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71章 玄天华,这世间唯一的存在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冰骨琴,取自极北之地的千年寒冰制成琴骨,便是炎炎夏日烈日烘烤也不会融化。上覆冰蚕丝为弦,每拨动一下,便带起下方冰雾迭起,传闻听琴之人都会在这样的寒气下覆盖一层冰霜,或步步退避。
  
  玄天冥告诉凤羽珩:“七哥得那冰骨琴于五年前,那琴骨的千年寒冰可不是千周那种层次的,而是小北极圈中心地带的冰精,天下仅此一块,被七哥取得。”一边说一边看向玄天华耸肩而笑,“虽说至今他仍不肯告诉我们到底是如何取了那块冰来。”
  
  凤羽珩来了兴致,央着玄天华讲一讲那冰的来历,可玄天华却只是摇头,只道:“来历艰辛,不提也罢。”
  
  玄天冥早猜到会是这样结果,也不见有多失望,又道:“自这琴取回,七哥只在人前公开弹奏过一次,那一次,所有听琴之人都被琴音撩起的冰霜盖了满头满脸,音歇之后,要宫人们抬了烤火的盆子才让他们重新暖合过来。”
  
  凤羽珩听得乍舌,“那哪儿是琴,分明就是武器了。传闻古人以音杀敌,却不知这样的本事七哥可有?”
  
  玄天华只微微淡笑,并未回应。可她却在这样的笑容中看到了一种承认的意味,心中对于玄天华的敬佩与好奇不由得都多了几分。
  
  说话间,已有下人抬着一只长木盒走进园子来。凤羽珩注意到那并不是普通的下人,而是这淳王府的侍卫高手。可即便是这样的高手,在抬着那只已然覆盖了一层冰霜的木盒时,依然身体打颤。
  
  不是抬不动,而是太冷。冰骨琴的冰寒在不经琴弦拨动时虽说不会主动扩散,但小范围覆上冰霜却是再正常不过。一只木盒冻结成冰,抬着的人就相当于抬着冰块儿,难度可想而来。
  
  终于,木盒被放到石桌上,玄天冥主动撒了酒水,凤羽珩到是往前凑了凑,将脸颊凑近木盒,一股强烈的冰寒之气立即扑面而来,打得她一个哆嗦。
  
  “小心。”玄天华提醒,“这冰精生寒,触不及防到是会着了它的道。”
  
  凤羽珩却并不觉冷得太过份,她甚至伸出手来往那盒子上去碰了碰,一碰之下只觉凉意顺着指尖儿入了体来,却十分舒服。“真好。”她说,“很舒服呢。”
  
  二人面露惊奇,玄天华道:“能说冰骨琴之寒意舒服的,除了我之外,你还是第一人。”
  
  “真的?”凤羽珩得意,随即看向玄天冥,那目光中充满了挑衅。
  
  玄天冥苦笑,“这丫头得了便宜就卖乖,从来不懂得什么叫做谦虚。”一边说一边上前将小丫头拉着退后几步,干脆盘腿席地而坐。
  
  玄天华也以内力划开木盒外的冰霜,将盒子打开,一把白里透着青的冰骨琴就被他取了出来。他亦不坐在桌前,抱了琴同样坐到地上,将琴放在膝头,看了他二人一眼,只淡淡一笑,双手落于琴弦,一个清脆之音拨起,园子里立即寒意逼人。
  
  玄天冥有些担忧地看了凤羽珩一眼,似在探问她能不能受得住。却见这丫头两眼直勾勾地瞅着那琴,不但不觉不适,还往前挪了挪身位,然后伸开双臂,深吸一口气,毫不隐瞒地道了句:“凉得好舒服。”
  
  两位皇子哈哈大笑,皆叹阿珩为奇女子,比这冰骨琴还要奇。
  
  玄天华弹奏的是什么曲子,凤羽珩这种对古代音律毫无研究的人是根本也听不出来的,但总归旋律是相通的,好不好听还是能分辨得出。玄天华琴艺天下第一,她从前就听过,却不知换了这冰骨琴来谈,竟又是好听出了一个新的高度。
  
  冰骨琴名不虚传,纵是玄天冥与凤羽珩二人,在一曲过后也被冰霜盖白了头发,就连睫毛都是晶莹剔透的。可却并不妨碍两人的活动,也没有寒气入体体力不支的感觉,到是这满地的秋梧桐渐渐变白,秋季换冬季,促成了十分诡异的季节变化。
  
  玄天华弹琴,玄天冥凤羽珩二人喝酒。渐渐地,凤羽珩的酒劲儿上来了,竟不顾玄天华的旋律,自顾地开口唱起歌来。这歌在两位皇子听来音词奇特,闻所未闻,但凤羽珩唱起却空灵得防若不似这世间该存在之物,抓不住,摸不着。纵是玄天华这样的琴艺高手,也要试了两次才勉强跟得上她的旋律与之附和,却是在不知不觉中,合出了这世间绝无仅有的最美之声——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昔是何年……”一直唱到:“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时,小丫头的动静越来越小,玄天冥偏头一瞅,好吧,这丫头醉酒,已经快睡着了。
  
  玄天华似想让她精神起来,开口问道:“这是什么词?甚是好听。”
  
  凤羽珩却并不糊涂,笑嘻嘻地同他们说:“是我的波斯师父教的哦!只有我一个人会。”说完,头一歪,沉睡过去。
  
  琴音止,玄天冥将歪在自己怀里的小人儿抱住,却听玄天华道:“她那个波斯师父的说词,早晚是个麻烦。我去过波斯,哪里有那等奇医?”
  
  玄天冥亦叹道:“这件事情我也考虑过,只是目前来说还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她一直也不说自己身上到底发生过什么,虽然你我心知肚明她与一般人很不一样,可也只能想尽一切办法为其隐瞒掩饰。”
  
  “只怕到头来被别有用心之人利用。”玄天华一脸担忧,却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看着醉倒的小人儿苦笑,由衷地道:“只是希望你们一切都好。”
  
  这一晚,二人留宿淳王府,玄天冥把人抱回屋里榻上时,就听到怀中娇娇软软的小人儿迷糊糊地醒来,说了句:“你们的话我都听见了,谢谢哦。”然后眼一沉,又睡了过去。
  
  他很想把人叫醒再与自己说会儿话,可这丫头贪酒喝得最多,哪是一时半会儿就能醒过来的。偏他又睡不着,干脆把人安置好,自己到院子里再去逛逛。
  
  逛到王府的小竹林时,发现玄天华竟然也在,翠竹映着皎白月光,再照出竹下白衣身影,就连玄天冥都不得不承认,这样的景象,与仙境无半点差别。
  
  林中之人看到他走过来,笑着道:“好久都没有活动活动筋骨,冥儿陪七哥几招吧。”
  
  玄天冥当然乐意,当下抽出脸间软剑,对上玄天华手中折扇,就在这竹林里上下穿纵起来。
  
  玄天华最擅长的是音律,他从不与人动武,可却并没有人怀疑他根本不会功夫,也并没有人怀疑他的武功会较为逊色。相反的,他被天下之人奉若神明,早有一份精神信仰存在于人们心中,七皇子玄天华,做什么都是对的,做什么那都是神仙行为。神仙说会武,虽然从来不使,可又怎么可能是假的。
  
  而这普天之下最知晓玄天华的人,除去九皇子玄天冥之外,再无旁人。
  
  高手过招,有时不是招式,而是气式,软剑对不上折扇,对上的,只有剑气与扇气。一个紫袍一如战神,一个白衣一如谪仙,一挥一动间,就连天上月光都为之失了本色。
  
  终于战止,二人平手。玄天冥感叹:“普天之下又谁人能知,七殿下玄天华,竟有这般身手。”
  
  玄天华亦回道:“普天之下又有谁人得知,九殿下玄天冥,身手竟不在我之下。”
  
  二人哈哈大笑,逐渐并拢,站至一处。
  
  “七哥往东界一行,可有奇遇?”玄天冥依在竹边问他。
  
  玄天华苦笑,“奇遇可是不少,先是娘亲突然从我的马车座位下面钻了出来,然后就是子睿和那个小丫头突然之间出现在福州。你说这算不算奇遇?”
  
  玄天冥摇头,“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些。”
  
  二人之间出现一瞬间的静默,到底还是玄天冥又开了口来,“除了她,七哥,这世上我什么都能给你。”
  
  对面之人皱了眉,却是道:“冥儿,除了她,这世上我也什么都能跟你要。就唯有她不行。”一边说一这挥了挥手,一股谪仙之气萦绕林中,“你知我为人,世俗之事很难将我牵绊,七哥今夜实话实说,纵是阿珩,亦打破不去这个平衡。而我,于是你也好,于她也罢,甚至于父皇母妃,都别无所求。我用上半生帮你守着江山,稳了,我就离开。天下之大,绝不安居一方,这才是我的命。”
  
  玄天冥自然听得懂,也自然明白玄天华所求的是什么。这个人从来不该以世俗的眼光去看待,他心中所想远远超乎他人一个境界,纵是他玄天冥,也有瞧不清楚的时候。
  
  “回去睡吧。”玄天华主动赶他,“七哥一个人待会儿。”
  
  紫袍战神点头离去,只留白衣谪仙一人在林中,就像他没来时一样,一人,一林,一月,也不知是月照竹林,还是人心向月,几近融为一体,却又分明**。
  
  玄天华,注定是这世间最唯一的存在。
  
  次日临近晌午,某人终于在宿醉中转醒过来,只觉头痛欲裂,不由得泛起一声哀嚎。
  
  她喝断了篇儿,习惯性地喊着黄泉要水喝,手往边上一划拉,却划拉着一个人。
  
  摸摸,眼睛,鼻子,嘴巴。再闻闻,恩,是熟悉的味道。于是放开胆子使唤:“小冥子,快去给本郡主递一碗茶水来——”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