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52章 祖宗上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吧!祖宗,还真是祖宗。
  
  当玄天华看到府门口站着的那两个人的时候,内心绝对是崩溃的。
  
  天武帝和章远,两人员外和仆人的装扮,怎么看怎么别扭。天武那身衣裳也不知道打哪儿找来的,有点儿瘦,盘扣都系得紧巴,看起来十分滑稽。
  
  玄天华没有迎到门口,只是站在前院儿,与府门之间还隔着段距离,却足以让彼此清楚地看到彼此。
  
  天武瞪着他怒吼一声:“还不把祖宗请进去!”
  
  玄天华一阵头大,却也赶紧对门口拦住二人的侍卫一挥手:“让他们进来!”
  
  侍卫们万没想到这老头儿如此不客气的一句话出口,居然还得到了走进淳王府的权利,而且再看七殿下,似乎也不大生气,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淳王府最近实在是太奇怪啊!奇怪的女人,这又来了奇怪的老头,祖宗这话是随便说的吗?七殿下可是皇子,那他的祖宗岂不就是……
  
  几名侍卫此时此刻显然都是同样的想法,下意识地互相看了一眼,皆在对方眼中看到了同一个讯息。有人最先以口型无声地问了句:“皇上?”
  
  其它人跟着点头,这世上除了皇上,谁还敢跟七殿下说这样的话?
  
  于是他们蔫巴了,刚才干什么来着?拦了皇上!不想活了吗?命不久矣啊!
  
  众人低下头,开始细数着余生日子。
  
  再说天武帝和那章远,二人进得院儿来,首先迎接他们的,是淳王府的猫猫狗狗。
  
  动物可不管你是什么身份,再加上这几只都是极喜人的宠物,一看到有人来,十分欢乐地就冲了上去,摇着尾巴就往身上扑啊!
  
  天武先是一愣,随即似反应过来什么,错愕地开始环顾这淳王府的前院儿,从百花丛林一直看到翠鸟绕肩,从猫狗咬袍一直看到青竹栅栏,终于,视线落在那些在秋风吹动下不停挥舞着的多彩纱锻上,也不怎么的,他的眼睛突然就湿润了。
  
  抬起手往脆脸上抹了一把,再放下时,却已没了之前威严之气,取而代之的,是一副他从不愿承认的老态,尽是追忆之绪。
  
  章远看出门道,默默地退后半步,给天武让出道来。
  
  天武往左侧转身,迎着一片竹栅栏上挑着的天青色薄纱就走了去。那薄纱不大,长条型的,不过半截手臂长,却是将天武的思绪一下子拉回了二十多年以前。
  
  那一年,他微服出巡,中年气盛,故意摆脱随身侍卫,独自进入山林之中。其间误入一个寨子,一个才及笄的小姑娘看到他手臂上被林间小兽撕扯出来的伤口很是着急,采了山间草药,撕了自己的裙摆来给他包扎,又替他向寨主求情让他暂时留下。
  
  他出生皇族,见过的女子无一不是大家闺等秀,行不露足,笑不露齿,稍微有一点言行不佳,都会被家族训斥并严加管教。
  
  可那个寨子里的女子却完完全全刷新了他的老观念,让他明白了,原来女孩子挽起袖子露出半截皓白细腕竟是那么好看;原来女孩子也可以光着脚卷起裤管下河摸鱼;原来女孩子也可以跳脚骂人;原来女孩子喜欢一个人也是可以当着所有人的面大声地说出来,同时面带微笑,就好像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完全不需要害羞,不怕被人笑话。
  
  而你若同意,便牵起她的手,见父母,祭山神,拜天地,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而你若不同意,便也要同样大声地说出来,女孩子也不会觉得没有脸面,她们还是会笑着祝福你找到心爱的姑娘,然后转而笑唱歌唱歌,该跳舞跳舞,很快就会把这样的插曲抛到脑后。
  
  他是人中龙凤,相貌自然是不俗的,再加上皇族出身,一身的好功夫、好学问,很快便在寨子里有了名号。在一次篝火会上,前后有六个姑娘向他表白爱意,他却只牵了那个撕了裙摆给他治伤的、叫名云翩翩的姑娘的手。
  
  云翩翩那时并不知道他是什么人,却依然义无反顾地嫁给他。两人共同生活了好长一段时间,直到一场疫情,毁了整个山寨,要不是天武带着她撤得及时,怕是云翩翩的命也得搭进去。
  
  二人出山,侍卫接应,寻了最好的大夫治疗,云翩翩也终于知道了自己的丈夫究竟是什么人。
  
  天武陷入回忆,久久不愿抽身出来,玄天华却知不可以凭由着他这样子回想下去,于是抬步上前,于他身边轻轻地叫了声:“父皇。”他声音一如轻尘,最是能让人平心静气。
  
  天武回过神来,苦涩一笑,伸手去触了一下那块纱角,却也知并不是当初那块。
  
  “你娘亲……还好吗?”他问玄天华,“你刚刚回京,应该见了她吧?”
  
  玄天华点头,却也是苦笑道:“娘亲何时分委屈过自己,且看她把儿臣这府邸折腾成这个样子父皇就该知道,她好得很。”
  
  天武有些激动地问玄天华:“你……能不能想办法让她见我一面?”不管是在宫里还是宫外,天武始终不敢冒然去见云妃。他有在外头叫门、在外头瞎折腾、兴风作浪的本事,却绝对没有仗着身份推门就进的胆量。在他心中,云翩翩,高于一切,当初若不是急着治她已经微染上的疫情,他说什么也要想个两全的法子,不会那样轻易暴露身份。
  
  天武的请求让玄天华一时为难,他说:“适才下人来报时娘亲就说过,许是父皇来了,她……不见。”
  
  “不见。”这回答并不出人意料,他却还是想尽力争取一下:“你去跟你娘亲说,就说朕……就说我来问问看,新修复的月寒宫里她还需不需要再添置些什么。”
  
  玄天华无奈,只得道:“那父皇且在这儿等等,儿臣去去就回。”
  
  他快步离去,同时也遣走了前院儿所有下人。云妃在二进院儿里编着花蒌,一见玄天华过来,不等其发问便主动道:“我是说什么也不见他的,之前在宫里已经见过一面了,一面二十年,你就这样回他就好。”
  
  玄天华无奈之下又回去,却见天武已经不再站着,而是盘膝而坐,就对着竹篱笆,对着花丛,手里还不停地抚摸着一只缠人的小狗。
  
  他心下感慨,云妃的话却不知该如何转述了。一面二十年,这话,他该如何对这位老父亲去说?
  
  只轻轻叹息,抬步向前,于天武身边也盘膝坐下,只道:“儿臣才从东界回来,本想见了娘亲之后就立即进宫述职的,既然父皇来了,儿臣便在这里与您说说那东边儿的事吧。”
  
  天武点了点头,像是之前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只道:“你说吧。”
  
  淳王府换了天地,而另一头,凤羽珩拉着子睿回了郡主府后,却发现凤瑾元依然没走,自坐在郡主府门口的台阶上打着瞌睡。
  
  她走上前,于凤瑾元面前站住脚,对方却因睡得太实并没有觉查出有人到了身边。
  
  凤羽珩瞅着这位父亲,四十不到的年岁,鬓角却已经现了不少白发,面上皱纹也多了起来,众是合着眼,眼角的细纹也依然清晰可见。
  
  她自认从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却也不至于阴狠到不给人留一条活路,即便是这凤瑾元多次加害,她也留了他一条命在。
  
  就比如说现在,她知凤瑾元找上门来定然有事,能让这人守在郡主府门口一夜不走,依凤瑾元的个性是绝对做不出来的,想必是遇了难事必须要求助于她。
  
  凤羽珩想,在其要求不算过份,而自己又力所能及的情况下出手帮忙一把,这到也不是不可以。于是她轻咳了一声,示意台阶上的人醒醒。
  
  凤瑾元到是一下子就被惊醒,看到凤羽珩回来,眼中立即闪过兴奋之色。随即目光又投向她手中拉着的子睿,一种浓浓的、在他身上从未出现过的儒父之情瞬间表露无疑。
  
  他张开手臂,带着满心的期盼冲着子睿喊:“儿子,到父亲这儿来。”
  
  本以为子睿会欢喜地扑到他怀里,结果那小子却只是平静地看着他,两手拱起抱了抱拳,就算是打过招呼,连人都没叫。
  
  凤瑾元的目光一下子就撞在他那只缺了小指的手上,醒目的残缺一次又一次地提醒着他当初对这一双儿女的所作所为,一张老脸瞬间黯淡了去,伸出的手臂就那样停在半空,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十分尴尬。
  
  凤羽珩终究是看不下去这样的场面,扯了子睿一把轻声道:“父亲叫你呢,说句话吧。”
  
  子睿看了他姐姐一眼,虽说面上带着不解,却还是听了她的话,不情不愿地喊了声:“父亲。”
  
  “哎!哎!”凤瑾元瞬间激动,两行老泪一下子就涌了出来,赶紧收手去擦,总算也解了一份尴尬。
  
  凤子睿却对此完全无动于衷,就好像凤瑾元是在演戏一般,看得他心中生厌。
  
  “父亲一夜不离,可是找我有事?”凤羽珩不想再这样上演亲情戏码,主动开口问了他。
  
  凤瑾元一听这话赶紧站了起来,一夜未睡,这又在这里坐了大半天,以至于他起身时微微晃了一下。
  
  子睿到底还是个孩子,对面前这人恨是恨极,但看到他像是要晕倒的样子,还是下意识地上前扶了一把。
  
  凤瑾元激动之余想要去摸摸子睿的头,却被子睿躲了开,迅速地又回到姐姐身边。他便也不再强求,只是自嘲地笑了笑,再一转念,却也不怎么的,竟神使鬼差地问出一句让凤羽珩瞬间将同情全部收回的话来,他说——“早上来找你的那个姑娘,你们是相熟的吗?她去哪里了?”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