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80章 吐血认赔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季凌天差点儿没一口老血喷腔而亡,八千万两白银,还不多?济安郡主好大的手笔。
  
  可再看看堂上京兆尹,再看看堂外围观的百姓,一个个却是副理所当然的模样,完全不觉得这样的赔偿要求有多么不合情理,多么过份。又或者说,八千万两白银在这些人心中根本没有概念?就跟八两银子是一个意思?
  
  季凌天不解,不由得将心中疑问给问了出来:“你们可知,八千万两白银意味着什么?”
  
  许竟源率先有了回答:“自然知道,那是本府一辈子也赚不来的俸禄。”
  
  堂外也有胆大的百姓叫道:“能买下半座小城了!”
  
  人们七嘴八舌地说着自己对这八千万两白银的理解,个个说得有门有道,季凌天一听,他们都清楚啊!可是既然清楚,为何又对济安郡主这样的赔偿要求不予以质疑?
  
  眼见季凌天久久不言语,堂外百姓堆儿里有人忍不住了,喊了句:“那位兰州知府,你该不是不想赔吧?还是嫌赔偿太多?不对呀!你家夫人都出得起八千万两去买玉,想来你家也是不缺钱的,怎的济安郡主的赔偿就不认了?”
  
  季凌天明白了,敢情是在这儿等着呢。他一口恶心憋在心里无处可发,此刻真是想亲眼看看那济安郡主究竟是何等模样,这样厉害的女子是如何讨得京城上下人人欢喜的。
  
  腹诽间,清玉的话音又传了来,是在提醒他:“我刚刚忘了说,此赔偿也并非是我家郡主一人的主意,毕竟昨日在场的人还有御王殿下。小女子不访告诉季大人,昨日你的夫人和丫鬟对九殿下出言不逊,连要不要脸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季大人应该感到庆幸,要不是怕污了涅槃阁的地方,你家夫人早就在九殿下的鞭子底下化作一缕魂魄,还一点都不带冤枉的。你若想不认这笔赔偿,那也行,殿下说了,既然是官员,那就用官家的方式来解决,请季大人退堂之后随小女子去御王府,再随九殿下一同进宫面圣,请皇上来定夺这个当众辱骂皇子与郡主的罪名,看看是八千万两银票值钱,还是你家夫人的脑袋值钱。”
  
  清玉说话那是一点儿都不客气,直说得那季凌天面色泛白,再不敢过多言语。
  
  辱骂皇子是大罪,更何况辱骂的还是九皇子,那就不只是罪的问题,而是命的问题。他瞪着蒋氏和吉祥,见那二人将头都低了下去,便知那清玉说得八成是真的了。他心中长叹,只怪在南界的时候太宠着自己的夫人,什么事都由着她,偏偏南界又是他自己的地盘,哪里有人敢跟知州夫人说个不字,这不但把夫人给惯出毛病来,更是把她身边的丫头都给惯得无法无天。
  
  可惜,现在后悔也晚了,季凌天不停地想着临行前八皇子的话,连堂堂八皇子都对那九皇子和济安郡主有着几分忌惮,他纵是心有不服,又能如何?
  
  罢了!
  
  “好!”他点点,“我们认。请许大人容我的随从回去将银票取来。”
  
  许竟源自然是不会阻拦,于是暂做休堂,待那季凌天的随从将一摞子银票送过来交到清玉手中后,这才宣布蒋氏当堂释放,并提醒季凌天:“可要记得跟济安郡主说声谢谢。”
  
  季凌天气得火气都要冲天了,哪里还顾得上寒暄,一把拉起蒋氏,头也不回地走了。那吉祥本在后头跟着,却不想刚一出公堂大门,就被季凌天一脚给踹到街上。这一脚力道极大,直把个吉祥给踹得吐血。有人看了皱起眉来,可也有人说这是活该,如此丫头,打死最好。就连许竟源都对此置若罔闻,奴婢没有人权,主子有决定其生死的权力。他只顾着跟清玉说:“把玉拿好,快快给郡主送回去吧!”
  
  清玉笑着道了谢,又走近了与他说:“我家郡主说了,她与御王殿下都会记着许大人多次出手相助之恩。”
  
  许竟源连声道谢,亲自把清玉给送了出去。
  
  清玉回到郡主府时已经是晌午,凤羽珩正在吃午饭,见她来了直接就道:“银票留六千两入帐,另外两千两送到百草堂去给王林,给他开分店用。”
  
  清玉笑道:“小姐怎的就如此笃定这场官司一定能赢?”
  
  凤羽珩耸耸肩:“这官司要是赢不了,许竟源的京兆尹可就白当了。”
  
  黄泉更是笑她说:“清玉,你手里还捧着那木盒子呢,还用问小姐怎么知道的吗?”
  
  清玉看看手中木盒,苦笑道:“我也真是糊涂了。”说罢,将盒子往桌边一放,再打开盖子,“奴婢都查验过了,没少,也没坏。”
  
  黄泉这是第一次看到这些美玉,一时间也是惊叹不已。但她到底是练武的丫头,对这种东西还是不如清玉来得敏感,只道美是美,却还是看不出为啥能值那么多银子。
  
  凤羽珩点点头说:“放着吧,一会儿我自己收起来。对了,那兰州知府你可见过了?”
  
  清玉答:“见过了,周身霸气戾气都很重的一个人,过堂期间多次含了怒,对小姐也表示出一定的不满。奴婢瞅着,最后要不是搬出九殿下来镇一镇,怕还真是镇不住他。”
  
  凤羽珩冷哼,“南界如今有八皇子坐阵撑腰,连个小小知州都有这般气势了,真不知大年时那八皇子回来,又会是怎样的一番局面。”
  
  清玉担忧地问道:“小姐是担心八皇子?”
  
  凤羽珩长出了一口气,叫黄泉着人撒了饭菜,然后才道:“皇子么,多半是不老实的,当今大顺,除去大皇子一心经商,二皇子不问政事之外,还有哪个是叫人省心的?纵是那看着不着调的老五,都不知道他心里头琢磨着的是什么花花肠子。八皇子治理边南地区多年,已然在那边站稳了脚根,更是建了小朝廷,虽说还归着大顺管,可你们也知边南地带人都十分性野,归顺靠武力暴政的八皇子容易,想要他们归顺远在天边的大顺朝廷,却是太难了。”
  
  黄泉听得直皱眉:“小姐是说,八皇子想要利用边南势力造反?”
  
  清玉一把捂住了黄泉的嘴巴:“可不许乱说这样的话!”
  
  凤羽珩却摆摆手,“没事,说说而已,没人听到更好,即便被有心之人传了出去,也就当给那远在南边儿的人提个醒。这些月夕宫宴皇上召集这么多外省官员齐聚京都,九殿下说,就是想借此机会看看各省的反应,不管是对边南也好,还是对千周一事也罢,都得看看官样的态度。最主要的,我们得从中挑出那些另有所图的人,特别是南头的官员,总得心里有个数。”
  
  两人都听明白了凤羽珩话里的意思,一时间谁也不再作声。朝堂中的事瞬息万变,谁也说不清楚明天又是个什么天,她们做下人的,只管自家主子好就行,只是有些不确定的危机,想起来还是存着担忧。
  
  不过凤羽珩到是一点都不担忧,很快就把这一篇儿给翻了过去,再开口时,却是乐呵呵地道:“那兰州知州很有钱嘛!八千万两白银呀,说拿就拿了出来,由此可见,这一趟京城之行是做了一番打算的。本郡主一向都喜欢跟有钱人打交道,既然他这么慷慨,那不如咱们再回送他一份大礼。”
  
  黄泉不解:“小姐的意思是……”
  
  二皇子一直都负责查处官员贪污,我看他最近似清闲得很,上次姚家办喜事时,飞宇还说他父王准备在月夕之后带着他到江南转转,不如咱们就给他找点事,让他去查一查区区一介知州,哪里来的这么多银两,带到京城来,又是为了什么。
  
  人人皆知得罪了济安郡主可是没什么好下场,偏偏那远在南边儿的季府人对此没太上心,哪怕八皇子早有过提醒,他们还是顶着风往上上。当后来季凌天意识到自己大错特错时,已然追悔莫及。
  
  当然,这是后话,眼下距离月夕宫宴也没几日工夫,告知二皇子去查季凌天的事到也是不急,凤羽珩打算宫宴见面时再亲自与他说说。到是有另外一件事她想了起来,于是吩咐清玉:“你一会儿去百草堂送银子时,顺便叫我外公来这边一趟,就说我有事找他。”
  
  清玉应下,当即便起身离开。
  
  姚显是在下午到的郡主府,凤羽珩紧着把云妃要见他的那个事与其说了下,姚显对此到是没有多少抗拒,只道:“咱们总在心里猜着也不是个事儿,索性我就见她一见,看看她与这姚显究竟是有何渊源。”
  
  凤羽珩见他应下,也松了口气,然后说:“那就月夕当天吧,咱们都是要进宫的,也省得多折腾一遍。”
  
  二人将这个事情定下,便又一起去看了白芙蓉。白芙蓉自上次吐了血之后情况已经有了明显的好转,现在一天能有几个时辰是清醒的。姚显又给换了一种药剂,并告诉凤羽珩:“不出三个月就能够大好,待到大年时,不说恢复如初,行动自如是没有问题的。”
  
  凤羽珩这才放下心来。
  
  一桩美玉案在京中闹了两日,就在京兆尹结了案的当日,此事就已经成为了京中茶馆街头人人都能谈上几句的趣事。更有说书先生将此做编排成了故事说给吃茶的人听,到也听得人人叫好。
  
  凤羽珩一向不理这些锁事,人们愿意传就传去,她是无所谓的,更何况,眼下有一件事,才最是让她头疼——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