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5章 云妃娘娘三问三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就觉一圈圈的头大。[本站更换新域名..com首字母,以前注册的账号依然可以使用]七殿下是什么鬼?
  
  再看看面前这丫头,她在脑子里组织了一下古代知识,既然是在宫里,这应该是宫女吧?怪不得规矩做起来比凤府中的下人上了不少档次。
  
  小宫女像是明白凤羽珩心中所想一样,面上依然挂着那种淡淡的职业般的笑容,给她普及起皇家知识:“七殿下的生母是昭妃,可惜在诞下殿下时血崩,殁了。云妃娘娘便将七殿下抱到月寒宫里养着,一直到七殿下成年才独自立府。”
  
  她点点头,明白了,如此说来,七殿下和玄天冥都相当于云妃的孩子,只是一个生恩,一个养恩。
  
  “我是何时被送到宫里来的?”她起身到窗边,推开窗子往外头看了一眼,天都渐黑了。“就我一个人进宫了吗?”她惦记着黄泉,又惦记着自己到宫里来玄天冥知道不知道,便急着又问了句:“御王殿下呢?”
  
  小宫女耐心地为她解答:“姑娘是晌午进的宫,七殿下一起带回来的还有黄泉姑娘和一个车夫。御王殿下也来看过姑娘,留下话来让奴婢等姑娘醒了就告诉您,外面的事他会处理好,请姑娘安心休息。”
  
  凤羽珩放下心来,既然玄天冥说会处理,那就一定能够处理得当,她总不至于回到府里还要面对轮番审问。这古代人的观念真是太要命了,若放在二十一世纪,玩到三更半夜才回家也不算什么。
  
  说话间,又有小宫女轻步走了进来,手里托着一双鞋子,向她行了礼,放下鞋子之后道了句:“请姑娘换好鞋子移步观月台,云妃娘娘有请”,便退了下去。
  
  “姑娘试试看合不合脚。”小宫女帮着凤羽珩将鞋子穿好,“左脚是新做的,七殿下吩咐下去的时候特地说不要用太新的面料,这样才不会显得太突兀。”
  
  凤羽珩暗道那七殿下还真是细心,新做的鞋子穿起来刚刚合适,面上的花色装点若不是拿到眼前仔细去辨,还真是看不出真假来。仅仅一个下午就能下出这般工夫,实在是难得。
  
  “刚好合脚。”她站起来主动拿起已经洗好并薰干的衣裳,“帮我备水梳洗一下,我换好之后咱们赶紧去见云妃娘娘。对了,把黄泉叫来。”
  
  小宫女点头应是,施了礼后离开。
  
  不多一会儿黄泉就跑了进来,见凤羽珩在穿衣裳赶紧过来帮忙。
  
  “小姐真是吓死奴婢了。”黄泉直到现在还心有余悸,“您不会水干嘛还往河里跳啊!”
  
  凤羽珩翻翻白眼,“不跳河就等着被毒箭射死?”说到毒箭,目中又是精光一闪。
  
  到底是谁要致她于死地呢?
  
  “对了。”她小声问黄泉:“那个七殿下是怎么回事?他为何会救了我们?”
  
  黄泉拍拍心口,“说来也巧了,七殿下数月前就去了外省,今日刚刚回京,走的正好是水路。我们逃到河边时根本没注意河上还有一艘船,也多亏遇到七殿下,不然今日……只怕在劫难逃。”黄泉说着说着,低下了头,声音也越来越轻。
  
  她是主子派来保护凤羽珩的,可是凤羽珩在她的眼皮子底下被人逼得跳了河,这事如果主子追究起来,她难逃一个死罪。
  
  凤羽珩知她心思,轻轻拍了拍她的肩,道:“没事,不怪你,殿下那边我自会去同他说,你别往心里去。”
  
  黄泉声音有些哽咽,小声道:“谢谢小姐。”
  
  凤羽珩收拾完毕,便在小宫女的引领下,带着黄泉一起去观月台见云妃。
  
  只是才一出寝殿的门,便听到一曲琴音宛如天籁优雅而来,悠扬清澈,清逸无拘。
  
  凤羽珩对乐理虽不大懂,却也能辨得出是好是坏,这入耳来的琴音丝丝拨人心弦,只怕再用一分功力便可令听琴之人沉醉其中。
  
  黄泉显然对这样的琴音并不陌生,幽幽开口道:“是七殿下。”
  
  她微怔,顺着声音寻去,果然,院中老槐树下,盘膝而坐一抚琴男子,青衣黑发,不扎不束,却丝毫觉不出散慢之意,反到是出尘的清逸优雅。
  
  似觉出有人注视而来,那男子渐收音势,从容地为这一曲清音做了收尾,然后将琴摆放一旁,起身,冲着凤羽珩淡淡而笑。
  
  如画面容,就像寝宫地面上开出的那朵朵莲花,安人心神,静人心魄。
  
  凤羽珩带着黄泉屈膝行礼:“见过七殿下,多谢殿下搭救之恩。”
  
  七殿下玄天华,天武皇帝第七个儿子,同样由云妃抚养长大,却生成了与九殿下玄天冥完全相反的两种性格。
  
  玄天冥是任性妄为傲世孤立,这玄天华则是清宁儒雅为人和善。
  
  两人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玄天华对玄天冥的宠爱与纵容完全不输给他们的父皇和母妃。
  
  “举手之劳,不必多礼。”玄天华悠然开口,声音都似清风般和煦。“九弟难得动了娶妃的心思,我为你们高兴。”
  
  这玄天华多年以前便被天武帝封为淳王,但他极少以王位自居,仍然习惯自称为“我”。
  
  “走吧,母妃还在等着,我与你们同去。”他一句话,便转身行走在前,凤羽珩带着忘川跟在其后,只觉前面那清逸出尘的背影与这座皇宫实在是格格不入。
  
  观月台是整座皇宫最高的一处所在,据说是当年为了迎接云妃入宫天武皇帝特地兴建的。就建在这月寒宫里,以供云妃赏月之用。
  
  凤羽珩一行到时,云妃正倚坐在月台上吃水果,明明三十六七岁的女人了,却保养得连二十五六的女子见了都自亏不如。凤羽珩不得不感叹古代的养颜之道,看来并不是每一门手艺都是越来越进步的。
  
  玄天华率先上前一步,单膝跪拜在云妃面前,恭敬却不疏离地道:“儿臣给母妃请安。”
  
  凤羽珩赶紧带着黄泉一齐跪下,跟着说了句:“民女凤羽珩,拜见云妃娘娘,娘娘万安。”
  
  她余光往边上一撇,见大殿的柱子旁沈氏正跪在那里,腰板挺得笔直,身子却直打颤。
  
  “起吧,地上凉,别一直跪着。”云妃的声音清脆利落,全然不似她此刻慵懒地倚在观月台上吃水果的模样。
  
  玄天华先起了身,凤羽珩紧跟着也站了起来,黄泉亦起身,后退几步站到一旁。
  
  云妃从高台上走下来,华美的宫装拖着长长的裙摆,铺上层层台阶,美得让人心醉。
  
  凤羽珩想,皇帝应该是极宠这个妃子吧,纵是她见惯了有倾城之貌的凤沉鱼,也不得不惊叹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母妃到这边来坐。”玄天华自然而然地上前换下宫女,将云妃搀扶到一旁的软椅上坐着,再将宫女手中捧着的果盘放到她面前的琉璃桌上。
  
  云妃伸手捏了一颗剥过皮的葡萄放入口中,这才又开了口,却是问玄天华:“让你教我这未来的儿媳弹琴,你教得怎么样啊?”
  
  凤羽珩一听这话,心里便有了数,赶紧先一步行礼做答:“怪民女愚笨,从晌午学到现在也不曾学出七殿下半分模样。”云妃为她这一下午的失踪找好了理由,她怎能不知好歹。
  
  玄天华依然是淡淡的笑,开口道:“哪里是弟妹愚笨,是我的琴律太随性,没个章法。”
  
  凤羽珩各种无语。玄家祖传的规矩么?都这么认亲?那边一口一个王妃,到这里来又是未来儿媳又是弟妹,完全不拿她当外人啊!
  
  云妃仔细打量着凤羽珩,面上也不见有什么表情,不冷也不热,但说出来的话却完完全全是偏向着她这一边:“你也别一口一个民女的叫了,本宫既然认了你这个儿媳,你便跟着冥儿和天华叫我一声母妃便可。跟天华就叫七哥吧。”
  
  凤羽珩赶紧跪到地上,“民女不敢。”这对古代人来说可是天大的恩典,她无功不受禄,人家凭什么对她这样好?
  
  “有什么不敢的。”云妃声音依然清脆,还刻意扬起几分,令得这满殿人都听得到,包括沈氏。“接了冥儿的大聘之礼,本宫便认你这个儿媳。本宫可不管你是哪位罪臣家的外孙女,你祖上纵是犯上作乱的贼人,只要冥儿乐意,本宫也把你当成自己的孩子。”
  
  凤羽珩心中漾起感激,她知道云妃这番表态是给沈氏听的。原来,站在她背后的不只是玄天冥的一座御王府,连他的母亲都能护他至此,有这样的亲人,此生无憾。
  
  “儿媳磕谢母妃大恩。”一个头磕下去,前额着地,诚心诚意。
  
  云妃满意地点头,玄天华亲自将她扶了起来,凤羽珩再道:“多谢七哥。”
  
  玄天华但笑不语。
  
  云妃直到这时才仔细打量起凤羽珩来,从头到脚,最后落在面上认真端详,半晌,再道:“恩,是姚家的孩子。”她指指身边另一张椅子,“坐吧。”
  
  凤羽珩道谢,款款落坐,不卑不亢,落落大方。
  
  云妃心下便又满意了几分。
  
  “在家里生活得如何?”像唠家常一样,忽然的,云妃就来了这么一句。
  
  她微笑作答:“殿下送给儿媳的宅子儿媳将它取名为同生轩,住着甚好。”
  
  云妃目光中现了赞许,再问:“兄弟姐妹可还友睦?”
  
  她再答:“胞弟子睿年已六岁,十分聪明贴心。”
  
  云妃向前欠了欠身:“家中亲人可都还好?”
  
  凤羽珩面上现了落寞:“远在荒州,已多年未见。”
  
  云妃霍然起身,面上难掩笑意,看着凤羽珩不住点头,连道了三声:“好!好!好!”。.。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