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41章 九皇子重振夫纲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是被九爷夹下宫车的,就像只小猫似的被人夹在胳膊底下,任她怎么叫喊捶打都没用,玄天冥胳膊有力着呢,从府门外一直夹进卧寝里,面不改色气不喘,进屋之后抬腿把门一踹,两扇门“咣啷”一声关上了,凤羽珩心说,完了。
  
  完了,玄天冥把她扔床上了!
  
  完了,玄天冥开始脱她衣裳了!
  
  完了,玄天冥开始脱自己衣裳了!
  
  凤羽珩很想把眼睛闭上,可某人一露肉,她那小眼神就不受控制般直勾勾地吊了上去。咦?唇角有点湿,抹一把,不争气的口水啊!
  
  她从床榻上爬起来,也顾不得自己衣衫不整,伸手就要去摸肉,却被某人一个威压给压回了床榻上。
  
  砰,肉贴肉。
  
  “那个……”她脸颊有些发烫,“你兄弟有点儿不太听话。”
  
  “恩。”某人很不要脸地说:“它说它想跟你交流一下感情。”
  
  “我能骂一句流氓吗?”
  
  “随你。”又往下压了压,某个地方隔得她阵阵心慌。“刚才是谁说本王没有老七好看来着?”
  
  这个问题她回答得很痛快:“母妃。”
  
  某人磨牙:“旁边帮腔作势的人是谁?”说话间,腰下动了动,惹得凤羽珩阵阵脸红。
  
  “我就是……给母妃捧捧场。”她想躲,“那什么,跟你兄弟打个商量,让它冷静冷静,这样……这样不好。”
  
  “本王到是觉得这样甚好。”他将脸贴近她,“仔细看看,本王和老七,谁更好看?”
  
  凤羽珩到还真的瞪大了眼睛瞅了一会儿,然后她觉得自己不能昧着良心说话啊,于是综合了一下换了个说法:“你比较酷帅,七哥比较儒雅,各有千秋,各有千秋。”
  
  “那爱妃更喜欢哪个调调?”他一脸坏笑,低下头来在她锁骨间啃了几下,啃得凤羽珩咯咯直笑。“说!”
  
  “你!更喜欢你!”她怕痒,笑得肚子都痛了,却没想到这身体的蜷缩却是给某个地方带来了新一轮的挤压。覆在身上的人,喘息更重了。
  
  某人啃锁骨啃上了瘾,吃得津津有味,凤羽珩就想问,你这是啃绝味鸭脖呢?可这种情况下,又觉得说那样的话恐怕会遭来新一轮的“报复”,于是强忍着没说。可是真的好痒!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笑,不停求饶,某人却说:“现在知道求饶了?好像有点晚了呢。”
  
  他的手不老实起来,顺着她尽剩的衣物就要往里钻,凤羽珩一激灵,冲口就道:“不行不行!玄天冥,我还没及笄,身体尚未发育成熟,这个时候做这种事,从医学角度来说,是不健康的,会落下病根儿的。你可不能冲动啊,要想想清楚啊!我会生病啊啊啊啊啊!”
  
  玄天冥头大了,无奈地从她身上坐起来,一把捞过锦被给她盖好。“是不是大夫都如此理智?本王还真是头一次见到你这种女人,真行啊!”
  
  凤羽珩眯着眼听出了点门道,一抓住锦被也坐了起来,小脸儿一板反问道:“那你到是说说,别的女人是什么样的?玄天冥,是不是别的女人都上赶着爬你的床?你这样一番挑逗,她们欢呼着就从了?我说,你这府里本郡主是不是也该研究研究了?万一哪个院子哪间屋子里藏着几个通房丫头或是小妾什么的,姑奶奶也好早早的把她们都给砍了。”
  
  玄天冥失笑:“爱妃请视察,御王府上上下下恭迎济安郡主搜找。”
  
  “切!”凤羽珩知这人没那个嗜好,也知道这个事儿拿不住他,于是便换了话题:“那你给我说说,你一个月俸禄多少啊?你们家有多少下人,每月开销多少?你有几间铺子几个庄子多少亩地?每年的收成入帐之后都是如何花销的?你在外头的生意都有哪些,能赚多少钱?你现在府里有多少财产,现银银票分别是什么数?还有,咱们家以后谁管钱啊?谁管钱啊?”
  
  玄天冥头大,“钱肯定是你管,但我赚了多少,存下多少,我真的不知道啊!这事儿你得问周夫人。”
  
  “哼!”凤羽珩大声地哼道:“那至于你和七哥到底谁更好看的问题,你也去问问周夫人吧!”说完,重新躺下,把被子一裹,“睡觉!”
  
  某人摸摸鼻子,风向到底是从何处开始转了的呢?明明不是这个样子的?
  
  他亦躺了下来,想要抱住身边的丫头,可这死丫头把自己裹成了一只粽子,他试了几次把手伸到里头均告失败,无奈之下只好隔着锦被把人给抱了住。“把被子分给我一半好不好?”
  
  “不好。”
  
  “很冷。”
  
  “活该!”
  
  某人不吱声了,就那么抱着粽子浅浅睡去。大约过了半个时辰,凤羽珩就听到身后抱着自己的人呼吸间带着轻微的抽鼻子的声音,她伸出手去往腰间的手臂上摸了一把,冰冰凉的。
  
  入秋了,京城温差很大,夜里极凉。
  
  她的心忽悠地疼了一下,赶紧转回身来把被子给玄天冥盖上,再一触上他冰凉的胸膛,就更是懊恼刚刚自己的小性子。
  
  某人的鼻子又吸了几下,然后极为自然地把小丫头给捞到怀里来,“叭嗒”一声在额间亲了一口,还抿了抿嘴回味一番,然后点点头,“香。”
  
  她气得捶他:“装睡!没个正经。”左右也是醒了,便也睡不着,干脆半撑起身子抓了个软垫放在身后靠着,见玄天冥仰头看她,她便将那日在宫里见到元淑妃时听到的事情与他说了一遍,然后又问:“八皇子我只见过一次,后来就没了消息,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去了哪里?”
  
  玄天冥见她说起这个,便也半起身靠在她旁边,告诉她说:“老八也是武将出身,但他的功夫却并不是特别好,准确的说,他的心计胜于武艺,是一位谋臣。这么些年来,他一直也没有明确的表过态是站在哪一边,可也正因如此,他的立场也就渐渐地明朗起来,他是自成一派的。他人如今在南界,以军师身份介入南界帅营,主持攻打边南大计。据悉如今的边南地带战乱已平复大半,老八在那头立了衙门,已然结成了一股势力。”他顿了顿,再道:“父皇看似糊涂,其实心里明白得很,他是有意将皇位传于我,但无奈皇子们个个都心高气傲,更有老三老四包括老八这样的人,这皇位又怎能传得顺利。他老人家一生看重亲情,除去老三非其所生之外,对于其它儿子,都是能罚就不要杀,能改就不会罚。所以,玄家的嫡位之战,是钢柔并进着的。”
  
  这是凤羽珩头一次仔细打听那位少有接触的八皇子,却没想到竟也是一个不好对付的人物。再想想元淑妃,不由得苦笑,“看来,元淑妃敲打可以,大惩却是做不得的。”
  
  “恩。”玄天冥点了点头,“这事儿不急,想必父皇定会交给皇后来交,别看皇后平时不参与任何纷争,但真若处理起事情来,却也是当仁不让。相信她会选择一个最合适的方式来解释这件事情,不用咱们操心。”
  
  这一点凤羽珩是相信的,只是又提醒玄天冥说:“白巧匠已经被我接回郡主府,他出宫那日被人跟踪,事后我让班走去查,却也没查出个究竟,也不知道是他太敏感还是对方太高明。”
  
  玄天冥却道:“定不会是白巧匠过于敏感,被困在宫中近一年,他不是糊涂人,手艺精的人心也精,这里头是不是有猫腻我相信白巧匠一定有些判断。暂且就让他在你那里避避,你也得留神,以防对方找上门去。”
  
  “应该不会。”凤羽珩想了想道:“与白芙蓉接头的人是千周国君派出的,如今千周国君已死,这个任务的源头就已经断了。千周不存在了,他们再控制着白巧匠或是白芙蓉,已然没有了任何意义。”
  
  玄天冥却不这样认为,“那样的人做事都是不讲什么意义不意义的,你想,如果你出了危险,即便不能够再向班走发号施令,他难道就能流入江湖再不问世事?”
  
  凤羽珩摇头,“自然不能,班走定会为我报……你的意思是说,小心千周人给千周国君报仇?”
  
  “以防万一吧!”玄天冥轻叹,“说来说去都是猜测,他们不报仇自然是最好,若真要走那一条路,咱们小心提防就是。”他伸开手臂揽过她的肩,“还有不到一年,你就要及笄了,说起来,本王也该筹备着明年咱们的大婚。”
  
  “好快啊!”凤羽珩感叹,掰着手指算算,这身体十二岁那年的盛夏,她来到这个世界,如今一眨眼,已经两年多了。“玄天冥。”她偏头问他,“咱们的大婚是不是会很热闹?”
  
  “当然。”他极为自豪,“我玄天冥的大婚,定然轰动天下。”
  
  她咯咯地笑,目中也是满带企盼。明年就要大婚了,前世没能嫁得出去,今生却得如此良缘,又有爷爷亲自坐阵,老天也不算薄待了她。
  
  两人就大婚再次展开了热闹的讨论,直到说着说着一并睡去,再睁开眼时,黄泉告诉凤羽珩:“殿下已经去上朝了,吩咐奴婢们不要吵醒小姐。”说完,又紧着拉了凤羽珩一把,急着道:“小姐还是要快些起来,有个不太好的消息奴婢得跟小姐说呢!”神医嫡女
  
  ———————————————————————————————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