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56章 奇怪男子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玄飞宇口中的奇怪男子是谁,凤羽珩并不知道,今日宾客众多,难免有人会离开前院儿往府中其它地方走动,这到也算正常。可那奇怪男子若是出现在新娘子的院子外头,这可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此时雨到是已经停了下来,她将两个孩子交给身边的秦氏,一再嘱咐两个小的不可以乱跑,这才起了身,带着忘川和黄泉悄然离去。
  
  现在的姚府,过去的凤府,这地方她再熟悉不过了,姚书如今就住在当初凤子皓住的那个院子,说起来,离前院儿到是有些远的。
  
  三人一路往那边走着,两个丫鬟却是不知道自家小姐是什么心思。
  
  而与此同时,玄飞宇口中的奇怪男子的确正徘徊在一对新人的喜院儿之外,正跟两个守门的丫头周旋,其中一个丫头道:“来观礼的客人就应该到前院儿去,这位公子快快请回吧!”
  
  很显然这人已经在此处纠缠许久了,以至于姚家脾气甚好的下人也都现了不耐烦,关键是这事儿说不过去了,一个大男人跑到新夫人的院子来,非要见新夫人,这叫什么事儿?
  
  那男子听了丫鬟的劝说还是不肯罢休,一个劲儿地祈求:“就让我见她一面,我真的是有事要与她说。”
  
  “不行不行。”两个丫头十分坚决,甚至又叫了数个人来把个小门儿给堵得严严实实的。
  
  院子外头的吵闹声惊里屋里的新人,原本端坐在喜榻上的吕瑶猛地一把就将盖头给掀了起来,一脸的惊恐。
  
  屋子里陪着的是她的两个陪嫁丫鬟和一个陪嫁奶娘,此时一见自家小姐失了态,赶紧上前劝说。那奶娘扯着盖头就要给她盖回来,同时口中急道:“小姐啊!今儿是大喜的日子,这盖头可是万万掀不得的,要等到了晚上姑爷回房的时候,用称杆子给你挑起来呢!”
  
  吕瑶现在哪听得进去这个,她吓得脸都白了,一把抓住奶娘的手颤着声问:“你们听到了没有?是不是他来了?啊?是不是他来了?”
  
  她声音带着极度的惊恐,奶娘毕竟上了岁数,听觉没有那么敏感,一时间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一脸的茫然。
  
  而边上一个小丫鬟这时却是说了一句:“好像外头是有声音,而且……是男人的声音。”
  
  只一句话,奶娘竟像是也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般,差一点儿没惊得跳起来。吕瑶这时又急着道:“是他!一定是他!我听到的不会错,奶娘,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奶娘也有点慌,但总归是比吕瑶要稳着一些,她一边劝着吕瑶一边对两个小丫头道:“你们快出去看看,到底是谁在闹腾。”
  
  两个丫头小跑着出了屋,再回来时,却一个个也是一脸的惊恐。其中一个道:“小姐,小姐说得没错,真的是他,他来了!”
  
  吕瑶惊得张大了嘴巴,“怎么可能?他怎么会来?父亲不是把他送到外省去了吗?不是说他再也不会回来吗?为什么他突然出现在这里?”
  
  三个下人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奶娘想了一会儿,却是咬了咬牙道:“人既然来了,咱们总得想个应对的法子,要不……小姐去见见他?”
  
  “我不见!”吕瑶失声尖叫:“奶娘你是不是疯了?居然要我去见他?”
  
  奶娘赶紧道:“小姐听奴婢说,这种时候,小事化了才是最聪明之举。他的为人咱们都是清楚的,眼下在外头闹腾了这么久,显然是见不到小姐就不打算走。可这里是姚家,不是吕家,再这么闹下去万一被更多的人撞见,那可是要出事的呀!小姐不如见上一见,说些敷衍的话先把他给打发走了,回头奴婢想办法通知吕府,让老爷赶紧派人解决此事。”
  
  小丫头也道:“是啊,小姐,现在当务之急是让他快点走,今日姚府上人多,万一被人看到可就坏了。”
  
  另一个丫头也说:“他那个人一向胡言乱语,可是什么话都敢说的,小姐不快些将人打发走,这事儿怕是要闹大。”
  
  吕瑶也知道这个理,可她现在是个新娘子,不坐在喜房里,跑出去见个男人,毕竟这院子里还是有姚家的下人呀!
  
  奶娘知她心意,赶紧就道:“眼下咱们还不怕什么,毕竟他的身份也在那里摆着呢,就是有人问也好说,小姐只要把这个身份说明,就比什么理由都好。”
  
  “行吗?”吕瑶还是有些胆颤,但眼下事到临头,却是再经不起一点犹豫的。她咬咬牙站起身来,眼中却不着痕迹地闪过一丝狠辣来。“也罢,我且去会会他,你们也远远跟着,总要把后续的事情处理掉才好。”
  
  这边吕瑶准备出去见人,而另一头,凤羽珩三人也快要走到地方。
  
  黄泉小声地跟忘川八卦:“你猜,那个奇怪的男人是谁?”
  
  忘川虽说没有黄泉那么浓郁的八卦细胞,但对此也是十分好奇的,大概猜了一下,迟疑地道:“故人?”
  
  黄泉没等有反应呢,凤羽珩却是笑了,“故人可多了,得看故到什么程度。那位吕家小姐嫁进姚府,这事儿我本就不看好,但大哥喜欢,我也没办法。毕竟这是姚家,不是凤家,有些事情我纵是想管也管不了。但吕瑶她最好老实一点,别给我在姚家鼓捣出什么妖蛾子来,否则,我不会放过她。”
  
  两个丫头知道她家小姐这是生气了,毕竟姚府的和谐气氛是任何上门来的人都感受得到的,一想到这么好的一家子就要被个吕瑶给搅了局,谁心里也不是滋味。
  
  “到了。”凤羽珩突然停下脚步,带着身后二人往侧边闪了闪,正好藏身在一块儿景观石后头。“你们看——”她伸手一指,二人顺目去看,就见眼前这片小园子里,离她们最多不过二十步远的地方,身穿大红喜袍的吕瑶正与一年轻男子站在树后,似在说着什么。“咱们往前走走,小心些。”
  
  凤羽珩带头,又往前走了几步,确保在能看得清听得见的范围内,这才找好掩体停了下来。
  
  三人刚刚站好,就听到吕瑶的声音传了来,似有些焦急地道:“父亲不是送你到外省去了吗?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那男子二话不说一把就抓住了吕瑶的手,吓得吕瑶想要抽出来,却几次都没抽得动。男子声音里有些激动,不停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瑶儿,我不该去外省的,可是我没想到家里居然趁我去了外省就把你给嫁出去了。瑶儿对不起,我应该早点赶回来。”
  
  吕瑶气得直跺脚,却又知道这种时候不可以再刺激他,于是赶紧道:“说什么对不对得起的,咱们之间不说这个话。今日姚府人多,你到内院儿来实在是不方便,快点回去吧,回家等我,待我三日回门,咱们在吕府才好说话。”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的。”吕瑶打断了对方的话,“就按我说的做,在家里好好等我,咱们也数月未见了,是该好好说说话的。”
  
  “瑶儿。”那男子十分不情愿,“我才走了几月,你怎么就成了别人的妻子呢?父亲明明不是这样和我说的呀!要知道是这样,打死我我也不会离开京城,瑶儿,这不是你愿意的,对吗?”
  
  吕瑶点点头,“对,你说得都对,可事已至此,咱们再说什么也是没用了,你知道的,我虽是嫡女,可并不是母亲亲生的,所以在府中也没什么地位。他们的心思都在三妹妹身上,所以这门亲事由不得我说了算。你体谅体谅我,如果今日大婚出了意外,父亲……父亲会打死我的。”
  
  男子一愣,也不知是被吕瑶的话吓到了还是怎么着,许久都没吱声。
  
  过了好半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那男子不会再多说什么,就此离开之际,突然就见那男子一把将吕瑶给死死抱住,头深深地埋在她的发间,就像是在抱着一件珍宝。
  
  凤羽珩看在眼里,双眉紧拧,就听身边黄泉说:“这吕瑶果然不是个好东西,居然在外头还有个野汉子,居然野汉子都找上门来了,这也太不把姚家放在眼里了?吕家到底是什么家教?怎的会教出这种不要脸的女儿来?”
  
  忘川亦是气愤地道:“她嫁进姚府实在是玷污了姚府,可是……”忘川说着说着,面上疑惑就泛了起来。
  
  而这时,凤羽珩也突然开了口,却是说了一句:“你们觉不觉得,吕瑶跟那男子长得其实是有几分像的?”
  
  黄泉不解,“一个男的一个女的,怎么可能会像?”
  
  忘川摇头,“是像,眉眼像,五官都像。”
  
  “恩?”黄泉听着也仔细去看,却也没看出什么门道来。
  
  而忘川那边却是有了新的思路:“我听说左相府有位大公子,与嫡女吕瑶是一母所生,这两年一直被吕大人派往外省去做生意,难不成……是他?”
  
  “兄妹?”黄泉大惊,可是再仔细想想刚刚二人的对话,连联系上这之间的关系,立即又变得不是那样暧昧了。她自顾地分析着:“哥哥一直在外省,竟不知胞妹今日出嫁。他们的娘亲早逝,自然兄妹情深,知道胞妹出嫁自然心酸,想要来说说话,这到也是……无可厚非。”
  
  这么一分析,到还真是没什么错处。
  
  而这时,吕瑶也适时地说了句:“大哥,咱们娘亲早逝,你是唯一疼瑶儿的亲人了,大哥且再等几日,待瑶儿三日回门,咱们就能好好说说话。”
  
  黄泉叹了一声,“也是对可怜的兄妹。”
  
  这戏看到这里,似也没什么好看的了,那头吕瑶和那男子也在道别,男子已经一跺脚转身离去,吕瑶也快步回了院子。
  
  可凤羽珩却在这时来了一句:“我怎么觉着,这兄妹二人,不大对劲呢?”
  
  隔壁老王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