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12章 吕家两张牌,全毁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cpa300_4();一句“溺亡”,吓得在场众人都躲开吕瑶身体远远的,她们一躲开,吕萍和许氏也终于可以正面看到吕瑶。

许氏紧皱着眉不说话,过了好半天才对身边的宫人说:“烦请公公到大殿里去见姚家大少爷叫出来吧。”

那宫人看了凤羽珩一眼,见她点了头,这才应声而去。而吕萍则是盯着吕瑶的尸体愣了好半天,终于落了两行泪来。却也没有大哭大闹,只是同样也对宫人们说:“烦请公公到大殿里把左相吕大人也叫出来吧。”

另一个太监依然是看了凤羽珩一眼,见凤羽珩点头,而后快步奔向大殿。

好好的一个月夕,谁也没想到竟会出这种乱子,凤羽珩问许氏身边的丫鬟:“夫人与少夫人出事时,你去了哪里?”

那丫鬟吓得哆哆嗦嗦的,跪到地上说:“少夫人说荷塘边风凉,让奴婢到大殿里把夫人留下的披挂给取来。奴婢依言去取了,回来就……就……”

凤羽珩摆摆手,没再多问,只踱步到许氏身边蹲下来,关切地问:“大舅母可有觉得身子哪处不适?”

许氏叹息着摇头,又咳嗽了几声,这才道:“呛了些水,到也没有大碍。”说罢,又往吕瑶那处看了一眼,再小声问凤羽珩:“她真的没救了?”

凤羽珩点头:“没救了,早就没救了。”

许氏没再说什么,对于吕瑶,她没有半分同情,虽说姚家人人良善,可也都不是好欺之辈,许氏清清楚楚地知道今天自己的落水绝对不是一场意外,她是被吕瑶硬给拉下去的。而至于吕瑶为何拉她入水,这到是她想不明白的事情。

许氏没有大碍,吕萍到也没呛着水,可她脸上的伤却是十分狰狞,太医们用了凤羽珩给的消炎和止痛药,但血却如论如何也止不住。眼瞅着吕萍满脸是血,那伤口似乎还越来越深越来越长,太医们有些害怕了,终于壮着胆子不得不打扰凤羽珩道:“郡主,这位姑娘的脸伤有些棘手,还忘郡主能够帮着查看一二。”

凤羽珩一皱眉,一边转身一边跟那太医说:“这位姑娘是左相府的大小姐,与那溺亡的姚家少夫人,是姐妹。”说罢,仔细去看那吕萍脸上的伤,看着看着,眉心再度深拧起来。

吕萍却在这时开口劝了她:“没事,让这疤痕再大一些,才更好。”

凤羽珩不听她的话,伸手往伤口处按了去,吕萍疼得一激灵,却听凤羽珩道:“毒虫还在伤口里呢,怎么会这样?这虫子咬了人之后都不撒口的吗?”她纵是个后世大夫,可越是在这古时生活得久就越是明白,有很多东西是后世医学没有办法去解释的,就像古人研制的毒药,还有南疆人养大的蛊虫,纵是给她时间也能利用后世医术把人给医好,可人命却往往要耽误在那些浪费掉的时间里。她问吕萍:“你知道这种毒虫的来历对不对?”

吕萍点头,“南疆人养的水蛊,咬了人之后直接留在肉里,在伤者不察觉的情况下继续撕咬,直到伤口扩散到不可收拾为止。但这种水蛊虫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把它给摘出来,就没事了。”

凤羽珩点头,再不多问,手下一发力,当机立断地按向吕萍面上伤口。很快地,一条黑色的虫子从里面钻了出来,四下看了看,最后盯准了凤羽珩的脸蛋,就窜起来准备一口咬下去,却不想,凤羽珩猛地一侧身,那虫子扑了个空,却还没收住势,直接冲着侧前方就飞了出去。

这一下不偏不倚,正好落在吕瑶的脸上,虫子可不管是活人死人,让它有了新的寄体它高兴还来不及,哪里还挑得了旁的。于是一口咬破吕瑶脸蛋,拱着身子就往吕瑶脸颊里头钻了进去。

这一幕被太多人看到,人们皆倒吸了一口冷气。眼瞅着那虫子在吕瑶的脸上作威作福,但吕瑶已死,觉不出疼痛,也没有人愿意为个死人冒险去驱虫,于是就任凭那虫子撕咬,渐渐地,吕瑶的半张脸布满了伤痕。

到底是死人,血液不再流通,那虫子吃了半张脸之后便没了兴趣,从皮肉里拱出来准备找下一个寄体。而这时,凤羽珩终于发了话:“把那虫子抓住。”说完,随手扔出一只小玻璃瓶,“装到这里。”

宫人们立即照办,才从吕瑶脸上拱出来半截身子的蛊虫被抓住装到小玻璃瓶里,人们隔着玻璃瓶去看,就见那虫子似乎极不甘心,不停地把头往瓶壁上撞,像是想要撞破瓶子跑出来。可惜,玻璃瓶结实,又岂是一只小小虫子就能轻易撞破的。

凤羽珩让宫人把那瓶子拿好,而这时,乾坤殿的方向,左相吕松正脚步匆匆往这边而来。到了近前立即有宫人把他往出事地点引,而吕松最先入目的,是吕瑶那毁了半张脸的尸体。

他怔在当场,惊得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已经宫人在旁边把事情发生的经过给他大概的讲了一遍。而当吕松听到“是贵府的大小姐吕萍跳下去救的人”时,不由得再度惊骇起来!

而这时,那还坐在地上靠在宫人怀里的吕萍弱弱地叫了声:“父亲!”

然后就见吕松直接奔着吕萍就扑了过来,满带关切地盯着她的脸。而另一边,已经没有生命迹象的二女儿,则被他直接放弃。

“父亲,女儿也是没办法,当时岸边没有会水的人,女儿再不跳下去救人,二妹妹水性好自是无碍,但姚家夫人若是出了事,咱们吕家可是担当不起啊!”

吕松气得真想抽这吕萍一巴掌,可他也知道吕萍说的是事实,姚家虽说官职品阶不高,可在京中也确是无冕之王,若许氏真因跟吕瑶一齐落水而出了事,他们吕家可就真的是吃不了兜着走了。可是……可是吕萍的脸……

“父亲。”吕萍的话还在继续,“女儿只是奇怪,为何好好的女里突然会出现那种咬人的虫子?那虫子咬了女儿的脸,女儿的脸是不是……是不是就毁了?”

终于,吕萍为了自己这张脸失声痛哭起来,再不似之前那般从容淡定。而在人们看来,这才是一个被毁了容的女子该有的表现,之前的吕萍,八成是被吓傻了。可也有心细细腻的人听出之前吕萍话里的关键一句——“吕家二小姐水性好?”她看了一眼那死去的吕瑶,再问:“她水性好为何不救着姚夫人自己游上来?还需要人去救她?我们到时,她俩可是在水里泡了老半天了!”

这质疑声一出,立即有人点头表示同意,就吕瑶会水这一话题开始展下讨论。

吕松越听脸越沉,再看了一会儿那宫人手里拿着的装着蛊虫的玻璃瓶,他与南疆私底下走得极近,特别是这半年来,在八皇子的牵线下,与那头派往京中的接头人也有过几次接触,怎么能认不出这种蛊虫出自何处。吕松可不傻,早在听说吕瑶是溺水而亡时就心有怀疑,这时,又岂能不明白这一出落水的前因后果。

只可惜,他算错了吕瑶的最终心思,他没想到吕瑶是想拉着许氏落水,借着许氏之危引出凤羽珩。他想到的是,吕瑶自小心高气傲,特别是生母病故之后,就更是看不惯府上吕燕也成了嫡女,更看不惯吕萍那一张倾国面容。所以,在吕松看来,吕瑶设计这一出,就是为了毁掉吕萍那张脸,这起事件,说到底是他吕家女儿之间的争斗,却不想,两败俱伤。

他终于把目光投向那已死的吕瑶,却是一脸的厌恶,作为亲生父亲,他都恨不能上去踩吕瑶几脚,可眼下这么多人看着,他却只能尽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吕瑶死了,吕萍的脸毁了,一下子,吕家的两张牌,就这么没了。他恨,恨死了那个二女儿!

终于,姚家六子也赶到荷塘边。六人一到这边便冲向许氏,好一番关怀,待确定许氏没事,又由姚书带头向吕萍表示了谢意,这一切做完之后,这才将目光转向吕瑶的尸体。

姚书并不傻,在往这边赶时,已经听宫人把这边的事情讲了一遍。此时再看到凤羽珩冷眼站在旁边,他便明白,这里面一定是有些表面看不到的事情。

他走至吕瑶尸体旁,低头去看她脸上的伤,再瞅了一眼吕萍,两相对比,出自医学世家的人一眼便认出伤势属于同一种。而这时,宫人也将那只装着蛊虫的玻璃瓶递给了他,姚书看过之后,突然扭头问吕松:“岳丈,吕瑶曾在月夕前日回了趟娘家,这虫子乃南疆之物,想必岳丈应该给小婿一个交待吧?”

吕松冷哼,“本相能给你什么交待?”

“就交待一下这虫子的来历!”姚书当仁不让,“如果岳丈拒绝透露线索,也好,那就报官吧!”说罢,自顾地对身边下人吩咐起来。

人们听得真切,姚书吩咐之事,是叫那下人去请京兆尹到场,再由官差将吕瑶的尸体抬到府衙去,此案,公事公断。

吕松气得脸都青了,怒声道:“姚书!本相把女人嫁给你,如今香消玉殒,你居然不请她的尸身回府,还要送到府衙?”

姚书却是看了他一眼,什么话都没说,转而过去扶了许氏起来,温和地道:“让母受惊了,咱们先行回府,这场宫宴,过后就请祖父向圣上告个罪吧!”

说罢,姚家六子扶着许氏以及随即赶来的秦氏和苗氏一齐往宫外走了去,吕松一口气没地方出就想上前把姚书再给抓回来,可却见凤羽珩往他身前一拦,朱唇轻启:“左相大人,这一场亲事,究竟是你错算,还是你的女儿太不争气呢?”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