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嫡女 第718章 姚家的态度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
叫她表小姐,那肯定就是姚家的人,凤羽珩等人意犹未尽地离开酒馆,玄天冥本是想陪着她往姚府走一趟,却被她拒绝了,只道“这此零点家长里短的事,我一个人足以应付,你就别跟着掺合了,跌份儿。.79”玄天冥点点头,“你要这么说,想想还真是。罢了,那我跟七哥先送想容回去。”再回头,想容正由玄天华扶着,喝得迷迷糊糊,嘴里面胡言乱语,一会儿叫着七殿下,一会儿又嚷着玄天奕你个混蛋,简直让人不忍直视。凤羽珩摆摆手,“赶紧的吧,可千万别让想容出事。”几人在酒馆门前分开,凤羽珩坐上了姚家下人带来的马车一路往回赶。而此时姚府门口,左相吕松竟亲自上门,带着一众下人,抬着一口上好的棺材正与姚家长子姚靖军说着话,但听吕松道“小女惨死,听闻姚家竟将灵堂设在了偏室,且直到现在都没有抬口棺材进门。本相不知姚家为何如此,但身为瑶儿的父亲,总是该为她做点什么,这口红木棺材,就算是我们吕家送给姚家之物吧”话说得到是客气,可谁听不明白这话中有话啊这分明就是说姚家对吕瑶不公,还指姚家连一口棺材都出不起,要娘家人送来。可姚靖军却全然不理,只正正经经一板一眼地告诉吕松“设在偏殿,是因为吕瑶的死因官府那边尚在调查中,这起事故究竟从何而来还有待是一步考究。待官府调查清楚还了吕瑶清白,姚家自会将灵堂移正殿。还有,至于棺材,我们也有准备,正着人在打制着,到是没有吕大人动作这么快。”他一边说一边扬了扬手,吩咐下人“把吕大人送来的棺材送到灵堂去。”然后再冲着吕相抱了抱拳“让吕相破费了,红木棺材,姚家在打制的也不过是普通材质,实在是不如吕家财大气粗。不过我们姚家被流放荒州多年,可是比不过吕家在京城多年经营,积累下众多财富。”吕松被堵得面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干脆广袖一甩,怒声道“本相不与你说话,去,叫你父亲姚显出来”姚靖军不解,“按辈份说,吕相与在下是亲家,咱们是平辈,家父是长辈之人,一个小辈的丧事何以这大晚上的要惊动家父他老人家身子不好,早就已经睡下了。”“睡下”吕松大怒,“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他居然还睡得着觉”姚靖军也沉下脸来,冷声道“吕相,我虽无官职在身,却也并不代表就要在你面前心生畏惧。我姚家人从来行得正坐得端,今日吕家死了女儿,为何我姚家不能睡觉你若有事商讨,我也站在你的面前,可这又关家父什么事难不成你们吕家女儿的灵堂,还要姚家的长辈去守么”吕松也知自己指责姚显的话站不住脚,他本也不想来这一趟;可今日吕瑶出事,姚家却如此对待,他这脸面上实在是过不去啊再加上吕瑶的尸体如今还在官府,姚家也不去要回来,这算是什么他恶狠狠地瞪着姚靖军,向他提出要求“你们姚家,必须把瑶儿的尸体要回来不管怎么说,那是姚家的儿媳妇”姚靖军摇头,“无能为力。”“你”“我什么”姚靖军不解地看着吕松,“你是正一品的左相,你都没有办法从京兆尹手里把尸体要回,我一个无官无品的平民,我能干什么”“姚靖军”吕松气得大叫,“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谁人不知那许竟源就听凤羽珩的话她是你们姚家的人,自然该由你们姚家来说话”“是谁在直呼本郡主的大名啊”突然的,身后传来一个索命般的声音,凤羽珩从马车上下来,就这么明晃晃的站到了左相吕松的面前,惊得吕松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姚靖军,你居然找帮手”吕松也不怎么的,突然就冒出这么一句来。凤羽珩的突然出现让他有些乱了方寸,明明已经打听好了凤羽珩正跟九殿下七殿下在街上看花灯,怎的这一会儿的工夫就回来了“什么叫找帮手”姚靖军看着吕松,一脸的鄙夷,“阿珩是我的亲外甥女,她本来就是姚家的女儿,怎么算是帮手。”“就是。”黄泉插了话,“我家小姐管姚家之事,理所当然,怎么就成了帮手再说”她瞪着吕松,“刚刚是谁张口闭口凤羽珩凤羽珩的人是你先提的,你先叫的,怎么,现在我家小姐站到你面前了,怕了”吕松气得心里头腾腾地窜火,伸手直指着黄泉“你,一个奴婢,算是个什么东西敢这样子与本相说话”黄泉没吱声,论身份,她的确是没资格,可凤羽珩却替她把话接了过来“御王府送给我的丫鬟,我自己都舍不得打骂,吕大人这是凭什么来替御王殿下管教下人不如不如本郡主这就差人去把御王殿下叫来,你当着他的面再数落数落这丫头”吕松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儿没背过去,可又实在不愿正面与凤羽珩撕破脸面,只好悻悻地道“郡主说得哪里话,微臣不敢。”“吕相还有什么不敢的”她看向吕松,“这是姚家门口,你的手都伸到姚家来了,还有什么不敢的哦,本郡主若是没听错,刚刚还张罗着去大闹官府”“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吕松急得跺脚,他什么时候说过要去大闹官府,他只是想把吕瑶的尸体给要回来。那个女儿他并不是很在意,特别是吕瑶毁了吕萍的脸之后,他更是对其极为痛恨。可不喜归不喜,那毕竟是他的女儿,若是任其尸体留在官府,还要任那许竟源查来查去的,这让他吕家的脸面往哪放“郡主想必是误会了。”他尽量的平心静气与凤羽珩说话,“微臣只是爱女心切,并没有想要大闹官府。到是这吕家,他们不去要回瑶儿的尸体,还把灵堂设在了偏殿,微臣就是想来问问,这到底是为什么”“吕相不知道么”凤羽珩给他解答“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在婆家不受待凶,那是她命不好,吕相要是执意觉得姚家做法不妥,那不如把吕瑶的灵堂设到吕家去,你们想摆正厅就摆正厅,想设偏厅就设偏厅,想多大排场就多大排场,如何”“你”吕松再一次被堵得说不出话来;可凤羽珩的话却还在继续“只要吕家把灵堂设回去,本郡主便向京兆尹那里讨个人情,将吕瑶尸体给讨要回来。可一旦这样,那也就是说,吕瑶重回吕家,与姚家再没一丝瓜葛,姚家会补上一封休书,从此以后,两家两清。”“不可”吕松大惊,“郡主,女子被休那可是奇耻大辱,瑶儿没有犯错,她的死也是意外,姚家没有理由休她出门”凤羽珩笑笑,“吕相大人可别把什么有错没错的话说得太满,如今尸体都还在官府呢,京兆尹许竟源是有名的青天,谁知道他会查出什么来。而至于姚家休她出门,这个是你们吕家的意思啊不是你们觉得姚家把丧礼办得不体面吗所以只能吕家接回去自己办。出嫁的女儿回娘家办丧,那就只说明她没有夫家,而夫家明明尚在,也就只有被休这一条路了。”她耸耸肩,“所以你看,都是你自己愿意的,我们不过配合罢了。”吕松觉得他跟凤羽珩根本就讲不清楚道理,这位郡主跟九皇子是一个德行,他们心中自成一派自成一国甚至自成一道,不管什么事,他们都能说出自己的道理来。自己也是傻,怎的就站在这里跟九皇子的媳妇儿讲道理这不是自找苦吃么于是,吕松决定再不搭理凤羽珩,只对姚靖军说“去将姚书叫出来,姚显是长辈,他姚书总是小辈吧事到如今,他仍然要叫我一声岳丈,我要见他,你若再加阻拦,那就是姚家的错。”姚靖军点头,“当然,吕相说得没错。”说完,自吩咐身边下人,“去将大少爷叫来。”下人匆匆而去,很快的,姚书从府内走了出来。今日死了夫人,姚书虽说已然对吕瑶心灰意冷,但那毕竟是与他朝夕相处了这么久的人,突然身亡,纵是没有伤心,也有感慨。姚书礼仪很得体,见了吕松行礼问好,然后就听吕松问道“贤婿,今日瑶儿出了意外,本相想知道,这件事情,你是个什么态度”姚书微微皱眉,他早想到吕家会找上门来,却没想到会这么快。八月十五的晚上,都不让人安安生生的过完。他心中早有打算,听得此问,到也不惧,只是拱手道“岳丈大人既想要个态度,那晚辈就给吕家一个态度。今日吕瑶与我母亲共同落水,而我们已然得知吕瑶水性极好,断不会因为一个小小的荷塘而被困得如此无助。所以,我们怀疑吕瑶落水是有意为之,而我母亲,则是被其利用,故意拖到水下去的。对此,姚家决定报案”
  
  ...
  
  ...
  
大家好,我是《神医嫡女》的作者杨十六,收到反馈说没有更新章节、拖更、断更,真是冤枉,查询后是由于网站被转码,导致大家读不到最新章节。 请复制地址到浏览器打开获取最新章节:https://m.xs.la/35_35376/ (长按三秒复制!!)或者点击原网址。 小提醒:使用浏览器收藏网址,保存地址进入,最快的获取最新章节,谢谢大家。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