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49章 七殿下回京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三人出了姚府时,离着老远就听到一个女子的声音正大声道:“你这人怎么这样?快放手,我对你可一点兴趣都没有,大清早的你就拉拉扯扯,这成何体统?”

女子说话声音极大,引得不少百姓都驻足围观,一边评说着眼前这一出戏码,一边感叹于女子惊人的姿容。

凤羽珩一瞅,那女子不是莲王又是谁!而此时,那个正扯着他袖子不放的人,正是她的父亲,凤瑾元。

“这莲王也是让人不省心啊!”黄泉抚额感叹,“又装女人出来祸害人。”

忘川却不这么想,“他本就长那个样子,的确是天姿之色,怪就怪某些人意志不坚定。”一边说一边朝着凤瑾元呶呶下巴,再道:“看到没有?凤家老爷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人家身上了。”

黄泉点了点头,跟着评价说:“不只眼珠子,你们看他抓着莲王的手。”

黄泉这一提醒,凤羽珩和忘川二人的目光都往凤瑾元手上投去,就见凤瑾元看起来像是在拉扯莲王的衣袖,可有那么几根手指总是有意无意地往人家在拉扯间暴露在外的细腕上划去,不经意的便被他挨着那么几下,每碰到一次,凤瑾元面上都会现出几分激动。

凤羽珩看着恶心,眉心皱得更深起来。忘川亦厌烦地道:“从前做左相的时候至少还有几分收敛,怎的现在这是破罐子破摔吗?”

凤羽珩冷哼,“从前他哪里知道收敛了,只不过我们很少在外撞见而已。但就说从前的凤府,他纳进门来的人还少?”

黄泉就有些不能理解了,“哎?他不是被姚夫人把命根子都给剪坏了吗?都不是个男人了还纠缠什么?”

凤羽珩告诉她:“谁说不是男人了就不能追求美女?宫里的太监宫女不也是有相互慰籍的例子?他只是生理上不行,却并不代表心理上也不行,更何况封昭莲这等容貌,任哪个男人看了能不动心啊!”

忘川提醒她:“九殿下就不会。”

凤羽珩点头,“恩,那说明本郡主比他还能稍微有点儿魅力。”

几人说话间,凤瑾元那边也有声音传来,他是全然不顾封昭莲那些讽刺的话,只要封昭莲往他面前一站,那就仿佛是罩住了他的全部世界,让他除了眼前的这个女人之外,其它的全然不顾。

他依然抓着对方不肯松手,口中一个劲儿地道:“小姐不认识在下了吗?昨日咱们还见过,我是你的邻居,凤府的老爷啊!”

封昭莲一脸的厌烦,不停地甩袖子,就差拿脚踹了,嘴里也是不闲着:“流氓是不是?不要脸了是不是?邻居千千万,怎的就你像只赖皮狗一样的贴上来?哎!大家都看看,这人是不是太恶心了?”

围观百姓点头,纷纷朝着凤瑾元指指点点,的确是太恶心了。

凤羽珩也觉得太恶心了,还是在她的郡主府门口,整的她都不知道这府到底是该回还是不该回。

忘川说:“要不咱们再回姚府避避吧,回头让班走把人清清。”

她觉得也行,正准备转身离开,却听到那封昭莲突然喊了一嗓子:“哎!雅雅!”

她抚额,还是晚了一步了。

凤瑾元却不知道这一嗓子雅雅是在喊谁,他依然拽着封昭莲死不撒手,他的世界里只有这个女子,做梦也没想到在郡主府门口坐了一睡,刚一睁眼就看到这个女子就站在自己面前。凤瑾元觉得,这一定是老天的安排,是老天爷给他送了一位天仙下凡,来拯救他糟糕的人生。

可当他回过神来,却发现此时此刻站到他面前的人,不只一个绝色美女,还有他此行的最终目标人物:凤羽珩。

只是凤羽珩脸上的鄙夷与那绝色女子如出一辙,这让他的老脸有些没处放,但再没处放,他都觉得如果能得绝色女子看上一眼,什么都值了。

此时,封昭莲却已不再理他,只顾着跟凤羽珩说话:“雅雅,我来找你去逛逛,这里我不熟,你带我去转转吧!”

凤羽珩没理他,看了一眼凤瑾元,再看了一眼他拽着的那只袖子。凤瑾元对于他这个二女儿有一种深深的惧怕,哪怕是在封昭莲这个大美人面前,他依然没有办法无视凤羽珩那凛冽的目光。

“放开。”凤羽珩冷冷一声,吓得凤瑾元条件反射一样地就松开了手,然后就又听她说:“大清早的就在这里给我丢人现眼,你真是当了个好父亲。”

这话说得凤瑾元的脸跟火烧一样,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接,可是再想想,自己不是大清早的在这里,他是在这里待了整整一夜啊!于是赶紧又道:“我是来找你的,你的侍卫不让我进,我在这里等了你一夜。”

“哦?”凤羽珩嫌弃地看了看凤瑾元:“我的侍卫一定会告诉你我在姚府吧?为何不去姚府找我?在外等了一夜,次日清晨还有这工夫当待纠缠民女,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说罢,又是一甩袖,干脆拉起封昭莲转身就走。

封昭莲本就是来找她出去逛逛的,此举正合他意,临走时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凤瑾元,扔下一句:“邻居,今天看在雅雅的面子上原谅你,再有下一次,别怪我剁了你手。”

凤瑾元打了个冷颤,心道为何与凤羽珩结交的女子都这般的犀利?可是再想想,却又有笑意不自觉地浮上面来,他什么样的女子都拥有过,却唯独没有这种,若是能征服,那才是人生一大乐事。

一想到此,便又有了继续等待凤羽珩的信心。她早晚都要回府的嘛,看她与那绝色美人很是熟络,想来这一趟还真是不虚此行。

凤瑾元再度坐回郡主府门前,守门的御林军都不得不佩服这人的脸皮,一个个在心里念叨着,这人就是从前的左相?说句大不敬的,皇上是哪只眼睛不好使,就看上他是块丞相的材料了?

同样的问题,封昭莲也正跟凤羽珩问着,他就没那么含蓄了,什么话是他不敢说的?当即就道:“大顺的皇帝是不是眼瞎?就你那个老色鬼一样的爹,也能当丞相?”

凤羽珩没搭这茬,却是提醒他:“说皇上眼瞎的话,如果让玄天冥听到,非剁了你的舌头不可。”

“拉倒吧!”封昭莲完全没被吓住:“这话你们家小冥子背地里指不定都合计过多少回了呢。哎,不说他,就说你那个爹,可真是够极品的啊!我活这么大什么人没见过?就头一回见着他这样儿的。”

凤羽珩“切”了一声,道:“你不就是喜欢他这样的吗?”

“恩?”封昭莲一愣,“我怎么就喜欢他那样了呢?”

“不然你巴巴的搬到他隔壁宅子去住个什么劲儿?”

“我那就是好奇。”封昭莲说了实话,“就是好奇嘛!咱们从北地到京城,也好几个月的交情了,听了那么多关于你那个极品爹的事迹,我不亲自去围观一番,怎么对得起我这颗好奇的心。”

凤羽珩摆摆手:“随你。”然后再琢磨了一下此时此刻正在走的路,问道:“咱们上哪儿?”

封昭莲说:“随便逛逛。”

“随便逛逛也应该往热闹的街上去吧?咱们方向错了。”说着就要把人往回带,“走另一边,那头有好逛的。”

“哎!不不不!”封昭莲赶紧把人往回拽,“热闹的我逛过了,咱们这回逛点不热闹的。”

凤羽珩不明白不热闹的有什么可逛的,但左右无事,干脆就陪着莲王逛起大街,同时随便说起他的这个病症:“我跟外祖父也探讨过你的这个病症,得出的结论说了你也听不懂,但说得直白一些呢,就是你从前是被人灌了太多女性身体所需东西,现在要往回治,不是很容易,但也不是绝对不行,就是再给你把原来的东西调回来,用男性身体所需的东西补回去。这只是理论上的说法,具体还是要看实践。”

莲王点头,说到他的这个病,他到是认真地听了听,还问凤羽珩:“那治好的把握有几分?”

凤羽珩想了想,说:“五五开吧。”

“那你跟没说一样。”他翻了个白眼,“好歹你告诉我个四六,我也能有点子希望。谁愿意整天的被人当成美人纠缠,我刚刚真想一刀把你那个爹给捅死。”

凤羽珩说:“你愿意捅就捅,真捅死了,要是闹到官府去,我保你活命就是。”说话间,她四下辨了辨方向,“怎么走到城东头来了?恩,这边住的人比较富裕,到是有些铺子售些高档货品。”

她以为封昭莲是想来买东西的,却没想到这人此刻正抻着个脖子一直往东头瞅。

凤羽珩问:“你瞅什么呢?”

不等对方回话,这时,就见正前方有辆马车正疾驰而来,车速由快至慢,一直到行人过多的地方便彻底的缓了下来,拉车的两匹马也似悠闲地逛着,车夫把马鞭都收了起来。

这辆车夫并不显眼,但也仅是从外观上看没有什么值得多加注意之处。可若有心人仔细去瞧,却依然能发现在那马车车厢的左侧挂着一块小小的木牌,木牌上头不显山不露水地写着一个“七”字,明眼人一眼便能认出,这便意味着这辆马车归当朝七皇子玄天华所有。

凤羽珩“咦”了一声,随即笑了开,“七哥回来了。”

与此同时,那马车里的人似也有所感应,竟是唤停了马匹,然后由人从里头掀开帘子,玄天华那张略显风尘仆仆,却依然脱尘如仙的脸便现在了众人面前。

一时间,有百姓的惊呼传来,再看那莲王,却是完全承袭了适才凤瑾元的那副样子,眼珠子都要掉到玄天华身上了。

他上前一步,同时冲着凤羽珩摆摆手说:“雅雅,你等等,我那个病不治了!”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