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699章 吕萍的心思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对于凤羽珩放缓了速度与她临近,这吕萍似乎一点都不意外,而且主动与之打着招呼:“舞阳公主,济安郡主,有礼了,臣女吕萍。”因为人们都在缓步行进中,这一声有礼也不过是口头上的,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动作。
  
  玄天歌不明所以,只挥了挥袖子,说了句:“不必多礼。”然后拧着鼻子又道:“怎么香气突然又这样重?”
  
  凤羽珩心里有数,却也不点破,只对玄天歌说:“你带着想容先去前头吧,别让岚姨一个人搀着皇后娘娘,顺便也给我们家想容涨点威风。”
  
  玄天歌虽不明白凤羽珩落了后到底是何意,可她也是个顶顶机灵的女子,眼下见凤羽珩与吕萍说了两句话便赶她和想容走,怎么能不明白对方是要跟吕家的这位小姐单谈谈。再想想姚家与吕家的关系,便更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当即便拉了想容往前走了去。
  
  凤羽珩这边没有进一步的表示,到是吕萍小声说了句:“多谢郡主体谅。”
  
  她不说体谅的是什么,凤羽珩也不问,对于玄天歌说什么香气重不重的事闭口不提,却也没忘留意这吕萍身边,因着香气过重,还能勉强与她临近的人已然不多了。
  
  “听说吕家的大小姐从来都是行事低调,甚少在这样的场合露面,怎的今日会想要进宫来?”她开口相问,却是一点都不客气,直点了吕家的实质性目的。
  
  而吕萍也不含糊,不知道是头脑简单还是怎么着,竟是毫无防备地告诉凤羽珩:“都是家里的安排,父亲今次定要让我进宫,我也没有办法。”
  
  “哦?”凤羽珩再问,“吕大小姐原本不想来?”
  
  “恩。”吕萍点头,“十分不想来。”说完,又看了一眼在自己身边那个谨慎的丫头简儿,轻叹道:“简儿,你不必如此紧张,济安郡主心思玲珑剔透,咱们与其遮遮掩掩,莫不如实话实说。”
  
  这话说给那丫头听,实际上也是说给凤羽珩听,而凤羽珩听后却并不表态,只当真是那主仆二人之间的交流,与她无关。
  
  吕萍心中苦笑,都说济安郡主不好对付,今日一见,果然,眼下局面虽说是对方刻意退到后头来与她接近,可实际上,短短几句话,就已经在态度上采取了主动。她四下扫了一圈,今日宫宴人多,虽说人们都往前争,落后的却还是有,与凤羽珩说话的机会其实并不多。就像刚刚在园子中心的空场处,她几次想要上前,无奈凤羽珩身边总是围着这样那样的人,再加上姚家人也在,根本就找不到能与之对话的机会。
  
  到是现在,勉强算是个攀谈的时机。她心下定了定,主动开口问:“郡主是不是也闻得出我身上香气异常?虽说不至于难闻,再加上有百花掩盖,可还是浓烈得让人离着老远就能闻出异常?”
  
  凤羽珩点头,“不错,是香得过份了。”
  
  吕萍苦笑,“这是南疆的百香水,是父亲托人从南边儿带过来的。”
  
  “哦?”对于这百香水,凤羽珩也早有耳闻,据说那是南疆大漠小南特有的产物,不知道用什么东西秘制出来的香水,极其珍贵,南疆每年能往大顺朝廷贡上来的也不多,甚至宫里娘娘们都分不过来,就算得到了的,也不过一小瓶而已。人们都是省着用,甚至要兑了水,足见珍奇。
  
  可在凤羽珩看来却并没有什么稀奇的,不过就是早期的香水而已,香味浓烈,她并不是很喜欢。如今听吕萍主动提起,便点了点头,“想来,吕相是下了大工夫的。以吕大小姐身上这气息浓度程度,怕是整件衣裳都用百香水泡过了吧?就算用清水兑过,那原材料也少不了,能弄到那么多百香水,吕相与南疆的关系,还真的是非比寻常呢。”
  
  她这番话一出口,但凡有点心思的人都知道自己是给家里惹了祸事,这种事情哪能是到外头随便就说的。可吕萍却并不已为然,更是点了头,表示凤羽珩的猜测完全正确。
  
  凤羽珩到也觉得这位吕家大小姐十分有趣,可还不及两人再多攀谈,队伍的前方却又退回来一名女子,容貌娇好,与吕瑶有几分相像,吕萍小声说:“那是吕家的三小姐,吕燕。”
  
  话毕,人已至进前,先是给凤羽珩行礼问好,然后就对吕萍说:“大姐姐怎走得这样慢?到是让你跟郡主多聊了好一阵子呢!”说罢,也不等吕萍答话,又自顾地跟凤羽珩说:“打从郡主从北界回京,吕燕就一直都想与郡主结交一番,可惜府上那位二姐姐不争气,三番五次的开罪郡主,丢尽了吕家的脸面,我也没了颜面与郡主过多攀谈,还望郡主见谅。”
  
  凤羽珩笑着道:“无碍,这不是就认识了么。”
  
  “是呀是呀!”吕燕再道:“说起来,咱们现在还是亲戚了呢,只可惜那吕瑶不懂得,大婚那日闹得姚家不欢。”
  
  凤羽珩摇头,“要说不懂事,那也是府上大少爷吕错不懂事。”
  
  “郡主说得是。”吕燕见凤羽珩并不顺着她的话往下接,那态度虽说也不算冷淡,可到底还是很明显的拒绝进一步接触,不痛不痒说些个场面话。她意兴阑珊,嘴上却还是应承着,甚至干脆换了话题——“听说今日宫里的娘娘们也都会出席这百花盛宴,咱们还要当场逐艺呢!不知郡主可有准备?”
  
  凤羽珩苦笑,“我一个有了婚约的人,还逐什么艺啊!机会多留给你们才是。”一句话,点明这些女子的心意,无外乎就是引得宫妃注意,特别是有皇子的宫妃,运气好的还能嫁进皇子府去。即便正妃不行,做个侧室也是可以接受的,毕竟人家是皇子。
  
  吕燕不尴不尬地又说了会子话,见吕萍一直不吱声,凤羽珩也是她说一句人家才搭一句,便也有几分尴尬,最后干脆寻了个由头又回到队伍前列去了。
  
  这三人凑到一起去,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关注,毕竟想要跟凤羽珩套近乎的人太多了,姚吕两家又是亲家,小姐们攀谈也是正常的。只是那唯一没有过来的吕瑶却是一脸担忧地往后头望了几回,无奈她正跟许氏走在一起,被许氏紧紧拉着,有心也想凑过去,却总不得行。
  
  吕燕走了,吕萍的话便又随之而来,说的却是:“什么逐不逐艺的,不过就是一场变相的相亲大会而已。不过对吕燕来说,兴许也是个机会。”说完,似意有所指地呢喃:“那元淑妃也一定会来吧?”
  
  凤羽珩心下叹笑,这个吕萍啊,一句一句的,状似无意,却是将吕家的核心秘密都给透露了出来,这到底是为了什么?
  
  这时,就听吕萍突然轻哼一声,再道:“郡主不必多想了,我不过是吕家的一枚棋子。虽是长女,却居庶位,有着与全天下的庶女一样的命运。不瞒郡主,我之所以深居简出,又之所以今日一直罩着面纱,那是因为我生来容貌出众,郡主带来的那位红衣女子天香国色,却不知吕萍之貌并不在她之下。但我不愿任凭吕家摆布,如果今日我能够帮到郡主,那来日就也请郡主帮我一回。”
  
  凤羽珩听了之后到是没多想,很干脆地点了点头,“可以。”
  
  吕萍却是一怔,“郡主都不问问我能帮你什么,又想要你帮我什么?”
  
  凤羽珩笑答:“既然吕大小姐开了这个口,又点明是在今日,那就说明这宫宴之上定是有些算计的。你若主动相帮,我何乐而不为?而至于你想让我帮什么,这一是要看你今日所帮之事值得起多少筹码,二嘛……”她再笑,“无外乎就是看病,这也没什么。”
  
  吕萍又是一怔,随即苦笑,“果然是什么都瞒不过郡主。”
  
  很快,赏花的队伍停了下来。凤羽珩亦不再逗留在后方,带着黄泉抬步往前走去。这边皇后娘娘也着实是栽种了一些珍奇的花木,有绝大部份她都叫不上名字来。百花争奇斗艳的,也着实好看。
  
  凤羽珩跟着很是认真地赏了一会儿花,然后再听着众人,又围着皇后捧着唠了好半晌,终于皇后发了话,往回走,宴会正式开始。
  
  于是,好不容易走过来的人们又调头往回走。直到回了之前的空场时,发现一众妃嫔已经等在那里。当下又是一通跪拜,好不容易都落了座,皇后娘娘宣布歌舞开始。
  
  凤羽珩与玄天歌二人因身份高贵,是坐在上首的,就在众妃嫔的对面。对于这些宫妃,凤羽珩并不陌生,特别是几位皇子的母妃,就更是一早就记在了心里。只是与八皇子六皇子一向没有任何往来,这才一直也没对得上号。
  
  几段歌舞下来,也消磨了半个时辰,人们逐渐放松下来,该聊天的聊天,该吃东西的吃东西,就连想容也在封昭莲的带领下活跃了不少。凤羽珩到是留意了那古蜀的七公主,就见其一直坐在元淑妃的身边,两人正聊得热络。再看下方那吕燕所在之处,却是有一双几乎喷火的眼睛在向上瞪着。
  
  她不由得又想起吕萍的话,看来,吕家的确是有意将这个女儿往八皇子身边送的。
  
  正想着,又抬手往脖子后头抓了一下,玄天歌不解地小声问道:“怎么了?这一会儿我看你都抓四次脖子了。”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