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66章 帝妃同车回宫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云妃要见姚显,这个要求凤羽珩并不意外,她只是一直都想不明白云妃跟姚显之间究竟有何瓜葛。
  
  当初她曾问过姚显这问题,可姚显也说不清楚,原主的记忆里他只能回想到云妃初入宫里被毒打,姚显曾经为她换过肤,旁的也就没有什么了。可云妃对姚显似乎有一份执念,这种执念让凤羽珩一直惦记着,却始终不得究竟。
  
  眼下云妃提起这个话,她到是认真地想了想,然后谨慎地问道:“母妃,恕阿珩斗胆问一句,您见我外祖父的事,倘若父皇知道了,可会不喜?”
  
  云妃一愣,随即反应过来这孩子八成是误会了,不由得“咯咯”地笑了起来,“老头子跟姚显是论交情的,但对本宫来讲却是长辈,他有什么可不喜的,管得那么宽呢?”
  
  凤羽珩听她这样说便放下心来,可是想了想,还是道:“见个面是没问题的,不过母妃您还是得很随父皇回宫。您也知道,姚家正办喜事呢,这几日怕是府上很忙,怎么着也得等新娘子三天回门之后才能安定下来,到时阿珩带着外祖父进宫见您,好不好?”
  
  云妃没吱声,犹自合计了一会儿,到也不再为难她,只点了点头,“罢了,本宫回去。”这话一出,面上随意之色敛去几分,又换上往日凤羽珩进月寒宫时见到的那套惯有表情。
  
  云妃不是不识大体的人,眼下她不在宫里,天武帝也追到淳王府来,万一朝堂之上出了差子,不是她担得起的责任。纵是她不在意这片江山,总还得为两位皇子着想。
  
  一旦下了决定,云妃便不再多等,她是个痛快的人,当即便站起身来,喝完了最后一口茶,微仰了头对凤羽珩道:“送本宫出去吧!”
  
  凤羽珩赶紧到边上将人搀扶着,一步一步出了这间寝殿的门。外头下人似笃定了凤羽珩定能劝动云妃回宫,也不惊讶,只默默地跟在身后,一个个仪容端庄,赫然都是月寒宫里出来侍候的宫人。
  
  云妃出来,虽在意料之中,却也算是意料之外。而这个“之外”,重点不是她愿意回去,而是她愿意这样光明正大地出现在天武帝面前。
  
  老皇帝眼睛都直了,若说上次相见光顾着激动,这一次可是极大的惊喜。更何况现在是白天,青天白日,早上下了雨,眼下放晴,大好的日头照在当空,映出云妃娇美一如当初的面容,直看得天武双眼发直。
  
  云妃瞅着她这样子,不屑地“切”了一声,开口道:“不是让我回宫么?到底还走不走了?你若不想起我就再回去。”
  
  章远赶紧捅了天武一把,然后陪着笑道:“娘娘说得是,这就走,这就走。”再见天武还是那副痴痴的表情,气得用大袖子藏着手,狠狠地在天武的腰间掐了一把,疼得天武跳了起来,这才听章远又道:“云妃娘娘等着您亲自接回宫中呢!”
  
  这个大好消息可是顶得上掐的那一把,天武立时忘了疼,慌里慌张地伸出手就要从凤羽珩手中把云妃给接过来,结果人家不冷情,轻哼一声,竟率往外走去。天武只好在后头跟着,就像个小跟班儿,不过也是幸福的小跟班儿。
  
  众人目送帝妃二人同上了一辆宫车,是玄天华的那辆,淳王府又派了无数暗卫在四处悄悄跟着,这才放心地让他们离去。玄天冥感慨:“他们也能有今天啊!”
  
  玄天华亦苦笑,“还以为这辈子看不到父皇和母妃同辆一车的情景。”
  
  凤羽珩却是眼珠一转,说了句:“你们猜,他俩在车宫会聊点什么天?”
  
  玄天冥冷哼,“左右不过是斗嘴。”
  
  玄天华补充到:“父皇也肯定会吃亏。”
  
  果然,两个儿子是最了解爹娘的,这宫车还没行出多远呢,里头坐着的云妃就发难了,斜着眼睛瞪天武:“你往那边坐坐,离我远点儿!”
  
  天武听话地往边上挪了挪。
  
  “不够,再远点儿!”
  
  他又挪。
  
  “再远点儿!”
  
  一来二去的,可怜皇上总共挪了六次,终于在第七次的时候崩溃了,“翩翩啊,你要是想赶朕出去你就直说,现在都一条腿在外头了,再挪就全出去了。”说罢,又紧着解释:“不是朕不想出去啊!实在是身份比较尴尬,这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说是不是?”
  
  谁知云妃根本没听这茬儿,她只是揪住了天武话里的一个字眼儿:“不是你不想出去?这么说你是想出去?”
  
  天武一怔,连连摆手:“不是不是啊!朕怎么可能想出去,翩翩你知道的,我想你都来不及,总想着能多看就多看你一眼,干什么要想着出去。”
  
  云妃冷哼,“白看啊?”
  
  天武没反应过来,不白看还怎么着?掏银子看?
  
  就听云妃又道:“我问你,月寒宫收拾得怎么样了?”
  
  终于有了聊下去的话题,天武放下心来,至少有话说,就不至于直的赶他到车外。他小心翼翼不着痕迹地把屁股往里头挪了挪,好歹让那已经移出车厢外的半条腿能缩回来。云妃见了到也是没说什么,他这才松了口气,然后道:“月寒宫烧得有点儿严重,朕……我想着,要不干脆重盖吧?看你喜欢什么样儿的就跟工匠们说,喜欢什么咱们盖什么,左右大顺国运昌盛,我不缺银子。”
  
  云妃心里有些不好受,“我听华儿说,修复月寒宫是你自己掏的体己银子?”
  
  天武大乐:“可不!但那只是最初,后来那些大臣们看着朕都出银子了,他们哪好意思光看着热闹,于是一个个儿的也跟着捐,捐来捐去,这银子就不老少,足够盖一座很体面的月寒宫了。”
  
  云妃没再说什么,不过对于大臣们能有这个眼力见儿,还是挺满意的,不然光掏老头子一个人的钱,她还真是……有点儿舍不得。不过……“你不是打算那一场大火就那样算了吧?”她挑眉,“无缘无故失火,就不想想原因?”
  
  天武帝赶紧道:“查了,当夜值守的御林军副统是后宫静贵人的亲哥哥,那静贵人熬不住了,钻了牛角尖,就认为把你烧死了她就能重见天日,这才有了那一晚的大火。如今那二人都已死,这事儿也就这样搁了下来。”
  
  “静贵人?”云妃想来想去也对不上号儿,不由得又不乐意起来:“媳妇儿多有什么好,今天这个害那个,明天那个害这个,要是华儿和冥儿也随了你,我就是打也把他俩给打死了。”
  
  “那不能那不能。”天武对这一点还是有信心的,“华儿那性子,他能娶上一个媳妇儿我就烧高香了,冥儿身边有那珩丫头,他要是再敢胡来,我看你不把他打死,珩丫头也得把他打死。”
  
  “就是该有这样厉害的媳妇儿。”云妃越说越来气,“玄战,要不是因为我不会武功打不过你,二十年前我也定会把你给打死。”
  
  天武一哆嗦,赶紧拱手致谢:“多谢娘子饶命之恩。”
  
  “滚!”云妃怒声道:“谁是你娘子?你正经的媳妇儿是皇后,在中宫坐着呢,我算哪根葱。”
  
  “不是,你要是喜欢那位置,换给你就好了。”天武对此可是一点都不含糊,“你知道的,我是皇上,从前太后在的时候总是催着要给皇家开枝散叶,现在这枝叶也散得差不多了,二十多年了朕也没再顾过后宫,什么皇后不皇后贵妃不贵妃,她们早都成了摆设,你要是喜欢就随你挑,想当什么当什么,好不?”
  
  “我稀罕你那些个破玩意?”云妃越说越来气,“玄战我告诉你,别以为一个静贵人死了,再拖上一个大哥这事儿就算完,姑奶奶不傻!这事儿背后定还有主使,定还有推波助澜的人,你要没本事给我仔仔细细查清楚,那回宫之后我就自己查,让我逮到那害我之人,我就让冥儿进宫来给我放火,我不烧死她我就不叫云翩翩。”
  
  “行!”天武一百个赞成,“烧!随便烧,只要你高兴,爱烧哪烧哪!”
  
  这话被坐在车厢外的章远听了个真真切切,不由得直抹冷汗,心说你们到是高兴了,真要那么个烧法,前朝还不得疯了?国库现下虽说充裕,可也没有这么个折腾法的。
  
  不过显然云妃也只是说说而已,见天武跟着起哄,马上就闭口不提烧宫一事,只是提醒天武:“你的后宫并不安生,这些年我虽不出去,但眼不瞎的,耳也不是聋的,你莫要真以为天下太平,等事到临头大祸起时,你可不要后悔。”
  
  这话说完,她便再不吱声,很是高冷地坐在那里,任凭天帝再如何唤她也不言语。
  
  这宫车一路往皇宫里去,街上看到的人只当是七殿下进宫去,丝毫也想不到坐在里面的竟是当今天子,和那个不可一世的云妃娘娘。
  
  而淳王府这边,凤羽珩拒绝了玄天华“进去坐坐”的邀请,早早的拉着玄天冥往回走。
  
  二人是步行的,雨后的空气到也是新鲜,闻着清新怡人。只是她心里却还是想不通,便将答应了云妃要见姚显的事说给玄天冥听。这个事情他俩从前也讨论过,如今再说起来,却依然没个究竟,无奈之下也只能说等二人见了面才好知道真相。
  
  玄天冥送凤羽珩回了郡主府便坐着宫车回了自己的御王府,而凤羽珩这边,才一进府门,就见下人匆匆来报:“小姐快去看看,药室里那位情况似不大好!”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