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89章 一日为师,终身为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随着这一声喊,宫车与凤羽珩这辆对面而停,那侍从把车帘子一掀,里面出来的人赫然是四皇子玄天奕。
  
  凤羽珩本是起身来接想容的,眼下看到四皇子来了,却是禁不住唇角抹笑,暗呼冤家。
  
  不等她有反应,玄天奕到是先行冲着这边抱了抱拳:“济安郡主,好久不见了!”久被拘禁之人,精神头儿到是不错,说话也不再似从前那般一身戾气别别扭扭,到是爽朗了许多。
  
  凤羽珩就想,都说绣花能让人平心静气,到是把个四皇子真给修炼成了另一番模样。
  
  于是,她也冲着对方微俯了俯身,道了句:“四殿下,安好。”再人之间也没了从前那般在人前客气地称呼四哥、弟妹,而是直接叫着名号,听起来生疏,却实在是比阴阳怪气的彰显近乎要好得多。
  
  玄天奕与凤羽珩打过招呼之后便不再理她,而是一跃跳下宫车,往想容那边走了几步,很是恭敬地说:“师父,徒儿是来接您去赴宴的。”
  
  想容皱着眉往后退了退,很是不客气地道:“谁让你来接了?快些回去!”
  
  “回去干什么?”玄天奕摆摆手,“父皇好不容易放我出来参加一回宫宴,我干啥还要回去?”一面说一面打量着想容身上这套衣裳,还有那套粉玉头面,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对嘛,我就说你这样打扮好看。小小年龄,总像平时那样老气横秋的怎么行?”
  
  想容原本是个好性子,还有着几分怯弱。可是这两年下来,一来是让家庭变故给磨得没了耐心,二来,自从教了玄天奕绣花之后,她这脾气也不怎么着,竟是直线往上窜,以至于二人见面没有一次不是剑拔弩张的。这次也一次,玄天奕的话一出口,她立马就反驳起来:“你说谁老气横秋?你才老!都奔三十去的人了,连个正经事都没有,整日里在府上绣花,出息!”
  
  玄天奕作势就要去捂她的嘴,被想容躲了,就见对方跺着脚道:“姑奶奶啊!你可别什么话都说啊!我以前是有出息,也有正经事了,可那事儿如今还能干么?”
  
  想容一怔,这才想起对方是个皇子,以前也是谋过大事的,甚至那事情大到涉及一个皇位。如今好不容易学好了,消停了,这要是再被自己给勾起斗志来,这责任她可是万万担不起的。
  
  一想到这,赶紧就改了话头:“你绣花也是不错的,绣花能让人静心,你且好好静静。让开,我要跟二姐姐去赴宴了。”
  
  玄天奕哪能让她上凤羽珩的车,赶紧就把话接了过来,“你看,你是我师父,这事儿整个京城人尽皆知。这一次父皇能够准许我出府入宫,那可是天大的恩典。我特地带了一副亲手绣的绣品去,想以此来感谢父皇不弃之恩,师父你就帮帮我,由我来亲自送你入宫,这话回头肯定是会传到父皇的耳朵里,父皇定会看出如今我已收了心,更懂得了尊师重道,往后兴许对我也会多些关怀。你全当帮帮我。”
  
  他这么一说,想容就有几分心软了,再想想这一年下来,玄天奕到也算是老实,除了绣花也没别的事,成天就是在平王府里关着,对于一个皇子来说,的确是很难为他。
  
  这一心软,玄天奕赶紧趁热打铁,“今天是月夕,所有进宫的人都是为了让父皇高兴,父皇若是听说我能潜心跟着你学绣花,再没生什么事端,又亲自降下身份来接你入宫,这事儿他听了定然是会高兴的。咱们做儿子也好做臣子也好,不就是图上头一个乐呵嘛!你说是不是?”
  
  想容无奈了,从来没觉得这玄天奕口才这么好,可今天人家说的话就是一套一套的,让她无法拒绝。于是只好冲着凤羽珩抱歉地道:“二姐姐,对不起,要不……我就坐他的车吧!”
  
  凤羽珩当然无所谓,笑呵呵地点头说:“去吧!咱们一会儿宫里见。”
  
  “恩。”想容应了声,又俯了俯身,这才准备往另一头走。结果玄天奕还站在原地,她往前一挪步,两人差点儿没碰了头,气得想容条件反射一样地就抬脚往他身上踹:“你闪开!”
  
  玄天奕赶紧躲了开,一边示意侍从扶着想容上车,一边对凤羽珩这头以及有路过围观的人抱了抱拳:“小丫头不懂事,各位见笑了!见笑了!”
  
  想容气得回头扔下一句:“什么小丫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对,对。”玄天奕赶紧应声,“一日为师,终身为妇。”然后贼笑着也跟上了宫车。
  
  车夫打马而去,剩下凤羽珩坐在车前傻乐。黄泉问她:“小姐笑什么呢?”
  
  她耸耸肩,“没什么,就是觉得这人哪,不能一直用一个眼光去看待,总是要经历一些事情之后再下判断。就像今日的四皇子,谁能想到当初与老三同流合污的人,如今会是这般模样?”
  
  这话说得黄泉也有几分感慨,但还是催促着凤羽珩回了车厢里,以免再被人围观,然后叫着车夫把车慢慢往前赶,又在莲府门前把已经在门口翘首企盼的封昭莲给接了上来。
  
  今日乌梨笙没跟着,只跟了个平常丫头,封昭莲依旧是一身红衣,却是身新做的,除去了在北国时穿戴得那样娇柔中带着几分霸气,这一身衣裳到是有些江南韵味,身段曲线显得极其完美,任谁看了都忍不住要多看两眼。
  
  凤羽珩实在没忍住,问了句:“你这是去赴宴还是去选秀啊?”
  
  封昭莲去是没接她这茬,只把头发很抚媚地往耳后别了一下,然后道:“刚才我都看到了,你那三妹妹跟四皇子还真是绝配。”
  
  凤羽珩斜了他一眼,说:“我看未必,想容不喜欢四皇子。”
  
  “哎呀!感情这个东西是可以培养的嘛!她今日不喜欢,并不代表明日还是不喜欢,只要能有人多给她们创造机会,并且在关键时刻推他们一把。我说,你这个当姐姐的,可是不能袖手旁观啊!”
  
  凤羽珩笑问:“你怎的对想容的事这般上心?”
  
  黄泉却是接话说:“听闻最近莲王殿下总往凤府跑,还是凤家四小姐亲自接待的,想必是没少跟你讲些凤府秘事吧?可是听说了凤家三小姐曾受过七殿下许多相助?两人有些交情?”
  
  封莲也不瞒,只是道:“七殿下不适合她。”
  
  凤羽珩失笑,“那适合谁?适合你?”
  
  “当然!”封昭莲大言不惭,“就从长相上来看,那也是适合我的。”
  
  “我到是觉得四殿下更适合你。”凤羽珩说,“要不我介绍你们认识认识?”
  
  封昭莲脑袋摇得跟波浪鼓一样,“不用不用不用,我不喜欢四皇子。”
  
  “哎呀!感情这个东西是可以培养的嘛!”凤羽珩模仿起刚刚封昭莲的话,“你今日不喜欢,并不代表明日还是不喜欢,只要能有我这样的人多给你们创造机会,并且在关键时刻推你们一把,这事儿还是能成的。”
  
  封昭莲被堵了个哑口无言,自己搬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这个苦只能是往心里头咽。可到底是不甘心,嘴上继续逞强:“你要是真有帮人的那个心,一会儿进了宫,可是要多帮着我制造一下跟七皇子交流的机会。”
  
  凤羽珩却道:“我要是真有那个心,现在就一巴掌把你拍晕了,强行治病。”
  
  封昭莲一哆嗦,再不敢吱声。
  
  宫车一路往皇宫的方向去,终于在进入瑞门的时候迅速缓慢下来,最后干脆停住走不了了。
  
  封昭莲一个劲儿地叫着:“怎么不走了怎么不走了?”
  
  黄泉掀了车帘子往外瞅了一眼,回身道:“人太多了,宫车走不进去。全都是来参加宫宴的夫人小姐,把道路给堵得严严实实。”
  
  “那就让她们闪开啊!”封昭莲在千周跋扈惯了,在他心里完全没有忍让这一词。凤羽行无耐提醒他:“这里是大顺,你要实在是没有代入感,你就多想想当初你被人关起来的那些黑暗岁月。”
  
  这样一说,封昭莲就没了脾气,缩在车里再不吱声。而黄泉还在车厢门口继续观望,一边看着一边跟车夫说着话,凤羽珩则开始给封昭莲科普:“月夕宫宴分成两拨,男宾和女眷是不能走同一个宫门的。我们走的是东后宫的瑞门,男宾们则是走皇宫的正门,德阳门。”
  
  封昭莲对此表示嘲讽,“重男轻女。”
  
  凤羽珩冷哼,“就是,还真没听说哪个大男人放着好好的男子不当,非得要去当女的。”
  
  封昭莲再度没了脾气,干脆不理她,自顾地欣开车窗帘子往外去看。好在她也知道罩上面纱,而不至于让这张脸就那么堂而皇之的暴露在人前。
  
  帘子一掀开,到是有些碎语闲言飘进耳来,凤羽珩听到有人在议论她这辆华丽宫车:“你们看,这是谁的车架?竟如此的华美?”
  
  “看起来应该是女子坐的,京城里能有这身份的,肯定就是舞阳公主了。她是当今皇室唯一的一位公主,身份自然高贵,极受宠爱。”
  
  “非也!”有人提出不同意见,“舞阳公主受宠是自然的,但要说京城只舞阳公主一人坐得这样的宫车那可未必,你们可别忘了,还有一位郡主,济安郡主!”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