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2章 中计了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凤羽珩瞥了沉鱼一眼,唇角含笑。{本站换新网址啦,速记方法:,..com]
  
  这就是真面目么?
  
  “大姐姐,咱们彼此彼此。”
  
  两人在叉路口分开,凤羽珩特地往沈氏住的方向多瞅了两眼,并没有看到黄泉,便匆匆的往老太太那边去了。
  
  她到时,老太太正端坐在椅子上,跟姚氏和安氏在说话。她走进来时,正听到老太太说到:“要说萧州叶家,那可真是大顺的骄傲。芊柔,你能跟文宣王妃交好,这是体面的事。”
  
  姚氏听出来老太太这是有意想让她为凤子皓说些好话,她却并不想管这档子闲事,便只是敷衍地笑了笑,没说什么。
  
  老太太有些尴尬,再一抬头,见凤羽珩走了进来,马上又堆起了笑脸冲她招手:“乖孙女,快过来。”
  
  凤羽珩款步上前,期间接收到站于姚氏身后的忘川一个放心的目光,她的心总算放了下来。看来姚氏是先奔了老太太这里,黄泉那边应该是扑了个空。
  
  “祖母的腰痛可有缓解了些?”她微笑上前,瞅了眼老太太桌上放着的点心,“这是庙里的点心吗?还真是精致。”
  
  老太太笑着摇头:“庙里怎么可能会有这样好的点心,这是你姚姨娘从家里带来的。”一边说一边亲自递了一块儿给凤羽珩,“来,尝尝。”
  
  姚氏也跟着道:“本来想给大夫人也送过去些,可一想她的情况……只怕也不会吃我做的点心,就也没去。”
  
  老太太点点头:“她那里你不用管,饿不死就行。”
  
  凤羽珩将那点心拿在手里,送至嘴边时,不着痕迹地闻了两下,却并未发现有异样。
  
  她一边吃着点心一边心中盘算,难不成真的是她太敏感了?
  
  再往孙嬷嬷那处看去,只见那老妇人站在姚氏身边,低着头,面上没有明显异样,只是两只手死死地捏着衣袖。
  
  凤羽珩知道,这是紧张的表现。
  
  屋里人又开始聊天说话,安氏随口问了句:“怎么不见子睿?三小姐很喜欢子睿,总想着要带子睿一起玩。”
  
  凤羽珩神经一震,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中计了。
  
  调虎离山。
  
  她匆匆起身,向老太太行了一礼道:“孙女想起还有些事情,就先告退了。”
  
  老太太也没多留,只和她说夜里山风凉,多加层被子。
  
  忘川跟着凤羽珩一道出来,见她在前面走得极快,不由得问道:“小姐,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凤羽珩边走边说:“目前还不知道,我只是有种不好的预感,咱们快回去看看子睿。”
  
  忘川也跟着紧张起来,她们出来的时候子睿是一个人在屋里睡觉的,黄泉往沈氏那边去了。就算扑了空很快就能回去,但还是有了一小段的空档。
  
  两人匆匆回到住地,才一进院子,就见黄泉正焦急地在门口转圈儿,一见她们回来,赶紧奔上前,拉着凤羽珩就往屋里跑。
  
  凤羽珩的心扑通扑通疾跳起来,果然不出她所料,出事了。
  
  三人进屋,黄泉反手将门关好,然后再将人拉到榻边,指着一张空空的床榻道:“奴婢去沈氏住的地方拦夫人,等了一会儿,发现夫人并没有往那边去,便折返回来。可是一回来就发现,二少爷不见了。”一边说一边拿起枕头上的一张字纸递给凤羽珩,“到是多出这么个东西。”
  
  凤羽珩将字条接过,展开一看,就见上面写着:要救孩子,四更天往后山走。
  
  字迹刚劲有力,应该出自男人之手。
  
  凤羽珩做了个深呼吸,努力调整自己的情绪。很明显的,子睿现在是被人绑架了,而且她很能确定,在绑架子睿这起事件中,对方绝对不是为了求财。
  
  “小姐,要不要奴婢出去找找?”黄泉有些着急,“或许现在还没走远,要不让班走去追?”
  
  凤羽珩摇摇头,“不用。这件事情先不要声张,对方既然目的是为了引我去后山,子睿暂时应该是安全的。这样,”她对两个丫头嘱咐道:“夜里我带黄泉去后山,忘川留下来看家。”
  
  忘川点点头,她知道自己身上有伤,出去怕成累赘,便也没有疑义。更何况暗处还有班走,她还是很放心的。
  
  三人又商量了一会儿,就听到院子里传来说话声。
  
  凤羽珩起身去看,见是姚氏和孙嬷嬷回来了,便赶紧走到姚氏跟前同她说:“子睿玩累了先睡下了,娘亲不用担心,今日晚膳我会让下人端到屋里来吃,子睿今晚就留在我这里陪陪我吧。”
  
  姚氏想了想,便觉得一定是子睿又缠着凤羽珩,无奈地笑说,“就你一味的惯着他,多大的孩子了还这么粘人。”却也没多说什么,带着孙嬷嬷回了屋。
  
  凤羽珩想着想容的病,转过身把手伸到袖子里,从空间中调出一片退烧药来,让黄泉给想容送了过去。
  
  等待是最漫长的过程,终于入了夜,凤羽珩与黄泉二人一路摸向后山。
  
  隐约还能听得到寺庙里未眠的高僧轻敲着木鱼,本该是宁静祥和的圣地,如今却生出这种事端,实在是让人寒心。
  
  凤羽珩从来不是怕事的人,也早就做好了对方会对她身边人下手的准备,她也不会事后才怪自己没有看护好子睿,只是从一次次失误的教训中总结经验,以备下次危机来临时能有更多的应对方案。
  
  月华如练,星罗棋布,原本晴好的夜空却在二人绕过山头之后一转眼便月落星沉。
  
  四面八方涌现出来的蒙面黑衣人将凤羽珩与黄泉二人团团围住,手中刀剑迸射出道道寒光,逼得人无法直视。
  
  凤羽珩不知道这些人同上次在河边的是不是同一伙,只感叹自己最近如此频繁地面对刀光剑影,真是祸不单行。
  
  黄泉依旧与她背靠背分站两边,为首一人挟持着子睿,正对凤羽珩站着。
  
  她看那孩子闭着眼仍然在昏睡,便知定被人吓了迷药,眉心不由得紧攒起来。
  
  “凤二小姐。”终于这一次对方照着正规的绑匪套路出牌了,一柄刀架在凤子睿的脖子上开始跟凤羽珩谈判,“用你的命换这孩子的命,凤二小姐觉得可还划算?”
  
  “果然是冲着我来的。”她轻挑起一边的唇角,“既然知道我是相府的二小姐,阁下还如此大胆敢行此事,不怕凤家报复么?”
  
  “哈哈哈哈!”那人像是听到了一个极大的笑话,“哼!凤家就是想报复,也得有那个本事。更何况,凤二小姐活着什么都好说,你若死了,你觉得你的父亲是会悲愤地为你报仇,还是暗里高兴?”
  
  这话说得不假,凤羽珩无可反驳,但她却依然面上带笑,执着地提醒着对方:“凤家会偷笑是有可能的,可阁下也别忘了,我背后还有个御王府呢!”
  
  这话一出口,凤羽珩再不多等,冲着空气高喝了一声:“班走!救人!”
  
  就见空中不知从何处窜出一道鬼魅般的影子,眨眼就到了那为首歹徒面前。那之前还嚣张地与之谈条件的歹徒眨眼间就被生生割去头颅,而凤子睿则被那鬼影接到手里,再一晃,眨眼消失。
  
  那伙蒙面人还没反应过来,愣了一刹,这才有人高喊一声:“杀!”
  
  随即,近二十个黑衣人朝着凤羽珩与黄泉二人就扑了上来。
  
  这一次与上回不同,上回是偷袭,她们没有防备,再加上身边没有班走,遇到的人数也比现在要多。而且对方带着毒箭,防不胜防。
  
  可这次却不同,凤羽珩是做了准备来的,不但给自己和黄泉都吃了一种她自己研制的能解百毒的药片,她甚至还将麻醉枪握到了手里。
  
  更何况,现在她的身边有班走。那个暗卫就像是她的影子一般,无声无形,却永远都会在暗处保护着她。
  
  三人对二十人,打得并不吃力。凤羽珩知子睿已经被班走放到了安全的地方,心下也没了顾及,用麻醉枪放倒一人后,干脆抢了那人的刀轮了起来。
  
  可惜,她根本不会刀法,轮的那两下子连班走看了都直皱眉头。黄泉干脆将她拉到身后:“小姐,你快把刀扔了吧。”
  
  她也觉得自己轮得是太难看了些,于是弃了刀,仍然用她习惯的麻醉枪。
  
  几个来回下来,黑衣人被打得没剩下几个。对方见己不敌,纷纷伸手入怀就不知道要掏什么东西。
  
  班走和黄泉显然在这方面比较有经验,黄泉一见对方动作立时就叫道:“不能让他们放暗器!”
  
  而班走,则在黄泉发声的同时又鬼魅一样的飘了过去,几下间便将剩下的人解决大半,而另外三个,则是被凤羽珩的麻醉枪射中。
  
  没多一会儿的工夫,这群蒙面人就都被解决掉。凤羽珩本是打算去检查一下看能不能在他们身上找到些新发现,结果却发现班走和黄泉二人都站在原地愣愣地看着她。
  
  “呃……”她低头瞅瞅自己,“有什么不对吗?”
  
  黄泉抹了一把汗,“小姐你使的是什么暗器啊,这么厉害?”
  
  班走不说话,就盯着凤羽珩等她回答。
  
  凤羽珩好一阵无语,见二人不放弃的样子,只好含糊地答:“就是一种用麻沸散浸过的针。”然后指指地上的人告诉班走:“被我打中的人可还没死哦,只是昏睡过去了,你要不要补两下?”
  
  班走二话不说,施展身法在附近绕了一圈,也没见他是怎么出手的,总之再停住脚时就告诉她们:“现在没有活口了。”
  
  凤羽珩无奈:“应该留下来一个严刑逼供的。”
  
  班走摇头,“阎王殿的人,他们身上有标记。”说着话,身形又是一动,眨眼间,也不知道他从什么地方把凤子睿抱了回来。
  
  凤羽珩刚将孩子接过来,就听到她们来时的方向有人声传来,隐约还能看到通明的火光。
  
  黄泉一愣,“怕是有人过来了。”
  
  正说着,便听到那边有人喊起来——“二小姐!你在哪?二小姐!”
  
  还有个更令人气愤的声音叫了句:“劫持二小姐的歹徒,请不要伤害我家小姐,你要多少银子我们都出,只求二小姐人还活着!”。.。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