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6章 捏碎你母仪天下的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云妃三问,凤羽珩三答,将凤家完全抛离在外,府门只认同生轩,兄弟只认凤子睿,亲人则直指荒州姚家。
  
  这才是姚家的女儿!
  
  玄天华也没想到自己这个弟妹竟有如此心思,不过转而一想,能让小九那个冥顽不灵的人动了心的,又怎能是寻常女子。不由得多打量了凤羽珩几分。
  
  云妃向殿中走了几步,凤羽珩赶紧跟上,就见云妃指着角落里跪着的沈氏道:“那人你可认得?”
  
  凤羽珩往那处瞅了一眼,这才发现沈氏哪里只是跪着那样简单,在她的膝盖底下竟垫着一滩鹅卵石子,那石头子被敲碎成几块儿,每一块儿都带着尖利的棱角。沈氏肥胖的身躯跪在那里,地面已经湛出一汪血来,她却一动都不敢动。
  
  “儿媳认得,那是凤家的当家主母,沈氏。”她收回目光,答了云妃的话。
  
  云妃一听当家主母这话就是一声冷哼:“很好。”然后转过身,拖着长长的裙摆又往高台上走了几步,行至一半时停了下来,再回过头,面上便覆了一层凌厉之色——“这世上敢欺骗本宫的人还真没有,就算是皇上,他都不敢。沈氏,你好大的胆子!”
  
  沈氏早就被皇宫里的气势给吓丢了魂,更何况这月寒宫是整座皇宫最辉煌的所在,也是平日里极少有人来过的地方。这云妃她以前也听说过,印象中就是个不得宠的妃子,可谁想到一见了面,这月寒宫中的一切,包括云妃的模样,怎么看都跟不得宠三个字不挨边儿啊!
  
  沈氏哆哆嗦嗦地跪着,想要说话,可是牙齿都怕得上下打架,半点声音都发不出来。
  
  她知道,九皇子最多也就是甩他一鞭子,有凤瑾元在,怎么也不能当场就把她给打死。但这云妃,捏死自己就跟捏死一只蝼蚁一般,谁的颜面也无需看的。
  
  “沈氏。”云妃冰冷的声音再度传来:“我念你是当朝一品大员之妻,今日不与你过多计较,限你三日内交到御王殿下手中,另外,听说你有个女儿生来一副倾城之貌?”
  
  沈氏一激灵,心底绷得最紧的那根弦几乎都要断了。
  
  “那本宫就送给凤家一道旨意,凤家嫡女凤沉鱼,五年之内,不得入宫!”
  
  一句话,似乎封死了凤沉鱼母仪天下的美梦。
  
  不过沈氏却松了口气,五年,还好。她的沉鱼只需要等凤瑾元的一个决定,待凤瑾元决定下来要诚心辅佐哪位皇子之后,沉鱼必定是那皇子的正妃。当今圣上身体康健,总不至于五年就归天。
  
  云妃怎会不知沈氏心中所想,却不再与她计较,只挑了挑右边唇角,泛起一个冷笑,再开口跟身边的太监道:“替本宫拟旨,再去中宫请皇后娘娘的凤印,一并送到凤府去。”
  
  太监领命而去。
  
  再回来时,却是玄天冥跟着一起进了大殿。
  
  身后的白泽帮他推着轮椅直到殿前,跪拜云妃后白泽闪身而退,玄天冥则冲着高台中段的云妃扬了扬手:“母妃不要总站得那样高。”
  
  云妃一脸笑意地走了下来,眨眼间便与之前喝斥沈氏的凌厉模样判若两人,“冥儿外面的事可都处理好了?”
  
  玄天冥点点头,然后冲着凤羽珩伸出手。
  
  她下意识地就把自己的手递了过去,一下就被握住。
  
  “真不知道到底是哪些不要命的人在京里散布谣言,本王的王妃不过进宫来玩了半天,外头竟有人说她被歹徒劫持了!”
  
  云妃又冷下脸,“这样的人,全部该杀。”
  
  “恩。”玄天冥认真地点了点头,“已经杀了五个。”
  
  一旁的玄天华轻咳两声,“母妃,时辰不早了,还是让九弟送弟妹出宫吧。”
  
  云妃点点头,“也好。”再一摆手,冲着一众宫女道:“去带上本宫送给未来儿媳的见面礼跟着殿下一起出宫,让所有人都看看,凤家的二小姐是从哪里回家去的。”
  
  凤羽珩感激地谢了恩,主动推了玄天冥的轮椅与众人一道退下,连带着沈氏也被两个大力太监架着扔到院子里。
  
  玄天冥一脸嫌弃,吩咐下人:“随便找辆车套上她就好,我御王府的马车可容不下她坐。”
  
  玄天冥这一次是摆了王驾从皇宫直奔凤府的,再加上那些云妃派出来送见面礼的宫女太监,一群人浩浩荡荡好不热闹。
  
  京城宵禁较晚,此时的街中仍然能见到许多人,所有人都眼睁睁地看着御王爷和淳王爷一起,护送着凤家二小姐从皇宫里出来,再加上玄天冥故意让人散布在人群中的消息,说是凤二小姐晌午时便被云妃娘娘接到宫中了。
  
  人们这才明白,哦,原本凤二小姐根本不是被人劫持,人家是进皇宫见未来婆婆去了。
  
  这么大的动静凤府不可能得不到消息,当管家何忠把这件事报告给正堂的诸位主子时,大部份人都松了一口气,但也有人觉得十分遗憾,比如凤沉鱼,比如凤粉黛,还有凤子皓。
  
  看着车撵外的人群,凤羽珩不由得泛起冷笑,“想来我被劫持的消息,也是以这种口口相传的方式传出去的吧,传到后来,连根儿都找不着。”
  
  玄天冥挑眉,“谁说找不着,我不是杀了五个么。”
  
  “可幕后的真凶到底是谁,咱们谁都不知道,不是么?”
  
  车撵内现了一阵沉默,到是玄天华先开了口,他说:“看路数应该是阎王殿的人。”
  
  凤羽珩听不懂,坐等解释。
  
  玄天华继续道:“阎王殿是江湖上一个杀手组织,专接拿钱杀人的买卖。但开价极高,能出得起钱的,多半都是大富贵的人家。”
  
  玄天冥把话接了过来:“应该不是你父亲,他还没蠢到事到如今依然想要杀你。至于那位主母,应该没这个脑子,阎王殿的人也不屑跟她那种人做生意。你的嫡兄嫡姐手里没这么多钱,所以如此一算,到是有一方面的人你要多加留意。”
  
  凤羽珩想了想,道:“你是说沈家?”
  
  玄天冥点头,“沈氏没脑子并不代表沈家人都没脑子,不然他们也不会把生意做得这么大。沈家想要保住自己的富贵,就必须得保住沈氏在凤家的地位,所以有些事无需沈氏自己动手,他们就会替她处理干净。”
  
  凤羽珩拧紧眉心沉默不语,沈家,若他们插手,还真是防不胜防。
  
  “班走!”突然,玄天冥对着空气喊了这么一声。
  
  凤羽珩只觉眼前一暗,待她看清楚时,竟有个一身黑袍的年轻男子站到了她的面前。
  
  “从今往后你就跟着王妃,她就是你的主子。”玄天冥沉声吩咐。
  
  那被叫做班走的人毫不含糊,当即便跪在凤羽珩面前:“班走拜见主子。”
  
  凤羽珩愣了一下,看向玄天冥。
  
  他告诉她:“班走是最好的暗卫,你带在身边,我才放心。”
  
  凤羽珩没有拒绝,只点了点头,说了声:“好。”眨眼间,班走闪身消失。
  
  她不得不叹古武的出神入化,班走能将轻功练到如此境界,怪不得玄天冥都称他为最好的暗卫。
  
  “你将身边的人都给了我,那你怎么办?”她还是有些担心。
  
  玄天冥失笑,“御王府如铜墙铁壁,就是我自己,虽然残了腿,也并非一般人能近得了身的,你不要忧心这个。”
  
  “那你别责备黄泉吧。”她与他讲道理,“忘川轻功好,如果当时她在,想必一定会带我成功逃脱。但是忘川被我配到外面去做事了,所以这事怪不得黄泉。”
  
  玄天冥闷哼了声,没说什么。
  
  御王的王驾很快便到了凤府,这一次不止御王来了,淳王也一起来了,凤瑾元带着家中老小早早的就跪在府门口迎接。
  
  玄天华率先从车撵上走了下来,就听凤家人齐声道:“叩见淳王殿下!淳王千岁千岁千千岁!”
  
  紧接着,车撵里飞出一驾轮椅,上坐之人一身紫袍,怀里还抱着个姑娘。
  
  凤家人自然知道定是玄天冥,赶紧又问了御王千岁安。
  
  直到轮椅落地,众人才看清楚,玄天冥怀里抱着的,竟是凤家二小姐,凤羽珩。
  
  玄天冥将人放开,凤羽珩主动自觉地承担了推轮椅的任务,推着玄天冥跟着玄天华,在凤瑾元的恭请下进了凤府。
  
  后面一水儿的太监宫女也跟了进来,个个手里都捧着物件儿。
  
  凤瑾元看着疑惑,便问道:“敢问殿下,这些是……”总不会是送给凤家的礼物吧?
  
  “是母妃送给珩珩的见面礼。”玄天冥答得理所当然。
  
  玄天华也开口道:“母妃知本王今日本京,便召了弟妹一道进宫来见一见,没有提前与凤大人打个招呼,是本王失礼。”
  
  凤瑾元吓得连连摇头:“不敢不敢。小女能进宫拜见云妃娘娘是她的福份。”
  
  “你能这样想就好。”阴阳怪气的声音,出自玄天冥。
  
  两位皇子同时出现在凤家,这一次别说是凤粉黛,就连想容和沉鱼都看傻了眼。
  
  玄天冥的脾气她们都领教过,这位七皇子却是第一次见。以前只闻七皇子温文尔雅,如今才知什么叫做百闻不如一见。
  
  凤沉鱼的眉目自然而然的又开始翩翩而舞,一道道炎烈的目光毫不掩饰的向玄天华射了去。
  
  粉黛虽说也险些被玄天华迷了眼,但却依然更中意那坐在轮椅上戴着黄金面具的玄天冥。如今眼见凤羽珩好好地站在他身后,妒忌的火苗又开始腾腾上涌。
  
  趁人不注意,粉黛跑回正堂,将那些搁在堂内的鞋子拿到手里。再回前院儿时,也不管是什么场合,直接就冲到玄天冥面前,将那只鞋往他眼前一递:“殿下,有人在城外河边捡到二姐姐的鞋子。”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