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24章 回京之后第一番震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吕瑶也不知道她怎么想的,她知道凤羽珩回了京,也想到了凤羽珩有可能今日要到凤府来,可她做为姚家未过门的儿媳,自以为放低了姿态上门来“赔罪”,即便是遇到了那济安郡主,对方也不会给她个没脸。
  
  可她万万没想到,凤羽珩才一出现,居然是这样的态度。
  
  眼瞅一个身穿水红色坠地长裙的女子从人群中快步走来,吕瑶嘴角就有些抽搐。凤羽珩走路生风,即便穿着坠地的长裙并不是能迈开很大的步子,但她那气势摆在那里,只看一眼便让人觉得周遭的空气似乎都凝结住了一样,初秋的天气,竟像是覆了冰霜。
  
  想容心里的委屈在见到凤羽珩的那一刻达到了极限,小跑了两步直接扑了过去,眼圈儿里含着泪叫了一声:“二姐姐。”
  
  凤羽珩心下感叹,伸手轻拍了拍想容,“不怕,二姐姐回来了。”再将目光向那愣在原地的吕瑶投去,不解地问了句:“左相府的二小姐,见了本郡主,何以不拜?”
  
  吕瑶一身冷汗渗了出来,赶紧就跪到地上颤着声道:“民女吕瑶,磕见济安郡主!”
  
  周围百姓也反应过来,纷纷跟着跪下,齐声高呼:“叩见济安郡主。”
  
  凤羽珩看都没看那些个刁民,拉着想容走到吕瑶跟前,低着头问她:“刚刚本郡主的问话,你可听到?”
  
  吕瑶一怔,这才想着凤羽珩刚出声时问的那句“你是怎么想的”,她在心底合计了一会儿,这才道:“民女是想着接……接济。”她有点说不下去了,之前还说为了给想容个大红包,看起来颇是有些施舍的意思在里面,可现在当着凤羽珩的面,她实在心虚。
  
  凤羽珩不解地问想容:“二姐姐走的时候给你留的零花银子不够用?”
  
  想容摇头,“足够用,到现在都还有一多半都没花完。”
  
  “安姨娘的绣品铺子里可是缺绣娘?你从前可有帮忙绣过?”
  
  “没。”想容再摇头,“铺子里的绣娘都是从江南那边请来的,手艺是一等一的好,不说跟宫里的绣坊比,在京城也是数一数二的。我的手艺跟绣娘们没法比,家里又不让抛头露面的,所以从不曾动过铺子里的活计。这次是吕小姐说一定要让我绣的,不然就让我们那铺子在京城开不下去,我没办法,只好接了这差事。”
  
  凤羽珩简直是听到了全天下最好笑的笑话,“本郡主的妹妹开了间铺子,能不能开得下去还得是你左相府的二小姐说了算,这是谁给你的权利?”
  
  吕瑶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我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我真的没有说过啊!”
  
  想容却指着她身边的丫鬟道:“那日绣品铺的伙计带着你这个丫鬟到府上来,当着我的面亲口说的。”
  
  吕瑶二话不说,回手就给了那丫鬟一个嘴巴:“你好大的胆子!是谁让你那样说话的?”
  
  那丫头一脸委屈,再看看吕瑶,却也明白她家小姐这是要把她推出去了,一咬牙,干脆冲着想容磕起头来:“三小姐饶命,都是奴婢嘴巴乱讲,真的不关我家小姐的事啊!求三小姐饶命!”
  
  她一边说一边去抓想容的裙角,想容皱着眉往后退了半步,有些生气地道:“谁说要你的命了,你这丫头怎的就会胡言?”
  
  吕瑶狠瞪了那丫鬟一眼,再次厉声道:“凤三小姐宽宏大量,你还不谢恩!”
  
  那丫头又再磕起头来。
  
  凤羽珩看着这二人,就好像时光又回到了从前,凤家乌烟瘴气的日子。她是在那样的环境中一步一步斗过来的,是天天在阴谋阳谋中打滚滚出来的,那么多人丧命于那一场宅院争斗中,她深知那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眼下看着这吕瑶,却是不敢想像这样的人嫁进姚家该会如何。那么美好的姚家,怎容得她去祸害?
  
  眼瞅着凤羽珩目光逐渐冰冷,吕瑶心底惧意更甚起来,她父亲吕松好不容易坐上了左丞相的位置,吕家刚刚升起来的那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优越感突然一下在凤羽珩这里就没了,她心有不甘,却也知面前这人得罪不起。不但她得罪不起,倾整个吕家之力怕是也不行。
  
  她眼珠一转,最大的倚仗被搬了上来,她对凤羽珩说:“郡主,这件事情实在是个误会,我原本也是好心,真的,都是这丫头不会说话惹了三小姐生气,您就看在咱们很快就要成为亲戚的份上,原谅我吧!”
  
  她不提亲戚还好,一提亲戚凤羽珩更来气了,一肚子火气憋着就要爆发时,却又想起昨晚姚书在提到吕瑶时面上带着的点点期盼。
  
  她轻叹一声,暂且看在姚书的面子上,不过这门亲……“本郡主跟皇家也有亲,说起来,舞阳公主也得叫我一声嫂子,你怎么不干脆找她去给你绣嫁衣?只欺负我娘家妹妹性子弱么?吕瑶,莫要真觉得一朝左相就是多大个官儿,想想凤家,为人子女,说话做事还是不要拖父亲后腿才是。”
  
  她说完,又转向那些还跪在地上低着头不敢吱声的百姓,怒哼一声道:“不过是一个敲门一个请人的工夫,你们就能迅速的围到这凤府门前来,大清早的,动作到是不慢啊!”
  
  百姓中,有一多半的人哆嗦了一下。
  
  凤羽珩面色更沉,再道:“在边上等半天了吧?一人一句台词说得头头是道,本郡主到是想问问你们,这凤家的左相是没了,可是难不成你们都忘记了,这是本郡主的娘家?本郡主还没出嫁呢,竟然有人聚众闹事,欺负到凤家头上来,你们自己说,该当何罪?”
  
  这时,一直站在凤府门口的管家何忠没忍住,开口说了句:“当然是杀头的大罪!还得祸连九族。”
  
  那些百姓们吓得直接就瘫了,一个个拼命的磕头求饶。凤羽珩却一直都没说话,就那么冷冷地看着他们,在这种目光的威压下,终于有人挺不住了,大喊一声:“是那个丫头给了我们银子,让我们到这边来替吕家二小姐说话的!”
  
  这一嗓子喊出来,吕瑶吓得面色煞白,一下就坐到了地上,那丫头也是一样,缩成了一团,吓得直哭。
  
  一个人说了实话,其它的人就再不隐瞒,一人一句纷纷指认那丫头就是拿银子给他们的原主。一时间,吕家二小姐吕瑶的阴谋全部暴露在人前,那些并非拿钱办法而是真正过来看热闹的百姓也加入了指责,大骂着那主仆二人。
  
  凤羽珩一抬手,压下了这些百姓的声音,然后回身对何忠道:“叫上家里的家丁,把这丫头给我送到衙门去,罪名就是……陷害官亲。记得告诉京兆尹许大人,让他去跟左相府说一声儿,就说人是本郡主让送去的,如果吕家有任何异议,让他们来跟本郡主说。”
  
  何忠听着这个解气啊,赶紧点头答应,然后吩咐下人立马去办。
  
  那丫头被押送走的时候还不停地喊着:“小姐救我!”可是她家小姐自身难保,哪里还救得了她。
  
  那些百姓们还跪在地上等待发落,凤羽珩告诉他们:“做人也好做事也罢,凭的是一颗良心,金钱只能解决暂时,却永远动不了根本。今日之事本郡主可以不跟你们追究,但你们也得记着,我是个记仇的人,但凡有下次,京城衙门的死牢里,我不介意给你们留一块地方!都起来,走吧!”
  
  百姓们吓得哆哆嗦嗦,赶紧爬起来就跑了开,有的人还冲着那吕瑶骂了几声,气得吕瑶面色一会儿白一会儿青,恶毒的目光终于悄悄扬了起来,时不时地往凤羽珩那里射了去。
  
  凤羽珩却并不在意,只是问想容道:“你也是的,不绣就不绣吧,好好的蜀锦给人家绣成了水鸭子。罢了罢了——”她扭头对黄泉道:“回头从郡主府里挑几匹品质更高的蜀锦给吕家送去,就说是本郡主替妹妹给的赔偿。”
  
  黄泉点头应下,想容却无奈地叹了一声,告诉凤羽珩:“那根本就不是我绣的,吕家小姐不讲理,威胁我为她当绣娘的事情被四殿下知道了,那两只水鸭子是四殿下绣的。”
  
  “啊?”凤羽珩一听这话可乐了,“玄天奕?他真的学会绣花了?”
  
  “恩。”想容点点头,“学了差不多一年,也算能绣得有模有样,就是没想到他给人家的嫁衣上绣了两只水鸭子。”她一想到这事儿就来气,不由得跺了跺脚道:“二姐姐放心,我已经骂过他了,他再不敢了。”
  
  凤羽珩揉着想容的头笑了起来,“我们家想容也能管着个人了呢。”
  
  这姐妹俩在边上说话,那瘫坐在地的吕瑶听得心里可是一抽一抽的。那水鸭子是四殿下绣的?听闻四殿下一直被拘禁在平王府里不得外出,虽说王位也没了,现在不过就是个普通庶民。可那到底是皇家的血脉啊!这凤想容居然连皇家血脉都敢骂?
  
  吕瑶渐渐地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包括吕家都犯了一个很大的错误,对于凤家的定位,他们都错了。
  
  倒下了一个凤瑾元,凤家只不过没了左相的功名利禄,可凤羽珩的郡主之位却是实打实的军功,还有那个九皇子,听说也已经回京了……
  
  “吕瑶。”就在她陷入沉思的时间,凤羽珩一噪子又把她的思绪拉回现实,但听对方道:“你起来吧,不是要讨那两只水鸭子的公道么?本郡主这就带你到平王府找四皇子算帐去。”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