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8章 药房空间新发现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窗外,忘川重伤落地,仰头向看凤羽珩时,嘴角还挂着血痕。{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com]
  
  凤羽珩警惕地看了一眼四周,寂静的夜里,四下无声。
  
  她还是不放心,轻轻地唤了句:“班走,断后。”
  
  “属下明白。”空气中不知从何处飘来这么一句话,之后再无声息。她这才安下心来,扶着忘川回到屋里。
  
  忘川在听到凤羽珩唤班走时还是一愣,显然是没想到班走居然到了凤羽珩身边。直到听见对方应答的声音,这才明白原来这位凤二小姐在九皇子的心里已经有了这么重的份量。
  
  既然班走在,忘川一直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不等凤羽珩开口问便主动道:“所有女孩都已经安全转移,一共十二名,寄养在一个宅子里。奴婢回京途中被人追杀,一直追到京城,似乎……也进了凤府。”
  
  凤羽珩的心沉了沉,她不知忘川的轻功到底有多好,可即便没有班走那般出神入画,至少也不会差上太多,不然玄天冥不可能安排到她的身边。这样好的轻功都能被人一路追杀回府里,只怕对方也不是好对付的人。
  
  “我知道了。”她点点头,“先不说这些,我看看你的伤。”
  
  凤羽珩燃了烛,为忘川检查起伤口。
  
  左肩中了一箭,幸好没有毒。右上臂划开了一道口子,很深,皮肉都翻开了花。最严重的是她背部中了一掌,只怕那一掌对方运了内力,震了忘川心脉。
  
  “来。”她将忘川扶到软榻上,“先坐着,我去药室拿药。你几乎是跟父亲派出去的人同时往萧州去的,追杀你的人八成就是他手下的暗卫。若对方有意试探,这些伤在身上还是有些麻烦。”
  
  忘川一阵愧疚:“奴婢给小姐添乱了。”
  
  “说什么胡话。”她喝斥忘川,“你和黄泉既然跟了我,我就当你们是自己姐妹,若一味的跟我生份,那可就只剩下主仆关系了。”
  
  忘川心下一阵感激,那样的话便不再说。
  
  凤羽珩转身去了药室,人进去之后直接进了药房空间。
  
  忘川的外伤好治,只是那一掌怕是要好生调养。她找了一些丹参丸带着,又另外找了点养五脏的西药,再将麻醉针剂、医用消毒酒精与手术缝合用的针线带好,这才出了空间。
  
  上次给玄天冥的那种喷雾还有一些,但她舍不得用,总想着留着以后在外面应急时再拿出来。现在左右是在家里,用麻醉针也是一样的。
  
  回房后,亲自倒水,先喂忘川将药吃下,再把几种药每日应该吃多少告诉黄泉,让她自己每日按时吃。
  
  忘川看着小瓷瓶里奇怪的药片,心里无数个疑问划了出来,却还是忍住没问。
  
  直到凤羽珩将注射用的针管与针头都摆出来时,忘川再也忍不住了:“小,小姐,你拿的都是些什么东西?还有我刚才吃的,是药吗?为何不苦?”
  
  喝惯了中药汤子的人,自然不会觉出西药片的苦味,更何况有两种药还是裹着糖衣的。
  
  凤羽珩早为自己的奇怪装备找好了说词:“我当年在西北大山里时,曾遇到过一位波斯奇人,他就隐居在深山,我每次进山采草药和蘑菇都能看到他。那波斯人也是个大夫,用的药和工具都很古怪刁钻,但却又有奇效。我跟着学了三年,直到他离开大顺,这些东西就都送给了我。”
  
  忘川不疑有它,连叹凤羽珩真是有一番好的奇遇。
  
  “你的内伤我只能用药给你慢慢调节,好得会慢一些,外伤今晚一定要好好处理,明日你得跟我出府进香,留你一个人在这我不放心。”
  
  忘川还不知道凤家要集体外出一事,凤羽珩一边给她用酒精清理伤口,一边同她讲了这几日发生的事。
  
  萧州离京城不远,快马加鞭也就多半天时间就能赶到。忘川没想到自己离开才没几日,竟有这么多事情发生。特别是凤羽珩还进宫见到了云妃,不由得连连感叹:“云妃娘娘肯为小姐说话,那小姐今后也就无忧了。”
  
  凤羽珩不解,“云妃很难接触么?”虽说宫中一见,云妃处处都为她说话,但凤羽珩并不认为云妃是个很好相与的人。那张绝美的面容下面总像是掩藏着许多秘密,将人拒在千里之外。
  
  “何止是难接触。”忘川微微摇头,“是外人根本接触不到,就连当今圣上,只怕也有许多年未曾见到过云妃了。”
  
  “恩?”这到是真出乎凤羽珩的意料了,“皇上都见不到?”那还叫什么妃?
  
  “据说云妃娘娘自从生下九皇子之后,就越来越深居简出,人人都说寒月宫一日比一日要寒,即便是皇上去了,也暖不了那诺大宫殿。”
  
  “可我瞧着云妃待两位殿下还好。”不像个孤独患者啊。
  
  忘川苦笑,“也就剩下两位殿下能随意见了。不过虽说宫里还有皇后,但云妃这些年来说一不二的脾气丝毫未改。她若说一个人不好,哪怕对方驰骋沙场为国杀敌,也得不到皇上一个笑脸。她若说一个人不坏,那个人就算犯上作乱,皇上也不会重责一句。”
  
  凤羽珩听着忘川的话,再联想起白天里云妃的言行,很快地便将眼见和耳闻重合到一处。
  
  的确,云妃就是这样的啊!
  
  她忽然羡慕起这个女子,虽然不知道在对方身上曾经发生了什么,以至于她连皇上的面都不愿意见。可仍然会有一个人宠她到如此地步,这般宠爱,即便是她活在二十一世纪,也是镜花水月,企盼不及。
  
  她甩甩头,不再思量云妃,认真地为忘川处理伤口,打麻醉针时告诉忘川:“打针时会有些疼,你忍着点,只是局部麻醉,不影响你说话。”
  
  忘川点了点头,在这个麻沸散都不太好用的年代,麻醉针这东西她听都没听过。但忘川相信凤羽珩,更相信她主子玄天冥的眼光。
  
  麻醉,清淤,缝合,凤羽珩专注地做着她从前最熟悉的一套程序,只是身边少了能为她递工具擦汗的小护士。
  
  忘川看着自己肩头手臂上深长的伤痕奇迹般地被一种怪异的针线缝到一起,刚刚打了那种针之后这手臂就开始发麻,麻到即便一针一线来回穿梭也感觉不到一丝疼痛。而其它地方该动的全都能动,丝毫不受影响,不由得惊叹那波斯大夫的神奇。
  
  “好了。”最后一针落下,凤羽珩帮忘川穿好衣裳,这才道:“近几日不要碰水,也不能做太剧烈的运动。好在我们只是出去上香,你就跟着我,什么事也不用管。”
  
  忘川点头,“奴婢知道,谢谢小姐,只是……我这手臂要多久才能不麻了?”
  
  凤羽珩算了下,“一个时辰之后就恢复如初了,这上面的线十二天后我会帮你拆除,平时要做什么就让黄泉帮着你些。另外,”她郑重地告诉忘川,“除了黄泉,我为你缝合的伤口不可以被任何人看到,我今天拿出来的东西也不可以同任何人说。”
  
  忘川有些为难:“跟主子也不能说吗?”
  
  凤羽珩想了想,“玄天冥要是问,那你就说吧。”她知事情瞒不过玄天冥,更何况她既然有了想将现代医学特别是西医技术在古代发扬光大的想法,光靠自己肯定是不行,玄天冥是个很好的助力。
  
  忙活一晚上,待凤羽珩将东西通过药室送回药房空间的时候,寅时都过了一半。
  
  赶紧打发了忘川去休息一会儿,她则在药房里检查起了储备物资。
  
  刚刚送东西进去的时候,凤羽珩有一个很奇怪的发现。说起来,到了大顺之后,她用到的药品虽然不多,但每次用过之后都会习惯性地在药房的电子帐册上做好记录。那台在奇怪空间中联不起网络的电脑只能打开药房的出入库管理系统,她只要有空闲就会像前世一样打开看一看,再到药房里巡视一圈。
  
  可最近凤羽珩发现,她明明已经消耗掉的一些药品,不知何时竟然又自动补充回来。
  
  就比如她当初在部队里私扣下来的一箱麻醉喷雾,一个小箱只有十二瓶,她给了玄天冥一瓶,应该还有十一瓶才对,她都没舍得拿出来给忘川用,为何现在她再打开那箱子,里面满满的又变成了十二瓶?
  
  再去看那些她拆过封的肠胃药,明明已经扔掉的冲剂袋子又像新的一样回到盒内,里面的颗粒也是满满的,就只有白天用的治疗冠心病的药物和刚刚拿给忘川吃的药还没有补充回来。
  
  她诧异莫名,忽然想到给满喜涂的甲油,赶紧跑到休息室去看。果然,用了多少就补回多少,连洗甲水都一样。
  
  凤羽珩忽然生出一种期待,莫非是这空间有自动补充功能?她决定明日再来看看今天用掉的药品会不会自动恢复,若真是有这种功能,对她日后想要实施的计划帮助可就太大了!
  
  突出其来的惊喜导致凤羽珩一夜没睡,才从空间出来,就听到院子里已经有下人在走动了。
  
  她推开门,发现天也才刚蒙蒙亮而已,只感叹古代交通的不便利,出行真是一件麻烦的事。
  
  其实,凤府的这一夜,并没有几个人真的能睡得踏实。特别是凤瑾元,那被派去萧州的暗卫于夜里回府,给他带来了一个意想不到的消息——“属下赶到时,萧州别院已空无一人,所有女童都被提前转移。”
  
  凤瑾元大惊,他想不明白到底是谁居然会与他抢夺那些无用的女童。
  
  “属下折返途中发现可疑女子,一路紧追至京城,其间有过交手,对方左肩与右臂都有严重箭伤和刀伤,后心中了一掌。”
  
  “可知那人是谁?”
  
  “不敢确定。”
  
  “那就是有所怀疑?”
  
  “属下怀疑……是二小姐身边的丫头。”。.。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