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94章 济安郡主要钱还好,最怕的是她要命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闺蜜俩一人一句,轻轻松就给穆家小姐定了个“藐视皇家威严”的大罪,想容在边上听着,虽说不知道大顺律法中到底有没有这一条罪名,但却也明白,这可不是随便就能摆脱得了的恶名。那罗天府穆家的小姐还真是不长脑子,从来有心计之人看不上谁也不过是暗中使坏,像对方这么明着来的,她想,就连凤粉黛的道行肯定都比那穆小姐高。
  
  今日,从皇宫正门德阳门进宫的都是大顺官员,除皇子皇亲之外,其它的人也都是要排队才能进入。而皇子们已成婚的正妃侧妃若是有随同一道入宫的,今次却是可以跟着往这德阳门走一遭,原因是要先去皇上那里问个安,最主要的是把孩子们带给天武帝看看。
  
  说起来,如今算正式有成了家的皇子不过两位,大皇子玄天麒,和二皇子玄天凌。二皇子家的小皇孙玄飞宇到是已经是个半大小子,自己跑跑跳跳的也不用人领着。可大皇子家的孩子就太小了,还得要人抱着,还离不开乳母和女眷的照顾。天武帝为了看大皇子家的两个孩子,这才特许他二人的家眷可以从德阳门而入。
  
  瑞门那边发生的事也是很快就传到了这边来,那些官员们进了德阳门,经了下马道,才一入正庭,立即就听说了那边发生的事。当下便有京中官员气恼地道出了不满:“罗天府家的嫡小姐这是多大的架子?居然在宫门口殴打凤家三小姐,还谩骂济安郡主?”
  
  那位端着托盘来报信的御林军侍卫可是一点没含糊,认认真真从头到尾地把那穆小姐是如何蛮横插队、推倒想容,再如何打了想容、如何把凤羽珩骂得那么难听,一字不差地都给转述了出来,听得一众官员那叫一个气愤不已。
  
  当然,这些气愤的人里,多半是在京官员,还有一少半是与京中交好的官员,而那些外省的,特别是南边儿省府的官员,却是站到了另一头,一边听着一边不平地道:“那济安郡主也太跋扈了些,居然就这样挖烂了穆家小姐的一只手?”
  
  “那手不是就废了吗?听说穆家小姐还没订亲,这一下谁还敢娶啊!”
  
  “唉!挺好看一个姑娘,就这么给毁了。”
  
  “看来,京中果然是容不得我们这些外放的官啊!连带着我们的家眷都要跟着挨欺负,这叫什么事儿?”
  
  这一句一句,当然也能传到京官儿们耳朵里,那他到也不去反驳,只一个个冷哼着,自顾地道:“外头的人就是蛮,一个个不知天高地厚,且多逞逞口舌之快吧!趁着几位皇子们还在大殿里头与皇上说话,这一会儿都出来了,本官到是想看看,谁还有多大的胆子这样说话。”
  
  这句话到是起了一定的震慑作用,或许外省官员可以不太了解凤羽珩,或许他们能欺一个外姓郡主,但大顺的皇子们却都是不好惹的。特别是那九皇子,这要是让那位听到他们如此议论济安郡主,还不得当场就把他们的骨头都给拆喽!
  
  人们一哆嗦,闭了嘴去。
  
  那端着托盘的侍卫心中冷哼,随即又朗声跟面前这些官员们问道:“几位大人,请问可有看到那罗天府知府穆大人进宫来了?”
  
  人们摇头,有人说:“好像还没进来,本官进宫前瞅着他来得挺晚的,排到了后面,想必还得一会儿工夫才能进得来。”
  
  “是这样啊!那属下就在这里等等好了,待会儿穆大人进了宫,还好商议一下郡主的这颗珍珠如何赔偿的问题。哦对了,郡主还说了,这珍珠是七殿下送的,要请七殿下给做个评估。”
  
  人们听着就直抹汗,七殿下,济安郡主,这不是近日来京城一直盛传着的最家坑钱搭档么。这么说来,这二位今日又要联手了?
  
  庭内人多,一个挤着一个,一堆儿聚着一堆儿,人头攒动。谁也没看到那罗天府知府穆江正猫着腰在人群中东躲西藏着,额上的冷汗是一个劲儿地往外冒。他是万没想到那个刁蛮任性的女儿还没等进宫呢就给他惹出这么大的祸事来,如今人家找上门儿来,他得找个没人的地方静一静,好好想想这个事情该如何应对。今日宫宴看来他这头势必要遭到排挤,甚至明枪暗箭一个不少,他得想办法找到支援才对,这种时候万万不能孤军奋战。
  
  穆江在人群中穿梭的工夫,这庭内的另一头,左相吕松也正跟兰州知州季凌天站在一处,看似谈笑风声,可表象之下,却依然是在小声议论着那个让他们双方都吃过大亏的济安郡主。
  
  吕姚主动上门去欺负凤想容的事,京中人人都知,再加上那日婚宴上的事情也是被传遍了,所以季凌天才到京城没几天就听说了这一切。如今二人说起话来,到是他把自己被凤羽珩与玄天冥联手讹诈了八千万两银子的事情先倒了一次苦水,然后问吕松:“相爷,您说,那济安郡主是不是缺银子啊?我事后可是打听过了,她可没少以这样那样的理由向别处诈取钱财,那日姚府上虽说是七殿下下的手,可你们吕家的那些地契不也是到了她的手里?虽说给了姚家,但却还是经了她的手。”
  
  吕松一提起这个事就来气,不由得冷哼道:“她要真是缺银子那还好了!她要真的只冲着银子,那也还好了!银子能解决的事,那就不叫事,问题是她根本就不缺钱!你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缺什么,她管你要钱的时候还是好事,最怕的就是她跟你要命啊!”
  
  季凌天抹了一把汗,中秋的下午,真晒啊!“就没人管得了她吗?”
  
  “怎么管?”吕松反问他:“你就说今日瑞门那边的事,能怪人家?就是那穆家的女儿自己找打,没打死她就算好的了!”
  
  季凌天一皱眉,“万一那侍卫说得有差呢?咱们也不能听一面之词。”
  
  “有差?怎么可能!”吕松叹了口气,“老夫虽与那济安郡主接触不多,可到底在京里这些年,多多少少也有所耳闻。对方得理不饶人是真,可一桩桩一件件事算下来,还真的没有一件事是她主动招惹的。总的来说,那一位,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若不与他为敌,不打上门去挑衅,还是安全的。”
  
  季凌天却不甘心,“就没有办法能让她也吃一次亏?若是就这么算了,我还真的不甘心。”
  
  吕松苦叹,“就是要让她吃亏,那也得找出她的短板来,可是她的短板在哪里呢?”
  
  话说至此却是卡住了,一时间,二人相对无言。而这时,吕松一偏头,却是看到平南将军正信步而过,也没与谁说话,像是在闲逛,而在其身边跟着的,赫然就是平南将军府的嫡子,任惜涛。他赶紧跟季凌天打了个招呼,然后转身奔着平南将军追了去。
  
  吕松与平南将军到是攀谈许久,其间,与那任惜涛也是多有交流。任惜涛年纪不大,虚长其妹任惜枫几岁,今年还不满二十,却已是东南部坐拥五万大军的副帅。平南将军交了南界兵权之后,并没有把自己的嫡子安排在南部,而是向东偏移了数省,最终定守在东南地区。此举虽说让南边得以出了空档为旁人所用,但却也成功地避开了不交军权而带来的祸事。
  
  吕松这一番攀谈到也没有什么实际内容,不过套套近乎,却是对任惜涛不时留意,不时夸赞,毫不吝惜欣赏之间。直到平南将军带着儿子离开,他这才朝着后宫所在的方向递去了目光,心中默默地念叨着,萍儿也该进宫了。
  
  吕萍此时的确已经进了宫,瑞门口发生了那么一件事之后,到是让那些夫人小姐们排队的秩序更好了起来。进宫记录做得也快,如今已经有大半的人都聚集在了御花园,正三三两两地凑至一处闲聊着。
  
  吕萍独自寻了个人少的角落站着,陪在身边的是丫头简儿,两人早已经打算好,进宫来万不可张扬,平平安安才是最好。而至于吕家到底有什么安排,她相信到时自会有人来与她交待。
  
  凤羽珩与玄天歌二人是带着想容先往皇后的景慈宫去,到没进正殿,只是寻了个偏殿让下人带了冰块儿来给她敷脸。那穆家小姐下手及重,想容的脸已经肿起了半边,看起来更像个包子。
  
  凤羽珩无奈地说:“当初我还让你跟着我一起练了一阵子,怎的我不在京中你就全荒废了?就算不与之对打,可至少也该有点机敏性,能够躲开吧?”
  
  想容羞愧地低了头,她真的是荒废了,没有二姐姐跟着,那么苦的训练叫她如何坚持得下来。
  
  凤羽珩摇摇头道:“说你也是为你好,老是这么叫人欺负,将来以后嫁了人,在夫家你可怎么活!”
  
  玄天歌一听这话到是乐了,“要不你也给想容找一个绝不纳妾的主?像我九哥那样?”
  
  “我到是想。”凤羽珩看了想容一眼,见那丫头小脸通红通红的,却也是不忍心再说。刚刚在再瑞门口时她有意提起四皇子,却见想容也没有什么强烈的反应,好像是挺理所当然的事,心里便有了几番思量。
  
  想容的脸敷了小半个时辰,冲算是消了些肿,虽然还是能看出来,却也不至于像之前那样明显。几人离开景慈宫往御花园去,因为有玄天歌一起,待到了百花宴场地时,所有人都朝着这边拜了过来。
  
  这时,就听有个女子突然就打了个喷嚏——“啊啾!”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