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28章 公主威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放眼整个大顺朝,能用这种语气对凤羽珩直呼大名的也没有几个,特别是女子,挑来挑去也就只有一人。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凤羽珩抚额,问黄泉:“不是说舞阳公主一直在宫里陪着皇后娘娘么”
  
  黄泉也奇怪,“是这么说的,啥时候给放出来了”
  
  正说着,玄天歌已经进了门,一瞅这满屋子人热热闹闹的围坐一团,她又不干了,“阿珩啊阿珩,你走了小一年,我天天想你念你,天天巴望着你能早点回来,天天在佛堂给你烧香保佑平安。结果你回来之后都不想着去找我玩,吃团圆饭都不叫我,真是太伤我的心了。”
  
  她说归说,人却已经不客气地搬了椅子挤到凤羽珩身边坐下,生生地把个莲王给挤到了一边儿。
  
  凤羽珩赶紧吩咐下人加餐具,然后问玄天歌:“本来想叫你的,可听说你进宫去给皇后娘娘侍疾,这才没去。”
  
  玄天歌点点头,“今儿是去侍了一小会儿,下午回来的。”说话时,发现莲王又挪着椅子往这边儿挨了挨,她干脆用胳膊往外一推:“坐远一点儿。”
  
  莲王一个没留神,让她给推得差点儿摔倒。玄天歌却根本没多理会,小眼珠在桌上转了一圈儿,落在想容身上,笑嘻嘻地隔着凤羽珩凑近了些,一扬手,猛地往想容肩膀上了拍,“想容本公主可想你啦”
  
  想容直接被她给拍桌子底下去了。
  
  安氏吓得赶紧把人给捞上来,就见想容苦着个脸问玄天歌:“公主的手劲怎么越来越大了啊”
  
  玄天歌笑嘻嘻地告诉她们:“二哥哥给飞宇请了武术教头,我跟着练来着。”
  
  凤羽珩点了点头,“你这个想法很好,艺多不压身,特别是武功这种东西,最应该学一学,以防万一。”
  
  玄天歌亦赞同地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不管怎么说,咱们这身份总少不了人惦记,不能出了事的时候光眼巴巴地等着暗卫去救。更何况,万一未来的夫君不听话,姑奶奶一轮胳膊就能摔他个半死。”
  
  这话一出口,边上莲王就听得直咧嘴,“都说北地的女子彪悍,想来从前的种种想法都是错误的啊”
  
  凤羽珩却是笑玄天歌:“怎么,恨嫁有心上人了”
  
  玄天歌这性子对这种话题那肯定是不惧的,当场就表了态“有个屁”傅雅刚放到嘴边的一块儿肉说啥也没吃进去,犹豫了几次,还是放回了盘子里。就听玄天歌又道:“阿珩啊,我怕是就没你这个福份。放眼整个大顺朝,皇家公主就我一个,几位哥哥们都晚婚晚育,就大哥和二哥有了子嗣,结果还都是一水儿的男孩,你说,将来万一有个合亲之类的事情,是不是都不用摊派我就得主动自觉地给抗下来”
  
  一场和亲,被玄天歌这样一说,似乎也没有太过伤感,却也透着几许无奈。凤羽珩安慰她:“也许大顺不需要合亲,四方都是附属国,千周又已经收复,你别瞎担心。”
  
  玄天歌点点头,“没事,我有这个心理准备。皇伯伯待我那样好,为大顺分担一下也是应该的。”说完,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是半转了身看向莲王,一边看一边不停地感叹:“啧啧,真好看,真好看啊”
  
  莲王的自信一下就从被玄天歌差点儿推倒的阴影下重新建立了起来,身子坐直了直,腰板一挺,笑得那叫一个灿烂。
  
  结果玄天冥下一句话立即就又给他打回原型:“早听说千周的莲王投奔九哥和阿珩一并回了京城,可你这样子,我是应该跟你叫莲王哥哥呢,还是莲王姐姐”
  
  凤羽珩没绷住,“噗嗤”一声就乐了。
  
  莲王白了她俩一眼,冷声道:“公主可以叫我莲王殿下。”
  
  “可是你的国都没了,还殿什么下啊”玄天歌损起人来那可是一点儿都不掺假,“行了,就叫莲王得了,哎,边上这位是”
  
  “小女子是殿下正妃,母姓乌。”梨笙赶紧站起来回话,样子十分拘谨。
  
  玄天歌一边挥手告诉她:“坐下坐下。”一边又不解地问莲王:“你还娶媳妇了”心里琢磨着,这女子嫁给这样的夫君,压力得多大啊天天瞅着一张比自己好看无数倍的脸,这简直就是受罪。
  
  对于玄天歌的话,莲王不知该怎么答。直说吧,怕梨笙又发疯,承认吧,自己又觉得憋屈,真是郁闷得不行。
  
  凤羽珩扯了扯玄天歌的袖子,小声道:“回头慢慢跟你说。”然后招呼众人:“吃菜吃菜。”
  
  仙雅楼厨子做的饭菜,一向是所有人心之所向,就连安氏都吃得十分来劲儿。
  
  凤羽珩回来了,安氏一直悬着的心总也算是放了下来。住在那座凤府里,上有凤瑾元,下有凤粉黛,虽说程氏姐妹很是维护她们这边,但毕竟不能总是指望着旁人庇佑,粉黛偶尔心情不好跑来找想容发泄也是常有的事。这次凤羽珩回京,刚进凤家的门就为想容做主摆平了新左相府那档子事,想来今后凤家也不会太难为想容。
  
  吃饭的工夫,凤羽珩跟玄天歌二人就白芙蓉的事也做了一番交流,凤羽珩将所知讲给玄天歌听,玄天歌琢磨着这个事,却是不解地道:“要说白巧匠在京有危险,我看也不像啊,他这小一年来都是在宫里打首饰的,没听说出宫啊”
  
  这正是凤羽珩最担心的,她压低声音跟玄天歌说了句:“那就说明威胁就在宫里。”
  
  话刚说完,门外有下人跑进来,禀道:“小姐,左相吕大人带着夫人来访,求见小姐。”
  
  凤羽珩冷笑,“来的到是快,把人请进堂厅吧。”
  
  她说着话就要起身,却被玄天歌一把给拽了回来,“吃一半的饭,凭什么他说来就来说打扰就打扰”然后对那丫鬟道:“你去把人带到堂厅,告诉他们,就说本公主说的,让他们等着,什么时候吃完了什么时候再去见。”
  
  那丫鬟看了凤羽珩一眼,见凤羽珩没什么异议,俯了俯身,又小跑着出去了。
  
  凤羽珩的确是没什么异议,她起身不过是做样子,其实就是等玄天歌说话呢。同样的话由她说出口和由玄天歌说出口,那效果可是不同。
  
  玄天歌当然知道凤羽珩的小心思,她们姐妹之间要的就是这个不需要沟通就知道对方心思的效果,二人相视一笑,继续跟桌上伙食奋斗。
  
  而另一头,那丫鬟匆匆回到府门口,客客气气地将左相吕松和葛氏请进府来,再带至堂厅,待下人将茶水都上来了,这才道:“我家小姐正在用晚膳,还请相爷和夫人稍待片刻。”
  
  吕松赶紧道:“不碍不碍,是本相来早了,还请郡主莫要着急。”
  
  那丫头笑着退到了边上,也不再说话,就站在那里陪着。这一陪就陪了小半个时辰,葛氏有点儿坐不住了,心说那济安郡主也太过份了些,稍等片刻是可以,但现在已经等了这么久,茶水都喝了四碗,再多一口她都喝不下去了,结果等的人还没来,这不是摆明了晾着他们吕家也是堂堂正一品大员,怎的在这里受此等羞辱
  
  她以目光示意吕松,吕松也是面露烦躁,见夫人向他看来,心下想了想,看了那丫鬟一眼,单手握拳,放在口边清咳了两声。
  
  那丫鬟心好笑,面上却是带着恭敬地道:“相爷可是口渴奴婢再给您换盏茶来。”
  
  说着就要往外走,吕松赶紧叫道:“不必不必本相不渴。”何止不渴,撑的都快吐了。
  
  那丫鬟于是又站了回来,再问:“相爷着急了吧要不奴婢就去催催小姐吧。”
  
  “不敢不敢。”哪里有大臣催着郡主快点吃饭的,吕松心里琢磨了一番,再道:“郡主吩咐老臣等着,老臣遵命就是。”
  
  小丫头一愣,纠正道:“相爷误会了,并不是咱们郡主让二位等着的。”
  
  “恩”两人愣了,葛氏不解地问:“那还能是谁”还有谁如此大胆
  
  那丫头笑着说:“这命令是舞阳公主下的,公主殿下正在跟咱们家小姐一同用膳呢。”
  
  吕松和葛氏差点儿没被自己的口水给呛死,一个凤羽珩就够他们呛了,这又整出来个公主,谁不知道这大顺朝就一位公主啊那是皇上胞弟家的孩子,宣王的心头肉,也是皇上的心头肉,敢得罪舞阳公主,别说他一品大员,就是那些皇子们,也得被皇上叫到宫里去连训带罚。
  
  吕松抹了一把前额,站起身来道:“是下官失言了,是下官失言了。”
  
  那丫鬟笑了笑没吱声,这时,就听堂厅外,玄天歌的声音扬了起来:“真是的,吃个饭都吃不消停,本公主再不放阿珩过来,怕是吕大人和夫人就要一怒而走了吧然后明儿大街小巷就会传出济安郡主摆大架子,故意给当朝左相脸色看的话来。吕大人,是不是”
  
  吕松一听这话,赶紧上前一步跪倒在地,葛氏亦跪了下来,就听他道:“老臣不敢,公主言重了,老臣着实不敢啊”
  
  玄天歌与凤羽珩二人并肩而来,经过二人时,凤羽珩说了句:“吕相,起来吧。”
  
  吕松这才站起了身,恭恭敬敬地站到一边。再看上首两位,玄天歌主动坐在下方,凤羽珩则坐在上首,面带淡笑地看着他们。比起凤羽珩来,玄天歌是十分不客气,看着吕松直接就问道:“说吧,你们来这郡主府干什么阿珩跟你们可是没什么交情。”手机请访问: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