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86章 想容的宫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再建一个大汉朝 
姚氏的变化在文宣王妃心中早就是已知数,最初她也不是没劝过,可劝来劝去,却发现姚氏根本就无心回到从前,那种“女儿不是以前的女儿”的想法已经在她心另根深蒂固,任谁也无法剔除去。
  
  曾经她以为那是姚氏中了离魂散之后产生的执拗邪念,可后来竟觉得那根本就是姚氏心中本来就有的想法,只不过从前没有胆子也没有魄力爆发出来,后来借着离魂散还没过劲儿的势头爆发了出来。许是姚氏觉得把事情说出来了心里更痛快,所以待离魂散药劲儿全过,她依然不肯醒悟。
  
  对于文宣王妃来说,她现在其实是不太想见姚氏的,有点躲着她。若不然,以她们之间的姐妹情谊,姚氏若是住到别院去,她怎么也会常过去看看,现在却是敬而远之。可惜,躲还是没躲得及,今日姚氏上门,从她这里要走了一份月夕宫宴的请贴,说是给自己的女儿,她立即就想到了那个跟据说跟凤羽珩长得一模一样的姑娘。
  
  丫鬟劝她:“王妃别再为旁家的事伤神了,回头公主知道您又为别人操心,又该不高兴。”
  
  文宣王妃叹了口气,点点头,不再去想姚氏。
  
  在凤粉黛以七皇子为借口结识了封昭莲之后,封昭莲到也真是每天都往凤府跑,与粉黛喝茶吃点心,同时也说着七皇子的种种事迹。可惜,粉黛对于七皇子那也是所知甚少,以前还能借着想容说出些门道来,可想容跟玄天华之间也不过那么尔尔交集,讲了两三天,还能再讲出什么?慢慢的,话题就冷了下来,变成了粉黛一味的渲染七皇子有多脱凡出尘。
  
  封昭莲面上听着,心里笑着,只道这凤家小姐要行这等编排人的事,也不说好好做做功课,这嘴皮子照她二姐姐可是差了太远了啊!就是不知,她将自己引入凤府,究竟是为了什么?该不会真是用她来打压那凤想容吧?封昭莲想,该不是这样白痴的理由,她且在观察观察。
  
  不过说到那凤想容,他不是没见过,凤羽珩刚回来时一起吃过饭的。可那时他没见过七皇子,更不知道凤想容跟七皇子之间这档子事,所以一顿饭下来,压根儿就没正眼瞅人家。如今想来,却是连想容长得是什么模样都记不清了。
  
  “粉黛妹妹可否带我去见见府上那位三小姐?”封昭莲提出请求,“听你说了这几日,我对她可实在是有些好奇呢。”
  
  粉黛点点头,“当然可以。”随即问冬樱:“可日三小姐可曾在府?”
  
  冬樱立即到:“在府呢!奴婢早上还听三小姐院儿里的丫鬟说为了筹备月夕宫宴,三小姐今日起不再出门。”
  
  “哼。”粉黛不屑地道:“她竟也有资格去参加宫宴,真不知道是凤羽珩给她的脸面,还是四殿下给的机会。”说罢,又看向封昭莲,别有用意地又说了句:“当然,也有可能是偷偷的又去狐媚了七殿下。”
  
  封昭莲到是不管这些,撺掇着粉黛带他去见想容。粉黛也不含糊,当即就起身,拉着人往外走。
  
  偏巧今日凤瑾元也在府里,而且一早就听说莲姑娘来了,此刻就站在前院儿干等。冒然冲到女儿的院子里不太好,但这前院儿却是封昭莲离府时的必经之路,他就在守着,不信守不到人。
  
  正想着,一抬眼,却见粉黛伴着一个绝美的红衣女子已经在朝这边走来。凤瑾元有些紧张了,手心都冒汗,一种初恋的感觉又在心中腾腾升起,让他一时间竟有些手足无措。
  
  粉黛也早看到凤瑾元在这边,不由得勾起唇角暗道不错,她就是要让凤瑾元看到她与封昭莲交好,这样,才能让这位父亲不再去想着巴结凤羽珩,转而继续听她的。虽说凤瑾元这里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可她到底是没出阁的大姑娘,将来势必要从凤府出嫁。如果凤瑾元不给她长脸,她嫁得也实在是不风光体面。
  
  思绪间,凤瑾元已经奔着这头来了,封昭莲翻了个白眼,很是嫌恶地往粉黛身后躲了躲,说了句:“就在那儿站下吧!男女授受不亲,凤老爷自重。”
  
  凤瑾元尴尬地站在原地,搓着手陪笑,“莲姑娘,你来了。”那样子极尽的谄媚,连粉黛看着都想一脚把这人给踢死。
  
  封昭莲更是不客气,“你是哈巴狗吗?怎的看着我还流口水?”
  
  凤瑾元赶紧往嘴巴上抹了一把,的确是有些湿润。他亦有些不好意思,可目光却依然直勾勾地盯着封昭莲。看一眼少一眼,能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心上人,对凤瑾元来说是很奢侈的事。
  
  粉黛也有点儿看不下去了,瞪了凤瑾元一眼,道:“父亲有事吗?若没事的话快些让开,我们要去找三姐姐说话。”
  
  “恩?”凤瑾元一愣,“找她干什么?”
  
  “女儿家说女儿家的话,你一个当爹的怎么什么都管?”封昭莲烦凤瑾元烦得不行,用胳膊肘撞了下粉黛:“你们家里没有女人吗?怎么你爹一副几百年没见过女人的模样?”
  
  粉黛无奈地道:“有位主母,还有个二夫人,可惜都几个月不在府上。我父亲到是有心再纳一位红颜知己进来,就是不知道哪位红颜愿意进凤府的门。”说完,也不管凤瑾元还拦在前头,拉着封昭莲就硬往前撞。
  
  凤瑾元总不好意思跟自个儿的女儿撞个满怀,赶紧就闪到了一边,二人这才得以逃脱。而封昭莲再回头时,却是故意大声地说了句:“过几日我就要去参加月夕宫宴了,粉黛妹妹,你们家里都有谁去呀?”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走,留在原地的凤瑾元却被这句话给挠得心里直痒痒。月夕宫宴,莲姑娘要去参加月夕宫宴,那曾经是他也有资格去的场合啊!然而现在却只能在府里望而兴叹。
  
  他无奈地摇摇头,心里却不甘地想着,能不能有什么办法让他也再进宫一次?
  
  想容的院子里,房门紧闭,今日安氏到了绣品铺去,她一个人留在屋子里,屏退了所有下人,手里却捧着一件衣裳犹自伤神。
  
  那是当年七殿下送给她的,也是让她去参加宫宴,这衣裳她从来都舍不得穿,一直留着,安氏平日里看得紧,看都不让她看。可是今日她总忍不住要把这衣裳拿出来,只一眼,一幕一幕的回忆就都浮现在眼前。她坐船,落水,被人所救,七殿下伸出来的手,关切的为她披上披风,所有的一切安氏让她全忘了,可是谁又知道,这些事情埋在她心里,无论如何也忘不了。
  
  想容站起身,把这衣裳在身前比量了一下,却明显的短了一截儿。她苦笑,这个年龄长得快,春天做的衣裳秋天都穿不得,更何况是跨了年的。她有些恍神,十二岁了,姨娘说已经到了该议亲的年纪,一般人家的女孩子十二岁便会有人上门说亲,以便好好挑挑选选。可惜凤府家道中落,以至于她们这些本来就不太能上得去台面的庶女就更是无人问津,人们躲凤家都躲不及,又怎么敢上门来求娶凤家庶女?
  
  她到是曾经得过皇上恩准,婚配自主,由不得凤瑾元打她的主意。可是自主自主,她认得的男子一只手都数得过来,她又能上哪里去自主?安氏催过很多次了,也向她提了几户平常人家,总说女儿出嫁不求富贵,只求安稳,大门大户妻妾成群,纵是有再多权势,亦不出小户人家平安喜乐。
  
  想容不是不知道这个理,可是这人啊,尤其是女人,一旦心里头住进去一个人,就很难再去接受另外一个。总不成让她将就?也不是没想过将就的,却怎么想都不甘心。与其将就,到不如一辈子不嫁,教那四皇子绣一辈子的花好了。
  
  她赌气地把衣裳扔到桌上,不愿去看,却又忍不住去把它折好,生怕弄怕一点点。
  
  到底是放不下呢,想容想,这辈子,再难有另外一个人能走进她的心了吧?
  
  房门被人从外敲起,丫鬟山茶捧着个纸包袱走了进来,后头还跟着个下人,手里捧着只木盒子。待到她面前,山茶说:“小姐,这是平王府差人送来的,说是给小姐参加月夕宫宴时穿的华服。还有这盒,是平王殿下为您选的首饰。”
  
  想容这才把那捧着盒子的人认出,那不是平王府的丫头么。她苦笑,“你们殿下到是有心了,不过我穿什么华服啊,柜子里还有好些个没上身的衣裳,选件合适的就行了。至于首饰,我也不缺,你都拿回去吧。”
  
  那小丫头一脸陪着笑说:“三小姐,您就可怜可怜奴婢,别让奴婢拿回去吧!您也知道殿下那个脾气,他好不容易有兴致给您选了衣裳首饰,您要是不收,他到是不敢拿您怎么样,可是奴婢就要倒霉了呢。好小姐,您就收下吧!”
  
  这丫头到是会摸想容的脾气,几句话,说得想容的确心软,紧接着又听那丫鬟道:“三小姐还不知道吧?这次月夕宫宴,皇上下了旨,特准我家四殿下也能入宫去一聚呢!殿下说了,您是他的师父,席间皇上一定会问他学的如何了,到时候也一定会注意到三小姐。所以,三小姐就冲着这点,也就穿好一些吧!就当是帮着咱们殿下捧捧场面。”她一边说一边把那衣裳打了开,“这上面还有殿下亲手绣的小花呢。”
  
  想容抚额,她不说这话还好,一说有玄天奕亲手绣的东西,怎么就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呢?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