现得早,这支箭射向的位置刚刚好就是凤羽珩的心口。
  
  黄泉倒吸一口冷气,二话不说,也顺着车窗扑了出去。
  
  二人离得不远,落地之后马上会合,凤羽珩担忧地问黄泉:“你没事吧?”
  
  黄泉心里一暖,赶紧道:“没事,小姐有没有受伤?”
  
  “没有。”
  
  简洁明了的得知对方情况,之后二人再不说话。警惕地背靠着背,一人执剑,一人则不知何时摸了几根银针夹在手指缝中。
  
  很快地,无数名黑蒙面黑衣人从四面八方涌了上来,将两名女子团团围住。
  
  这些黑衣人也不废话,手提长刀上来就砍,砍得凤羽珩直皱眉——特么的这种情况的标准启动模式不是先来几句开场白的吗?她总得问问对方是谁,然后对方再说“跟一个死人没什么好交待的”,这样才对啊!
  
  十二岁的女孩双手成掌,夹着细密的银针,一边郁闷自己古代生活的第一次遇劫居然不按套路走,一边也思考着到底能不能成功突围。
  
  黄泉的武功极高,剑法出神入化,虽说她看清楚了自家小姐也不是善茬,可还是全力地护在她周围,生怕她受到一点伤害。
  
  凤羽珩其实很想让黄泉先跑,只要黄泉不在,她随时随地都可以上演一把凭空消失,任凭再多的贼人也无法将她找出来。可是现在不行,她总不能太明目张胆,她还不想被人当成妖怪。
  
  可惜这副小身板实在不争气,几个回合下来就已经腿肚子抽筋。凤羽珩觉得再打下去,就算不被这群人杀死,她也得自己把自己给累死。更何况她擅长的向来是近身格斗和枪法,在这种刀光剑影中,她几乎连敌人的身都近不了,还提什么格斗。。.。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