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88章 月夕宫宴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苏联1941 荒原闲农 
自从吕瑶过门,凤羽珩便不怎么往姚家那头去,有事也是叫姚显出来单独商量。说到底,姚家人再好,与她不过几面之缘,没有真正的亲情在支撑着,再加上吕瑶这个事儿,让双方都有点尴尬相见,所以便不如不见。
  
  可今日许氏站在那里朝着她张望,再假装看不见就太说不过去了,凤羽珩只好往姚府那边走了几步。她这边刚有动作,许氏也赶紧的奔着她而来,身后还跟着个小丫头,手里捧着一堆东西。
  
  凤羽珩将许氏让进府里,直接到了正院儿的堂厅,落座上茶之后,许氏这才道:“原本今儿一早就想过来的,可是听侍卫说舞阳公司和几位小姐正在府中坐客,我想着不便打搅,这才回去等了一阵。”她依然是爱怜地看着凤羽珩,目光中除了跟以往一样的热切亲近之外,还多了一分惭愧。
  
  凤羽珩见了她这样子也跟着叹气,便主动劝道:“大舅母若是因为表哥大婚那日的事,大可不必这样。我本也没放在心上,总不能因为一个吕瑶,咱们亲戚间都生份了去。”
  
  “哎!阿珩说得对。”许氏别过头去,往眼角抹了一把,这才又叹道:“说起来,打从吕瑶入府后你就没再过来,我这心里头不好受。你另两位舅母总劝着我说多往这边走动走动,可我总觉得亏欠于你,怎么也没拉下这个脸。阿珩,舅母若早知那吕家之人竟会那般无理取闹,这门亲事我就是拼着跟书儿翻脸也得给拦下来。”
  
  她说的是吕家人集体诬蔑凤羽珩杀人那一茬儿,凤羽珩却不愿再提,只说:“不管怎样,阿珩是晚辈,疏于拜访总是我的错,怎好劳烦大舅母主动来看我。那日的事过去就过去了,咱们谁都别再提,只要大表哥的日子能过得好,也不枉那一场闹剧。”她顿了顿,终于还是问了一个一直都很关心的事:“那吕瑶,在府上可有再闹出事端来?”
  
  许氏想了想,说:“大事到也没有,她还算老实,每日也能按时请安。你外公要是在府里,一早就会先到那边去问候,然后再折返回我这边来。你外公若是不在府里,有时她也会过来陪着我一道用早膳。就是前些日子听说找不见了一只玉镯,吵闹着说是下人拿了,责打了一院子的下人,却后却是在自己的箱子里给翻了出来,说是自己记差了。只是可怜那一院子下人,个个被打得起不来坑。阿珩你不知道,姚家从来没有责打下人的习惯,即便是有再不堪的下人,最多也就是赶出府。父亲近些年来总说人人平等,人就算犯了法也该由官府去惩治,而不是让所谓的主子来施刑。我没想到吕瑶年纪轻轻看起来娇娇弱弱的,下起手来居然会这样狠。”
  
  凤羽珩看出许氏对吕瑶既不满又无可奈何的心思,也不由得苦笑起来,“从一个家庭到另一个家庭,不是一天半天就能够融入的,天底下没有哪个家族对子女的教育方式会与姚家一样,大舅母也想开些,多给她点时间,或许过个一年半载的,她也能够适应姚家了。”
  
  许氏有些惊讶,“阿珩这是在为吕瑶说话?你……不厌恶她?”之前吕瑶跟凤羽珩这边的种种过节,她可是都听说了的,本以为凤羽珩会极其的厌恶吕瑶,却没想到今日听到的竟是这样一番话。
  
  凤羽珩苦笑,“大舅母这话就看从哪个角度去回答了,若是抛开姚家,吕瑶这个人,我是肯定不喜欢的。但若是把姚家掺杂进来,阿珩只能说,那是大表哥自己选的人,是好是坏轮不到我一个外姓表妹来说,日子能过到什么份儿上,那得看他们自己的造化。”
  
  许氏了然,“阿珩说得我都明白,但心里也总是过不去这个坎儿,总觉着这个媳妇儿我没替书儿把好关。我也曾想过,是不是平日里对儿子们的关心就太少了,以至于书儿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吕瑶我都不知道,如果能早些发现,也许事情不会发展到如今这样。阿珩你不知道,有件事……我……”许氏有些为难,顿了半晌,还是咬咬牙道:“那日大婚时,宫里的嬷嬷来给吕瑶验身,验出是完壁,我还真的松了口气。但阿珩你可知道,就在大婚的第二天早上,他们来请安,下人替过来的那条白带子上,那并不是吕瑶的处子之血。”
  
  凤羽珩对此到没有什么意外,只是问许氏:“大舅母如何鉴别?”
  
  “唉。”许氏叹了口气道:“我能嫁进姚家,那也是有些渊源。我娘家的父亲当年也是宫里的御医,就在你外公手底下当差,我跟你大舅舅也算是自幼相识,这才定了亲事。我父亲是懂医的,我虽没传到衣钵,却也多多少少懂得一些医理。那血……明显不是。”
  
  凤羽珩这才明白,不由得在心中替那吕瑶悲哀,就这么嫁到一个医学世家里,也亏她这样辛苦地演戏,却被人早就实破都不知。
  
  “也亏得是大舅母宅心仁厚,没有当面戳穿她。”凤羽珩淡淡地说,“其实说来说去,这事儿既然大表哥能咽得下,我们也还是不好多说什么。”
  
  许氏点头,“就是这个理,我是看着书儿的面上不与她计较,就是心里头一想起这个就堵得慌,难为了我书儿这么好的一个孩子,凭白的受这等委屈。”她再叹一声,抬手擦去面上泪痕,摆摆手,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到是让丫头把捧着的东西给凤羽珩递了过去:“再过两日就是月夕了,舅母知道你要去参加宫宴的,便赶着给你做了套华服,又备了两套首饰。我知道这衣裳料子肯定不及你这府里的好,你且看看,喜欢就穿,不喜欢就放着,没事儿的,舅母只是……只是想借着这个来跟你说说话。”
  
  许氏的眼圈儿又红了,连带着凤羽珩也再不能无动于衷,赶紧起身亲自把衣裳和首饰接了过来,交给身边黄泉,然后走上前拉起许氏的手说:“舅母可千万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你们都知道阿珩跟凤家已然没有任何情份,还指望着把姚家当自己的娘家呢,舅母这样子说话可是真的要跟阿珩生份了。明年我也要嫁人,可千万不能让我嫁了人以后连个回娘家的地方都没有。”
  
  她这样一说,许氏的心可就彻底的放了下来,赶紧拍着她的手臂连声答应,同时也想起明年凤羽珩及笄大婚的事,赶紧就张罗着要走:“你是四月里生辰,紧赶慢赶还不到一年光景,这日子说快也快,家里还一点准备都没有呢。我得赶紧回去把这事儿安排下去,明年咱们阿珩的及笄礼还有大婚,姚家一定得盛大操办,你就安心的待嫁,什么都不用管,有舅舅和舅母们,你就放心吧!”
  
  总算是把许氏乐呵呵地给送走了,凤羽珩叹了口气,心头思索,再回院子时便对黄泉道:“着人去查,查姚书跟吕瑶到底是怎么认识的,这里头会不会是某些人在刻意安排。”
  
  黄泉点点头,多问了句:“小姐怀疑这是吕家人故意的?”
  
  “哼!”她怒道:“若真是这样,吕家,我便与他们不共戴天!”
  
  两日匆匆,八月十五月夕节,终于到了。
  
  这次宫宴与往年只办晚宴不同,特选在正午便开始接纳宾客入宫,且因人多,男女宾在下午时先分席而坐,男宾跟着天武帝先谈举国事,女宾则参加由皇后娘娘在御花园举办的百花盛宴。
  
  凤羽珩中午只吃了些点心,便换好衣装带着黄泉坐上宫车。衣裳首饰用的是姚氏送来的那套,到也是淡淡的泛着浅绿,领口袖边有碎花点缀,不张扬,看着清清丽丽。
  
  她对衣着本就没太多苛求,之所以穿这个,那是穿给姚家看的。毕竟对于姚家,她还是打心里觉着好,也算是成全许氏一片慈母之心。
  
  她走得不算早,特地在姚家门口打了站,问了门房姚家人可走了没。那门房告诉她半个时辰前就已经先走了,说是今日人多,在宫门口排队也要排一阵子呢。她便没再多问,催着车夫先去凤府,想容总得接上,还有那姓封的,一早就派人来递话,说一定要带着他一起。
  
  黄泉对凤羽珩说:“咱们到是不用急,小姐如今是郡主,不需要跟那些人一起排队的,就像舞阳公主那样,拿着自己的腰牌想什么时候进就什么时候进。”
  
  凤羽珩点点头,“是啊,但我到底不是皇家真正的郡主,天歌怎么做那都是应该应份的,没有人会觉得不该,可我若是也如她那般行事,只怕又要引人诟病。”
  
  主仆二人不再说话,宫车一路赶往凤府。今日街上十分热闹,四处都是往宫里赶的马车,道路上挤挤压压,很是不畅。但好在她这宫车够气派,外人一看这就是皇家的车,所以纷纷避让,到也没耽搁多少时间。
  
  待到了凤府门前,就见想容已经等在那里,到是没见粉黛。见凤羽珩的宫车往这边来,想容的面上总算露了笑容,紧着往前走了几步。
  
  可这边宫车刚刚停稳,还不等黄泉把人给扶上来,却见街道的另一头,又有一辆宫车往这边疾驰而来,同时那车上有一随从模样的人正大叫着:“且慢!三小姐,请等一等!”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