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73章 逛街要等得,花钱要舍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想起,当初吕瑶嫁入姚府,迎亲当日也有送亲的队伍,送亲队伍按规矩不进府门,只看着姚书把新娘子扶下轿便调头回去,只留新娘子的随嫁丫鬟。她当时多看了几眼,到是也看见送亲队伍里的几个丫鬟。眼下瞅着刚刚那位,样貌似乎能在当日送亲的队伍中寻到根源。

“吕家的人。”她呶了呶下巴,总冲前面走远的两个人跟玄天冥说:“那个丫鬟我好像见过,在吕家送亲的队伍里。”

吕家的人来买首饰这到是正常事,只是玄天冥不解,“你说她有隐疾?什么隐疾?没听说吕家哪位小姐身有隐疾的。”

凤羽珩笑他傻,“若人人皆知,那还算什么隐疾。”

玄天冥耸耸肩,“可这样招摇出街,就不怕被人知晓?”

她想了想说:“许是着急想来看首饰,再者她罩着面纱呢,而且这是我闻着能闻出门道,其它人闻着也就是她涂了过多的劣等胭脂而已。”

玄天冥有点感兴趣,“你所说的隐疾,是什么隐疾?什么病?”

凤羽珩想了想,“腋臭,你们也叫狐臭,若宫中选妃,有没有这种病症一般都会是一个衡量的标准。我听闻很多在选妃中被以这种毛病筛选下来的人,一生都很难嫁,毕竟谁也不愿娶个有体味的妻子回去。咱们大顺朝这么多年不曾选新人入宫,那位吕家小姐到是不用担心这个。只是……不知道是吕家的哪位小姐。”她用肘间撞撞玄天冥:“吕家一共有几位小姐啊。”

玄天冥想了想,说:“好像有三位,大小姐是庶出,还有两位嫡小姐,但不是同母。现在吕府的夫人是继室。”

说话间,清玉已经从涅槃阁里迎了出来,一见面先给二人行礼,然后道:“里头正驱着味儿,殿下和小姐且先等等再进。”说着又往街上四下望了望,那桃裙女子却已走远,清玉皱着眉道:“也不知道那是谁家的小姐,看起来不像缺钱的样子,可她擦的那个脂粉可真是太要人命了!呛得人嗓子都疼。”

凤羽珩问她:“对方可有订了首饰?”

清玉点点头道:“定了两套头面,都是珍贵的材料,除去订金还依着我们店里的规矩付了大半的材料费用,出手到是阔绰。”

“恩。”凤羽珩想了想说:“那位小姐是身有隐疾,你们也不必太介意。是客人就好生伺候着,大不了下次她再来,安排在雅间,不要影响其它生意就好。”

清玉应下,这时,有伙计上前,说里头味道已经散尽了,请她们进去坐。清玉再告诉凤羽珩:“玉矿厂那边送来好多石料,都是极品,小姐到楼上去挑挑看,有没有喜欢的,要的话先拿走让白巧匠给你做了首饰戴,奴婢瞅着那些料子是真的好看。”

凤羽珩到底是女儿家,一听说有好料子,乐呵呵地就跟着往楼上跑了。

玄天冥在后头一脸苦笑,却也跟着上了楼。凤羽珩同他说过,好男人的标准就是女人逛街要等得,女人花钱要舍得。他对第二条到是举双手赞成,但这个逛街要等得,就是很考验个人耐力的事了。

不过陪媳妇儿嘛,他还是乐意的,毕竟他这媳妇儿就是让人很满意,十分满意,两人在一起也不会腻,凤羽珩更是个移动宝库,还有个神奇的随身空间,这更让玄天冥惊奇不已。

几人一路上了三层楼,清玉从库房里拿了一盒子玉料出来。几人到也没进雅间,就坐在三层大厅的座椅上,那盒子玉料一打开在她面前,纵是见惯了后世珠宝的凤羽珩也不由得惊叹起来:“太美了!”

白碧无暇,质感温润,仿若有似有似无的灵性,让人一触上去竟觉是握住了另一个与自己心意相通之人的手,没有一点陌生感,还不想放开,想要一直与之交流。

她顿觉惊奇,看着玄天冥说:“这玉成精了。”

玉当然不能成精,玄天冥却也知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于是告诉她:“这就是好玉的价值所在。要不怎么说玉挑人,人也挑玉,一旦选择了对方,就要以人养玉,再以玉润人,相辅相成,才能让玉更美,让人气更旺。”

他亦伸手去触及那玉,心绪也是一下子就被抓住,却并不像凤羽珩那般惊奇,只道:“确是好玉,千年难求。”说罢,又问清玉道:“同样品质的玉料送来多少?”

清玉答:“不多,就这一盒子,是大师傅挑出来的。但其它的料子也很是不错,虽及不上这几块儿,但放在店里也是上上等品,绝不比往年送进宫中的料子差。”

凤羽珩听着很开心,手里握了一大块玉料感叹:“这得卖多少钱啊?”

“小姐,千金难求。”清玉笑道:“您就不能不想着卖多少钱?这些料子是特地给小姐留出来的,您自己做成首饰或是刻成摆件儿,不比卖给旁人好。”

玄天冥也点头道:“就是,钱财上还能短了你的?就是好东西才难得,你卖了这些,往后很可能再也得不到这么好的玉料了。”

凤羽珩十分肉疼,“我做成首饰,我平时就不怎么戴首饰,你看我今儿头上东西戴得多,那是因为昨天晚上赴七哥的宴,可是需要戴首饰的场合一年到头才能有几次啊!再说,我府里那些东西也不差。”

玄天冥十分纳闷,这丫头到底是不是女人?他敢打包票,换了任何一个女人,在面对这种好东西的时候眼睛都是发直的,别说本来就给她,就算是不给,那也是要想尽办法弄到手。更是有些人为了得到好东西那是无所不用其极。怎的轮到她媳妇儿这,送到手的东西都往外推呢?

好吧,他也没忘了这丫头往外推是怎么个意思,卖钱,“你到底是有多缺钱?”

凤羽珩翻起白眼,“有嫌钱多的么?”说完又问清玉,“你先别管这东西我留不留,你就给估个价,这一盒子玉能值多少钱?”

清玉十分为难,但见玄天冥无奈地点了点头,这才道:“这个价值是挺不好估的,因为一般很少有人直接买裸料,都是要配上工艺的,要打磨雕刻好的才能卖上价钱。而这制作过程中,工匠的手艺也是其价值的衡量标准之一。比如说如果让白巧匠来打制,那说它是价值连城也不为过。”

玄天冥把话接过来:“这样好的东西,普天之下除了白巧匠,无一人能动。”

“那可就太值钱了。”连清玉都感叹,“奴婢无法估算,真的无法估算。”

凤羽珩想了想,再问:“比之千周赔给我的五百万两黄金呢?”

这个玄天冥到是替她答了:“只是这些未打磨的石料,其价值就远超那些黄金。”

砰!

凤羽珩果断地把盒子给扣上了,“收起来,收好了,谁也不许动一块。”

清玉无奈地道:“小姐您自己打了首饰呗。”

玄天冥也劝:“咱真的不差这几个钱,你要多少金子银子我给你。”

“你的将来不也是我的?”凤羽珩挑眉,“这屋挪那屋,有意思吗?这东西得好好给我收着,将来以后就是要坑,也是坑外头的人,你且看着,坑好了,能坑出个小国来呢。”

玄天冥对她这坑钱的本事深以为然,于是把盒子抱在怀里:“本王亲自给你收着。”

凤羽珩十分满意。

说话的工夫,店里伙计又引了客人上来三层,那是名贵妃,三十出头的样子,偏瘦,打扮得十分精致。一身翠绿的秋装在身,着实富贵典雅。

清玉一见是上了三层来的大客户,赶紧跟凤羽珩这边告了罪,亲自去接待。要说凤羽珩,她这些年还真是头一次在这首饰铺里多坐一会儿,看着清玉接待客人,到也觉得新鲜,索性就坐着多看一会儿,正巧那贵妇人也开口说了话,但听对方道:“我与家人一路从南边过来,因路途遥远,也没带多少值钱的物件儿。却不想此番赶上月夕宫宴,便只能到这里临时救个急。你们把最好的东西拿出来给我选选吧,价钱不是问题。”

清玉一听说是有资格参加月夕宫宴的,便下意识地往凤羽珩这边看过来,凤羽珩亦小声问玄天冥:“可是哪位官家夫人?认得吗?”

玄天冥苦笑,“纵是认得那官家,也不可能认得人家家里的女眷。”

她想想也是,便冲着清玉摇了摇头,清玉那边已然热情地招呼起来。

有伙计将一盒一盒的成品首饰搬出,就听清玉道:“这些都是铺子里的能工巧匠打制好的,当然,夫人也可以不选成品只选材料,再着人按着您喜欢的样式现打制。我们这边从玉料到水晶料亦或是金料都有的,成色亦有低有高,最高的便是同送入宫中的是一样的品质。”她一边介绍一边又说:“不过夫人若是赶着在月夕宫宴时戴,怕是现打制已然来不及了,夫人不如就从我们已经制好的这些头面里选一选,因着月夕宫宴,我们涅槃阁也是提前做了准备,专门打制了不少全新的头面出来,以供大家的夫人小姐们选购。”

清玉做生意是块好材料,话说得也到位,可那位精致典雅的妇人,却是看着面前这些东西一边看一边摇头,一脸的嫌弃。“不好,不好。都说这里是京城最好的首饰铺子,不过我看着这些东西,也不过尔尔,如果你们就只有这种品质的物件儿,还能称得上什么京城第一?”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