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79章 此事私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怕不怕的,凤羽珩其实是无所谓的,自打来了这大顺朝,她的日子一天也没安生过。风里浪里都过来了,难不成还要怕个兰州知州?还要怕个八皇子?一只一只怪兽打过来,她知道,越到后面剩下的就越是boss,怕是没用的,只能磨练自己继续往前冲,冲过去了,就是海阔天空。
  
  蒋氏被许竟源带走,这一夜也没回来,次日,就在季凌天打定了主意要去找一趟凤羽珩,想办法把这件事情在月夕宫宴之前私了时,官府那边却传来了消息,蒋氏盗窃济安郡主美玉一案,今日开庭,请季大人前往旁听。
  
  季凌天不得不临时改变了行程,先往官府去了。他本想着,既然邀了自己旁听,那济安郡主一定也在邀请之列,在哪儿见都是见,不如就往官府走一趟。更何况夫人的案子开堂审理,他不去看看也不放心。
  
  谁知到了府衙之后却并没有看到凤羽珩,堂上除了蒋氏和吉祥之外就还有一名证人,据说是那涅槃阁作主之人,名叫清玉。
  
  季凌天恨得咬牙,不由得出言问那许竟源:“许大人这是何意?既然能让本官出堂旁听,为何不见济安郡主也在这里?”
  
  许竟源不解,“为何郡主要在这?”
  
  “哼!”季凌天冷声道:“本官都来了,她不来是何意?”
  
  许竟源听明白了,“原来季大人是在与郡主攀比。那本府就来给你算一笔帐,知州,大顺从五品官员,但因南界边境未设府省,兰州又占地极广,因此季大人的品阶是正三品。再加上兰州地处边界,地理环境特殊,朝廷十分重视,因此边界知州虽说是正三品,却也有着正二品官员的待遇。季大人,本府说得可对?”
  
  季凌天又把身子往直了坐坐,显然对于这份殊荣十分看重,点头道:“没错。”
  
  “那本府就不明白了!”许竟源朗声道:“区区正二品官员,居然敢跟从一品的郡主攀比地位高低?季大人,您是因为夫人涉嫌盗窃被气糊涂了还是怎么着?那是郡主,不是朝廷官员,是皇室的加封!”你吃饱了撑的跟人家比?他是强忍着没把最后一句给说出来,这要不是在公堂之下,许竟源定是要骂他个狗血淋头。什么边界不边界,他还是京城父母官呢,不比季凌天差。
  
  纵是这样,季凌天也被他说得那脸是一阵红一阵白,再听着堂外围观的人哄然而笑,顿觉得这场旁听他要听不下去了。想他在兰州跺一下脚地面都要震动几分的人物,到了京城居然要受此等奚落。
  
  可听不听由不得他,就见许竟源惊堂木一拍,大喝一声:“堂下所跪何人!”
  
  审案正式开始!
  
  蒋氏和吉祥在牢里被关押了一夜,那点子傲然的脾气秉性早被磨得差不多了,再当堂看到自家老爷受辱,此时此刻心里头除了害怕再没别的想法。许竟源问什么她答什么,哆哆嗦嗦地总算把个身份给交待清楚。可待许竟源终于问到案情关键之处时,蒋氏突然又来了精神,大声地反驳道:“根本不是你们说得那样!济安郡主根本没丢什么美玉,那玉是她卖给我的,八千万两白银!”
  
  而许竟源等的就是她这句话:“哦,那你可给了那八千万两白银?”
  
  蒋氏颓然摇头,“当时银票不够,她说我可以先把玉拿回去,银子凑够了再还给她。”
  
  一旁做为证人出庭的清玉“噗嗤”一下就乐了,“许大人,济安郡主京城人都熟,她可曾做过这等赔本买卖?”
  
  许竟源摇头,“怎么可能,别说一盒子上品美玉,就是一块帕子,郡主也不可能让你先拿走过后再给钱。”
  
  堂外郡主府派来听堂的人不由得抚额,她家郡主有这么小气么?
  
  不过许竟源接着又道:“不过说到八千万两买玉,本府就又要问问这位夫人了,您可懂玉?”
  
  蒋氏连连点头,“自然是懂的。”
  
  许竟源一扬手,高喊了声:“请白巧匠出堂。”
  
  很快地,有官差将白巧匠从侧堂给请了出来。季凌天一看到白巧匠也来了,不由得皱起眉头,要说懂玉,当今天下第一巧匠自然是再懂行不过的人,这许竟源把他请来做甚?
  
  正想着,白巧匠却已经对着那一盒子美玉开始细看起来。这一看就看了半盏茶的工夫,待他终于收回目光时,不由得连连感叹:“极品美玉,古今难寻,天下至宝。”
  
  这十二个字出自白巧匠口中,可谓是给了那玉一个极高的肯定。
  
  许竟源再问蒋氏:“夫人可认同白巧匠的话?”
  
  对此,蒋氏到是没有异议,于是跟着点头:“认同。”
  
  “那依夫人来看,这一盒子玉的真正价值是多少?”许竟源问那蒋氏,“比八千万两是多是少?”
  
  对于这一盒子玉,蒋氏那是喜欢得无以复加,在心底也早就其价值就有过一番估算。此时听许竟源问起,立即就道:“不止。我眼光浅显,却也知这玉是世间极品,八千万两白银听着不少,可若与这些玉比起来,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许竟源没说什么,听看向白巧匠,白巧匠思量了半晌,给了个很公道的价格:“八千万两,黄金。值!”
  
  一句话,所有听到的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气,那些被拦在公堂之外看热闹的人一个个都是抻长了脖子,拼命地想看一眼那居然能值八千万两黄金的美玉究竟是何模样,可惜,玉在公堂之上,怎是他们能看得到的。
  
  季凌天坐在侧方,只觉脑子“嗡嗡”直响,有一种预感告诉他,这场官司不但输是肯定的,而且还会输得很惨。
  
  许竟源终于再度开了口,依然是问那蒋氏:“白巧匠乃天下第一巧匠,他给出的这个价值估算,你可认同?”
  
  蒋氏叹了口气,点了点头,“认同。”
  
  于是许竟源又有话了:“值八千万两黄金的美玉,你却说济安郡主以八千万两白银要卖给你,这位夫人,你可能说清楚这其中究竟?”
  
  蒋氏立即道:“许是那郡主不懂玉!”
  
  这话一出,清玉立即接口道:“非也!郡主不懂,九殿下可是懂的。这一盒子玉最开始九殿下开价五千万两黄金,她们赚贵买不起。”
  
  蒋氏点头,“对,所以你们让了价钱。”
  
  堂内外又是一阵哄笑,从五千万两黄金让到八千万两白银,济安郡主脑子进水了么?
  
  蒋氏也觉得这个理由挺站不住脚,这时,一直跪在她身边没说话的吉祥终于开了口,道:“那是因为他们知道了我家夫人的身份!这才做了顺水人情,以八千万两成交。”
  
  “什么?”许竟源和清玉二人同时惊呼,就听许竟源道:“你再说一遍?本府没听清。”
  
  吉祥再道:“我是说,他们原先并不知道我家夫人身份,所以才狮子大开口!后来知道了我家夫人乃兰州知州大人的正妻,心生畏惧,这才让了价钱!想来……想来也是为了结交一番吧!”
  
  轰!
  
  堂内外又笑了!
  
  这一次,就连季凌天都坐不住了,站起来抬了脚就要往那丫头身上踹去,却被在旁的官差给拦了下来。
  
  许竟源惊堂木一拍,大喝一声:“肃静!”
  
  随即,站堂官差齐声呼应:“威——武!”
  
  蒋氏又是一哆嗦,就听许竟源问她:“堂堂济安郡主,当朝九皇子、御王殿下未来的正妃,你们说她会因你区区兰州知州夫人的身份就心生畏惧?还为了结交而让了这么一盒子美玉?”说完,又看向季凌天,再道:“季大人,这事儿你们是怎么想的?”
  
  季凌天微闭上眼,心里的怒火是腾腾的往上窜啊!该死的!这个丫头回去一定要把她给勒死,简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他定了定神,方才回话道:“一个丫头而已,没有见识,胡乱说话,许大人断不该以此为定论。济安郡主金枝玉叶,自然是瞧不上我等小官,怎么可能生畏。”
  
  蒋氏都快哭了,狠狠地瞪了一眼那吉祥。吉祥也知自己说错了话,跪在那里不敢再吱声。她原本不是这么想的,可就是习惯了嘴快,又习惯了蒋氏在南界无人敢惹,这才脱口而出了那么一番话来,眼下真是懊悔不已。
  
  许竟源的话又传了来:“蒋氏,你盗窃济安郡主美玉一案,你是认罪不认罪?”
  
  蒋氏百口莫辩,认吧,她真的没偷,心里委屈。不认吧,一桩桩一件件的事实摆在这里,自己一点立场都没有。此时她方才明白,原来昨日那女子之所以连张欠条都不让她给留,为的就是这一场报复,怪就怪她们昨日言语嚣张,怪就怪她在南界无人敢惹,以至于到了京里还有点不习惯在人之下。如今想想,传闻济安郡主睚眦必报,这话一点不错。
  
  蒋氏半天不语,到是季凌天把话接了过来——“认就认,那你们说吧,此事如何解决?”
  
  许竟源看向清玉:“清玉姑娘临来之前已得了郡主吩咐,念在月夕宫宴就快到了,此事不宜闹得太大,以免兰州知州在京里太没面子,还是私了得好。”
  
  季凌天点点头,“多谢郡主体恤。”
  
  许竟源又道:“那清玉姑娘就说说看,如何私了吧!”
  
  清玉展了个笑,看向季凌天:“我家郡主说了,私了无外乎就是赔偿一些钱财,她就当这件事情没发生过。”
  
  “好。”季凌天能接受这个方式,“那姑娘且说说郡主开价多少!”
  
  清玉笑得更加诡异,“不多,就那八千万两白银!”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