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34章 姚书的请求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见姚书,是在郡主府正院的堂厅。姚书确如丫鬟所说喝了不少酒,以至于虽没什么醉酒的表现,她坐在主座上却依然能闻到浓浓的酒气。

“天色不早了,大哥来找阿珩,可是有急事?”她淡淡地问着,姚家人虽好,但总不及她与姚显两世祖孙之情,对于姚家其它人,她仅有的一天接触,还不足以产生太多亲情。只是偶尔会想念那个家庭的气氛,这才不愿让吕瑶那样的人介入破坏。

姚书没等说话,却是控制不住地打了个酒嗝,堂厅里的酒气便更浓郁了几分。他有些不好意思,用手掩了一下嘴巴,半晌却还是放了下来,对凤羽珩道:“让珩妹妹见笑了,我今日实在是多喝了几碗酒,可是有些话若是不喝点酒,怕是也说不出来。”

“大哥可是怪我插手吕家之事?”凤羽珩一语点明主题,她知道,姚书能在这个时候以这个状态来找她,十有八九是离不开吕家的事情。与其等着他吭哧瘪肚地半天说不出来,不如让她先来戳破。

果然,凤羽珩的话让姚书有了些许怔然,不多时,便像是豁出去了一般,一跺脚,点了点头,“珩妹妹说得没错,正是。不过不是怪,吕瑶欺负凤家三小姐在先,你是姐姐,回京之后给妹妹做主本就无可厚非。另外,我听说为了修补瑶儿摔坏的首饰,珩妹妹还特地从宫中把白巧匠也给请了出来,大哥……是来谢你的。”

“哦?”她笑了起来,瑶儿?姚书与吕瑶之间的关系已经这么亲近了么?“区区小事,当不起大哥一声谢。”她话语平谈,也听不出亲疏。

姚书酒劲儿上涌,到也没听出凤羽珩言语中的冷淡,依然继续道:“除了谢,也想求珩妹妹原谅瑶儿,她不懂事,惹恼了珩妹妹,但以后不会了,大哥跟你保证,真的不会了。还请……还请珩妹妹不要阻挠我与瑶儿的婚事,我……很喜欢她。”

凤羽珩眉间川字越来越重,她久久没回话,开始自我反省。是不是在吕瑶这件事情上,她的态度有些过于强硬了?是不是对于姚家来说,她有些喧宾夺主,完全没有考虑过姚书的感受?是不是做为表妹,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又知道那吕瑶是要嫁给自己表哥的情况下,应该由她主动退让一步?想容受了欺负,她也该劝着想容暂且忍一忍,老话不是说,宁拆一座庙,不拆一桩婚么?这几日你来我往,是不是她做错了?

凤羽珩看着姚书,喝多了酒的人多半说的都是真话,姚书是个老实人,他说喜欢吕瑶,那就是真的喜欢吕瑶,虽然她不知道这种喜欢到底源于什么,但事到如今,姚书求上门来,她却是再也不好在这件事情上继续依着自己的想法走下去。

吕瑶嫁进姚家,板上钉钉的事了。只是……为何她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轻叹,到底是两姓人家,姚家不比凤家,她在凤家做个主,还有个嫡女身份在那儿撑着,可对于姚家,她不过是个外人。

她起身,往前走了几步,在就要走到门前的地方停了下来,没有回头,却是扬声开口,道:“如你所愿。”

姚书似长出了一口气般,总也有了几分精神,连声道谢:“多谢珩妹妹,此恩此情,大哥记在心里了。”

凤羽珩苦笑,“大哥若这样说话,就是在怪阿珩多管闲事了。你与吕瑶之事我本无意插手,若不是那吕瑶几次三番主动挑衅,我也不会针锋相对。她既然是大哥心里的人,那我也不好多说什么,曾经以往之事掀过便算,只愿今后能和睦相处。另外,大哥别怪我多嘴,你身为姚家长孙,所言所行所娶之人就得对姚家负责。姚家今后荣辱兴衰,都跟你有着莫大的关系,切不要让一桩婚事搅得姚家不得安宁。”

姚书也是明理之人,哪能不明白凤羽珩话里的意思,当即便道:“珩妹妹放心,大哥知你一心为着姚家好,今日在此我便立下誓言,如若将来那吕瑶有做对姚家不利之事,我,绝不姑息!”

姚书走时,酒劲儿已醒,却并未从他眼里看到丝毫后悔与怨恨。凤羽珩不得不赞姚家对子孙的教育有方,即便发生了这么多事,姚书与她之间的对话,也不过是止于这个层面。姚书是君子,不糊涂,也不是那蛮横之人。她想,吕家以正一品大员之位,之所以还要攀姚家这门亲,定是有他们自己的算计,吕瑶也成功地在大婚之前便成功走进了姚书的心。只是她肯定不会想到,姚家人正值,明辩是非,听怕那吕瑶就算嫁过来,日子也不会如她所想那般好过。

她从正院儿走回自己的院落,自姚氏搬出去之后,其原先住的地方一直就空着,这次回来的人多,便安排莲王和梨笙住了进去。只是今晚府里似乎很是安静,她问忘川:“莲王不在么?”

忘川点头,“听说是已经看好了宅子,准备要搬过去,眼下不在府里就肯定是在新宅那边。”

她有几分诧异,“这么快?”

“恩。”黄泉插话道:“是挺积极的,而且那新宅所在,想必小姐听来应该也会感些兴趣?”

“哦?”她问:“新宅在哪?”

两个丫头笑了起来,忘川说:“就在凤府的旁边,名副其实的邻居。”

这一夜好眠,次日醒来时,黄泉已经将早饭端进来搁到桌上,她起身洗漱穿戴,用了早饭后直奔药室。

白芙蓉每天早上这个时辰都要进行一次注射,也不知姚显是如何研制出的那种针剂,效果竟是十分显著,肉眼已经可辩白芙蓉肌肉的恢复。她估算着,照着这个速度恢复下去,不出三个月,应该就可以大好了。虽不知道能不能恢复如初,但正常生活和行动还是没有问题的,而不是像现在,由于身体机能及器官的老化,人一直都昏迷着。

她从药室刚出来,就见忘川带着个陌生的丫头走进院儿来,见了凤羽珩,黄泉赶紧疾走几步,附在她耳边小声说:“宫里来的人,说是皇后身边的,要见小姐。”

凤羽珩点点头,对那丫头道:“随我进屋吧。”

她带着人走进堂屋,黄泉忘川亦在身后跟着,待到凤羽珩进屋坐好,那丫头这才屈膝下拜道:“奴婢奇若,给郡主请安。”

凤羽珩点点头,“起来说话。”见那丫头直起身,这才又问:“你是在皇后娘娘身边侍候的?”

那丫头道:“并不常伴在娘娘身边,却是多负责在宫外走动。娘娘有话让奴婢递给郡主,昨晚皇上以发现云妃娘娘私逃宫中一事,带着大队的御林军包围月寒宫,事后虽证实又是皇上想诱云妃娘娘现身一见的计策,但却引了元淑妃那边的人暗中监视。娘娘说,元淑妃此人一向不达目的不罢休,还望郡主心里能有个数。”

她话说完,也不多留,又俯身拜了拜,“奴婢话已带到,就不多留,郡主,告辞。”说完,自顾地退了出去。

凤羽珩给黄泉使了个眼色,黄泉立刻心领神会地出去相送,留下忘川与她二人在屋内,久久未语。

半晌,凤羽珩朱唇轻启,问道:“可有殿下的消息?”

忘川摇头,“还没有。”

她轻叹,没有,什么时候才会有呢?月寒宫那边还能再拖几日?云妃啊云妃,你可知事情就快要闹大了,你惹再不回来,别的不怕,就怕皇上冲动之下也闹离宫,到时候可如何是好?

这日晌午刚过,状元及第,任翰林院编修的姚书从朝中回来,没有回姚家,却是带着点心匣子直奔了吕府。

吕松先他一步出宫,才进家门不多一会儿就听到了姚书上门求访的消息。他心头一喜,思来想去一番,还是决定亲自迎接。且不管二人官职差了几级,他这一迎,给的是姚家的面子,间接的,给的也是凤羽珩的面子。

姚书是个谦谦君子,为人也是极通情理,对于吕松,他向来都是恭敬有加。眼下上门求见,一看到吕松亲自相迎,当时就准备行官员大礼,却被吕松伸手拦下:“贤侄快请起,咱们就要成为一家人,如此虚礼能免则免。”说着,热络地将姚书给让至书房。

姚书其实是第一次登吕家的门,他将手中提着的点心匣子交给了下人,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初次登门,却因来得匆忙也不曾备下像样的礼物,还望大人不要怪下官不懂事。”

“哎!”吕松大手一挥,面上有些不悦道:“怎的还下官下官的,咱们在朝中要遵循官员之礼这没错,可眼下是在自己家里,何来这般客气。要说叫岳丈有点早,但你若不嫌弃,叫一声吕叔还是当得的。”

姚书一听这话,赶紧又起身行礼,却也是换了称呼:“吕叔。”

吕松听了之后乐得开怀,再看向姚书时,目光中便又多了几许亲近。他问姚书:“贤侄今日登门,怕是有事吧?”

姚书到也不瞒,开口道:“不怕吕叔笑话,小侄今日来,是想见见瑶……吕瑶小姐,还忘吕叔能够通容。”

一听说他是来见吕瑶的,且听姚书的这话,分明原本是想称吕瑶乳名,因着礼节才改了口,他面上有些怒色,但心里却是极为高兴“那个丫头不懂事,正被老夫关着,开罪济安郡主,不给她些厉害,她就不知道自己错在何处。贤侄怕是见不到了!”

话音刚落,突然就听“砰”一声响,书门的人被个下人直接就给撞了开,一个丫鬟跌跌撞撞地跑了进来,满面挂泪急声道“老爷,不好了,二小姐上吊自杀了!”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