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96章 师父的仇当徒弟的必须给报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要说封昭莲辨声识人这本事,那是在他还是千周药人的时候练就出来的。
  
  有很长的那么一段时间里,因为药物所致,他的双眼出现了暂时性的失明。这一失明就持续了近两年的岁月。
  
  那两年中,他只能听,不能看,对于所有试图接近他的人,他都只能靠着声音去分辨那是何人,有何用意,以及那人做了什么样的动作,是要给他继续下药,还是想要就此痛下杀手。
  
  也就是那两年中,让他把辨声识人的本事给练到了极尽,任何人,只要他听过声音,不管事隔多久,只要他上了心,都可以准确无误地把人给认出来。
  
  眼下,封昭莲就指着这一园子的夫人小姐,给凤羽珩展示着他这神功:“那边那个穿粉裙的,看着没?对,头上别了只金簪子。那是罗天府内管州知州家的嫡小姐,姓袁,记下,外头多嘴的人里有她一个。”
  
  “还有那边,紫裙的,长得真难看。平州知州家的嫡小姐,姓李,也有她一个!”
  
  “赵州知州家的嫡小姐,姓孙;浙州府知府家的嫡长女、嫡次女,姓吴;安州知州府的庶小姐,姓王……”
  
  如此,封昭莲足足指认出十人。
  
  凤羽珩极认真地把她们都给记在了本本上,然后再一一确认了一番,确定自己记住了,这才对封昭莲道:“这事儿你办得不错,恩,很不错。”
  
  封昭莲很得意,“那是。”随即再道:“你可不能便宜了那些长舌头的坏丫头。”
  
  凤羽珩点点头,“你放心,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众人不由得为那些本上有名的小姐们感叹,碰上这两个记仇的人,真是她们此行的不幸啊!
  
  封昭莲把自己的执行成果已经汇报完,这才想起来跟凤羽珩争取:“阿珩,你看,我给你办了这么大的事,你是不是也该对我有所表示?”
  
  “恩?”凤羽珩看了他一眼,“让你长胸?”
  
  “哎呀!”封昭莲一跺脚,“我今天进宫是干什么来了?你要报应我很简单哪!你得给我和你那个七哥创造机会,知道吗?”
  
  凤羽珩没等吱声呢,想容到先皱着眉叫道:“你说什么呢?”
  
  凤羽珩点点头,“是啊,你说什么呢?我七哥对男人没兴趣。”
  
  “你们可以把我当成是女的。”封昭莲的自我性别转换能力十分之强悍。
  
  可凤羽珩却是问道:“女人啊?那到是可以,但你能生孩子么?”
  
  一句话,问得玄天歌哈哈大笑。
  
  这边正热闹着,园子那头,姚家女眷已经笑意盈盈地往这边走了来。凤羽珩赶紧提醒封昭莲:“把嘴先闭上,别给我丢人。”然后站起身,主动迎了上去:“阿珩给三位舅母请安。”一边说一边行了个屈膝礼。
  
  姚家三个儿媳赶紧把她给扶起来,许氏开口道:“阿珩快别这样,这是在宫里,你是郡主。”说完,又拉着两个弟妹赶紧去见过玄天歌。
  
  玄天歌对姚家人到是十分客气,也是笑着说了话,而跟在她们三位后头的吕瑶这时也走上前来,冲着凤羽珩俯了俯身:“珩妹妹,有礼了。”
  
  凤羽珩唇角扯了个淡淡的笑,只道:“少夫人有礼。”却一点没有亲近的意思,对那一句珩妹妹也是置若罔闻。
  
  吕瑶显得几分尴尬,玄天歌却是看到不远处,那留了心往这头看来的吕燕轻蔑地翻了个白眼,不由得凑近凤羽珩小声说:“看来,吕家这两位嫡女的关系,还真不咋地。”
  
  凤羽珩心说那可能会好么?不是一个娘生的,又偏偏都是嫡女,这种格局放在谁家都不可能会和睦,更何况是吕家。她没再搭理吕瑶,到是热络地陪着几句舅母说话,而那三位也显然是事先就有了准备,看到想容在场,一人从身上褪了一样见面礼来。凤羽珩有留意去看,件件都是珍宝。
  
  想容有些受宠若惊,不由得看向凤羽珩,好像她二姐姐不点头她就不敢接似的。
  
  凤羽珩无奈地对她说:“从来家中庶女都是跟着嫡女一并排亲,所以,姚家的亲戚不只是我的,也是你的。自家舅母给点好东西你有什么不敢要的?难不成还怕接了这几样,就给姚家要穷了去?”
  
  想容被她说得有些不好意思,想想也是这个理呀,于是干脆地收了下来,再行礼谢过,几人再继续热闹聊天。
  
  她们这头到还算是和谐,可前朝那头就有些不安了。
  
  四皇子玄天奕听了侍卫禀报说凤想容被穆家的嫡小姐给打了,彼时,他正坐在玄天冥的身边,也不知是怎么打的主意,竟是套着玄天冥唠凤羽珩,然后唠着唠着就会唠到凤想容身上。玄天冥本来纳闷这老四是什么毛病,怎的关了一年多,失了英武,却多也几分研究女人的心思?可后来再一想,凤羽珩似乎给他提过,这四哥对想容有那么点意思,于是当下也就不再表现得过于冷淡,多多少少的也能跟着聊上几句。毕竟就算他们兄弟间以前处得不好,可如果这老四跟凤想容有戏,这亲戚可就又加了一层,更何况他媳妇儿对那个三妹妹可是好得很。
  
  玄天奕初听说想容的这个消息,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他怔怔地问身边的人:“九弟,他刚说什么?”
  
  玄天冥到是很不嫌费事的把话又给重复了一遍,可说到凤羽珩把人嫡小姐的手掌心都给挖烂了的时候,还是禁不住地为他媳妇儿叫了声好。然后扒拉一下身边老四:“让你那小师父跟她姐姐学着点儿。”
  
  玄天奕一肚子火腾地一下就起来了,“那是学得了的吗?你媳妇儿多彪悍啊!我们家想……我们家小师父可是个温婉女子。”
  
  “恩。”玄天冥点头,然后再一次提醒他:“温婉的小师父现在被人欺负了,虽然她二姐姐已经给出了气,但你这当徒弟的是不是好歹也表示一番?”
  
  玄天奕对此话到是十分认同,于是抬手叫了个宫人到身边,吩咐道:“你在这大殿里找找,找那罗天府的知府穆江,让他即刻过来见我。”
  
  宫人领了命赶紧去找人,不多时,穆江就被带到了两位皇子面前。
  
  这穆江吧,起初听说是四皇子找他,还没怎么当回事。毕竟四皇子犯上作乱被拘禁这也不是什么秘密,人人皆知这位皇子那肯定是废掉了,再兴不起什么风浪。可待他到了跟前才赫然发现,说是四皇子叫,可坐在四皇子身边的、那个带着不怀好意笑容瞅着他的人,可是九皇子玄天冥啊!虽说南边儿的人都比较亲近八皇子玄天墨,但眼下是在京都,是在皇宫,九皇子才是除了天武帝之外的第一霸主,他们不怕那是不行的。
  
  穆江到了二人跟前,恭敬地行了大礼,然后还没等开口问是有何事,就听玄天奕道:“穆江,你们家的女儿打了我的师父,这笔帐,咱们如何算?”
  
  “恩?”穆江听得一愣,他女儿打了皇子的师父?笑话!一个女子怎么会打了皇子的师父?
  
  见他愣在那里久未答话,玄天奕不得不又提醒了一句:“去年我被拘禁时,父皇曾给我安排了一个绣品师父,不巧啊,正是那凤家的三小姐,穆大人,想起来了吗?”
  
  “哎呀!”穆江一哆嗦,瞬间就把这个事给想了起来,一时间冷汗直下。可再想想,却也很快恢复了神色,恭敬地道:“女孩子之间小吵小闹,是下官管教子女不严,小女已经得到了济安郡主的惩罚,此事还望四皇子法外开恩。”
  
  “哦。”玄天奕点了点头,“济安郡主是凤三小姐的亲姐姐,出个头也是应该的。可那是她们家的事,眼下我问你的是我师父这笔帐,你总不能混为一谈!凤家有人替女儿出了头,我们皇家可不能没有人为皇子之师做主啊!”他一边说一边看那穆江,是越看越来气,要不是这一年多他在平王府里关得早磨平了性子,就依他从前的脾气,此刻早已是抬起一脚把这穆江给踹出老远。不过再想想,若是搁在以前,那凤相容也绝对入不了他的眼,如此一想,到是生出了几许感叹,只道造化弄人,活在这世上,谁又能知道新的一天会发生什么事,会遇见什么人呢?
  
  他叹了口气,又道:“罢了,跟你说这些也是没有用。今日父皇开恩准我入宫赴宴,却也是想要借此机会看看我这性子收得如何,这最有说服力的表现就是我这一年多的成绩。我带了几副绣品进宫,就要呈给父皇看看的,这样吧,我这就到后殿去跟父皇说一声,他原本还想见见凤三小姐来着,眼下怕是见不成了。”
  
  说罢,起了身抬腿就要走。
  
  穆江吓得一把就将玄天奕给抱住了,开口叫道:“四殿下开恩!四殿下开恩啊!”
  
  “放开!”玄天奕厌恶地把穆江一把就给推了出去。他曾也是武将,一个文官怎禁得起他的推搡?要不是有宫人扶着,那穆江此刻一定是摔倒在地的。
  
  对此,穆江是不敢有任何怨言。他女儿今日惹了那么大的麻烦,得罪了一个济安郡主不说,这会儿居然连四皇子都给捎带上了,他此刻就一心想着这件事情能够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千万不要再把动静闹大,万一被皇上知道,他前途堪忧啊!
  
  于是穆江上前一步,又是行礼又是作揖地道:“四殿下息怒,此事该如何解决,只要四殿下提出要求来,下官必当照做。”
  
  玄天奕一听他这个态度,到是比较满意的,于是也认真地思考起来。该如何解决呢?
  
  可还不待他思考完成,就听皇子堆儿里,有一个仿若不是这世间的声音扬了起来:“穆大人不如先说说,本王送给济安郡主这颗东海之珠,该如何赔偿?”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