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60章 现场办案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去请吕松的人是七皇子玄天华手下的,依着玄天华的意思,他只传达了要左相上门收尸的话,对收谁的尸,吕松直到现在都是不解。
  
  而随后进来的京兆尹许竟源,却是先听了班走的话,然后才跟着姚家下人往这边赶来的。他不但自己来,还带了官差,带了仵作,一副上门办案的模样,看得吕松又是一番糊涂。
  
  可待他走进姚府大门,看到那搁在地上的尸体时,却是瞬间就惊醒过来。
  
  他脚步顿住,瞪大了眼睛死盯着那具尸体,面上惊恐之余,更多的却是嫌弃与怒恨。吕松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已经送到外省去的人突然就回来了,还出现在姚府,可是他为何死了?该死的!早不死晚不死,偏偏挑这个时候死,还是死在姚家。吕松看看吕瑶,看看在场众人,不由得心中阵阵后悔。早知今日,他不如早点下决心把这个逆子给掐死算了。
  
  “吕大人,怎的站在这里不进去?七殿下还等着您回话呢。”请他上门的那个侍卫很是不客气地跟吕松说话,什么正一品左相,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
  
  吕松心下一惊,赶紧找到玄天华所在之处,几乎是小跑着就过了去,二话不说,一掀衣袍就跪到玄天华脚下,朗声道:“臣吕松,叩见淳王殿下!”
  
  因人是玄天华叫来的,其它人到也没有多话,只等着玄天华与之周旋。可玄天华却像是没见着也没见着似的,负手而立,目无着处,就是不理那吕松。
  
  吕松也是能忍得下之人,就那么跪在地上,一点怨言都没有。正一品不正一品的,在皇子面前还算个屁?正何况他这个左相怎么当的自己心里清楚,不过就是朝廷正好有这么个空缺,皇上瞅着也是没谁能爬上来,顺手就给了他。不过这当了左相,心里压力也是极大的,说得好听是国家肱骨之臣,说不好听了,大顺朝谁人不知,皇上看谁不顺眼就让谁当左相,这左相之位一旦坐稳了,那随之而来的就是一轮接一轮的打压。从前的凤瑾元是这样,凤瑾元的前任也是这样,前前任还是这样。大顺朝的左相之位,历来就不是好坐的啊!
  
  当然,也不是所有左相都倒霉,前朝也有脱颖而出的,却是押对了宝,把自家闺女许给了一位日后真的继了皇位的皇子。
  
  他吕松也盼着有这么一天,只要他能在左相之位上翻身,那么,今日之辱又算得了什么?虽说眼下皇上确是有意传位于九皇子,但后面的事谁知道呢?皇上身体可是好着,那么些皇子也个个都不是白给的。他且要看看,这盘棋到最后究竟是谁输谁赢。
  
  思绪的工夫,玄天华那头终是有了回话,却是问他:“死了的那个,可是你的儿子?”
  
  吕松赶紧答:“回殿下的话,此要正是微臣长子,名为吕错。”一时间只顾着思考大局,却忘了在面对长子暴毙时,一个父亲该有的表现。
  
  这不只是玄天华心生诧异,就连在场官员及夫人小姐们也都纷纷不解,不由得私下里议论起来。而吕松听到人们声声议论,却也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可眼下再回过头去哭儿子又显得太假,一时间有些不知该如何是好。
  
  玄天华到也是不急,在边上捡了把椅子坐下来,只看向正在验尸的仵作。
  
  那仵作之前也是听了班走的话,此时验起尸来是更加得心应手,直接就奔着尸体的脖颈处看了去,一边看一边说:“喉间遭尖利精细之物深刺,以此致命,长约两存。”说着,又翻开死者衣领,除去上衣,逐步查验着。“脖后颈有指甲划痕,发间有水草,周身水气带着腥味,非雨水,该是池塘之水浸泡过。鞋后跟有破损,应该是被人拖拽过。死亡时辰约巳时三刻。”
  
  仵作很利索地将验尸报告口述出来,再看向许竟源,点了点头:“大人,为他害。”
  
  许竟源冷着一张脸,目光直投向吕瑶那边,却是一转头又对着姚显道:“姚大人,此案是让下官带着嫌犯回去再审,还是当场便审?”
  
  姚显大手一挥:“即刻就审!我到是要看看,是什么人胆敢在我姚府杀人,杀完了之后又栽赃给我的宝贝外孙女。”
  
  许竟源深吸一口气,他来之前已经听班走讲了这边的事,只道那吕家之人可真是胆子大,居然一盆脏水泼到了济安郡主头上,这不是疯了是什么?
  
  得了姚显的许可,他立即着手办案,人已经不客气地坐到了姚靖军让出的主座上,依着办案流程,先是找出所有到过事发地点以及在那处周围之人。然后逐一排查,最终,到是将目标落在凤羽珩和喜院儿那边的一众人身上。
  
  不过凤羽珩却并不着急,许竟源是她的人,她自然相信这人的办案能力。
  
  果然,许竟源放着她这边不审,直将目标锁定在喜院儿那几个吕家下人身上。
  
  三人跪在当场,奶娘还在拼命地强调凤羽珩的嫌疑,许竟源手下的官差却是一点都不客气,举起手中仗棍,照着她后背一板子就拍了下去,直把这个老货给拍得差点儿没一口血都喷出来。听着官差口喝“肃静”,却是再也不敢多说一句。
  
  而许竟源是个聪明人,他深知这事儿跟下人们纠缠那是没完没了的,下人撒起泼来死不承认,他到是有工夫跟着耗,可若想在一时片刻就把这案子给办了,却是不太可能。
  
  但不当场解决又不行,姚显那头等着呢,这老太医是皇帝跟前的红人,又是凤羽珩的外公,他有多大的胆子也是不敢招惹。于是眼珠一转,计上心来。
  
  “吕家小姐,或者本官现在应该称你为姚家少夫人,你,可知罪?”突然的,许竟源扔了这么一句话出来,把个吕瑶给吓得魂飞魄散,就连在场众人也是微微吃惊。
  
  吕瑶本没在地中间跪着,可许竟源点了名,官差们立即当差事去办,揪了吕瑶就给按到了地上,强列迫使其下跪。
  
  吕瑶不服,不停地喊着:“为什么抓我?放开!我是左相府的二小姐,你们凭什么这样对我?”
  
  许竟源冷哼,“你的父亲,也就是当朝左相如今都还跪在地上,你叫什么屈?”
  
  吕瑶一怔,反应过来去看吕松,这才发现吕松还跪在七皇子脚边呢,七皇子没叫起,他是死也不敢起。她心头一颤,不再挣扎,却还是不甘地道:“许大人是来办案的,死者是我的亲哥哥,你把我押到这里来干什么?”
  
  许竟源冷声道:“本官叫你上前,自然有自己的道理。亲兄又如何?有些人偏偏就是生着连亲生兄长都下得去手的狠毒心肠。”
  
  “你——”吕瑶没想到许竟源这般武断,上来就把这罪名给她扣上了。不过她并不害怕,且辩得有理有据:“你休要血口喷人,我怎会对自己的兄长下手?那是不可能的事!更何况,一个大男人,我一个弱女子,哪里有本事杀得了他?”
  
  这话说得在理,可许竟源却是对此嗤之以鼻,同时向手下人招呼道:“去将吕小姐的脚下的鞋子除下。”
  
  “你们干什么?为什么脱我的鞋?”吕瑶有些慌了,平白无故的就被当着众人面脱鞋子,这对女子来说是奇耻大辱,就连姚书都有些看不下去了,想上前去说几句,却被姚靖军给按了下来。
  
  而官差们哪里会理吕瑶的哭喊,脱鞋的动作十分利索,三两下就除了她双脚的鞋子递到了许竟源面前。许竟源拿过来翻了鞋底子一看,唇角勾起冷笑:“鞋底有湿泥,沾着枯草,可见吕小姐是去过凶案现场之人。”
  
  吕瑶气得大叫:“我本来就去过,我跟兄长见过面,说了话拿了礼物才回去的,脚下沾泥很正常。今日本就大雨,许大人你这算什么证据?”
  
  “哦?”许竟源冷笑,“这不算证据吗?那好——”他再把鞋扔给仵作,让其闻了闻鞋底的泥草,再看了看鞋面。
  
  那仵作闻了一下,立即便道:“有腥味儿,不是雨水,是河边的死水味。”再看看鞋面,“有湿痕,溅了水花。”说完,主动上前,命官差抓了吕瑶的十指细细查看,随即便道:“指甲上有皮痕残留,死者后颈抓痕迹上留有蔻丹,与吕家小姐指甲的颜色相同。”再看看吕瑶这一头的首饰,突然指着一只细钗说:“这钗上的细枝头刚好与死者喉间的致命伤口相符。”
  
  吕瑶大惊,“怎么可能?”她什么时候抓过吕错后脖颈?怎么会留下蔻丹?她头上的钗……能扎死人吗?
  
  慌乱之余,下意识地就去看身边那个微胖的丫头,那丫头心里自然有数,人是她杀的,根本不是吕瑶,可现在许竟源将矛头已经指向了吕瑶,吕瑶一向心恨胆小,这种时候看向她,定是要将她给卖了。她还不想死,赶紧就道:“不可能!我家小姐怎么会杀兄长?没有……没有动机啊!”说完之后,似乎立即就明白过来许竟源将那些罪名扣给吕瑶的真正用意。就是要利用吕瑶怕事又绝对不能担事的弱点,一旦吕瑶慌乱,必然会咬出真凶,到时候她认也得认,不认也得认。这个京兆尹,下得一手好棋啊!
  
  这丫鬟暗里咬牙,却是听许竟源道:“要动机吗?好啊!本官这里也有动机呢!”
  
  这时,门房那边又有人跑上前,就站在院中间大声道:“宫里来验身的桂嬷嬷,到了。”
  
  隔壁老王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