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92章 惹怒本郡主,可不是好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想容被打,凤羽珩听到这个消息实在是不得不烦躁,这宫宴还没正式开始,怎么外头的夫人小姐们就已经按捺不住了吗?今日但凡能来参加宫宴人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家,纵是傅雅那般通过特殊渠道弄来的请贴,在她背后,也还有个姚氏。这样都有人敢在瑞门外就动手打人……
  
  “打人的是什么身份?”她问芳仪,“可知缘何动手?”
  
  芳仪小声道:“来报信的人说,动手打人的是罗天府知府家的嫡女,老奴若没记错,应该是姓穆的。”
  
  “罗天府?”凤羽珩皱眉,在她的记中,罗天府是在大顺的南面,与兰州相临。“看来南边的人这一次来了不少。”
  
  芳仪再道:“至于因为什么,那人来没说清,老奴又急着出来追郡主,所以具体的也不清楚。”
  
  凤羽珩点头,“有劳姑姑了,我这就到瑞门那边去看看。”说完,又对玄天歌道:“你先带着封……莲姑娘去御花园吧,我一会儿就回来。”
  
  玄天歌到是把封昭莲往自己身边的丫鬟那一推,“让下人带他去,我左右无事,跟你一起走一趟。我到是也很想看看,那罗天府家的嫡小姐,到底嚣张到什么程度,居然敢欺负我们想容。”
  
  凤羽珩见玄天歌这斗志已经被激起来了,知道拦也拦不住,只好照她所说,将封昭莲交给下人,两人带着黄泉匆匆往瑞门赶了去。
  
  封昭莲到是无所谓,他与想容之间还没有那么好的交情,到是很想到这大顺皇宫的御花园开开眼,更何况,留在皇宫里,万一能有机会遇到七皇子呢?
  
  他打的是这个主意,而另一头,凤羽珩与玄天歌匆匆而行,一边走玄天歌又想起个事来:“我今日进宫早,在皇后娘娘宫里看到了你们凤府的那两位夫人。哎,说起来,她们是以给皇后娘娘侍疾为借口在宫中小住,可如今娘娘身体大好,连宫宴都可以操办了,她们是不是也该回去了?”玄天歌越说越觉得不对劲,“以前不觉得那两个人不错的,至少在凤家也没少帮着你。但眼下又回到宫中,这算什么?”
  
  凤羽珩对此到没有什么特殊情绪,她只是告诉玄歌:“这个事情咱们不要管,那程氏姐妹行事自有章法,她们留在宫中也有留在宫中的道理,既然到如今还没有跟我说,那就是不能说,或是没有什么特殊可说的,单纯觉得凤府那破地方不好待了,这也是人之常情。总之,这件事情皇后娘娘早晚都会给凤家一个交待,我且等着就是。”
  
  玄天歌听她这样说,到也没再纠结于此,话题又转回那古蜀七公主身上,她说:“那南疆的公主赶在月夕的时候到大顺来,又来得这样悄无声息,说她一点别的心思没有,我可不信。”她凑近凤羽珩,小声道:“我听说,古蜀有意与我大顺和亲,以消除原本因为他们的皇子向千周长公主求亲而带来的负面影响同,只是不知道,那古蜀的公主,中意了谁。”
  
  和亲这种事凤羽珩并不觉得意外,只是一个古蜀的公主要嫁到大顺,那势必不是嫁皇室就是嫁宗亲。她到底中意了谁,到还真是个值得猜测的事。
  
  揣测间,两人已走到瑞门门口,有宫人看到她二人到了,就要急着过来行礼,却被凤羽珩给拦了,只小声道:“没事,不要张扬,我与舞阳公主就是过来看看。”
  
  那宫人知趣地退了回去,并小声知会了守卫,以至于这两位的到来所有人都装做没有看见一般,让她二人平平常常地就晃悠了出去。
  
  瑞门口眼下有些乱,想容捂着脸站在门前,在她身边站着个高个儿女子,十五六岁模样,正单手插腰,趾高气扬的瞅着想容。排队的人们都挤到前面来看热闹,夫人小姐的围在一处,到也是没有人注意到凤羽珩玄天歌是从门里走出的还是原本就在后面排着的。
  
  凤羽珩看到想容捂住的半边脸颊似有些微肿,但这孩子倔强地并没有掉眼泪,只是回瞪着那高个儿女子,面对对方的冷言冷语也回敬道:“这里是宫门,这位小姐也请你为自家多想想,你是非不分对我大打出手,这样的事情若是传到宫里去,对你有什么好处?”
  
  玄天歌对凤羽珩说:“就是她了,姓穆的,你看她腰间挂的牌子上写着穆字呢。”
  
  凤羽珩这才注意到那女子腰间挂了个木牌,上头写着自家姓氏,她这才想起,原来今日进宫赴宴的人都要挂上这么个木牌,以示身份。而她与玄天歌这种身份,自然是个例外。
  
  思绪间,那位穆小姐的话音传来,尖锐刺耳:“传到宫里去?切!就算传到宫里去,你以为会有人替你说话?我罗天府虽说不是最南边界,可也是南边儿最后一个省府,你去打听打听,罗天府对于大顺的重要,也打听打听皇上对我父亲的重视程度。你当你是谁?若是放在从前,左相家的小姐,虽说是个庶的,我也会给你几分颜面。可如今,你那废物父亲已经什么都不是,贫民一个,你还想硬撑着从前的身份与我抗衡?”
  
  想容皱眉:“我从未有意招惹于你,是你打上门来。”
  
  “我打你?我打你是轻的!这也就是在宫门前,大好的日子不宜见凶光,则否我定叫人把你打死在当场,看你还赶不赶跟我顶嘴!”
  
  这时,有人提醒那穆小姐:“凤家虽败了,可还有个济安郡主呢!”
  
  那穆小姐到是面色变了变,却也马上冷笑起来,“济安郡主?郡主算是个什么东西?靠男人上位而已,你们还真拿她当个厉害角色?不过是小时候运气好,定了九皇子的亲事,也算殿下倒霉,摊上这么个没落家族的正妻。不过也无所谓,男人么,到时候多娶几房妻妾也是正常事,我到是要看看那济安郡主能嚣张到什么时候。”说完,又瞪了想容一眼,“很依靠你那个姐姐吧?可惜啊,她今日怎的就没出来救你呢?没来替你解围呢?听闻济安郡主会使鞭子,我到是很想领教一番呢!”
  
  穆家小姐这番话一出口,那些围观的人都不再接话了。虽然她们私底下也议论过凤羽珩,但那不过是带着女孩子惯有的嫉妒心理有感而发的话,无伤大雅。可这穆家小姐骂得太难听了,这样的话谁敢附和?也真是罗天府离京城太远了,消息太不灵通,以至于这堂堂罗天知府家的嫡小姐居然对济安郡主了解得那样肤浅。此时,已经有人默默地走回原位继续排队,不想再看下去,她们已经可以预见这一起事件很快就会传到凤羽珩的耳朵里,然后那位郡主定会提着鞭子把那穆家小姐抽到爹娘都认不出来。
  
  有这样想法的人很多,穆家小姐就觉得周围人渐渐稀少起来,那些原本支持她和看这凤家丫头笑话的也都闭紧了嘴巴,离得她远远的。她就想不明白了,“一个外姓郡主而已,至于你们吓成这样?”见无人答话,她脸上挂不住,这口恶气便又出在想容身上,就见她上前一步,抬起手来,一点都不客气地照着想容的另一边脸颊就扇了过去。
  
  这穆家小姐许是会点功夫,动作快力道大,待想容反应过来时,掌风都已经到了近前,根本是无处可躲。她下意识地闭上了眼睛,等着这一巴掌落下。
  
  可是她并没有等到脸颊上的疼痛到来,而是突然听到自己面前行凶之人“嗷”地一声大叫,掌风骤停,再睁眼一年看,竟是穆家小姐不知缘何人一下就歪了身子,往地上倒了去。幸亏边上有下人扶了她一把,这才不至于摔到地上。
  
  可那御小姐的惨叫声却不绝于耳,除此之外,想容清楚地看到,就是那只对方刚刚扬起来的手,掌心处正不知为何流起血来,看得人触目惊心。
  
  而这时,瑞门的方向,又一个女子的声音扬了起来,竟是先叹了口气,然后道:“上好的东海珍珠,前些日子七哥哥才从东边儿给我带回来的,就这么浪费了。”
  
  众人惊讶地转过头去,想容惊喜地看到,说话之人不是别个,正是她二姐姐凤羽珩。而在凤羽珩的身边,站着的赫然是舞阳公主玄天歌。
  
  她的心当时就放了下来,有这两位在,今日之事总算也该了了。可再想想那穆小姐刚刚对凤羽珩的谩骂,却不知凤羽珩听去了多少,这要是都听了去,这穆小姐不得被她二姐姐给打死啊?
  
  小丫头又开始担忧起来,万一月夕当日宫门口出了人命,总归是不吉利的。
  
  可是很显然,凤羽珩跟她的思维完全不在一条线上,更不可能在一个点上,她一味的想着别生太多事端,可凤羽珩那边却是在拧着手里的一枚发簪继续可怜地道:“天歌你看,这么好的珍珠簪子,就废掉了,多可惜。”
  
  玄天歌点点头,“是啊,据说这簪子上的珍珠虽小,但只有一颗,是东海的一只千年蚌王里头开出来的。七哥都舍不得送我,给了你,你可到好,竟把珍珠给掰下来当石头子打人。啧啧,真真浪费。”
  
  凤羽珩无奈地道:“我本是想连这簪子一齐扔出去的,可这东西毕竟是利器,万一一个不小心扎瞎了穆小姐的眼睛,亦或直接要了她的命去,这大过节的,多不好。”
  
  “可是珍珠被你打进她手心的肉里,太恶心,就算挖出来也不能要了。”玄天歌在边上帮腔,两人就跟说相声似的你一句我一句。
  
  就见凤羽珩想了想,又开口道:“恶心也得挖,挖完我还另有用处呢!来人啊把穆小姐手心里的珍珠,先给本郡主挖出来!”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