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想容与七皇子为引,凤粉黛成功地把封昭莲请进了凤府,并带到了自己的小院儿里。
  
  彼时,那韩氏留下来的孩子又在不停哭闹,封昭莲这人一向口无遮拦,竟冲口就问粉黛:“哟四小姐都生孩子了”直把个凤粉黛给问得火冒三丈。
  
  好在冬樱机灵,赶紧解释说:“是亲戚家的小孩,来住上一阵。”
  
  “哦。”封昭莲点头,总算是没再继续这个话题。
  
  粉黛是强忍着心中怒火,面上依然挂着笑把人往屋里让。一边走却一边腹诽个不停,这女子看着是绝色,怎么总感觉有点儿缺心眼儿呢第一次见面,有这么说话的吗还问她是不是生孩子了,她一个未出阁的大姑娘,哪来的孩子这样想着,不由得对那小孩又憎恨上几分。
  
  说起来,那孩子长到现在,一岁多了,却还没个名字。平时身边到是有奶娘和丫鬟侍候着,可他到底是凤家人的禁忌,谁对他也不愿多问一句,也就只有奶娘和丫鬟尽心,因为那二人的工钱是郡主府出的。好在暗里有凤羽珩一直留在这边的一名暗卫护着,凤粉黛在吃过亏之后到也不敢再对这孩子动手脚。
  
  可惜,到底是韩氏当初怀着他的时候就提心吊胆,再加上又提前催了产,这孩子先天不足,百草堂的大夫来看过之后都摇了头,皆断言不能活得过三岁。自此,才断了粉黛想方设法弄死他的念头。
  
  封昭莲是第一次到凤府来,然而却并没心思欣赏凤羽珩的这个娘家,一进了屋,拉着粉黛就问:“你快说说,你们府上的三小姐跟七皇子之间到底是怎么个情况”
  
  粉黛到是不着急了,一边派人上茶,一边又嘱咐人去端了几样点心,待都东西都摆好之后,这才疑惑地反问:“怎么,我二姐姐没跟姑娘说过”
  
  封昭莲摇头,“没听说啊”
  
  “也是。”粉黛若有所思地道:“姑娘若真对七殿下动了心,那可就是三姐姐的情敌,二姐姐怎么可能帮着外人跟自家妹妹抢男人。”
  
  “重点不是这个”粉黛有意挑拨,封昭莲却完全不把这个当一回事,“阿珩帮谁不帮谁这个得看她自己的意愿,咱们左右不了,我只问你,你们府上的三小姐跟七皇子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呀可就说来话长了”粉黛故意拿腔拿调,在封昭莲一再强调长点没关系,也不必长话短说,他有的是时间来听她细细地讲,粉黛这才定下心来,把想容跟七皇子之间过去那么一点点瓜葛添油加醋地给说了出来。
  
  当讲到七皇子还曾经送了想容一套华服时,把个封昭莲给羡慕得直跺脚:“哎呀怪我来京都来晚了。”
  
  粉黛心中暗笑,又接着说了一些有的没的,说来说去,到是把想容跟七皇子的关系给说颇有那么一点暧昧,甚至还着重强调了想容独自去过淳王府。
  
  封昭莲听得那是羡慕不已,到最后干脆向粉黛提出要求:“你能不能给我引荐引荐那位三小姐”
  
  粉黛摇头,“可惜她今日不在府里呢。”
  
  “可是又去了淳王府”封昭莲这回真是有点儿嫉妒了,“能随时到淳王府去,三小姐真乃神人也。”
  
  谁知粉黛嘴一撇,冷哼一声道:“去什么淳王府啊人家去的是平王府。”
  
  “平王府那是什么府平王是个什么东西”封昭莲对于大顺这几个皇子的王位还不是很熟悉,他也就知道一个御王玄天冥,还有一个淳王玄天华,别的根本都对不上号。
  
  这一句话问出,粉黛在心里再一次肯定了之前对这位莲姑娘下的定论:缺心眼儿这分明就是缺心眼儿,看来老天爷还是公平的啊给了她一张绝世容颜,却没给一颗健全的心,真是叫人痛快
  
  她告诉封昭莲:“平王是大顺的四皇子,从前曾做了错事被皇上拘禁在自己的府内,他跟三姐姐一向走得进,就连三姐姐上次受了吕家小姐的欺负,都平王暗地里给出的气呢。”
  
  “恩”封昭莲听糊涂了,“你之前不是说三小姐跟七皇子才是有情有意吗怎的这一下子就又转到了四皇子身上哦,你的意思是说,这四皇子也看上了三小姐,对三小姐有意思,但三小姐只一心想着七皇子,对吧”
  
  粉黛摇头,“非也。一个巴掌拍不响,三姐姐若是心中无意,又怎会一趟一趟地往平王府跑要说她对七殿下,那也是有心思的,可七殿下毕竟与常人不同,我想三姐姐八成是怕七殿下那边空努力一场没个结果,所以才又拖着四殿下不放吧唉,人家就是本事,我们就不一样了,二姐姐只守着九殿下,我也只守着五殿下。说起来,我们家还是三姐姐有福气。”
  
  粉黛这一番话说得可是把个封昭莲给气坏了,要说他从前在千周的时候嚣张惯了,为人也确实不着调些。可到底不糊涂,遇事还是能让理智占去上风,当初与那端木安国斗起来,也是平分秋色。可这人哪,遇到什么事别遇到感情的事,封昭莲这辈子从来没对人动过心,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即便是当初凤羽珩,他也不过是报着想要诚心结交以达到为自己治病的目的。但人算不如天算,一到了大顺,遇了玄天华,多少理智都在一瞬间被收缴了去,以至于凤粉黛的这番话出口,他连想都没想,就已经把想容给定义为“水性杨花”的女子,愤愤不平。
  
  粉黛看着面前人这个模样,不由得心中暗笑,只道自己这一注押得还真是对啊这位莲姑娘对七皇子还真是上了心。于是再加一把力:“姑娘不必放在心上,且再看看她还有什么动作,究竟是如何打算的。总归不能两个皇子都霸占着,最后还是得选一个的。”
  
  “选还让她选凭什么”封昭莲简直替玄天华不值,“七殿下那么好的人,居然还让她在别人之间去选我呸”一激动,什么话都往外冒了,拉着粉黛的手就说:“好妹妹,你可一定帮我盯着点儿那个凤想容,不能让她再祸害七殿下。”
  
  粉黛赶紧点头,“你放心,既然我们这样投缘,我一定帮你盯着。她虽说是我的姐姐,可是大门大户的姐妹关系想来莲姐姐也是懂的,我与她本就不是一个娘亲所生,彼此也好不到哪里去。我们今日能坐到一处吃茶说话,那就是缘份,这事儿就包在我身上,咱们住得这么近,以后你就日日到我这边来,那边的动向我随时讲给你听。”几句话的工夫,两人已是姐妹相称。
  
  封昭莲点了点头,“就这么定了。那什么,今日我府里确实还有事,我就不多留,你帮我盯着点儿明儿我再来。”
  
  “妹妹送姐姐。”粉黛笑着亲自送封昭莲出府。
  
  而就在两人说话的工夫,粉黛这院子里的下人早就把封昭莲入府的消息传到了凤瑾元那边。凤瑾元乍听说时还不相信,可下人们说得有头有道,甚至还说两人在屋里喝起茶吃心,已经聊了一个多时辰。
  
  凤瑾元这下坐不住了,匆匆往粉黛的院子那头赶。他住的地方要到粉黛那里势必经过前院儿,这才走到院正中,就见粉黛已经伴着封昭莲到了府门口,两人亲亲热热地挽着手臂说话,粉黛一直把人送出老远才又回来,脸上笑意还扬着,一边走还一边大声地跟身边丫鬟说着:“莲姑娘不仅人长得美,性子也好,真没想到我与她竟这般投缘。冬樱,明日你将莲姐姐爱吃的几样点心再多准备一些,她还是要来的。”
  
  冬樱也在旁帮衬着说:“小姐放心,奴婢一会儿就吩咐下去。”
  
  凤瑾元原本不信的心,这下也不得不信了,赶紧快步上前急声问:“你怎么会与那莲姑娘在一起”
  
  粉黛眼中一丝得逞之意闪过,面上却是不屑地道:“哟我当是谁,这不是咱们凤家的大家长吗怎么,父亲今日竟主动与我说话了我还以为你不认我这个女儿,就准备收拾包袱搬去郡主府了呢。”
  
  凤瑾元最近的确对粉黛颇为抵触,也的确动过从今往后一门心思巴结凤羽珩的念头。可此一时彼一时,那时凤粉黛身边没有封昭莲,而眼下,他可是亲耳听到这个女儿对那位莲姑娘以姐姐相称,这二人的关系竟是好到了这种程度,他又怎能放得下。
  
  于是强忍着被奚落,还是陪着笑道:“粉黛你说得哪里话,咱们是父女,毕竟相依为命,你二姐姐那里的锦衣玉食为父怎么高攀得起。再者,就算是她请我去,可我心里到底还是惦记着你多一些。你身边没有生母,为父要是不疼你,还有谁肯为你打算”
  
  粉黛听着这话心中冷笑,只道这个父亲到是会左右逢源,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只可惜,如今再巴结也晚了,他的嘴脸,这些儿女们早就已经看得一清二楚。她之所以想方设法建立了封昭莲这层关系,无外乎就是给自己争一口气,让凤瑾元知道一下她不是那么好被弃,至于什么父女之情,她可从来没有在乎过。
  
  “父亲说得对,同甘不算什么,共过苦才是一辈子不能忘的经历,到底咱们才是相依为命过来的。”她敷衍地说了句,然后头也不回地回了自己的院子。
  
  凤瑾元有心追过去问问,却还是止了步。他跟粉黛的关系刚刚缓合,还不能逼得太急,总要慢慢来来才。左右刚刚听她说那莲姑娘明日还要过府来,到时候再做打算不迟。
  
  此时,封昭莲亦回了府,精卫云萧一闪而出,很是无奈地道:“主子你到底怎么想的你可还记得咱们来大顺的目的是来找济安郡主看病的”
  
  封昭莲摆摆手,“我知道,顺便再招个女婿回去,也不差嘛”说罢,嘴角轻挑,却是道:“有趣啊我到是要看看,这凤家的女儿到底都能翻出什么花花肠子来。凤粉黛是吧是块好材料。”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