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91章 古蜀公主的挑衅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好书推荐:再建一个大汉朝 
一句怕吓着公主,差点儿没把跟着的黄泉给逗乐了,心说不是惊吓,该是惊叹吧!这南疆公主未免太过自大,真以为自己美貌艳绝天下?还真以为大顺没有美人?却不想,她们这边一出场,眨眼间就把她给灭了。
  
  可黄泉却忘了,封昭莲也并不是大顺人,只不过如今人跟在凤羽珩后面,又住在大顺,以至于人们都选择性地遗忘了他的根源。
  
  古蜀的七公主梵天蔓却是没有往更深一层想,只听说那戴着面纱的女子长得吓人,便不由得掩口轻笑,不依不饶地道:“既然长得不好,又怎能穿得这样婀娜窈窕?郡主该不会是藏着个美人吧?要不让她把面纱揭下来看看?”
  
  凤羽珩笑道:“让她揭面纱到是没什么,只怕是惊搅了皇后娘娘,那可就不太好了。”
  
  “娘娘。”梵天蔓扭头看向皇后,一脸媚态地说:“人都到这儿了,不看看娘娘心里也好奇是不是?”
  
  皇后无奈,这古蜀公主跟凤羽珩虽说并没私人冤仇,但若真轮起前朝之事,这关系怕是就有些复杂。古蜀在大顺南界之南,与兰州之间隔着个边界乱地,如今八皇子玄天墨平了边南建了小朝廷,听说与古蜀的关系也是十分融洽。大顺如今看似风平浪静,可到底储位无人,皇子们都在暗中较着劲,也在各自发展着自己的势力。八皇子借助古蜀是一定的,而皇上中意九皇子也是一定的,如此一来,这古蜀公主跟凤羽珩之间,到是间接的形成了敌对之势。眼下可是让这梵天蔓抓住了一个让凤羽珩难堪的机会,她又怎能轻易放过。
  
  两边,一边是远道而来、至少面子上得说得过去、说什么也不能由自己挑头出言得罪的古蜀国七公主,一边是大顺皇室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凤羽珩,皇后想,这真是一个坚难的选择啊。
  
  思索间,她将目光到是往凤羽珩身后的那名红衣女子身上投去,但见那女子身段婀娜玲珑有致,不管看不看脸,这身量都是十分有料的。再目光上移,面纱之上露在外头的双眼虽说也是目不斜视,但却并不是那种卑躬屈膝状,也完全没有初次进宫时的惶恐,反到是一副十分习惯的样子,还带着一些……像是爱搭不理?看不上?不过尔尔?
  
  这一类的情绪往那双眼睛上一摆,皇后突然就想起来个事儿来。凤羽珩回京时,曾带了个千周的王爷回来,这事儿她进宫时只跟帝后二人打过招呼,并嘱咐不宜太过张扬。于是在天武帝的威压下,这件事情的知晓者那是少之又少。据说那位王爷从小深受迫害,以至于被千周做成了药人,身体不男不女,半阴半阳,但若仅从外表来看,那人则完全与女子无异,甚至容貌可称天下之绝。更是听说,那位王爷最喜红衣,大红衣。那么,眼前这位……
  
  皇后心里有了这番思量,便也有了底,于是笑着冲那梵天蔓说:“自然,本宫也是十分好奇的。阿珩啊,不如你就让她把面纱摘下吧!”
  
  她说话时挂着淡笑,一派从容地看着凤羽珩,目光却是传递出一道了然的信息。凤羽珩这才回了个笑,转回头对着封昭莲说:“既如此,你便把面纱摘下来吧!”
  
  封昭莲可是比什么人都痛快,一点都不迟疑,当下便一把将罩面的轻纱给扯了下来,同时还开口道:“我早就说不带这玩意,闷得难受。”
  
  说话是极不客气,淑女全无,可是眼下,除去早就见过莲王的几个,剩下的梵天蔓、皇后以及文宣王妃还有这屋子里的一众下人却皆是倒了一口冷气,甚至芳仪已经脱口而出:“天哪!天底下居然还有长得这么美的女子?”
  
  封昭莲面容绝世,这是凤羽珩一早就见识过的,更绝的是他那半阴半阳的感觉,绝美中带着一股子英气,当真是世间难寻,也不怪这些人集体看傻了眼,就连早就见过的玄天歌都忍不住又再看了几眼,甚至还吞了吞口水。而那梵天蔓,此刻已经是没了动静,嘴巴大张着,老半天都没缓过来。
  
  皇后也是惊叹不已,心道还真是百闻不如一见,这样的女子,说是天下第一,真的一点都不差吧?想当初凤家那个大女儿说是京城第一美女,她初见时也觉的确是漂亮,却远不及眼前这位叫人惊艳,只是可惜,这样的绝色,却偏偏是个男儿。
  
  “行了,快把面纱罩上吧!”凤羽珩又发话了,“看把七公主给吓的,一会儿再一口上不来,这事儿还得怪到咱们头上。”
  
  梵天蔓那头也是带着丫鬟的,一听凤羽珩这话,脸上有点挂不住了,赶紧给自家公主顺了会子气,总算是让梵天蔓恢复了语言能力,却是听到她冲口就是一句:“这是哪里来的妖孽?”
  
  封昭莲不干了:“脖子上长的是头不?鼻子底下长得是嘴不?我怎么看你不但没脑子,一张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呢?古蜀当真是荒蛮之地,堂堂皇家公主都这般没有教养,就更别提国内子民了。那样的地方也能称之为国?真是滑天下之稽。”
  
  他这人说话从来不管不顾,今日还算留了口德呢,这要不是因为在宫里,要不是因为还得给大顺的皇后几分颜面,他真能当面儿就把个梵天蔓给骂到半死。不过再想想,妖孽这个词到也不算是骂他,他权当变相的夸吧,这才收了声势,冷冷地打量对方。
  
  梵天蔓突然被说了这么一通不客气的话,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待她反应过来想要发作时,却见皇后和文宣王妃却已经合起伙来转移了话题。刚刚的事连提都不再提,只热络地跟凤羽珩道:“这一晃啊,日子过得也是快,眨眼的工夫,你都十四了。过了这个大年就该张罗着准备及笄礼,本宫还想着,到时候跟皇上请道旨出宫,亲自去给你梳头。”
  
  文宣王妃的话也马上接了过来:“皇嫂怎么忘了,及笄事虽大,但咱们阿珩的及笄日可是还有一件更大的事要准备呢!”
  
  皇后瞬间反应过来,赶紧道:“哎哟!本宫怎么把这事儿给忘了,阿珩及笄当天就是她的大婚之日呀!那不用请旨了,皇上早有意亲自为阿珩和冥儿主婚,想来本宫也是能去凑个热闹了。”
  
  凤羽珩笑着谢过皇后,几人又热络地聊了起来。她们这边一聊,梵天蔓那头就彻底被摞下了,就连封昭莲都只顾着跟玄天歌说话,谁还理她?
  
  梵天蔓一口气提不上来,憋在心里那个难受,身边的丫头却是小声地提醒着:“您是公主,万不可因为这点小事失了身份,眼下咱们是在大顺,公主凡事定要多忍耐些。”
  
  这样一说,梵天蔓到也能很快地把自己的情绪给调整回来。古蜀国虽小,但到底五脏俱全,皇室之人就是皇室之人,这梵天蔓娇惯是真的,但也并不是心计全无。这事儿丫鬟一点她就明,很快地便从刚刚的事件中回过神来,索性也不再去看那封昭莲,只对凤羽珩说:“谈起济安郡主大婚,我们古蜀也是打从今年年初起就早早地筹备着贺礼,明年古蜀会专门派使臣前来为您贺喜,届时还望郡主不要嫌弃。”
  
  凤羽珩亦笑着回到:“那是自然,古蜀倾一国之力为我准备的贺礼,我又怎么会嫌弃呢。”
  
  梵天蔓又被噎了一下,怎么就成倾一国之力了?她什么时候说是倾一国之力了?想要反驳几句,可是想一想,又忍了住,勉强笑道:“郡主说笑了,倾一国之力谈不上,那是给大顺公主的尊容。”
  
  她到也不客气,一句话,就挑起了玄天歌与凤羽珩二人来。
  
  可凤羽珩是什么人?打嘴仗她什么时候吃亏过?当时就笑了,“也对,要说倾一国之力,怎也不至于提前一年半就开始筹备,也真是难为古蜀了。希望贵国耗时一年半筹备出来的,会是一份厚礼。”
  
  梵天蔓又是一阵堵得慌,她不过随口一说,什么年初就开始准备啊,根本就没准备好吧?但话已经说出去了,眼下让凤羽珩这么一挤兑,明年要是不拿出份像样的贺礼来,还真是不太好说。古蜀虽说有意靠近那在治理着边南沙漠的八皇子,可眼下的大顺毕竟还不是八皇子的天下,古蜀可不能在这种时候生出事端,步那千周的后尘。
  
  一想到这,梵天蔓赶紧又堆起笑来,对凤羽珩道:“郡主放心,但是一份厚礼。”
  
  皇后见古蜀公主知道让步,这才又笑了起来,招呼着众人又坐了一阵子,玄天歌便提出要跟凤羽珩出去转转。
  
  二人相携而去,封昭莲自然也是跟着,临走还不忘挑衅地瞪了那梵天蔓一眼,气得对方又是一阵内伤。
  
  几人快步离开景慈宫,而后渐渐放缓了速度,玄天歌拉着人往御花园那边走,凤羽珩开口问道:“怎么古蜀来了个公主,这边儿却一点消息都没有?”
  
  玄天歌无奈地道:“听说是跟着那兰州知州一起进的京,没有仪仗,也没暴露身份,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进城了。事后,对方给出的解释是,怕那公主在路上出个意外,所以才不敢公开言语。皇伯伯听了之后也没说什么,只说远道是客,也就这么算了。”
  
  凤羽珩想再问几句,这时,却听得身后有急匆匆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几人回头去看,见那在景慈宫侍候的芳仪姑姑正往这边追来。到了近前俯身一拜,开口就道:“公主郡主留步,适才二位刚走,就有宫门口的人来报,说是在瑞门排队进宫期间,凤家三小姐与人产生了争执,被打了一巴掌,眼下还僵在原地呢,郡主要不要过去看看?”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