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44章 全朝认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再建一个大汉朝 
静贵人死了,这消息到是让皇后有些意外,虽说心中早已有有数,昨夜月寒宫一事定会牵扯进宫中妃嫔,却没想到竟然会这么快就有了动静。

她问芳仪:“怎么死的?”

芳仪说:“宫人来报,说是扯了被单子挂在屋梁上,一脖子吊死的。”

“哦?”皇后想了想,“自杀?”再想想昨夜月寒宫门口时静贵人的表现,虽也有说些什么,却并不显得太过突出,比起元淑妃就更是差得远了去了,为何在这种时候最先死的却是静贵人?

正不解之时,殿下又有宫人来报:“禀皇后娘娘,宗人府那边已经有消息传来,说是昨夜负责宫内值守的御林军副统领已经招了供,火是他放的,目的是想把云妃娘娘给烧死在月寒宫里,从而让后宫恢复雨露均沾。就算皇上仍有偏有偏,但至少妃嫔们也有个争斗的机会,而不是像现在这般坐……坐吃等死。”

“大胆!”皇后鼻子差点儿没气歪了,“一个小小的御林军副统领,居然管起后宫的事儿来了?”

那宫人又道:“回娘娘的话,那副统领的亲妹妹,正是宫中的静贵人。他如此行事,不过是为了给自己的妹妹争个好前程。不过那副统领说了,此事静贵人完全一无所知,都是他自个儿的主意。”

芳仪心中一动,随即开口道:“如此一来,事情就对上了。”

皇后想了想,便也点了点头,“那些年,因为后宫的事,皇上为了安抚一众妃嫔,很是提拔了一些人的母家亲戚。本宫起初都记得什么人得了什么职务,可后来年头多了,便也没再刻意去记那些。如今想来,好像静贵人是有个哥哥在宫中当值的。罢了!”她叹了声,再道:“那副都统已然招了供,这罪名定是活不了的,静贵人也已经吊死,这桩案子算起来,也是该结了。”她一边说一边摆了摆手,让那宫人退了去。

芳仪待那宫人退下之后才又道:“娘娘决定此事就这样罢了?皇上那边能说服得了吗?”

皇后早知她会这样问,不由得苦笑道:“说不说服得了,得看他自己的意思。这件事情摆明了静贵人就是让人当了枪使,而她与其兄长的一死一认罪,摆明了也是为了给对方开脱。却没算计到啊,两人都是一样的想法,最终谁也没救得成谁。”

“那皇后认为,这幕后的指使者是……”

“近日要盯紧元淑妃,那边有什么动静立即回报。”皇后冷下脸,说了这么句话。她可并不糊涂,这宫中是是非非,不管是不管,但一桩桩一件件却都没能逃得过她的心思。只无奈那元淑妃是八皇子的母妃,这一切她都得暂且的压制下来,至少要压到八皇子回京之后,看看是怎么个情况,再做决断。

提到元淑妃,芳仪到是又想起个事来:“据说昨夜月寒宫大火之后,有人看到静贵人去了存善宫,不过并没在里面停留太久就出了来。出来时面色不大好,似哭过。”

“恩。”皇后点点头,并不意外,只吩咐说:“继续盯着。”随即又叹道:“因为云妃的存在,后宫寂静了这么多年,终于有人要耐不住寂寞了。”

月寒宫修复,天武来了精神,亲自监工。所用的银子也并非掏国库的,而是拿出了他的体己钱。

皇帝这些年自己藏的私房钱也是不少,但若都用来修复这月寒宫,章远看着还是心疼。这太监眼珠一转便有了主意,干脆把皇上用体己银子来修复月寒宫一事给散布了出去。不出半天的工夫就收到了来自诸位皇子、王爷以及大臣们的捐款。款项数额巨大,修复月寒宫绰绰有余,天武帝龙心甚慰。

宫里一夜大乱,宫外却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这日晌午过后,乌梨笙带着果品匣子进了凤府的大门,被管家一路让到堂厅,由凤粉黛接待了她。

管家来报时,说的是隔壁新搬来的邻居登门拜访,偏着粉黛之前在隔壁搬这时看过一眼那莲王,虽不知是何人,却一眼之下也被那等容貌震惊。即便是粉黛这种心高气傲的女孩,在看到莲王的姿色后也不由得暗自惊叹,并且产生了深深的自卑。她知道,自己即便是回炉重造,也没可能长出那么好的一张脸来。不过再又想想,她没那么好看,那凤羽珩也同样没那么好看,这样一想,心里也就敞亮多了。

今日听说邻居上门拜访,她一心以为是那绝色女子,就想着再仔细看看,毕竟那日远观之下至今难忘。可却没想到,进得堂厅来的人,虽也貌美,但在那样绝色的对比下,就显得黯然失色太多,不过平常罢了。

梨笙见了粉黛,赶紧上前主动行礼,开口道:“民妇梨笙,见过凤家小姐。”

一句民妇,引起了粉黛的注意,这才仔细看了梨笙的打扮,果然是个小妇人模样。粉黛问她:“你是隔壁府上的下人?”

梨笙一愣,随即低头瞅瞅自己的这身衣裳,虽说不是太值钱,但总也比下人的要强上许多,怎的这位凤小姐就认为她是下人了呢?

见她愣神并未承认,粉黛也是想起了一个事情,赶紧又道:“我知道了,你是隔壁那位漂亮美人的妹妹?前些日子我听人说起,隔壁搬来了新人,是个绝色美人带着自家妹妹。”一边说一边又打量了一番梨笙,不解地问:“你既然已经嫁作人妇,怎的还跟姐姐住在一起?哦对,应该是你姐姐刚搬了新宅,你过来帮忙打理的吧?”

一番话,说得梨笙是云里雾里,不过却也是明白了,眼前这位凤小姐定又是一个把莲王认做女子的人。她自从离开北地,就被莲王一而再再而三的警告过,在大顺的京城,万万不能提及原先的身份,他们就是平常百姓,绝对跟千周没有任何干系。

不过不让说真实身份,可夫妻关系总是可以说的。于是梨笙很是一本正经地告诉粉黛:“凤小姐误会了,想必凤小姐所说的那位绝色美人,应该就是我家夫君。家夫姿容出色,难免会被人误以为是女子。”

“什么?”粉黛有点儿发懵,男的?“不可能!不可能!”她一边说一边站起身来,显得有些激动,“那日我亲耳听到有人问那女子,是那女子亲口承认自己是带着妹妹一起搬来京城生活的,一准儿没错。”说着还不解地看向梨笙,有些生气地问她:“你以为我是瞎子吗?要说一个人长得是不是真的好看,这个可能是各人眼中都有千秋,但我即便再眼拙,也不至于连男女都分辨不出来,她亲口承认的你是妹妹,你就不要再欺瞒本小姐了。我告诉你,我可是未来黎王府的正妃,黎王殿下正是当朝五皇子,你且想想清楚,上门欺骗于我该是个什么罪名。”

梨笙脚步后退,不似被粉黛的话吓到,却是面上透着淡淡的哀伤。此刻她脑子里一团乱,满脑子都是粉黛说的那句“她亲口承认的你是妹妹”。她不明白,她明明是莲王的妻子,怎的就成了妹妹呢?

身边一起来的丫鬟见状便知自家小姐是要犯病,于是赶紧开口道:“夫人莫要悲伤,想来是老爷那日又穿了女装,为了不引人误会这才随口一说的。夫人也知道老爷的脾气,别往心里去。”说着,又主动将手里的果品点心搁到一边的桌子上,再冲着粉黛俯了俯身,道:“凤小姐,我家夫人备了些微礼,没有别的目的,就是觉得做了邻居应该过来认个门儿,以后也有个照应,实在不知小姐竟是这等尊贵的身份,多有打扰了,这些果品也实在是有些寒酸,还忘凤小姐见谅。”

粉黛到是不在意这个,左右她对隔壁搬来的人也颇感兴趣,那女人生得着实好看,好看到竟已经让人生不出嫉妒,而只是满心的羡慕和想要亲近的心思。她忙道:“没关系,不寒酸,你们来认个门儿也是应该的。以后都是邻居,有什么事情尽管来这边找我。”说着,又紧着问了句:“隔壁那宅子主人是那个美人吗?”

小丫头再次纠正粉黛:“不是什么美人,而是我们家老爷。”

粉黛皱眉道:“老爷?那老爷是美人的爹爹?”想来只有这个可能。

“不是。”没想到小丫头又摇了头,“老爷就是老爷,就是我们夫人的相公,应该也就是凤小姐说的那位美人吧!”

粉黛彻底懵了,不甘心地又问一句:“那她姓什么?”

小丫头说:“姓莲。”说完便再不多留,拉着梨笙又向着粉黛行了个礼,告退离去。

粉黛也没拦,就纳闷地站在堂厅,翻来覆去地想着那日见到的绝色女子,她分明听到那女子说自己就是那座宅子的主人,也真的听到有好信儿的百姓问她是跟谁一起住,她说是跟自己的妹妹。难不成真的是看错了?那不是女子,而是……男的?

粉黛一个激灵,随即摇了摇头,不可能,男子若是长成那般模样,那得是何方妖孽?

乌梨笙失魂落魄地回到隔壁宅上,一直回了自己的院子时还是有些不大清楚的,脑子里总是在回想着刚刚粉黛的话,还有她与莲王之间的关系,甚至后来竟是问了身边丫鬟一句:“我到底是谁?”

这是乌梨笙这几年常有的表现,丫鬟到也见怪不怪了,只是哄着她躺下小睡,也没有别的办法。

而另一边,莲王从府上另一处角落走了出来,带着一众下来直奔府门口,指挥着下人将刚刚打制好的匾额挂到府门上。

此时,凤瑾元正坐着马车回到府里来,马车经过隔壁时被他喊了停,目光却是直盯着那个在新府门口指挥着下人挂匾额的女子,一眼之下,惊为天人——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