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61章 真凶认罪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因着新人女子入宫必须要经过验身这最重要的一关,宫里头一直养着不少验身嬷嬷。这些嬷嬷的眼睛那叫一个毒,但凡是有本点儿不洁女子,都会被其一眼给瞧出来。据说哪怕女子此前还是完壁,可若是做了那等只差一步就圆满之事,也会被验得个清清楚楚,就是不知道如何看的罢了。
  
  以前凤羽珩才听说这件事时曾经下过结论,她觉得定是那些嬷嬷不仅看身子,还研究过类似心理学的学问,通过察言观色也能猜出个**成来。
  
  可自打二十多年前云妃入了宫,皇宫里就再没进过新人,渐渐地,验身嬷嬷们便也没了什么作用,一来二去的放出宫去一些,仅剩下的几个也是养着无事,无外乎就是担着这么个职罢了。
  
  后来皇后将为王爷们纳进府的正妃侧妃验身之事交给了她们,让这些人总算也又有了点儿价值。
  
  桂嬷嬷是验身嬷嬷里资历最老的,也是眼睛最毒的,宫里头一听说是济安郡主这边差人来请,立即就将她给派了出来。对此,凤羽珩十分满意。
  
  可她这边满意,就有另外的人失意,吕瑶一副魂不夺舍的样子瘫坐在地上,脸色白得像个死人。就连那跪在玄天华脚边的吕松都现了慌张,眉心紧皱,在思考着什么。
  
  凤羽珩冷眼看着,再反观姚家人,一个个那是把愤怒都挂在了脸上,好好的喜宴变丧宴,这叫什么事儿?姚显更是瞪着那吕松,一副你不给个交代我跟你没完的样子。
  
  桂嬷嬷也是见惯大场面的人,虽说一进院儿时确是被地上的尸体吓了一跳,可也马上就镇定起来,不动声色地走到凤羽珩跟前,跪下行了大礼,朗声道:“奴婢叩见济安郡主,郡主万安!”
  
  因着是凤羽珩着人请的她来,她这一礼便先行给了凤羽珩,在凤羽珩唤了起后,便又向着一众皇子下拜了去。
  
  位高权重之人一一拜过之后,对于在场的官员却是理都不理,直接站到了凤羽珩身边。
  
  而这时,那端坐在主位之上的许竟源又开口道:“来人!把门外那吕家的丫头给带进来。”
  
  一句话,说得吕家人一愣。吕松更是不解,什么吕家丫头?他吕家送进姚府的人不都在现场了么?门外怎么还有?
  
  正思虑着,就见门外有官差领了一个人来,那人丫鬟打扮,吕瑶一眼看去心下就是一沉——是吕燕身边的丫头。
  
  她自小与吕燕就不和,因为都是嫡女,她又生母早逝,这些年来,吕燕是一门心思的想要把她赶下嫡女之位,以便让吕家只有一位嫡女,如此吕燕的身份才能更加尊贵一些。可惜计谋从未得逞,却不想在这时却是吕燕手下的丫头过来拆台。
  
  吕瑶一整颗心都在打着哆嗦,虽然京兆尹还没说证据是什么,可她想也能想个大概出来,无外乎就是她跟吕错那一档子事。她怨恨地看了一眼吕松,曾经过往一幕幕又浮现开来。
  
  吕瑶至今仍想不明白,何以吕松生了个长子吕错却不养在府里,也不认,直到她与吕错意外相识生了情愫才被告知是亲生兄妹?这事要说错,就错在吕松,今日这一切,都是吕松一手造成的!
  
  吕瑶在心里憋着了一口气,心道如果今日这关过不去,她拼着一条命,也拉了这个不负责任的爹一起陪葬!
  
  眼看吕瑶盯着吕松的目光越来越恶毒,那被带上前来的吕家丫头心中冷笑,然后规规矩矩地跪在京兆尹面前,等着问话。
  
  吕松心知两个女儿平日里就多有不合,却也没想到京兆尹竟先一步下手去把吕燕身边的丫头给叫上公堂,这丫头在府里侍候多年,是家生的,万一要是给说漏了一句半句的,今日这一切可就都完了。
  
  然而事已至此,却已经不是他能够控制得了的局面,就听那许竟源道:“堂下丫头,本官判定吕家大少爷之死与吕家二小姐脱不了干系,凶手也已经锁定于她,现在只需要一个证据,而你,可愿提供这个证据?”
  
  “那个家生丫头!”吕松终于开口了,“京兆尹大人问话,可要斟酌回答。”
  
  就是这一句“家生丫头”,让对方有了些许的迟疑,同时也是反应过来,自己只记得三小姐的嘱托,却忘记了自己的爹娘还都在府里。这一次指证,败的可不只是二小姐的名声,更是吕家的名誉啊!
  
  就在她犹豫的这当口儿,趁着人不注意,吕瑶身边的奶娘微动了下,用身子将其挡住,小声地说了句:“小姐可要快快想办法独善其身,这种时候再犹豫不得了。”
  
  吕瑶一怔,似没听明白她的话,奶娘赶紧又道:“终究不过是要个杀死大少爷的凶手,人不是小姐杀的,可不能在这种时候任由那京兆尹胡乱判决一通,栽赃到您头上。”
  
  吕瑶嘴巴动了动,目光往那个微胖的丫头那头瞄了去,那丫头顿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袭上心头。可终究是一切都晚了,她的身份就决定了她的命运,在她下手为吕瑶除掉了吕错的那一刻,就该想好种种后果中,有一种就是自己得死,却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许大人!”吕瑶突然开了口,赶在那家生丫头之前大声道:“许大人不必将脏水泼在我的身上,如此栽赃陷害于我,无外乎就是想借我之手让我供出杀人真凶。好,我说,纵是多年的主仆情份不顾,今日这事到底关乎着一条人命,我也再犹豫不得。”说着,将那微胖的丫头往前一推,大声道:“凶手就在这,这丫头名叫盼春,跟在我身边多年,会些粗浅工夫,擅使绣花针。适才与见了大哥拿回礼物之后,这丫头便匆匆地追了出去,我心知她与大哥之间有些情意在的,大哥甚至跟我提过要纳她为妾的想法,便也没拦着,却没想到一转头大哥竟遭了毒手。说起来,这盼春才是最后一个见过大哥之人。”
  
  盼春被推上前,又亲耳听着吕瑶编造出这么个荒诞的故事来,却也不得不佩服自家小姐在紧要关头还是有些头脑的。可这有头脑的代替,就是她的性命啊!
  
  随着吕瑶的话音落下,后头吕松的话也接踵而来,但听他道:“你这丫头,本相念你有几分粗浅功夫在身,这才留了你跟在小姐身边随时保护,却不想你竟如此歹毒!本相这些年来对你们全家的恩惠还少吗?你全家哪一个不是靠着相府的接济过活,你怎的反过头来要害本相之子?”
  
  吕松故技重施,家人的威压让那丫头不得不认命低头,服罪的同时,也给自己找了一个杀人的理由:“大少爷原本说好要纳我为妾,可这次却又说了许多绝情的话,让我断了念头。我气不过,错手……杀了他。”
  
  此言一出,吕家人皆是松了一口气。吕瑶跌坐在地,再次痛哭起来。
  
  凤羽珩眯眼看向姚家人,皆见其面上不信的神色,许竟源这时也向她看来,她却无奈地点了点头。皆竟凶手就是这盼春,硬栽是栽不到吕瑶头上的,而对吕瑶的处置,她等的可不是这个机会。
  
  许竟源将案情重复了一次,再从那盼春身上搜到了其随身携带的绣花针,请示过一众皇子后,正式宣了判。
  
  那盼春杀害吕家大少爷,处以斩刑。
  
  当官差押着盼春出府往衙门去时,盼春突然就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冲着吕瑶喊道:“二小姐,奴婢在下面等你,你可快些来呀!”
  
  吕瑶的抽泣骤止,下意识地就朝那桂嬷嬷看去。吕松心说不好,赶紧转移话题道:“许大人,既然案情已经终了,请让本相将亡子尸身带回府去办了丧事吧!”
  
  谁知许竟源一点都不卖他这个左相的面子,只扔了一句:“尸体自然是要吕家人抬走的,但吕相爷能不能走,这个得问七殿下,本官可管不着。”回头,又看向姚显,起身道:“姚大人,本官这里的差事已经办完,您看还有没有什么不妥之处?若没有的话,本官这就带人回去了。”
  
  姚显点点头,道:“有劳许大人了。”
  
  “姚大人客气。”许竟源说完,又冲着凤羽珩以及一众皇子行了礼,这才带着一众官差离了姚府。临走时叫了官差将吕错的尸体抬了上,告诉吕松:“这大喜的日子,可别给姚家添堵,这尸体下官就帮着吕相送回去了。”
  
  吕松能说什么?看着许竟源的背影恨得直咬牙。
  
  而这时,凤羽珩也领着桂嬷嬷上前几步,但听她道:“案子审完,但咱们这事儿可还没完。”她看向吕瑶,“今日本郡主赏你一份至高荣耀,让你享受享受只有官中娘娘和王府中正妃方可享受的待遇。”
  
  桂嬷嬷上前一步,对吕瑶说:“吕小姐,起来随老奴去吧!”
  
  吕瑶一哆嗦:“上哪儿去?”
  
  桂嬷嬷道:“自然是去喜房,又或者姚家另行安排个房间也可。”
  
  吕瑶惊叫:“我不去!我不要去!你们……你们这是羞辱我!”
  
  凤羽珩故作不解,“羞辱?吕小姐可莫要这样说,你这样说让宫中诸位主子娘娘做何想法?她们可都是经了这一关的。”
  
  “我……”吕瑶语结,再说下去就是对娘娘不敬,那罪名她可担不起。再想想,却是眼珠一转,突然说了句:“也好,但我有个请求。”说罢,转头看向姚书,一脸的楚楚可怜相,“瑶儿害怕,夫君陪着瑶儿可好?”
  
  隔壁老王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