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05章 对凤羽珩取而代之?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吕燕这话说得含糊,傅雅也弄不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于是只好自报家门:“我是姚夫人的侍女,我叫傅雅,这位小姐您应该是认错人了。”
  
  吕燕顿时了然,原来自己真的是认错人了,可也不得不感叹:“真的是太像了,你跟那济安郡主长得真的是太像了,怪不得连她的亲生母亲都会认错。不过……”吕燕眼珠一转,满肚子的坏水儿又腾腾地沸腾开来,再开口时,却是带了些替傅雅委屈的情绪:“姚夫人都说你是她的亲生女儿,姑娘就没有想过自己真的是姚夫人的女儿吗?”
  
  傅雅皱眉,“怎么可能,我有自己的父母双亲,虽然已不在人世,但我能确信自己并不是姚夫人的女儿,并不是济安郡主。”
  
  “哎呀你怎么这么实在?”吕燕很不见外地拉起傅雅的手,“姚夫人说是,那你就是,那济安郡主呢?姚夫人说不是,那她就不是。还有谁比亲娘更了解自己的女儿?这位姑娘啊!你的神气就在你这张脸上,你怎的就不知道珍惜和利用?”
  
  傅雅一怔,下意识地伸手去摸自己的脸。吕燕见她没什么太大的反应,不由得又道:“你想想济安郡主有什么,再想想你有什么?你今日能进宫来,怕也是姚夫人点了头的吧?所以,你再想想姚夫人能给你什么。如果你一心想做姚夫人的女儿,你的福报可就太大喽。”
  
  吕燕话说至此,一脸坏笑地离了开,傅雅却怔在原地,吕燕的话在她脑子里不断地重复着,不断地刺激着她的脑神经。同样的事情她也不是没想过,就在姚氏第一次开口叫她女儿时,她就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恍惚,和不确定。她也曾想过,如果她是姚氏的女儿,那么,凤羽珩所拥有的是不是就会变成是她的?
  
  可傅雅不是傻子,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在那一瞬间就断了不该有的念头。可她再断念也没用,日日陪伴在姚氏身边,姚氏对她越来越亲,这种亲近有的时候会让她产生一种错觉,让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谁。
  
  渐渐地,傅雅的意识也不再那样坚定了,“对凤羽珩取而代之”?虽说还不至于,可自己父母的死却再次回归到她的脑海,前因后果,思来想去,最终,却是给了凤羽珩一个全新的定义:仇人!
  
  不再是母亲临终前所说的恩人,而是仇人。
  
  的确,没有凤羽珩冒名顶替,没有凤羽珩入了那幻馆,她们全家也不至于落到那个下场,这一切都是拜凤羽珩所赐,这所有的一切,她都得向凤羽珩讨要回来。这仇如何去报?或许刚刚那位姑娘说的是对的,她才是姚氏的女儿,只有成为了姚氏的女儿,她才能够得到一个更高的地位,才能够有所依靠,才能够为她的复仇大计去谋划。
  
  一个扭曲的信心,突然之间在傅雅心中建立起来……
  
  凤羽珩重回乾坤殿时,大殿里的歌舞鼓乐已然响起,见她是换了衣裳回来的,看到的人不由得现了小小的惊讶。但也有人不太在意,毕竟凤羽珩常在宫中行走,云妃又在宫里面,留几套衣裳在宫中也没有什么可奇怪的。
  
  到是文宣王妃,见她回来赶紧冲她招手,将人叫至自己身边,先是热络寒暄了几句,之后才小声问道:“你可有看到你母亲身边的那个女子?”
  
  凤羽珩知她问的是傅雅,也知姚氏向文宣王妃那里要了贴子的事,可她今日确实并没有看到傅雅进宫来,于是摇了摇头,“没有。”
  
  文宣王妃有些担忧地说:“芊柔跟我要了贴子给那姑娘,我被她磨得没有办法,只好给了她,可同时也打定主意要看着那要进宫来的人。结果今日我早早进来,直到现在都没看到对方出现,这心里总是不太踏实。”
  
  凤羽珩劝慰道:“岚姨放宽心,别往心里去,母亲自从上次中了逍遥散之后就有些极端,再加上我平日时陪她实在太少,子睿又远走求学,她只是希望膝下能有子女相伴,偏生那傅雅又与我长得极像,她应该是……想要寻个心理寄托吧!”
  
  文宣王妃叹了口气,拉着凤羽珩的手不住地说:“你这孩子,总是为旁的人着想。有些话按说我不该说,可我与你母亲这么多年的姐妹,你跟天歌又这般要好,我这堵在心里不说出来,也不是个事儿。”
  
  凤羽珩赶紧道:“阿珩一向都把岚姨奉为长辈,在阿珩心里,岚姨与母亲是一样的,所以岚姨有话但说无妨。”
  
  文宣王妃点了点头,这才又道:“芊柔的性子变得如此极端,逍遥散自然是原因之一,可除此之外,你有没有想过,任凭这样发展下去,于你来说实在是有害无利啊!逍遥散的事已经过去那么久了,阿珩你是神医,她的病到底有没有根除岚姨相信你心里必然有数,因病至此,这个理由如今再说,是不是就有些牵强了?”
  
  文宣王妃的话句句说到点子上,句句都是为凤羽珩着想,这凤羽珩如何能听不出来。在这个尔虞我诈的天下,她能够遇到姚家一家人,能够遇到文宣王妃这么好的长辈,已经是人生幸事,却偏偏自己的母亲她维护不好。
  
  她轻轻息,说了句:“我都知道。”
  
  文宣王妃也是无奈,“你是个聪明人,什么都知道,可既然什么都知道那就该多做准备。芊柔你任着她的性子,让她闹几场也就罢了。毕竟她是你的生母,不能把她如何。但那个跟在芊柔身边的……叫什么雅?”
  
  “傅雅。”
  
  “对。那个傅雅你就要想好如何去安置,总不能任由着她就陪着你母亲身边,整日里一口一个娘亲那样的叫着,我一个外人听着都不舒服。要我说,阿珩,那样一个女子,你就不该带回京来。”
  
  凤羽珩也无奈,“当初本也没想带她回来,可一来我于她有所亏欠,她父母双亲因为我而死,我有责任照顾好她的生活。二来,也是九殿下说的,她与我生得太像,非得带回眼皮子底下来看着,若是留在外面,恐生事端。”
  
  文宣王妃皱着眉,有句话她到底还是没说。她是皇室中人,心善纵是天性,可那也分对谁。对凤羽珩她可以善,可是对那傅雅,虽是这事儿出现在天歌身上,她首当其冲要做的,就是把那傅雅彻底的除掉。
  
  无奈地摇了摇头,再劝凤羽珩:“总之这件事情,你得上点心。”想了想,又道:“今日她进宫的贴子是我给的,她不来也就置了,来了的话若是安份守己我也能容忍。但若是她怀了旁的心思,阿珩,你就别怪岚姨替你出手。”
  
  凤羽珩点了头,坚定地道:“岚姨放心,阿珩断不会让人欺负了去,她若兴风作浪,我第一个饶不了她。”
  
  两人就这件事情达成识,凤羽珩又陪着坐了一会儿,这才回了自己的座位。坐下之后,偷偷打量天武帝,却觉老皇帝近日来到是精神了不少,想来云妃回宫之后二人也不是完全没有交流。虽说今日云妃依然没有出席,但是很显然,天武帝的心情是比每一次宫宴都要放松的。
  
  她依然是挨着玄天歌坐在一个最靠前的位置,想容也被天歌拉着就坐在旁边,可同时,这一席也出现了另外一个人四皇子玄天奕。此时,他正缠着想容一个劲儿地问:“到底疼不疼你到是说话啊?你光用头发挡着也不是个事儿,今日哪家小姐不是打扮得光鲜亮丽,就你把半边脸都给挡上了。快让我看看伤成什么样?是不是肿得很厉害?”
  
  凤想容被他折磨得没法,这宫宴现场又不能太不给这皇子面子,也不能太大声说话,只好强忍着咬牙小声道:“我二姐姐是大夫,我要看也是给她看,你跟着掺合什么?”
  
  玄天奕急得直拍桌子,“你不让我看看你伤成什么样,我明儿派人去驿馆给那女人掌嘴,得照着什么程度去掌啊?”
  
  想容一愣,“什么?你要去掌谁的嘴?”
  
  “谁打的你我就去打谁!”玄天奕看傻子一样地看着她:“凤想容,你不要面子我还要面子,她区区罗天知府家的女儿,打我堂堂皇子的师父,那打的不是你的脸,是我的你懂不懂?我就让她白打了?”
  
  想容觉得他这个逻辑十分诡异,“明明打的就是我,怎么又成你了?”
  
  “理就是这个理,你想不明白那是你自己脑子笨。”玄天奕没了耐心,一把扯开想容的手,强行撩开头发去看她那半边肿起来的脸。一看之下不由得气结“都肿成这样了,你还跟没事人似的?”
  
  想容无奈,“都用冰敷过了,好多了。”
  
  “那没好时候是什么样?”玄天奕气得没法没法,“看来老子跟他要的赔偿还是有点少了。”
  
  想容又是一愣,“你要赔偿?”她只记得她二姐姐要那颗珍珠的赔偿来着!
  
  “废话!”玄天奕白了她一眼,随后又诡异一笑,“你就等着瞧吧,老子给你要了一份儿上好的赔偿,有了这份赔偿,凤想容,你今后的日子可就能抬得起头来了。”
  
  想容气结,“你是谁的老子?还有,我现在怎么就抬不起头了?我是杀人了我还是放火了还是我的绣品铺偷税漏税了?我怎么就抬不起头了?”
  
  可惜,玄天奕没理她,却是跟身边的宫人道:“去,把那罗天知府给本王叫到这边来”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