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31章 来自济安郡主的震慑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芳仪看出凤羽珩的反应,却以为她只是为了避嫌才没有再往前走,于是主动上前,挑了帘子先进去对皇后说:“娘娘,济安郡主到了,说是要来给您瞧病呢。”
  
  皇后原本因元淑妃的话颇生了几分不快,再加上身子不适,又疾咳了几声,眼下一听说凤羽珩来了,面上总算见了喜色:“快请郡主进来。”说完,再看了一眼元淑妃,警告道:“莫虚有的事情可别乱说,老九这个媳妇儿可不是一个好糊弄的人,小心你堂堂淑妃下不去台。”
  
  她的警告声刚落,就见凤羽珩已经在芳仪的引领下款款而入,先是冲着皇后俯身下拜,道了声:“阿珩叩见皇后娘娘,娘娘万安。”
  
  皇后满面堆笑,赶紧让芳仪把人扶起,再道:“这些日子就念叨着你,本宫就想啊,这病若是没有你来,怕是也治不好了。”
  
  “娘娘放心,阿珩这不是来了嘛!”她笑着上前,看了元淑妃一眼,落落大方地道:“这位贵人看着眼熟,想来定是在宫宴上见过的,却不知是哪位娘娘?”
  
  元淑妃觉得甚没面子,她好歹也是八皇子的亲娘,这济安郡主却这般直言认都不认得。当即便皮笑肉不笑地说了句:“本宫是陛下的淑妃,你见礼吧!”
  
  凤羽珩笑笑,也不跟她过多计较,只俯了俯身道:“淑妃娘娘万安。”然后不等淑妃给话,自己便起了身,走上前坐在皇后身边,也不说什么,自顾地抓起皇后的右腕便诊了起来。
  
  她给皇后诊脉,元淑妃便不再多言,却也坐着没舍得走。都说这济安郡主神医再世,她到是想看看到底是怎么个神法。
  
  脉象并没掐太久就被凤羽珩放了开,她告诉皇后:“到是没什么大恙,只是体虚,进补即可。”
  
  皇后叹了声:“太医们也是这样说的,可这补品补药没少吃,却不见好,本宫总觉着没力气,最初还能在院子里转转,现在却是连下地都费劲。”
  
  “哦?”凤羽珩到也并没有太过意外,宫里头生个病,总是比外面难好,一来是太医多半保守,不敢下重药,二来是这中药抓取煎熬环节太多,一不小心中国建设银行个环节出了差子,都会影响药的品质。而这种不小心的事却又居然。她对芳仪道:“劳烦姑姑去取皇后娘娘的药方和药材来,若是这会儿有熬好的药,也一并端来给我看看。”
  
  芳仪看了皇后一眼,皇后点头:“去吧。”
  
  她转身离去,再回来时,手里带着抓配好的药材和药方,身后的小宫女则端上了刚熬好的汤药。一股子浓烈的苦味侵袭而来,闻得元淑妃直皱眉。
  
  凤羽珩看着药方,再瞅瞅那些配好的药,都不用瞅,便能从那汤药里闻出药材是否对数。三者对了一番,便又将药方还给芳仪,再对皇后道:“药没什么问题,只是太医院一向保守谨慎,用的药量较轻,这才好得慢些。”
  
  皇后别的得皱眉:“这样苦的药,份量还轻?”
  
  凤羽珩告诉她:“并不是越苦药就越浓,味道是苦是淡跟药效是没有太大关系的。”说话间,伸手入袖,意念在药房里转了一圈,很快便调出几盒中药丸来。“娘娘吃这个药吧。”她把药搁到桌上,“一日三次,一次一丸。这几盒吃完就能好了。”
  
  “真的?”皇后眼一亮,再打开看看那些药,不由得欣喜起来,“总算是不用喝那些苦汤子了,阿珩你是不知道,本来没病的人,只要喝了那汤药,都得生出几分病来。还是你这个好,闻着还有淡淡的果香,定然不会难吃。”
  
  凤羽珩笑道:“里头掺了山楂的成份,解苦的,吃起来到是没有苦味,只淡淡的酸,像梅子似的。”
  
  皇后一听这话,当即就要吃,“正好这碗苦汤子就不喝了,本宫现在就尝一个。”
  
  她亦配合着把包装拆开,一个乒乓球大小的药丸便放在了皇后的手上,“娘娘可以像果子似的咬着吃,咬化了再咽,中途想喝水就喝水,不想喝就等全吃完再喝口水压一压。”
  
  皇后依言而行,果然觉得味道甚是喜人。对于喝惯了中药汤的古人来说,这种加了果香的成药丸实在天赐良药。
  
  芳仪见皇后并不排斥,也跟着放下心来,一个劲儿地给凤羽珩道谢。
  
  凤羽珩亦客气道:“姑姑就不必再谢了,本来远道而回应该给娘娘带些新鲜玩意的,可惜千周地震雪崩,光救灾了,什么好东西都没能带回来。”
  
  皇后赶紧表态:“国事为重,小玩意什么的是女儿家的东西,本宫早过了那个年纪。到是难为你还想着,有你这样的可人在九殿下身边,想来……云妹妹也是能够安心的。”
  
  这话她想来想去还是提了一句,毕竟元淑妃跟她说的事情虽说荒谬,但元淑妃也是宫中老人,这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她也是知道的,这么些年从不曾妄言,也是怕这事儿万一是真的,她身为中宫皇后,首当其冲的就要担责啊!
  
  凤羽珩心中多半猜到了一些,却依然装着不知的样子,只答皇后先前的话:“阿珩承蒙父皇、皇后娘娘以及云母妃记挂在心上,很是感激。”
  
  皇后夸她懂事,两人又很是热络地说了好一会儿话,直到凤羽珩看出皇后疲态,这才说出今进宫的主题:“阿珩今日来,还有一事想求娘娘赏上脸面。”
  
  “哦?”皇后听闻一喜,凤羽珩可是难得有事求她,于是赶紧道:“你说,但凡能办的,本宫一定帮你。”
  
  凤羽珩说:“也不是什么大事,我的大表哥就要成婚了,表嫂在我开的一间首饰铺里做了一批首饰,结果临近婚期时铺子里的伙计不小心给摔坏了。临时再赶制有点太急,铺子里的匠人没那个手艺,便想跟皇后娘娘讨个人情,看能不能借白巧匠几日,让他出手帮阿珩解了这个围。”
  
  皇后一怔,“这算多大的事?”随即便对芳仪道:“你现在就去传话,让白巧匠今日便出宫去帮郡主的忙。”
  
  芳仪点着头去吩咐下人,凤羽珩见目的已经达到,便不再多留,只不过临走之前看了一眼那元淑妃,却是留了句:“淑妃娘娘,宫里是非多,背后说人坏话总是不好,还望娘娘珍重。”
  
  “你”元淑妃没想到凤羽珩突然之间会这样发难,一下气急,大喝道:“放肆!区区外姓郡主,竟敢与本宫这样说话!你该当何罪!”
  
  凤羽珩不卑不亢到是反问她:“娘娘说该当何罪?”
  
  “自然是死罪!”元淑妃身边的月秀插了话,“郡主纵是在外娇贵,可我家娘娘是正儿八经的主子,是诞下过皇子的人,郡主难不成觉得自己身份比淑妃娘娘还要尊重不成?”
  
  凤羽珩冷哼,转问皇后:“一个宫女,这样子与阿珩说话,皇后娘娘说,该当如何处置?”
  
  皇后深吸一口气,她知道,之前的话凤羽珩自然是听到了些,眼下是打定主意要元淑妃好看。其实元淑妃她们说得没错,郡主纵是娇贵,身份也远不及诞下过皇子的一宫正妃。但这个郡主可不是一般的郡主,不是当年的清乐之流,人家是为大顺炼了新钢、组建了神射队、平了战乱、救了灾民的有功之臣,每一项荣誉都是实打实的军功堆出来的,就连她这个皇后都得好生陪笑应对着,区区淑妃,人家还真的就不放在眼里。
  
  皇后没多思虑,面色也沉了下来,对芳仪道:“掌嘴。”
  
  芳仪二话不说,上得前去,“啪啪啪啪”就抽了那月秀二十个耳刮子。
  
  元淑妃吓蒙了,她万没想到这凤羽珩竟然如此霸道,而皇后也是维护至此,这下面的话她该怎么接?
  
  月秀已经吓得跪倒在地再不敢多说一句,元淑妃看着眼前局面,咬咬牙说了句:“本宫定要到皇上跟前去告你一状!济安郡主,你给本宫等着。”
  
  凤羽珩却根本不在意她的话,只道:“淑妃娘娘请便,阿珩告辞。”
  
  她告辞出宫,芳仪姑姑亲自相送,一边走一边小声问凤羽珩:“郡主刚刚说得含糊,奴婢斗胆还是想问一句,皇后娘娘之前吃的药,真的没有问题吗?”
  
  芳仪侍候皇后二十多年,心思最为细腻,这个药的事堵在她心里,怎么想都不大对劲。
  
  凤羽珩听其问了,便也不多隐瞒,便道:“其实之前我说的到也没有太含糊,的确是太医们用的药份量不够,太轻了。”
  
  芳仪听出门道:“有多轻?”
  
  她答:“除了苦,什么用都没有。”
  
  “嘶!”芳仪倒吸一口冷气,这话再明白不过了,不是皇后的病光吃药总不见好,而是根本就没有吃药啊,只喝了几个月的苦汤子。她大怒,“是谁这么大的胆子?太医院的人都活腻歪了不成?”
  
  凤羽珩压下声音说:“此事也未必根源就出在太医院,姑姑不要声张,明查不行就要暗访,宫里头类似的事出的还少么?”
  
  芳仪点点头,更加恭敬地道:“多谢郡主点化,这个人情奴婢一定回禀娘娘,咱们景慈宫记下了。”
  
  凤羽珩笑笑,便不再多说,一直到出了宫坐上宫车,忘川才拍拍心口道:“小姐也是大胆,那元淑妃是八皇子的母妃,在宫中也是有几分势力的,小姐居然敢跟她那样说话。”
  
  凤羽珩面色沉了下来,却是无奈地摇头。不强硬怎么办?云妃的事她虽说没听到多少,但猜还是不难猜的。只怕那元淑妃没存了好心,这事儿千万不能让她给兜出来。希望今日一番震慑,那元淑妃要是聪明的话,就多想一想,毕竟云妃也好,九皇子也好,都不是一般人动得起的。
  
  “殿下有没有说何日回京?”她问忘川。
  
  忘川小声道:“是去接娘娘了,应该近日也能回来。”
  
  凤羽珩长叹一声,只道:“但愿赶得急吧!”
  
  却在这时,突然之间奔驰的宫车急停下来,马儿嘶鸣,但听车夫大喝一句“什么人竟敢拦郡主车轿?”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