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23章 区区相府小姐,你是怎么想的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找姚显帮忙的事,首当其冲就是白芙蓉的毒。她与姚显二人匆匆回了自己的院子,吩咐黄泉忘川暂不见客,然后就一头扎进药室。
  
  药房空间内,姚显看到了已经陷入终日昏迷的白芙蓉,也是一脸惊讶:“衰老症?”
  
  凤羽珩点头,“很意外是不是?我也万没想到在这个时代居然有人能研究出这种能致人加速衰老的药来。爷爷,您看,这病有得治吗?”
  
  姚显想了想,很是谨慎地说:“这种病症在后世都被列入医学难题,世界最顶尖的医学研究机构都对其束手无策。不过我曾经参加过一个医学讨论会,会上有一位来自苏兰的医学专家称提出‘注入生机’这个理念,将提取到的病菌进行反向试验,再用得到了反向结果研制出生机类药剂,重新注回到患者体内。当时他的提案还只是个雏形,并没有得到大会的认可,我也并没有接手过患衰老症的病人。不过今天看到她,到是想起这件事情来。”
  
  凤羽珩亦沉思许久,姚显是细胞病菌类专家,与她不同,她主攻外科,这样的医学理念她也是头一次听说。不过到也不是完全无法接受,总之白芙蓉也再没别的办法治疗,不如就试试,总比看着人一天天老死去要好得多。
  
  “那爷爷估且试试吧!”她对姚显说,“待这件事情解决之后,到是还有件事需要证实一下。”
  
  姚显向她投去询问的目光,凤羽珩却没再往下说,换了话题问他:“姚氏如何了?”经了那么多事,在自己爷爷面前,她再也无法称那个女人为母亲了,终于那不是她的母亲。
  
  姚显也是感觉到凤羽珩的心理变化,暗叹了一声道:“在外头给她买了个小宅子,离姚府不远。隔三差五的你舅母们会过去看看,没什么事,好着呢,就是总念叨子睿。”
  
  凤羽珩其实也很想问问姚氏有没有念叨过自己,可听姚显这语气,八成对方的思念是与自己无关的。于是苦笑了下告诉姚显:“子睿那孩子也是个看不住的,居然自己偷偷的跑到东界去找七殿下了。好在宫里的章公公发现,叫了暗卫一路跟着保护,直到看见子睿到了七哥那里才回来。”
  
  姚显也是无奈,对于子睿,他的亲情总是来得不如凤羽珩那般贴心,毕竟面前这个是他上一世的亲孙女,那个只是原主的外孙。
  
  两人又说了会儿话,凤羽珩将姚显留在空间里,自己出了药室的门。
  
  黄泉忘川还等着外头,一见她出来了忘川马上就问:“小姐今日是不是要往凤家去?”
  
  凤羽珩点头,“恩,怎么说也得去看看。你们备些银票,一会儿路上再买点东西带着,好歹像个拜访的样子。”
  
  忘川答应着去了帐房,黄泉拉着凤羽珩到屋里换衣裳,同时告诉她:“那莲王盯上了傅雅,非说要研究研究她为什么跟小姐长得那么像。傅雅躲了他一路,回到府里可是躲不了了,两人聊半宿了。”
  
  凤羽珩也是无奈,带回来这些人得尽快想办法分散出去,总住在郡主府可不行。她问黄泉:“梨笙呢?”
  
  黄泉说:“那位可真是够尽王妃的本份,莲王跟傅雅聊天,她就在边上陪着,时不时给莲王掐掐肩什么的,很是贤惠。”
  
  凤羽珩有点儿无法面对她带进府里来的这都是什么组合,烦躁地晃了晃头,带着黄泉赶紧就出了府。
  
  忘川那边也很快就追了出去,带提了一篮子水果,告诉凤羽珩说:“都是今早新送来的,奴婢一样挑了几个装着,带到凤家去也好看。”
  
  黄泉撇撇嘴,“可不,如今凤家想要吃口水果可是不容易呢。”
  
  说着话,几人上了宫车往凤家去。路上买礼物耽搁了一会儿,待到凤府门口时,赶车的车夫就在外头念叨起来:“凤家今日怎的这样热闹,这该不会都是等着接小姐的吧?”他一边说一边把车速放慢,再回头掀了帘子,对车里的人道:“小姐,凤府门口围了好些人。”
  
  凤羽珩起身往前走了几步,很快就看到那凤府门前的盛况,一群百姓围在那里指指点点的,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她想了想,让车夫把车停下,然后带着忘川黄泉下了车步行过去,宫车找了个叉口停了起来。
  
  还没等走到人群近处,外围百姓的议论声就已经入了耳来,一位大婶说:“没想到左相府的二小姐这样没有架子,居然亲自上门道歉,真是个好姑娘啊!”
  
  边上一个年轻妇人道:“说起来,这个事儿本该是凤家三小姐去道歉才对,毕竟是她绣坏了人家的嫁衣,人家丫鬟骂几句出出气也没什么,反过来那么高贵的相府小姐亲自上门赔罪,这凤家三小姐的架子也是太大了点。”
  
  到也有人替凤家说话:“这事儿原本就不该发生!好好的绣嫁衣,她找绣娘不就完了,非得难为人家凤三小姐,人家凭什么给她绣啊!”
  
  紧接着就有人反驳:“不爱给绣完全可以推了这个活儿,她为啥还要同意啊?同意之后再给人家绣两只水鸭子,这不是明摆着羞辱人吗?”
  
  “对!对!凤家三小姐太过份了!这事儿相府小姐要讨个公道!”一时间,围观的百姓激动起来,纷纷为那相府的小姐抱起不平。
  
  这时,就听人群里头传来一个娇柔好听的女声“不是这样的!大家快请不要再这样说!”那声音听着有些焦急,“我今日上门是为了昨日丫鬟去闹绣品铺子的事来找凤家三小姐道歉的,这事儿全是我们的错,不怪凤三小姐,求求大家,千万不要再这样说了,再说下去我就更加罪过了!”
  
  凤羽珩往前挤了挤,终于能看清那吕瑶的面容。
  
  “长得到是不错。”她轻声道:“手段也是不错。”
  
  黄泉亦冷哼道:“怎么瞅着就这般矫情?道歉就道歉,敲门进去不就得了,招来这么多百姓堵在门口围观是什么意思?”
  
  凤羽珩眯起眼,什么意思?这一套她见得可太多了,感谢老天在安排这场穿越同时还给她安排了一个凤家,让她在凤家的鼎盛时期见识了无数招数手段和形形色色的人,以至于今后的人生里再遇到的人,是白莲还是绿茶,她这双眼睛算是一眼就能分个清清楚楚。
  
  吕瑶,她看着前头那个一脸焦急地去制止百姓替她说话的女子,心中冷哼,这样的人想嫁进姚家去祸害她的表哥,当她姚家是什么地方?
  
  这时,凤府大门从里而来,想容在丫鬟山茶的陪伴下走了出来,一脸疑惑,看着脸前的吕瑶直发呆。半晌才问了句:“这位小姐,您是找我?”
  
  凤羽珩又笑,上门请罪都没自报家门,这吕瑶主意打得好啊!
  
  正想着,就见吕瑶上前一步,带着她的丫鬟一起,突然冲着想容深深地行了一个礼,半蹲下之后久久没有站起来,而是道:“小女子今日是特地上门来向凤三小姐请罪的,日前多有得罪,还望凤三小姐大人大量,原谅则个。”
  
  “恩?”想容不解,“你与我请罪?你哪里得罪过我呀?你快起来”她伸手去扶那吕瑶,却被对方躲了开,依然蹲着不起。想容有些着急了,“你把事情说清楚呀,我不认识你,咱们之间何来的得罪一说?”
  
  这时,人群里又有人扬声道:“人家堂堂左相府的二小姐都亲自上门跟你陪罪了,你就别装了,相府的小姐啊,给你行了大礼你还不领情,真是,凤家现在不过是个平民,还这么大的架子。”
  
  想容这下想起来了,惊讶地看着吕瑶:“你是左相府的二小姐?”
  
  吕瑶点头,一脸歉意地道:“昨儿个是丫鬟不懂事,到绣品铺子里去闹了一场,给三小姐添了不少麻烦,我听说之后一夜难安,今儿一早就赶着过来向三小姐陪罪的。下人不教是主子的错,请三小姐原谅吕瑶吧!”
  
  她越是这样说话想容越是着急,跟山茶一边一个去搀扶吕瑶,总算是把人给搀了起来。想容无奈地说:“这件事情本来就是我的错,我已经备好了赔偿那蜀锦的银子,就准今日上门去向吕小姐请罪呢,没想到您怎么到这儿来了?”
  
  吕瑶连连摆手:“不要不要,不要你的赔偿,你手里存些银子也不容易,说起来,之所以我让你来绣那蜀锦,也是想着借此机会能给你包个大红包,以解……以解……哎呀,我的意思是,凤家的情况我都了解,现在我父亲做了左相,我是有心从中帮助则个的。没想到触了凤三小姐的怒,这才在我的嫁衣上绣了水鸭子。这个事儿是我思虑不周,三小姐,你就不要再生气了,只要你能消气,不管让我做出什么样的道歉和赔偿,我都接受。”
  
  百姓们实在看不下去了,纷纷指则想容:“凤家丫头,别太不识好歹,人家可是相府的小姐,你们家道中落,现在可什么都不是,还不跪下来谢恩?”
  
  想容眼泪都含在眼圈里,一股委屈袭上心来,她后退一步,就准备听那些人的话给吕瑶跪下谢恩,就盼着这个事儿快快的揭过去。
  
  却在这时,就听人群里突然有个带着极度威压的女声扬了起来,是道“区区相府小姐,竟敢让本郡主的妹妹给你绣嫁衣,你是怎么想的?”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