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29章 正中下怀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交情吕松可是不敢攀,他实话实说:“老臣是来向郡主赔罪的,老臣的女儿不懂事,使小性子欺负了凤家三小姐,这件事情老臣也是事后才得知,小女吕瑶已经被臣关在了家里,臣不亲自上门来向郡主赔罪,实在是心愧疚难安。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
  
  凤羽珩没搭这个话茬,只是笑着问吕松:“本郡主听说,相爷府上的二小姐跟姚家状元郎的亲事,是您跟父皇求了多次才求来的,可有这事”
  
  吕松一怔,言语上更加谨慎起来:“的确是老臣跟皇上求来的,说来不怕郡主笑话,机缘巧合下,小女跟那状元郎有过几面之缘,两人对彼此都心有所属,老臣这才厚着脸皮去跟皇上求了这门亲事来。”
  
  葛氏也插话道:“是啊,这桩亲事说是指婚,但实在也是孩子们自己愿意的,美事一桩呢。”
  
  她脸上扬着喜气,一心想着借着这门亲事,能跟这济安郡主套些近乎。却不想,凤羽珩却是道:“女子尚未出阁,也未订亲,还是不要私下相授才好,这亲父皇上应了,如若不应,岂不是误了吕家小姐的终身。”
  
  她话语平淡,却是听得吕家二位心惊肉跳,不知再该说些什么才好。
  
  这时,门外院子里,清玉带着个陌生的丫头正朝着这边款步而来。天色稍暗了,有个丫鬟提前灯笼走在前头给二人照着亮。
  
  待到门前,清玉见里头有客在,便退到门口待了会儿。不多时,黄泉从里头出来,与清玉耳语了几番,再进了堂厅去跟凤羽珩小声回禀,凤羽珩一愣,扬声道:“哦居然有这样的事”随即看向门外,“清玉,进来吧,正好吕相爷也在,这事儿看看怎么解决才好。”
  
  吕松心一哆嗦,心说这不会是又有什么事了吧一回头,却见走进来的两个人里,其一个自己是认得的,那丫头叫什么名字没印象,但却实实在在是自己的嫡次女吕燕身边的一个一等丫鬟。
  
  葛氏到是能记得名字,疑惑间冲口问道:“如意你怎么在这”
  
  那名唤如意的丫头显然是没想到吕家老爷和夫人都在,吓得“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这时,清玉已然上前,先后向着玄天歌和凤羽珩行了礼,然后又转过身对着吕松和葛氏拜了拜:“奴婢清玉,见过相爷,夫人。”不卑不亢,无论气质和气势,都比那跪着的丫头如意强上不知多少倍。
  
  凤羽珩问她:“刚才黄泉所说之事,可当真”
  
  清玉点了点头,起身将手里捧着的木盒子打开:“小姐请看,这就是一个月前吕家二小姐指定要定制的首饰,咱们的凤凰阁接了这笔生意,今日交成品。结果吕家小姐没来,却派了个府里的丫头,凤凰阁的侍女捧着首饰盒递交之时,二人手腕相错,将这盒子摔到地上,里头的首饰掉出来几样,玉质的碎了两个,这到不要紧,咱们赔就是。可惜后来这丫鬟不知怎么的就没站住,一晃间一脚踩上了那些摔出来的首饰,这一下,八成的成品都毁了。”
  
  清玉说话间带着可惜,瞪着那丫头,一脸的不乐意。凤羽珩却对凤凰阁这三个字有些敏感,千周国君最后葬亡的地方就是凤凰阁,如此巧合,让她心里有些不舒服。看来,日后有机会要给那首饰铺子改个名字了。
  
  清玉的话才说完,身后那跪着的丫头就已经不停地辩解开来:“不是不是不是奴婢摔的,盒子还在凤凰阁的侍女手里,根本也没交到奴婢手里,奴婢踩的那一脚,也是因为身后有小厮突然上前,撞了奴婢一下。清玉姑娘,你可莫要信口胡言啊”
  
  她直指清玉诬陷,清玉却听乐了,“吕家丫头,一盒子首饰而已,别说凤凰阁,就是用本姑娘的私房银子,也是陪得起的。你家二小姐来订的本就不是多贵重的首饰,这些东西加起来还不到三百两银子,用来做婚饰实在是有些寒酸。本姑娘在铺子里就说过,所有损坏的我们照价赔偿,个别的还会换上价值更高样式更好的,绝不多收任何费用,可是你不干,一定要把这事儿闹到郡主面前来,那你就说说,这事儿你是想如何解决”
  
  那丫头有些发怔,原本来的时候已经想好说词,就要一模一样的东西,眼下这工期肯定是来不及,如此也能给凤凰阁一个打击,间接的也是让济安郡主吃个大亏。可她万没想到,今日老爷和夫人竟然也在,自家三小姐的那点花花肠子,只怕老爷夫人一眼就要看穿了。
  
  她怔在那里不敢吱声,吕松却是闷哼了一声,正准备喝斥,这时,却听凤羽珩道:“人家丫头说得对,这事儿的确是凤凰阁做的不对,东西不论价值多少,总是吕瑶小姐自己意的款式,怕是这丫头所要求的,也是希望我们能把首饰还原吧”
  
  那丫头怔怔地点了点头,凤羽珩又道:“那就如你所愿。不过这种活计难度太大,工期又短,我凤凰阁做不到。这样吧,既然是我们有错在先,吕瑶小姐将来嫁到姚家,也是我的表嫂,那本郡主明日就特地为此事进宫一趟,亲自跟父皇把一直在宫里为妃嫔们打造首饰的白巧匠请出来,由他亲自为我未来的表嫂改制这一批嫁饰。吕大人,您看这样安排可好”
  
  吕松有点儿发蒙,凤羽珩突然之间由之前的凌厉转了风向,又认起亲来,他怎么总觉得这里头像是有什么事可任他如何转这个脑子,也是猜不出个一二来。见对方问了他,赶紧就起身道:“郡主如此关怀,臣替小女谢郡主大恩。”
  
  葛氏也是一脸兴奋,毕竟白巧匠的名头可太大了,宫里的妃嫔想有一件他亲手打制的首饰也是不容易,可这济安郡主眼下却说让白巧匠把这一盒子首饰都给改制了,这吕瑶上辈子是积了多大的德啊戴着白巧匠亲制的首饰出嫁,那可是连娘家人都跟着荣耀呢。
  
  见吕家应下,凤羽珩这才笑着点了点头,“既如此,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下了。”她跟玄天歌交换了个眼神,玄天歌立即就明白她心所想。
  
  送走吕松夫妇,清玉一肚子的不平衡,跟凤羽珩说:“小姐,她们家摆明了是故意的。”
  
  凤羽珩笑着道:“没事,故意的更好,正下怀。这事儿你也别放在心里,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想来以后吕家也是不敢再到咱们的铺子里找麻烦,你们平日里多留心就好。”
  
  清玉没再说什么,正好玄天歌也要走,便跟着凤羽珩一路把玄天歌送出府门去。两人约好了这个事情一解决,凤羽珩就去宣王府拜访,玄天歌这才满意离开。
  
  再一回头,却是安氏带着想容也走了出来。
  
  想容一见了凤羽珩马上就跑上前,扯着她的袖子不肯放,凤羽珩笑她:“今年又长了一岁,都是大姑娘了,怎的还这般粘着姐姐子睿都比你出息了呢。”
  
  想容害羞地跺了跺脚,问凤羽珩说:“二姐姐,以后我还能来这边住吗”
  
  她道:“当然可以。”不过再看看安氏,却是又说:“你也是大姑娘了,能在家里陪着娘亲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少,多陪陪安姨娘才是。”
  
  安氏抬了帕子去抹泪,想容便也不再提要到这边住的话。
  
  凤羽珩笑道:“近日府上人多,等姐姐把她们都安排好了的,就过去接你来住。天晚了,快回去吧,我让宫车送你们。”
  
  她故意让安氏和想容坐自己的宫车回去,如此,对于凤家那边也是个震慑,她总不能再放任这母女二人在那边受太多欺负。
  
  终于把人都送走了,她这才长出一口气,却还得吩咐着清玉:“有个千周的王爷跟着我一起回来,明日你带着他到外头转转,帮他找处宅子,让他自己出钱买下,总不好一直住在郡主府里。”
  
  黄泉听了就笑起来,“莲王要是知道小姐急着把他赶出去,一定会哭的。”
  
  凤羽珩苦笑,她眼下是没空理那姓封的,之所以对首饰铺的事如此态度,完全是想着借此机会正好将白巧匠从宫里给弄出来。不管日后还会不会被人再弄回去,至少有些事情也可以问问清楚。如果大顺的皇宫里真的有潜在危险,这事儿还真是要命。
  
  初秋的夜色总是分外明亮,皇宫的造作间里,白巧匠的一对金耳坠刚刚过了水,算是出了成品。身边同僚不由得赞道:“白匠的手艺真的是让我们再追一百年也是追不上啊这小小的坠子竟能雕出如此精细的花纹来,不但如此,这金饰出水之后,怎的就比咱们打制的这些鲜丽那么多”
  
  白巧匠笑而不语,金饰抛光,是他最拿手的一向绝活,他敢保证这天底下再没人能比他抛得更亮,更精细。
  
  随手将做好的耳坠子交给身边小徒,一人起身,负手走出造作间来到院子里。
  
  这次进宫已经有近一年的光景了,比以往哪一次的时日都长。说也奇怪,他每次想要交活出宫之际,都会有新的任务派发下来,这一拖就拖到现在,也不知芙蓉那孩子怎么样了。这么久了也没进宫来看看她,实在让人担忧。
  
  与此同时,后宫,一个瘸腿的太监与一名侍卫耳语了几句,目露出惊讶之色手机请访问: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