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59章 兄妹情深,深到什么程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一众人等在姚家的安排下回到前院儿,连带着吕瑶及其三个下人也没有再回新房,一并去了。包括那具尸体,也在人们的拖拽下被摆放到前院儿的地中间。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这喜宴想也是没法吃了,下人游走在席间,迅速地把盘碗都撤了去,雨帐也撤走,雨过天晴,人们的心情却更加阴霾起来。
  
  尸体身上是汪着水的,衣裳全湿,头发也十分散乱。但人们之前并没有在意这些,毕竟今日下了大雨,淋雨的人不只吕错一个,有些人一进了姚府就急忙地招呼下人安排地方让他们换衣裳。
  
  可这一细节却并没有逃过凤羽珩的眼睛,她盯着那尸体看了一会儿,又自顾地笑了起来。
  
  玄天冥问她:“笑什么?”
  
  她耸耸间:“头发上还缠着水草,喜院儿那头有个小池塘,八成儿是从那里头捞出来的。”
  
  “哦。”玄天冥点点头,再想了想,又道:“那你得想想是什么人杀人弃尸于池塘,又是什么人把尸体又给捞了出来。”
  
  凤羽珩再笑,“谁杀的人?左右不过她们几个。至于谁给捞出来的……”她微仰了头,对着空间轻声呢喃:“班走,你若是能把人捞出来,应该也看到了是谁动的手吧?”
  
  空间中传来一声闷哼,随即人影一闪,身形立即出现在二人面前。
  
  暗卫就是要有这种本事,不但隐藏得好,需要他出现的时候,哪怕是这么多人在场,也能做到绝不引人注意,哪怕是有人看到,那效果也尽止于一般的侍卫站到了面前。
  
  玄天冥问班走:“说说看,什么情况?”
  
  班走立即答道:“人不是吕瑶杀的,是她身边的一个丫头,略胖点的那个。但小姐她们离开之后,吕瑶与那男子又再度会面,是那男子把吕瑶给生拉硬拽到了池塘边的假山里,属下瞅着,不像是兄妹,到像是情人,二人抱在一起,很是亲热了一番。”
  
  “哦?”凤羽珩挑眉,眼中闪着八卦之光,“这是咋回事?快仔细说说!”
  
  班走无奈,“这怎么仔细说,反正……反正就是那么回事。不过吕瑶后来还是走了,换了一个丫鬟来,吕错的衣裳还没穿好呢,那丫鬟手底下也是有点功夫,一把捂了吕错的嘴,另只手夹着几根绣花针,生生地扎进了吕错的喉咙。”班走说得挺无所谓,不带任何感情,只是在陈述案情,“人被扎死之后,那丫头把吕错的衣裳穿好,绑了石头扔到河里。属下寻思着这事儿实在太恶心了,要是不把尸体给弄上来,今天晚上洞房花烛,姚家大少爷得受多少委屈啊!”
  
  听起来还挺义气,凤羽珩点点头,“做得对。原本那吕瑶要是知好歹,今日别惹出是非,我亦不愿在大喜的日子里触她霉头,毕竟这关乎着姚家的脸面。可事到如今,就像你说的,这事儿要是就这么算了,那才真是对不起姚家。班走,你先往京兆尹那里去一趟,跟他把事情先说一说,也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班走点头离去,玄天冥阴着一张脸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姚靖军那边已经派人往官府去报官,在场所有人都没走,姚府门紧闭着,人人都在等着一个真相和结局。
  
  而至于吕家下人对凤羽珩的污蔑,却是没几个人真的放在心上。就像玄天冥说的,就算真是凤羽珩杀的,那又如何?更何况,堂堂郡主,杀个官员之子干什么?用得着在这种日子偷偷的杀么?人家大可以光明正大的把人弄死,真不知道吕家人的脑子是怎么想的。
  
  吕瑶在下人的搀扶下坐在一边,看着地上的尸体不住地抽泣着。姚书陪在身旁,脸色却也很不好看,时不时地向凤羽珩这边看来,面带愧疚,很是想到这边来说说话。可每当他要移步时,袖子就会被吕瑶给扯住,几次都给拖了下来。
  
  凤羽珩看似不经意的目光,实则注意力多半集中在班走说的那个微胖的丫头身上。此时那丫头正扶着吕瑶,一手在肩头,一手在小臂,凤羽珩眼间,但见那丫头右手的食指与中指相贴的地方一边生着一块儿厚茧,便知定是常年练着某种工夫而成。
  
  但这丫头到也不是特别的精通武学,至少比起她们来还差上好多,可即便这样,留在吕瑶身边到也是个助力。班走说她是用针扎的吕错喉咙,想来那食指与中指间所练之技,便是那种绣针了。
  
  左右闲着也是闲着,凤羽珩突然抬步走动了开。人们一阵诧异,皆向她看去,但见她行走的方向是奔着吕瑶,每走一步那吕瑶都是一哆嗦,待人到面前,吕瑶已是不受控制地向后退去,连带着坐着的椅子都险些翻了去。
  
  下人赶紧把椅子扶住,吕瑶在姚书的安慰下情绪也总算是稍微平定下来,却也懂得先发制人,冲口就向着凤羽珩质问了句:“家兄的事,你得给我一个交待!”
  
  姚书第一次对吕瑶动了气,大声地道:“你怎么还是这般不通情理?你兄长暴毙是没错,但这关珩妹妹什么事?父亲已经差人去请了京兆尹过来,这起案件真相如何,相信京兆尹许大人自会有定论。”
  
  姚书从不对吕瑶发火,这是头一次,吕瑶被吼得呆在当场,完全无法相信适才说话的就是一直待人温得的姚书。直到反应过来,眼泪却是先一步又成串地滴落,看着到也是让人生怜。
  
  姚书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那吕瑶的奶娘这时又插了话,是对姚书说:“少爷莫气,少夫人也是一时情急,失兄之痛卡在心里头,说话才失了分寸。少夫人嫁过来,她就只有您一个依靠,您可不能帮着外人不顾她呀!”
  
  凤羽珩差点儿没笑出声来,这奶娘真是补得一手好刀,原本姚书已然心软,这一番话却又是把他的火气给说了上来。
  
  果不其然,奶娘的话音刚落,就听姚书怒声道:“你说谁是外人?珩妹妹是我的亲表妹,她不是外人!”
  
  奶娘一下子被他吼得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干脆跟着吕瑶一起对着吕错的尸体摸眼泪。
  
  凤羽珩这时却突然伸出手来,不是向着吕瑶,而是向着那个微胖丫头,一把握住她的右手,放在掌心里摩挲着:“我见你一直陪着你家主子,适才也没说什么过份的话,想来是个老实人。”
  
  那丫头一怔,随即怯生生地道:“多谢郡主夸奖。”
  
  凤羽珩却是摇了摇头,“算不得夸奖,一般来说,咬人的狗,不叫。”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说所有听到的人都怔了住,谁也没想到济安郡主会突然说了这么一句不客气的话来。可是很明显,凤羽珩的话还没有说完,她捏着那丫头的两只手,仔细看着,一边看一边说:“也不知道在吕家你的主子让你干了多少粗活儿,瞅着这两指之间都生了老茧,真是叫人心疼。”
  
  说完,便将那丫鬟的手放了开,再不去理,反到是看向吕瑶,笑着道:“兄妹情深?深到什么程度呢?”
  
  吕瑶一怔,面色愈发的白了。
  
  “别怕。”凤羽珩道:“我不吃人,你们吕家要生出多少龌龊事我也不管,但你既嫁到了姚家,就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今日本郡主也没送什么好礼,不如这会儿补上吧!忘川——”她偏头叫了一声,又随手在腰间摘下自己的腰牌递过去:“拿着本郡主的腰牌进宫一趟,去请一位宫里专门为娘娘们验身的嬷嬷到姚府来。吕家小姐大婚出嫁,能有一位专门给娘娘验身的嬷嬷亲自为她验身,这于她来说也是无上的荣耀。”
  
  忘川答应着去了,再看吕瑶,却是吓得嘴唇都打了哆嗦。
  
  姚书思想较为单纯,还涉世不深,这话听在他耳里虽也觉得臣子大婚没必要验身,可既是宫里为娘娘验身的嬷嬷能到府,也是好事一桩,便也没说什么。
  
  可这话听在姚靖军耳朵里却让他觉出一丝不对劲来,不由得看凤羽珩,但见凤羽珩微微的冲他点了头,不由得怒火中烧。
  
  这时,姚显已然蹲在尸体旁边率先查验起来,一边查一边说:“我姚家别的本事没有,但对医术还是精通的,老朽看着这吕家公子的喉间似被针状物所刺,针针入喉,最终毙命,待一会儿京兆尹带着仵作同来,可再行验查一番。”说罢,站起了身,几步走到凤羽珩这边来,看也不看旁人,只对凤羽珩道:“你是我姚显的外孙女,便是我姚家之人。今日这事儿你便给做个主,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我到是要看看,某些人心存不轨之意,究竟是想要把我姚家陷于何地。”
  
  姚显一发话,姚家就更有了主心骨,原本吕瑶嫁进来,除了姚书之外其它人都是不太满意的,他们一向只求平安喜乐,不喜与大官员结交。可姚书喜欢,这人娶进门便也会好好疼爱着,却没想到,大婚当日就出了这档子事,弄得姚家上上下下对吕家都是颇有微词。
  
  眼下姚显说了让凤羽珩做主,他们皆点了头,姚靖军更是说:“阿珩是郡主,是我姚家位份最高之人,理当说得算。”
  
  这二人一表态,吕瑶那边是彻底蔫了,正准备再跟姚书争取一下,这时,却听门房接连通报道:“左相大人到!京兆尹大人到!”
  
  隔壁老王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